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技术指南

DigiMarket 扎克伯格公开信?央行数字货币(CBDC)五年研发成果

据DigiMarket小编了解到,扎克伯格在个人Facebook发布一份公开信:Libra是用区块链为数十亿用区块链为数十亿用户提供一种安全、稳定、监管良好的加

e68e00102f874184a423e70fe5beb51d.gif

c54a5dbc85f647cca0cc094356290473.png

据DigiMarket小编了解到,北京时间7月25日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Facebook个人主页上发布了一份公开信,分享了公司在上个季度的最新成果以及未来愿景,并讲到了Facebook的最新项目Libra:是用区块链为全球数十亿用户提供一种安全、稳定、监管良好的新货币。

随后DigiMarket小编了解到全球支付巨头Visa首席执行官兼董事会主席Alfred Kelly表示,Visa并非Facebook上月公布的加密项目Libra的正式合作伙伴。他表示,“我们签署了一份加入Libra的非约束性的意向书。我们是28个对其感兴趣的公司之一,现在还没有公司正式加入。”Kelly还表示完全加入Facebook的Libra项目将取决于一系列因素,比如该组织是否能够满足所有必要的监管要求。

这也说明Libra未来在监管合规化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但从扎克伯格的公开信中DigiMarket小编发现,小札是不会放弃Libra,而Libra本身的天然优势及全球数字经济的趋势下,势必给全球经济带来颠覆性的改革。

6月25日,《环球时报》英文版针对Facebook加密货币Libra,发表题为“全球数字货币竞争时代,中国不能缺席”的评论文章。文章指出:“随着全球数字经济竞争时代的到来,中国产业和监管机构都有必要就数字货币进行更多对话,理解甚至是鼓励数字货币。否则,中国有可能会在新的金融格局中落后。”

89c2f880d98e436aa9598ab675271f58.jpg

对此央行也给出了回应,自2014年起,中国央行就在时任行长周小川的倡导下,开始了对数字货币和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目前,央行经过国务院正式批准,正在组织市场机构进行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在2019年7月8日举办的数字金融开放研究计划启动仪式上说,“在脸书发行天秤币的时候,我们的数字金融研究平台也成立了。我想这可能不是一个巧合,至少说明了国内外对数字金融、金融科技等方面高度重视,而且从学术研究、实际应用等方面都提出了非常迫切的课题。”

5年多以来,几个重要的阶段勾勒出中国深入推进央行数字货币(CBDC)研究的脉络。

d06f47e719e146569add294f795f3ca7.jpg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年初,中国央行成立了法定数字货币专门研究小组,以论证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

2016年1月20日,央行首次提出了对外公开发行数字货币的目标;同年6月15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成立区块链研究工作组。

2017年1月29日,央行正式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在成功开发法定数字货币原型后,该所在南京、深圳等多地布局,通过与研发机构和产业结合,以实现金融科技研究成果开发的落地。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研发工作目前由央行货币金银局管理。

2019年2月21日,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央行2019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会议上指出,要加大改革创新力度,深入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

5月底,在贵阳举办的2019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央行数字货币(CBDC)研究所开发的PBCTFP贸易融资的区块链平台亮相,其服务于粤港澳大湾区贸易金融,并已落地。截至博览会举办时,在PBCTFP平台上已经搭建了4个区块链应用,有26家银行参与,实现了1.7万笔业务,超过40亿元的业务额。

有分析指出,PBCTFP是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在区块链落地应用上的尝试,它的成功运转能够为行业的数字货币基于区块链的使用提供经验,这一点显示出了中国发展数字货币的谨慎。

数字货币的发展,在全球监管、合规的呼声下,同样面临风险和挑战。比如,在民众普遍关心的数字货币安全性和隐私保护问题上,中国央行也表现出特别的重视和谨慎态度。

王信表示,央行货币的数字化有助于优化央行货币支付功能,提高央行货币地位和货币政策有效性。央行数字货币可以成为一种计息资产,满足持有者对安全资产的储备需求,也可成为银行存款利率的下限。此外,央行数字货币利率可成为新的货币政策工具,央行可通过调整央行数字货币利率影响银行贷款利率,有助于打破零利率下限。

为避免金融脱媒(即金融非中介化)的风险加大带来监管套利的风险,央行数字货币采用双层投放体系,是在遵循传统的“中央银行—商业银行”二元模式基础上的进一步深化。“无论是二元模式,还是双层投放体系的提法,”那就是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须选择对现有货币体系、业务架构以及基础设施冲击最小的方式。”

另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周小川近日表示,中国可能会用一种新的方式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这种方法可以让央行数字货币尽可能地规避波动风险。

887883066c2b4fc39a5b8d4875f36a01.jpg

在全球数字货币竞争时代,数字货币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对全球经贸和经济一体化也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中国也将立足自身的发展,为中国在数字经济竞争中赢取一席之地。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