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竞争币

我被Algo套死了......

每个所谓的 Token Economy(代币经济),在没有落地之前,都只是一个金融游戏。

每个所谓的 Token Economy(代币经济),在没有落地之前,都只是一个金融游戏。

 
距离 Algorand 第一次荷兰拍卖结束已经一个多月了,第二轮荷兰拍卖依然遥遥无期了......

近几日,Algorand 频频放出利好消息,似乎是在为第二轮荷兰拍卖做预热:

Tether 将在 Algorand 网络上发行稳定币 USDT;Algorand 成为国际互换 Swaps 和衍生品协会(ISDA)成员;与新加坡保险公司(Singapore Assurance)合作,已经完成对预留退款准备金的审计......就连 Algorand CEO Steve Kokinos 也出来做社群直播,解答用户疑惑。

Odaily星球日报了解到,Algorand 甚至尝试延长投资者锁仓时间,并正在重新设计拍卖机制。

Algorand 正在试图通过各种利好来挽救投资者们的信心,但是投资者们似乎并不买账。Algorand 官方微信社群内几乎每天都有人在问“阿拉贡(Algo)何时归零?”有些投资者直接称 Algo 为“归零币”。

Algorand 从宣布荷兰拍卖,一众私募投资者看好;到拍卖以私募价 48 倍成交,令人咋舌;再到上币后在二级市场冲高暴跌,被广大散户吐槽割韭菜。

短短一周时间,这个由图灵奖得主、零知识证明的联合提出者、麻省理工学院教授 Silvio Micali 创办的公链项目,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变化:之前光环加身的学院派代表项目陷入争议,现在被外界一些声音指责为“资金盘”、“割韭菜”。

由于声势浩大而拍卖机制少见,玩法独特,Algorand 上币之前,就被币圈韭菜吐槽为“高级资金盘”、“超大型国际共振盘”。

我被Algo套死了......

我被Algo套死了......

我被Algo套死了......HOLD 社区用户评论

上币之后的暴跌,更像是为这些讽刺附注,让 Algorand 这个项目受到了更大的争议。此前的团队不锁仓、荷兰式拍卖的弊端,又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然而,看好 Algorand 的人依然不少。毕竟,Algorand 主网上线不到 2 个月。这对评判一个技术项目的价值而言,太短了。

我被Algo套死了......荷兰拍高价成交,

二级市场价格跌去75%

6 月 19 日晚上 6 点,由 Algorand 开始了第一次 Algo 代币荷兰式拍卖,2500 万枚 Algo 代币最终的成交价格是 2.4 美元,私募价格 0.05 美元的 48 倍。

这意味着项目方完成了 6000 万美元的融资,而在此之前, Algorand 已经完成 6600 万美元的融资规模。

高估值下,上二级市场后的 Algo 冲高暴跌。

据火币Global 数据显示,6 月 21 日上午 10 点,Algo 上线火币,由开盘价 2.37 美元,迅速涨至最高 3.3 美元,涨幅高达 39.2%。

我被Algo套死了......

次日上午,Algo 价格开始一路走低。截至 7 月 29 日,Algo 最低价格为 0.58 美元,较最高点已跌去 75% 左右。

看到币价的悬崖式下跌,二级市场的散户投资者已经按捺不住了,由于项目前期热度过高,导致未能参加荷兰拍卖的不少散户投资者在二级市场高位买入,被套了进去。

“图灵奖得主割韭菜”、“高级资金盘”的谩骂和指责开始充斥着整个市场,散户投资者的情绪在宣泄。

我被Algo套死了......割肉离场or死撑等待第二次荷兰拍?

Odaily星球日报采访了十余位在二级市场被套牢的投资者,发现这些投资者的心态大概率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悲观主义者,直接割肉离场,以后再也不碰 Algo 了;另外一种可以称之为悲观积极主义者,在不断地失望中祈祷着 Algo 在第二次荷兰拍卖前会有一波币价的拉升。

“我是 3 美金进场的,现在赔的底裤都没了,现在干脆直接装死,眼不见心不烦。”何海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对于 Algorand 第二轮荷兰拍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我 3 美金买的阿拉贡(Algo),买了 1 万美金,到现在我还拿着,私募释放很多,又没有社区,根本支撑不起那么大的市值。”点点说他已经对 Algo“放弃治疗”了,不奢望这个币能再涨起来,“抛盘太大,除非私募解锁完项目方出钱回购,然后继续做事。”点点紧接着又说,“但是你觉得进你口袋的钱还会出来吗?”

点点很不看好 Algorand 项目方,虽然 Algorand 技术很厉害,还有图灵奖得主背书,但是他认为技术好的项目多的是,“Algorand 要真是踏踏实实做技术的,当初就不会那么高开公募价格(Algorand 荷兰拍定价 10 美金起拍,私募价格 0.05 美金)”。点点最后说到他现在已经开始在 gate.io 上做空 Algo 了。

“币价不涨,纯讨论技术就是属流氓,真要是技术派,就别发币,安安分分做你的技术,发币就会被二级市场投资者绑架,最后维权也就在所难免。”被套了的 Quando 也愤慨地说道。

“我1.5 美金买了 11 万人民币的 Algo,0.9 美金的时候认亏出局”。Leo 说他以后再也不会碰 Algo 了。Leo 说自己之所以了解到这个项目时因为币安当时给 Algo 背书,“无良币安,免费上币,我之前一直以为能上币安的都是经过官方审查了的,结果......”因为 Algo 的暴跌,Leo 对币安的好印象也没了。

此外,Miss Liu 对 Algorand 怨念极深,在她眼里,Algorand 就是“图灵奖得主联合清华陈婧诈骗割韭菜”,Miss Liu 在火币上以 2.8 USD 的价格买进了 20 万人民币的 Algo,现在已经亏掉 15 万了,在问道她是否已经割肉离场的时候,Miss Liu 却告诉我们,“撑到底,不割肉,等归零。”看来她对 Algo 的怨念已经使她不在乎个人得失了,她现在希望 Algo 归零最好,根本不期待项目方在二级拍卖之前可以拉拉盘。

“我就是期待第二轮拍卖之前能涨一点才一直没卖的。”沈梦是一位初入币圈的新手,“我当时就是被这个火热的荷兰拍卖忽悠进场的,”因为好奇 Algorand 荷兰拍卖的代币售卖方式而在二级市场高位接盘 Algo,沈梦说她当初投的 1500 块钱现在连 300 都不剩了。

“这个项目套了我们半个公司的人,当初我是信了同事的话才买的,他是 2.6(美金)接的,我跟着他在 2.4 接盘,现在就在等着第二轮拍卖开始前能拉拉盘,1 美金能出我就满意了。”Hank 祈求第二次荷兰拍赶紧到来,不想错过任何一个能解套的机会。

有意思的是,Odaily星球日报还和当初特别看好 Algorand 技术的一位资本合伙人聊了一下,发现当初信誓旦旦说要长期持有 Algo 的他,现在已经割肉离场,“长期来看我觉得 Algo 应该还是可以的,但是,我觉得还是先把 Algo 换成大饼(BTC)吧”

我被Algo套死了......私募砸盘凶狠超团队预期,

团队希望延长锁仓

长期观察 Algorand 的自媒体 SorosReport,最近写了一篇文章:《有人通过Algorand在希腊买了海景房,又有人因为接盘Algorand差点惨遭破产》

早在荷兰拍卖正式开始之前,团队和基金会不锁仓就一直遭到外界的诟病。

事实证明,要担心的是私募。

目前对于 Algo 在二级市场价格之所以会出现悬崖式下跌的原因,市场上普遍的看法是认为私募机构线性解锁后砸盘所致。

6 月 26 日中午,Algorand 基金会发送给投资者社区的一则邮件似乎证实了市场的猜测。Algorand 基金会运营负责人陈芳芳在给投资者社区的信函中表示, Algorand 基金会已发现一些早期支持者最近采取的行动给项目注入了不必要的风险,倾销、卖空和其他类似行为可能会破坏网络的性能和项目的信任,并提醒投资者有义务不采取任何对项目有害的行为。

据公开资料显示,Algorand 在正式启动荷兰拍卖之前一共有两轮融资,第一轮是 USV 和 Pillar 的天使轮,融资 400 万美金;第二轮才是节点轮(私募轮),一共融资 6200 万美金,每个 Algo 0.05 美金。

根据规则,私募投资人的币每天释放 170 万枚(1/730)。一个月释放量相当于一个月荷兰拍两轮的量(5000 万枚 Algo)。

综合多方采访,荷兰拍之前,团队有两个没想到:没想到荷兰拍成交价格这么高,没想到有这么多私募投资人砸盘。

“私募轮的投资门槛还是挺高的,一些有钱的资本也可以投不止一份,可以说能够参加私募轮的投资者是不太缺钱的。Algorand 团队也正是基于这一点的考虑,认为这些私募投资者应该不会急于在二级市场抛售砸盘。”Yawn Rong 说道。

“其次,投资者必须按照美国法律法规的要求进行锁仓,这样就会过滤到一些想要砸盘套现的人,所以团队一开始没有预估到私募砸盘的压力会这么大。”Yawn Rong 继续解释道。

几位接受采访的投资人表示,根据此前对项目的了解,他们原来对最终拍卖价格的估值大概在 0.8-1.2 美元左右。

可是,私募投资者在参与荷兰拍时候“抬轿子”。澳洲节点 Yawn 了解到,第一轮荷兰拍开始的时候,大部分私募投资者都挂的 10 美元,光私募投资者的成交金额就将近 1500 万美元,占总拍卖金额的四分之一,导致最终拍卖价高达 2.4 美元。

“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 48 倍的投资收益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Yawn 唏嘘不已。谁也没想到第一轮荷兰拍卖的价格会这么高。过高的泡沫也拉高了散户对项目的期待。

如今,虽然 Algo 币价回落不少,但相较于私募价格,仍有 10 倍。在市场对 Algo 从抗黄到失望的情绪之下,用户认为私募仍在持续砸盘,用户自己也纷纷割肉,恶性循环。

上周五(7 月 26 日),自媒体“区块方舟”通过追踪链上地址认为,官方节点每天固定产出的 300 多万个币,一直在发往交易所抛售,并就此提出两点质疑:官方宣称的只有一半节点解锁并不属实;以及再后来所谓的官方警告节点不允许做出损害社区的行为,形同虚设。

创世资本合伙人李荣彬认为不应该苛责私募投资者,Algorand 不锁仓和私募线性解锁这件事也无可厚非。“私募投资者没有退币权,对于私募投资者来说,在二级市场只要在私募价格以上出货,也是一个情理之中的事情。”

一位 Algorand 的投资者跟 Odaily星球日报说,包括 Algorand 在内。他表示,解锁的币早抛了。“区块链项目都是资金盘。”

加密货币仍处早期,本来就没有公认的估值模型。即便是靠谱的以太坊,如今价格也十分疲软,对于投资人来说先把收益拿到手确实更为安全。

Odaily星球日报从多方了解到,Algorand 曾和投资人沟通,希望延长锁仓时间,放慢解锁速度。私募投资者当然不愿意,双方无法达成共识。

我被Algo套死了......失灵的机制,无限套期保值的回购机制

“币圈此前是项目割私募,这次是项目和私募一起割散户。”一位业内人士开玩笑称。

实际上,如此调侃 Algo 暴跌,并非全无道理。

根据回购政策,荷兰拍投资者可以跟据二级市场价格出售获利,再趁低价买回,之后无论是涨是跌,都有一年后 90% 回购保底。对于私募投资者来说,本就持有一大堆成本只有几美分的 Algo,还能享受节点收益。

分析师李恩蒙认为 1 年 90% 的回购机制有“Bug”,会让参与荷兰拍的投资者通过做空套期保值。“如果我参与荷兰拍卖,我肯定会去做空保值的,只要在交易平台上做空 Algo,无论之后 Algo 币价是涨是跌,我都不会亏,涨了固然是好,如果币价跌了,我做空得到的收益可以直接平掉这个亏损。”

Dovey Wan 发文评论,Algorand 最厉害的地方是把回购机制设计成了 put option(看跌期权),而且大概率是不会行权,并且导致公开市场上没有抛售压力。

“只要价格跌 10% 就没人卖了,跌下的比 10% 多,参与拍卖的人会去买,因为可以以更高价格套利。所以通过一个价格机制的设计,成功地引导了参与交易双方的预期,真的是非常巧妙的博弈设计,第一次可以称得上是 cryptoeconomic 了。”

“第一轮套保的人,等到第二轮还是会继续去套保的。如果说,我第一轮赚了 50 倍,我会拿这 50 倍的钱继续参与第二轮的,锁定我这 50 倍 90% 的收益;然后再去砸第二轮,在第三轮继续套。这就是一个无限套保的过程。”Yawn Rong 说,不用担心荷兰拍会没人参与,尤其是私募投资者。

然而,事实似乎并不是像上述两位设想那般运行。在 Algo 持续暴跌的行情之下,用户也许只希望在高点尽快跑掉,等到价格跌破谷底再回购更为划算。何况团队一直不开放第二轮拍卖,第一轮拍卖的币远比不上解锁数量,构不成护盘力量。

区块方舟也对 Algorand 在二级市场的暴跌做了复盘归因:

“1、开盘估值太高,官方定价1USD以上才有90%回购权,就是默认1USD价格底价,对应100亿代币就是100亿市值。

2、节点成本与拍卖/现货之间的价差太大了,以一期拍卖价对比有48倍,节点抛压无法靠节点道德自律。

3、现在所谓的节点,其实就是一个2年期每天释放的私募,纯财务投资者。不像EOS的超级节点需要锁定代币,是减少流通,并且需要去给生态做贡献的角色。

4、在拍卖的put option形成交易博弈趋势之前,就让节点的币出来与项目方竞争。”

文章总结:“归根到底还是定价的不合理,自以为是。再巧妙的机制设计也抵不过人性的雪崩。

现在一些平台已经开了 Algo 的合约交易,例如,BitMax 在 6 月 21 日就已经开放 Algo 5 倍杠杆交易。此外,目前 Algo 的这个看跌期权也已经在市面上流通交易了:TAlgo 就是这个看跌期权,目前虎符钱包可以交易。

然而,这些曾经针对 Algo 机制的分析,可能会失效。Odaily星球日报了解到,Algorand 迟迟未开始第二轮拍卖,除了因为市场环境不好,部分也因团队正在考虑完善机制。

我被Algo套死了......Algo还值得买么?

那么问题来了,Algorand 还能买吗?

Algorand 荷兰拍卖长达 5 年,目前只进行了一轮拍卖,李荣彬认为目前市场上有很多人只用了第一轮拍卖后的市场表现去预估 Algo 未来整个市场走向是很不明智的行为。

李荣彬认为 Algorand 并不是单单只想做一条公链,或者发一个币就完事了,未来 Algorand 还是希望传统金融领域的大额资产可以在 Algorand 上面以荷兰拍卖的方式发行。

李荣彬表示,如果 Algo 的荷兰拍成功,根据 Micali 教授的计划,未来荷兰拍将完全上链 Algorand,任何可上链的金融资产都可以用 Algorand 进行分布式的荷兰拍,并由 Algorand 完全保证其安全性和透明性。这也解释了为什么 Algorand 要和众多的传统银行与金融机构合作。

也有不少投资人在接受采访过程中为 Algorand 申诉。新湃资本负责人吴昊就表示,相比起那些花钱就能买回来站台的学术大牛和 XX 奖得主,Micali 和陈婧对 Algorand 是实实在在地参与,并多次在举办中国行时直接面对社区。

即便如今有大量文章分析 Algorand 荷兰拍的玩法和回购设计,但项目最终的价值还是取决于Algorand 未来的大规模应用。

也只有这个实现了,Algorand 才是不仅是一个金融游戏,才能有力地回应“图灵奖级别资金盘”的质疑。

文中沈梦、何海、点点、Quando、Leo、Miss Liu、Hank 和李恩蒙为化名。

参考文章:

《赚钱,还真的和智商有关 - 图灵奖级别资金盘Algorand》,Primitive Ventures 合伙人 Dovey Wan;

《那些年Algo教会我们的事》,大副;

《Algorand背后众生相:有人去希腊爱琴海买海景房,有人接盘接到破产》,索老头。

文 | 王也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