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从中本聪“电子现金”梦想看,Libra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本文作者迈克尔·J·凯西(Michael J. Casey)是CoinDesk咨询委员会主席,也是麻省理工学院(MIT)数字货币计划(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区块链研究的高级顾问。

图片来源:pixabay
上周,在对国…

本文作者迈克尔·J·凯西(Michael J. Casey)是CoinDesk咨询委员会主席,也是麻省理工学院(MIT)数字货币计划(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区块链研究的高级顾问。

hacker-1944688_1280

图片来源:pixabay

上周,在对国会山天秤座听证会的连篇累牍的评论中,有一条来自律师马可•桑托里(Marco Santori)的短推文,总结了Facebook的这个加密货币项目所面临的核心问题。同时,这也涵盖了其他任何由企业主导此类努力所遇到的问题。

26

Marco Santori在推文中总结了Facebook的Libra所面临的核心问题,称其必须足够中心化,通过冻结资金来防止非法活动;但同时还需要去中心化,不根据资金的使用歧视参与者。

要理解Facebook及其27位Libra合作伙伴为何陷入这种困境,让我们回到比特币的根源——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寻求解决的核心问题。问题就在那份著名的白皮书副标题上的文字:“电子现金(electronic cash)”。

中本聪一直在追寻一个密码朋克的梦想。他/她或他们想把隐私带到数字支付中,把现金交易的线下体验转化为在线交易。其理念是:用户不需要证明自己的身份,就可以在互联网上与任何人执行交易。就像我不需要每次把钞票交给别人时都出示证明我是迈克尔•凯西的文件一样。

这一点很重要,不是因为所有使用现金或比特币的人都是逃避执法的洗钱者,而是因为身份认证对商业构成了真正的障碍。如果社会对识别他人有兴趣——正如金融执法机构会辩称的那样,那么我们必须认识到,这将需要付出放弃经济活动的巨大代价。

 

隐私很重要

 

想想来自发展中国家的20亿“无银行服务”的成年人,Libra表面上想要为他们服务。缺乏教育、存在不良信用记录和不可信的国家发行的身份证,意味着这些人没有资格在当地银行开户(主要是因为这些当地银行自己必须遵守严格的国际“了解你的客户”程序,以免被外国银行同行切断联系)。对于世界上很多成年人来说,身份是商业的一个非常现实的障碍。

但你也可以想想那些管理华尔街对冲基金的亿万富翁,或者代表他们进行交易的大型银行和经纪公司。这些人都不希望自己在买卖股票、债券或大宗商品时暴露身份,因为这样会对他们的交易带来不利影响。

身份也限制了可替代性。正如我之前所说的,如果不知道钱的过去记录,那么这些钱是最有用的。任何1美元或单个比特币的价值必须与其他任何一美元或比特币相同。但如果我收到了1美元或比特币,由于它参与了之前的交易,因此可能会受到法律或执法部门的索赔,由此带来的不确定性必然会降低它的效用。这导致货币可替代性的枯竭。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只要问问那些在经纪公司或其他实体有账户的人就知道了,他们的资产因为一些他们自己没有参与的刑事或民事诉讼而被冻结。

因此隐私很重要。如果我们要将数字化、无国界的商业带到尽可能广泛的用户群,并扩大全球经济,我们必须争取保证隐私。

隐私技术遇到日益增长的监视

遗憾的是,比特币未能获得足够的隐私,至少在最初的形式是这样。为什么?因为它的公开账本是公开的。

当与符合法律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的“了解您的客户(KYC)”流程相结合时,它的可跟踪性意味着用户可以相对容易地与过去的交易连接在一起,只要他们在其中任何一个交易点被标记。

正是这个问题催生了Zcash和Monero等隐私保护更强的加密货币,同时还发明了比特币混合器,以及Mimblewimble等用于模糊交易轨迹的潜在侧链解决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同时,监管机构正在扩大监视的加密货币范围。例如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的新规,要求用户透露越来越多的信息,加密货币开发人员正在推动其向相反的方向发展:更多隐私性、更多自我托管、更多的无需信任的交易解决方案、用户自治。他们正在努力实现电子现金的目标。

 

中心化-去中心化矛盾

 

这里的问题是:如果您不是构建在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无需许可的系统之上,那么就不可能保证用户的隐私。如果维护账本的节点被标识为属于一个特定的授权验证者列表,例如天秤座协会的28个成员——当他们希望或者他们将会对交易进行审查或者撤销时,当局可以并且将会要求用户的身份。他们这样做是为了达到反洗钱或反恐怖主义融资的目标,或者,更讽刺的是,他们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仅仅是为了控制人民。

Facebook Calibra负责人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当然别无选择,只能发誓,Facebook的Libra应用程序Calibra将遵守KYC的要求,并配合反洗钱行动。这在法律上是显而易见的。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执法机构只要通过一点点跨界合作,就能让天秤座协会成员信守诺言。

这就是Santori提到的“别担心,我们是中心化的”这一分岔论点。这是一种保证,告诉你“你知道在哪里能找到我。”

问题在于,美国人民——以及他们的立法者,在这些问题上有点精神分裂。这是因为,在科技公司的数据收集方面,隐私问题也越来越受到关注,尤其是在Facebook上。令人吃惊的是——事实上,令人满意的是——立法者们解决这些担忧时提出了多少问题,他们要求确保Calibra不会利用人们的个人数据。

实际上,马库斯的回答是:“别担心,我们是去中心化的。”他的想法是,Libra的这种结构不允许任何成员侵犯用户的隐私。

所以,这是一个矛盾,但从定义上讲,这个矛盾并不出现在比特币或其他去中心化加密货币中,更准确地说,“你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我。”(事实上,在这种情况下并不存在“我”。)

 

我们想要什么?

 

在很多方面,这种矛盾并不是Facebook参与这个项目的结果,也不是Libra本身的结构,而是公共利益的竞争。我们不能鱼与熊掌兼得。我们不能同时坚持绝对隐私,并且获得干预交易以抓住坏人洗钱的力量。

我认为,答案在于技术、制度设计和一种更富创造性的监管方法的结合,而不幸的是,这种方法目前还不存在。

希望在于零知识证明等工具,以及新兴的“自我主权”身份概念,以及一种更为开放的遏制犯罪监管模式的存在,这种模式不会披露人们的个人身份信息。

但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用户采用需要提高;在很大程度上,政策制定者仍然相信它们。

现在,大卫·马库斯和他的同伴们别无选择,只能不停地用嘴来说服各方。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