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比特币

加密货币与阶层穿越(4):精英阶层掀比特币争夺战,小资中产恐成最大输家

一、精英入局,比特币三方争夺战开启

在《加密货币与阶层穿越》的第一章中,笔者曾经提到过一个观点:比特币之所以在发展初期快速创造出大量的富豪、让这些普通人完成了阶级穿越,一个重要...

一、精英入局,比特币三方争夺战开启

 

《加密货币与阶层穿越》的第一章中,笔者曾经提到过一个观点:比特币之所以在发展初期快速创造出大量的富豪、让这些普通人完成了阶级穿越,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它的分配方式,跟传统金融货币那种“劫贫济富”的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比特币网络从来不管你是精英阶层还是普通阶层,只要你挖矿算力够牛,就敢把货币持续地派发给你。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跟现实世界几乎正好相反,当时大部分的比特币,都是分布在普通阶层和中产阶层手中,而精英阶层由于相对固步自封,只拥有少量的全网资产。这也是普通人能够通过早期参与比特币实现命运翻身的一个关键所在。

然而,很多朋友似乎没有意识到,比特币网络这个曾经的“草根天下”,正在面临着一场隐秘的改变。比如说,近期币圈有一条被视作八卦杂谈、但实际上意义颇为深远的新闻——社交名人罗振宇在直播中表示,自己在2019年2月、也就是人民币价格2万多元的时候,购买了100多个比特币,并且在今年的行情中翻了三倍。

罗振宇并不是第一个公开透露自己购入大量比特币的社会名流,早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另外一个“罗胖”、也就是罗永浩,也自曝投资了大量比特币,并获利30倍。而蔡文胜更是通过极其另类的方式、公开“直播”了自己购买10000个比特币的过程。

事实上,即便是因为政策限制、而在加密货币束手束脚的互联网巨头,也早就已经“嘴上都是主义、心里都是生意”了。比如说前段时间,有些人就发现周鸿祎在朋友圈与孙宇晨进行亲密互动,间接反映出周在币圈已经有所布局——我360公司虽然没法光明正大的买币发币,但我以个人名义搞点小动作总没问题吧。而作为“万币之王”的比特币,自然会当仁不让地成为周投资的一个重点,毕竟,虽然他跟孙互动颇为热络,但你要说前者重仓了后者的山寨币,那估计人们是普遍不信的。

图:罗振宇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公开宣称购入比特币的精英阶层

微信截图_20190711164447

如此一来,比特币的交易格局就在市场参与者和参与风格两方面出现了非常有趣的变化:

首先,市场的参与者从“两方为主”变成了“三方为主”。在过去,比特币的交易更多地发生在“一级市场”的比特币矿工、以及二级市场的散户之间,而这一次社会精英的涌入,使得比特币呈现出一个“三方争霸”的局面。

其次,比特币市场的整体交易风格出现了变化。以往的比特币转账者,很多时候是希望利用比特币不可拦截的特性来进行跨境价值转移,或者是利用价格波动来进行套利,而精英阶层买比特币通常只是为了“屯币”,通过其地位的上升来对冲自己因时代变迁而地位下滑的风险。

比特币市场的这种变化,从长远来看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目前恐怕还不得而知,但可以预见的是,比特币的分布格局、以及各派势力在比特币领域的影响力,未来一定会出现调整。目前基本可以确定,持续买入比特币的精英阶层,他们的持币比重和行业话语权将会稳步提高。但问题是,精英阶层主要吃掉的是谁的份额、或者说得再露骨一点:在未来的比特币行业中,谁的影响力下滑得最大?

答案是二级市场的普通投资者,他们将会是让出比特币市场份额最大的群体。在上一篇系列专栏中我曾经提到:比特币目前的市值体量,决定了它不可能在短期内出现快速的拉升,也很难帮助普通人迅速脱离现有的社会阶层和生存困境,这样一来,普通的持币者因为生活所迫,随时都有减仓变现的可能。更不要说这个阶层本身的其他一些特点,也会增加其卖出代币的可能性(比如说缺乏专业的操作手法、易受行情影响、情绪高度不稳定、组织纪律性差),这样一来,在资源充足、自控能力强、有投资经验或顾问的精英阶层面前,他们把手里的比特币逐步交出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需要指出的是,作为“数字商行/央行”的矿工矿池,在这场动荡中也占不到多少便宜,他们恐怕会和普通散户一样,加入到“拱手让出份额”的队伍中。考虑到目前的比特币已经被挖出了3/4之多,绝大部分的资产分配都是在二级市场完成,因此矿圈作为“一级市场”,屯币的能力和行业影响力已经无法与往日相提并论。虽然其投资风格要远优于普通阶层,但与精英阶层相比,他们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必须要通过卖币来维持经营。而精英们通过原有的事业就可以获得稳定的现金流,至少短期内无需变现,如此一来,在后者面前,矿圈比特币份额的下滑也是难以避免的命运。

图:精英入场,普通人回撤份额最大,矿圈次之(为便于观看,份额比例均为模拟数值)

微信截图_20190711164309

 

二、优势消失,通过加仓比特币来翻身的时代一去不返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不难看出,随着精英们的入局,比特币的持有比例虽然还不像传统金融的法币派发体系那样夸张,但也正在逐步向着后者的趋势发展。而在精英们逐渐配置了大量的比特币之后,普通人想要仅仅通过“屯比特币”这件事情来打大型的翻身仗,机会将变得微乎其微。道理很简单:实现阶层跨越的关键是什么?就是你手里要掌握上层阶层所不具备的资产或技能。就像比特币的早期持有者一样,他们手里当时有着多数的比特币资产,而精英阶层没有,所以前者吃到了比特币的红利,实现了对后者的阶层跨越。

在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好说了:现在你和精英阶层手里同样都有比特币,而且人家比你的持币数要多得多,这样一来,你不仅没法超越人家,而且一旦牛市来临,比特币价格上涨,你和人家的资产差距还会拉大——假设你有1个比特币,而XX精英有100个,如果有朝一日,比特币从现在的8万升到18万,那你从市场中可以赚到10万,而人家则可以赚到1000万。这感觉你熟悉不熟悉?没错,这就是你在现实世界中,被精英阶层所支配的恐惧——你越努力,社会发展越快,你和精英阶层间的差距,反而会越来越大。

图:在精英阶层配置比特币之后,马太效应或将重现加密世界

微信截图_20190711165020

毫无疑问,对于那些“屯币党”来说,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消息,因为从现在开始,他们将永远也无法通过增加比特币的仓位,来实现对传统精英的逆袭了。他们也许会从赤贫变小康,也可以会从小康变中产,甚至都有可能会从中产变暴富,但绝无可能进行大幅的阶层穿越,比如从赤贫变暴富,或者仅仅是从小康变暴富等。

尽管志在打命运翻身仗的“屯币党”有一千个理由因为精英的入局而感到沮丧,但严格来说,他们其实并不是这场游戏的最大输家,恰恰相反,他们暂时还可以呆在“赢家”的阵营里,尽管“赢”的幅度远不及他们此前的预期。那头号输家究竟是谁?答案是——那些既没有配置加密资产、又与加密货币行业毫无交集的普通人。事实上,前面所提到的、“屯币党”所实现的“小幅阶层穿越”,就是从这个群体头上跨过去的。

关于为什么错失加密行业会导致某些群体出现社会阶层下滑的技术原因,由于篇幅有限,笔者未来在将会在系列专栏里单开一文,去论述这个问题。而在今天的这篇文章中,我们主要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错过这场加密浪潮的“最大输家”,究竟是谁?

 

三、求安者亡,小资中产或成最大输家

 

相信各位读者都听过一句话:很多人在面对新事物的时候,往往会经历4个阶段: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来不及。在这4阶当中,除了“来不及”之外,前三个阶段都是布局的时机,而布局的回报率则梯次下滑。如果说回报率最高的阶段——也就是“看不见”,很大程度上是源于诸多机缘巧合,其责任不能算到个人头上的话,那么剔除了信息不对称因素的“看不起”和“看不懂”阶段,则完全就是对个人素养的考验了:看不起,很可能说明这个人本身缺乏改变命运,实现阶层穿越的主观意愿;而看不懂,则说明这个人缺乏对新事物进行调查研究、并从中提炼分析的客观能力。

事实上,在分享新事物红利的过程中,哪怕你只是从“看不起”和“看不懂”这两个怪圈中跳出仅仅一个,都有可能分享到行业增长所带来的红利。举个例子,大家有机会梳理一下各种区块链公司的创始人履历,你会发现,这一波人简直堪称是“创业失败者大本营”,相当一部分人都是在传统领域碰壁之后,才决定来到加密货币行业放手一搏。至于数字货币的很多早期投资者就更不用说了,这些人参与加密货币行业,根本不是像他们后来所宣称的,是因为“看懂了中本聪的精妙思想”,而更多地是出于对改变命运的强烈意愿,结果阴差阳错的抓住了加密货币的机遇。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加密货币的早期从业与投资者往往会呈现出两个极端:要么特别底层,要么特别尖端。前者具有改变命运的主观意向,所以“看得起”;而后者拥有理解加密货币的客观能力,所以“看得懂”。那么,究竟是谁错过了加密货币的早期红利、而且未来还会一直错过下去呢?那就是夹在顶层与底层之间、高不成又低不就的中产阶级。具体原因就是上面所提到的,他们对加密货币既看不起、又看不懂。

关于中产阶级,目前业界尚无一个能够服众的定义,按照国家统计局2005年发布的标准,年收入在6-50万人民币区间的社会群体,可以称之为中产阶级。考虑到从2005到2018年间,中国的广义货币总量翻了6倍有余,因此粗略估计,目前中国年收入在36-300万元间的群体,姑且算是中产阶级。而通过生活经验我们不难发现,这一阶层的日子过得相对惬意,至少要比“沉默的大多数”舒适得多,尤其是一二线城市的中产,他们可以通过当地完备的基础设施满足绝大多数的自我需求。这种安逸,使得这部分人很难产生改变现状的强烈欲望,比如说近些年来流行的“岁月静好”、“小确幸”等流行词,就是上述心理的投射。而对于看上去风险重重、充斥着诡诈与灰暗的加密货币,这一生活在阳光下的群体自然是不感兴趣,也就是“看不起”。

更值得注意的是,很多中产阶层非但没有在主观上缺乏自我改变的愿望,在客观上也不具备了解加密货币知识的能力。此处需要指出一个思维误区:很多人认为,中产阶层之所以能凌驾于普通阶层之上,正是学习能力更强、工作更努力的结果,然而事实可能并不尽然。一个人的成就与所处的阶层,除了与自己的学习能力有关之外、与其他或明或暗的外界因素更是密不可分:明的有行业发展机遇等,比如某个行业政策所带来的“撞大运”,暗的则有人际关系等,比如官场和职场上的某些关系户。在那些经济发展不太规则的发展中国家,这些因素的作用体现得尤为明显。但问题是,在这些因素里,往往只有“学习能力”一条是能被当事人拿到台面上说的,由此一来,便给了很多人“社会阶层是由于学习能力差异结果”的感觉。

但是,从现实中来看,一些通过其他因素成功上位的中产阶级,还真的以为自己现在的境况是得益于自己“学习能力强”的结果,这样一来,当面对加密货币这种颠覆了自己原有三观的事物时,他们往往不会选择调整自己原有的思维框架,而是会寻找一个啼笑皆非的理由来解释这种超出自己理解能力的bug(比如“加密货币就是诈骗,挣多少钱都是诈骗”),随后便如同残疾人逃回轮椅上一般,逃回到自己的思维舒适区里,这样做的直接后果就是:他们在过去看不懂加密货币,现在也看不懂,而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阶段,依然看不懂。

图:中产小资是最有可能踩上“看不起”、“看不懂”两个雷、最终导致“来不及”的社会阶层

微信截图_20190711165417

由上述分析来看,中产阶层是最有可能错过加密货币这一机遇、并在这场加密浪潮中沦为输家的社会群体,事实上,如果各位浏览那些所谓“精英中产”聚集地的互联网论坛就会发现,对加密货币施以嘲讽的人,可以说比比皆是。然而,正所谓求战者安、求安者亡,最恐惧阶层变动的这些“小确幸”们,最终却最有可能在加密货币的浪潮中出现另类的阶层穿越——那就是阶层滑坡,而我们也不难想象,届时的互联网上会出现何等的哀叹悔恨与自我调侃,就如同他们在2018年初时的表现一样,然而,这也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在“来不及”之前,你本来可以有多种方法逃过“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这三道关口,结果它们居然都被你完美的错过了,那请问你不当背景,谁当背景?

点击查看本系列文章:加密货币与阶层穿越(1):比特币是你“掀桌子”的唯一机会

加密货币与阶层穿越(2):传统精英的链圈迷茫,或普通人的币圈良机

加密货币与阶层穿越(3):布局完了么,你就在那期待牛市?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