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江卓尔激战ETC Labs CEO,ETC、BCH谁能成为ETH的数据层?丨SheKnows访谈

本周二至周四,每晚八点,巴比特首档社群访谈栏目Sheknows携手ETC社区和以太坊生态从业者,连续三场直播,全面解析“后以太坊时代”,为你轻松揭开以太坊2.0的神秘面纱。

2019年7月13日,Vitalik Buterin在…

本周二至周四,每晚八点,首档社群访谈栏目Sheknows携手ETC社区和以太坊生态从业者,连续三场直播,全面解析“后以太坊时代”,为你轻松揭开以太坊2.0的神秘面纱。

2019年7月13日,Vitalik Buterin在以太坊研究博客上发文表示,考虑短期用BCH或ETC区块链作为ETH数据层。其实在2018年5月,V神就示好过ETC,今年V神又示好BCH,难道BCH社区有大戏码?

周四(7月25日)晚,《8问》美女主持人贾小别与莱比特矿池BTC.TOP CEO 江卓尔、ETC Labs CEO Terry Culver为大家带来主题为“ETC、BCH谁能成为ETH的数据层?”的讨论分享。

嘉宾介绍:

江卓尔,莱比特矿池 BTC.TOP CEO,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拥有计算机和工商管理双学位,比特币布道者,矿工,长期投资人。江湖人称“爱撕逼的江卓尔同学”

Terry Culver,ETC Labs CEO,掌管着以太经典区块链上20多个早期项目的选择、尽职调查和投资。2013年,Terry被任命为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和公共事务学院的副院长。他曾担任联合国以及加纳、纳米比亚、肯尼亚、卢旺达、印度和玻利维亚等国政府的经济技术政策顾问。

微信图片_20190725200423

活动的开始,江卓尔和Terry Culver分别介绍了自己最新的动态。

江卓尔:最近在屯币,关注主流币里还没涨的几个,市场对减半牛市预期高度一致,所以要提前买币。主要屯BCH,因为BTC的拥堵问题没有解决,Core提出的拥堵解决方案:隔离见证(SW)和闪电网络都被证明无用,BTC在5月份后已经重新拥堵。5月份出现了之前2017年初类似的拥堵。BCH以BTC计价,依然处于历史低点(3%),因此在BTC继续发生超级大拥堵后,可以预计BCH将有较高涨幅。

Terry Culver:我刚刚在韩国首尔举行的2019 Buidl大会上发表完演讲。会上,我和ETC社区以及其他区块链项目社区成员一起探讨了ETC的美好前景。目前我们正在和以太坊洽谈以建立更深的合作。在这之前,我去了柏林和瑞士,见到了很多对ETC非常感兴趣的开发者和投资者。

 

社区、团队哪家强?

 

小别:很多人会感觉ETC社区活跃度不是很高,这是真的吗?

Terry Culver:事实真相是ETC社区非常活跃。社区成员一直很有激情,也掌握了丰富的知识。过往,ETC社区相对比较小,但现在,由于区块链技术自身的强大以及其巨大的投资潜力,社区正在非常快速地增长。

小别:相比于ETC社区,你觉得BCH社区有哪些夸赞的?

江卓尔:BCH和ETC都是从之前币种上分裂出来的小币种,ETC和ETH的分歧主要是:区块链上的交易能否被修改,也就是是否应该回滚DAO盗币。BCH和BTC的分歧主要是:是否应按中本聪的计划做扩容,以容纳更多的用户。相比之下,ETC和ETH的分歧主要还是理念之争,不会造成直接影响。而BTC不扩容,会对用户造成直接的影响,用户要被迫缴纳高额的手续费,忍受长时间的交易不到账。我们常说,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谋财害命。因此,BCH社区的支持者更多,规模更大,大家都有一种 “昭昭天命” 使命感去推动BCH的发展,这是我们最自豪的部分。

小别:现在ETC技术团队是什么状况?

Terry Culver:Vitalik同样是ETC的创始人,所以他也是我们社区的成员。我们的开发者当中有很多都在为ETC和ETH两个网络的重要项目工作。我们的核心开发团队由众多区块链专家组成,他们往往拥有多年的技术经验。除此之外,我们一直在招聘行业内最优秀的开发人员,并与他们展开很好的合作。我们和其他项目的开发团队紧密合作,比如Web 3的开发团队ChainSafe Systems,他们也是我们众多合作团队中的佼佼者。

小别:ETH已经慢慢将共识机制从PoW转为PoS,在PoS新浪潮中,为什么ETC不考虑转为PoS?

Terry Culver:我们正在创建高质量的区块链技术,它很快就会产生更高的价值。我们选择PoS还是PoW,是基于研究和分析,并不是为了追求潮流。我们广泛的研究和市场分析表明,基于以太坊的PoW区块链依然有很多的机会,特别是在ETH转向2.0以后。ETC和ETH可以实现互补,双方都可以从中受益。

 

BCH、ETC哪个适合做ETH数据层?

 

小别:科普一下什么是区块链数据存储层?

江卓尔:简单来说,大家发一次币,就有一笔交易的数据要储存,包括从哪个地址发到哪个地址,交易的私钥签名是什么。这些数据存储的地方,就称为数据层。

小别:当你们看到Vitalik说可能使用BCH或者ETC区块链来做以太坊数据层的时候,有什么想法?

Terry Culver:这种想法很棒。实际上,像Vitalik这样公开推广别的区块链项目的做法并不常见。这意味着,技术专家们看到了ETC的价值。这意味着,他们对ETC有信心,他们能够理解ETC到底有哪些独特之处。他们也希望能够与我们合作。

江卓尔:ETH目前的问题是,由于架构设计问题,数据存储能力弱于比特币架构,因此在交易较多的情况下,拥堵程度严重,因此想使用其它公链来存储数据。BCH设计的区块容量很大,有32M,并且在压力测试中运行良好,但BCH现在上面的交易还不多,一般只有一两百KB,因此有大量的区块空间剩余。

打个比方,一家商场才刚开门,商户还不多,有大量的商铺空着,那商场就愿意搞促销,便宜让商户入驻,聚拢人气。ETH要作为商户入驻BCH,BCH是欢迎的,因为你要使用BCH存储数据,你就要购买BCH来支付手续费,就会成为BCH的用户,就像很多ETH上的代币用户,要购买ETH作为手续费一样,所以BCH欢迎ETH使用BCH作为数据层。币价短期问上帝,长期看用户数。用户数增加,等于币价上涨。

小别:Vitalik为什么提出这种短期的扩展方式?

Terry Culver:ETH 2.0扩容解决方案并没有什么问题。开放团队非常专业,目前也不断取得非常好的进展。我认为,Vitalik对于(除了ETH2.0以外)其他解决扩容问题的想法都很感兴趣,他对ETC的未来也很感兴趣。

江卓尔:分布式系统有一个不可能三角,称为分布式系统CAP定理,指的是在一个分布式系统中,Consistency(一致性)、 Availability(可用性)、Partition tolerance(分区容错性),三者不可兼得。简单来说,就是分布式系统又要分布式,又要交易量高,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中心式系统的交易量才高,例如像支付宝,VISA的交易上限都很高。

ETH因为基础架构的问题,所以总容量小于BTC,比如ETH现在每10分钟累计区块还不到1M,但普通电脑已经跑不动ETH全节点了,而普通电脑跑1M+区块的BTC节点毫无压力,按最大量计算,普通电脑跑32M的BCH区块绰绰有余。

Vitalik提出用分片方法提升容量,但分片方法的难点是一致性,也就是CAP中的C,Consistency(一致性),这个是一个要挑战不可能三角的开发,所以难度很大,所以Vitalik才提出一个短期方案,来解决ETH的燃眉之急。

小别:Vitalik提出的使用BCH或者ETC作为以太坊的一个数据层,对BCH有什么好处或坏处?

江卓尔:好处就是我刚才提到的,能给BCH增加用户数,坏处就是会增加BCH的链上数据量。不过因为比特币设计架构先进,可以通过剪枝等方法,删除无用的旧数据,也就是比特币白皮书第7章 “回收磁盘空间” 所叙述的内容,所以我支持这么做。

小别:Vitalik提出的使用BCH或者ETC作为以太坊的一个数据层,对ETC有什么好处或坏处?

Terry Culver:这个想法对ETC来说有很大的好处。这个想法雄心勃勃,因此必然会面临一些技术挑战。但是,ETH和ETC有很多共同点,两者“同出一母”,逻辑也非常相似。从技术上来讲,它们都要依赖于以太坊虚拟机。相比之下,BCH就没有EVM了。我们的研究团队目前正在分析实现这一想法的技术要求。

 

还有哪个区块链有可能成为数据层?

 

小别:有没有存在可能,反过来BCH或者ETC将ETH作为一个数据层?

Terry Culver:当然有可能,虽然我们还处在研究这个想法的早期阶段。

江卓尔:基本上不可能,例如对于智能合约代码,每一个ETH节点,都需要执行区块里的所有智能合约代码,所以节点负荷高。而BCH的节点,是把区块中存储在OP_RETURN里的智能合约代码作为静态数据存储的,不需要去执行代码,所以节点负荷低,基本上不可能反而去使用ETH或ETC作为数据层。不过BCH有可能在剪枝后,把删掉的旧交易数据,存储到IPFS等容量更大的分布式存储系统里备查。

小别:如果以太坊数据层真的在BCH或ETC区块链2选1,谁最有可能被选择呢?你们觉得被选者的优势是啥?

Terry Culver:从逻辑上讲,应该选ETC,因为它和ETH有很多相同之处。最重要的是,ETC和ETH都使用以太坊虚拟机,BCH没有这个功能。

江卓尔:由于智能合约代码动态执行的系统负荷较高,所以ETH要使用其他公链来存数据,只能把数据做静态储存。静态储存的话,那优势就是谁的存储空间高了。这方面BCH还是有很大优势的,而Vitalik之前也一直与BCH社区有较多友善的交流,所以我觉得Vitalik会倾向选择BCH。具体怎么选择,还要考虑生态,用户学习迁移成本等因素,当然最后ETH最后也有可能。

小别:除了BCH、ETC之外,你觉得还有哪个区块链有可能成为数据层?

Terry Culver:其他区块链有可能被用作以太坊数据层,但是实现起来非常复杂。想要成功实施,区块链必须在技术上和文化上高度兼容、匹配。双方必须建立非常长期的合作。ETC是目前最适合的

江卓尔IPFS等专门做去中心化存储的链有可能成为数据层,去中心化存储链的存储能力,远超过比特币ETH这样的公链。因为比特币ETH这样的公链,每个节点都要存一份相同的数据,也就是说如果有1万个节点,区块数据就要重复存1万份,这对于不重要的数据,例如几年前的旧数据来说,是一种浪费。

用户只关心最近的交易,和最后的余额,没人关心10年前谁早上喝了一次咖啡。所以在比特币白皮书第7章“回收磁盘空间”中,中本聪提出了区块剪枝的方法,把旧数据删掉。但旧数据一点都不保留也不好,还是要找个地方存一下。

IPFS等去中心化存储的链,存储原理和BTC这样的公链不一样,IPFS里的数据,并不是每个节点都存一次,而是把数据拆分后,由几个节点来存。例如1份数据由10个节点存,并且节点之间有校验和备份,如果其中几个节点损坏了,不会导致数据丢失。

这个存储成本,就比公链1份数据存1万份低多了,低成本的代价是数据有可能丢失,但对于本来就准备剪枝掉的旧数据来说,就无所谓了。因此在IPFS等去中心化存储成熟后,不仅是ETH,BCH也可能使用IPFS来存储删掉的旧数据。

目前的问题是,IPFS之类的分布式存储,和ETH的分片一样,也是属于开发难度很高的技术,所以目前还是没有可用的成熟成品,只能希望开发人员加倍努力了。

(Terry Culver的发言由小哥哥叶泽伟翻译)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