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巴比特专访 | 首个区块链小程序开发者:虽然两次被封,但我不怪腾讯

昨天(5月9日),第一个区块链小程序诞生了。不同于目前市面上大部分的区块链项目,复杂而庞大,让人犹如雾里探花,似懂非懂。这款名为“小协议”的区块链小程序,只需要3分钟,就能够创建一份不可篡改的协议。然而,上线不足6小时,刚刚激起一点水花的小协议被微信官方关禁,中止了它有趣的探险。今早10点半,“小协议”复活了,然而最新消息,下午4点20,微信二度关禁“小协议”,两次理由均为“‘加密’等内容属于平台未开放的服务范围。”

巴比特记者联系到了小协议的开发者,对他进行了独家采访。

巴比特:请问怎么称呼你?
XX:我叫王茶水
巴比特:……
XX:哦不对……不好意思……这是我家猫的名字,我叫王登科。

采访从这里正式开始……

94年开发者,从美剧认识区块链

巴比特:请问你多大年纪?
王登科:94年,这一年出的电影大都很好看。
巴比特:额,比如?
王登科:《阿甘正传》、《肖申克的救赎》、《勇敢的心》……

巴比特:“小协议”这个产品是在哪里诞生的?几个人做出来的?
王登科:北京,我和一个同事做的。

巴比特:能否分享下你和区块链的故事?
王登科:我是从美剧《硅谷》里认识到区块链的,并且开始学习,你看过《硅谷》吗?

巴比特:没有,愿闻其详。
王登科:这个剧,我觉得比《生活大爆炸》还好看,而且特别真实,科技从业者,尤其是区块链相关的从业者,一定要看。里面的主角在前几季开发了一个虚构的压缩算法,可以实现特别厉害的压缩。中途经历了很多故事,后来他认识到,如果用这个算法去搭建去中心化网络,就可以解决分布式系统的效率问题。就好比如果以太坊的总体积被压缩到10M,那么任何人的手机甚至手表都可以成为一个节点,这才是真正的去中心化网络。

布局谈不上,我喜欢捣鼓有趣的东西

巴比特:你什么时候开始在区块链领域布局的?
王登科:布局谈不上,我们更喜欢“鼓捣”这种词,应该是去年下半年。

巴比特:都捣鼓了些什么事儿?
王登科:我们做了一个区块链工具,可以帮你发token,可视化管理token,调用区块链API,小协议就是直接使用了这个工具提供的API搭建的。这个工具本来挺好的,但是很多人就是用来发币骗钱,我们拒绝了很多,于是琢磨着做点啥出来,让大家知道,区块链不是只能圈钱。

巴比特:为什么会想到做“小协议”这个产品呢?
王登科:一是因为我们之前做了一些底层的区块链的基础架构,一直想用这些底层的东西做点什么上层的应用我们一直觉得有一个现象非常奇怪,就是为什么所有区块链的项目,好像都要做得特别大,而且都要ico。区块链,这个技术是可以做一些小一点的,好玩一点的,也很有用的东西,我们就想做这样一个东西。

巴比特:小协议主要是从“有用”还是“有趣”的角度去设计的?
王登科:为什么有趣和有用不能同时具备呢?

就算被关禁,小协议也永久存在

巴比特:可用性主要体现在哪儿呢?你希望可以用来做什么?
王登科:很多时候人与人的互动是需要信任基础的,例如借钱这种事,几千块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如果签合同,很麻烦,如果只是口头协议,那必然缺乏约束力。这种场景小协议就会很有用,它介于正式合同和口头约定之间。

巴比特:所以它并不是一个法律层面具有约束力的协议,而是感情层面用以见证的一个证物?
王登科:不不不,中国的法律是承认电子证据的,这一点无需置疑。中国的法律甚至也承认口头约定,但问题是空口无凭,难以取证。所以小协议必然比口头协议更有效应。

巴比特:为什么一定要区块链来实现呢?我们签一个纸面借条,或者我们聊天的截图,不都可以起到同样的作用吗?
王登科:但那可以篡改的啊,图可以P。

巴比特:可是“小协议”被关禁,协议也就消失了?
王登科:必然不会啊,不然还有啥意义。“小协议”消失了,但是你只要备份了hash,你就可以找到你的协议,一个字也不会动。

没有绝对的隐私,理论上我们可以看到所有协议

巴比特:有什么有趣的协议可以分享下吗?比如我有看到朋友分享一个“做饭协议”,甲方承诺给乙方做饭一辈子,这就是在变相秀恩爱。
王登科:我们也看到很多温情的小协议,例如父亲和小姑娘签订一个,让爸爸按时回家吃饭的小协议,这无关政治,甚至无关技术,只是人们对情感的一种表达。

巴比特:所以小协议上签订的内容你都能看到吗?
王登科:可以

巴比特:这样是否没有保护用户的隐私?
王登科:公开的协议会公开记录在以太坊网络上,谁都能看得到,不公开的只有签署双方才有密钥。我是做技术的,因此我必须承认,理论上,我们可以看到所有协议,因为我们会有代码去写入区块链,但是我们没有理由也没有动力去这么做。这就好比微信理论上可以看到每一个人的聊天记录一样,绝对的隐私保护是很难的。不过,即便是公开的协议,也是看不到身份的。我们构造签名,使得身份可以被验证,但无法反过来从签名推断出身份。

“有趣”是我对这个94年开发者的最深印象,在采访的过程中,他突然非常兴奋的告诉我,小协议复活了,问及微信关禁时给出的理由,他告诉我是“区块链不属于小程序的服务类目”,我说解禁也许说明了微信对于区块链小程序的开放态度。然而发稿前,王登科告诉我,“小协议”被二度关禁了,理由依然是:“小程序所运营的‘加密’等内容属于平台未开放的服务范围。”

短短一天经历两度波折,我试探着问他:“被腾讯爸爸耍来耍去,什么感觉?”他许久没有回复。我有些不忍,心想毕竟是94年的,还那么年轻,他应该很沮丧吧。结果….一段时间之后,他回复我:“不好意思我刚刚在切瓜……说来你可能不信,我的感受是觉得,腾讯真不容易,虽然它强大到可以称之为腾讯帝国,但我居然有点同情它,即便我跟它比起来不值一提。”

对于未来的打算,王登科表示,会在微信规定和政策的边缘不断试探,继续做一些小一点的,有用有趣的区块链相关的尝试。

巴比特专访 | 首个区块链小程序开发者:虽然两次被封,但我不怪腾讯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