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暴走回忆至暗时刻:黎明降临前的那一刻,投资人放弃了我 | 光之锥再出发

人的一生,关键的选择点可能只有几个。
这有限的几个节点组成了我们的一生。

2013年,巴比特启动“光之锥”开放原创计划,
数以百计的专栏作者汇聚于此,大咖共襄、百家争鸣。
自此,国内最富有生命力的区块链思想平台逐渐成长、沉淀。

光锥之内,就是命运。光锥之外,未来穿越而来。
遇见比特币,遇见区块链,可能是巴比特专栏作者们人生中最大的转折点。
5年过去,他们有的淡出圈子,有的成长为一方诸侯。
更多的,仍在这个新兴领域里,探索前行。
喧嚣亦或沉静,争鸣亦或共识,是为行业生态。

一个月前,我们开始了这次“拾光之旅”,访问了过去5年间最具有代表性的专栏作者。并记录下他们的区块链时刻,追溯5年间被改变的人生。

以此,向行业拓荒者致敬。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光之锥2.0人物访问系列一:2013年度作者龚鸣。

暴走头图

人物背景:

暴走恭亲王,真名龚鸣, 复旦大学数学专业出身,曾供职于德隆做金融行业研究。2010年前后,all in 区块链,布局了交易所、孵化器、区块链媒体,投资业务等。
2013年,巴比特发起光之锥计划,暴走是第一个被资助的作者。那一年,他笔耕不辍,在巴比特共发表文章86篇,为年度之最。

休闲鞋,牛仔裤,黑色帽子,这是暴走的着装标配。见到我们时,他神情略显疲惫,在刚刚回国的这个72个小时里,他参加了一场大会,接受了3次采访,还处理了数不清的工作事项。

由于团队成员分布在苏黎世、柏林、巴黎等地,他把地球颠倒过来生活,常常凌晨三点还在亢奋工作,自己也有一半时间在国外,一半时间在国内。行程排得密密麻麻,坚持平均每天看1.5部电影。“因为在飞机上的时间越长,看电影的机会越多。”

这位喜欢看电影,投身数字货币世界,译著写书的70后,是币链圈的剧情级人物,年少得志却经历牢狱之灾,跨界数学、绘画、金融、IT混合背景。如今,all in 区块链,布局了交易所、孵化器、区块链媒体,投资业务等。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透过他的人生与数字之迹,我们似乎可以管窥区块链早期入局者,穿越牛熊的跌宕起伏。

创办中国最大有声读物网站,却因此入狱

龚鸣,复旦大学数学专业毕业,大学期间做过机房管理维护、开发过人力资源网站,毕业后供职于德隆做金融行业研究。

一提到龚鸣,总有一个媒体不想放过的爆点。

12年前,他创办中国最大的有声读物网站,最高峰时拥有200多万集、7521部有声读物,注册会员2万余人,用户遍布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乃至境外地区。

但是,当这款名为“动听中国”的网站,迅速成为全球互联网音频资料类网站第一名时,网站盈利的现实问题咄咄逼人——他需要爆款。把书由看改为听,这是他的创业初衷,当初移动互联几乎是一张白纸,现在看来龚鸣当是“听见”知识付费的先驱。但没想到,一个无心插柳的节目——“都市激情”栏目让这个声音达到沸点。

“中国第一声优”的称号,出自于这个栏目。四部流传在网络上的著名色情小说被做成有声文件在网上传播,其间高潮处密集夹杂着床音。“酥人入骨,淫而不色”的声音背后,是中国首例网上制作传播淫秽电子信息犯罪。
2009年,“中国第一声优”被捕,龚鸣入狱。他找到了人性的兴奋点,但走偏了路径。

看比特币白皮书受启蒙

一年后,龚鸣出狱。经过一段时间调整,他又尝试过几次跟金融和互联网相关的创业,就在这期间,他接触到了数字货币
当他看到比特币白皮书时,一下子被点燃了,这是一个巨大的世界:“进大学之前你学的是代数或者算数,到了比特币的世界里,数学是另外一种东西,而且是有巨大意义的东西。”

彼时,尽管他对这种巨大意义具体指什么还模模糊糊,但这一天赋般的直觉,足够让他兴奋不已。

之后,他找来了很多国外的文章和书籍,翻译,传播。由比特币白皮书启蒙,开始了自己的探索之路。

除了信息上的输入,他也发现了比特币在生活上的落地便利。“我第一个感受就是汇款方便了。”

此前,他给海外的朋友汇款,除了有5万美元外汇限制,其中繁琐的程序也让他伤透脑筋。汇款时,要填写的表格非常多,最要命的是,钱打出去,处于失联状态,你不知道钱什么时候会到,对方也不知道你的钱在哪里,更加不知道中间会扣多少手续费。

“中美之间的信息互通是以毫秒来计算,但是资金的互通却是以天来计算。”龚鸣说,信息互联网和价值互联网之间存在巨大效率差异。但当他第一次把比特币打给一个美国朋友时,真切的意识到,这就代表未来。“非常快,而且方便。那种感觉跟第一次发电子邮件一样兴奋。”

银行

人生最大的机遇是遇到数字货币

就这样,他遇到了数字货币,也迎来了人生最大的机遇。

此后,他活跃在杭州和上海的圈子里,组织了很多志愿者,翻译了很多文章。也在巴比特开专栏,做中外区块链知识传播桥梁,自己也开始着手准备一个数字货币资产存管平台。

龚鸣回忆,早期的圈子很小,杭州和上海的常常来回活动,全部人数凑在一起,差不多两桌能坐满。

在巴比特网站上,他找到了国内最早期的比特币和区块链的爱好者,他们一起翻译文章,一起探讨技术。2013年前后,他出版了《数字货币》《区块链-新经济蓝图》等作品,逐渐形成了自己在这个领域里的底层系统思维。

慢慢的,这个圈子里的人物个性也与地域文化产生了一些联系。有人总结出了“币圈四大帮派”:皇城脚下的京派、东亚中心的海派、烟雨江南的杭派、以及改革前沿的鹏派。

“北京的人喜欢闷头赚大钱,不太对外公开说话,而杭州和上海的,坐而论道的多一些。”早年在一起吃饭聊天,聚会的人,如今有些已经退出圈子,有些已经成为一方诸侯。

在你发现人生最大的机遇来临之前,过去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在为这个机会做准备。“我学习数学专业、我做过的互联网金融、乃至我自己喜欢的音乐和绘画都是为这件事在做准备。”龚鸣说。

图5

至暗时刻:投资人撤资,公司关闭

但是,当人生机遇大门打开之时,可能也是挑战和压力降临之时。 2013年,比特币一度从1200元涨至约8000元。但当年末,五部委联合下发《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说明:“虽然比特币被称为货币,但由于其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从性质上看,比特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该通知无疑给了当时“如日中天”的比特币当头一棒,在中国市场上的价格急剧缩水35%。再加上美国等也陆续开始对比特币交易平台采取注册备案等措施,整个2014年,比特币价格大跌了80%。

墙倒舆论推。伴随价格下跌的是更大的负面浪潮:“投机比特币就是一个骗人的击鼓传花的游戏”,上海律师协会信息网络与高新技术业务委员会主任商建刚长期关注比特币,他直言不讳地表示,“比特币原是黑客间用于交换的虚拟物品,被投资客看中后作为炒作工具,然后一批不了解原理、没有风险承受能力的老百姓被忽悠卷入。从技术上看,比特币存在系统性风险。”
这样的市场情绪也在龚鸣的公司里出现。

当时,他创立的数字货币存管公司的投资人是一个国内著名的VC,2015年6月,他被投资人告知:我们决定不再投资你。投资人断言:“数字货币更像一场骗局,就算不是的话,它在未来的10年内内都不会再起来。我跟全中国的很多VC都沟通过了,我们都不觉得这个东西在未来的时间都还有任何的投资价值。”投资人下了这个判断后,撤资离开,公司也被关闭。

“那是我创业时期最黑暗的时刻,有一大批人倒在了黎明前的黑暗,他们在黎明降临前的那一刻放弃了我。”龚鸣觉得,如果熬过去了,将有大把的赚钱的机会。

公司关闭3个月后,阳光从已关闭的门缝里透过来——2015年10月,行情开始回暖。

通过查看比特币过去5、6年的K线,龚鸣总结了一句话:“每一次当时被认为是灭顶之灾的暴跌都会被之后的行情所掩盖成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小波动。”

对于参与者,最关键的就是要有判断,到底是系统性问题,还是轻微的波动。对于参与其中的人和公司,最关键是要练就自己的“反脆弱力”,在低谷期扛得过,在高峰期守得住。“那些杀不死你的,最终会让你变得更强大。”

图4

BM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在行业的最早期,除了要看得准趋势,更应该看得懂人心。

暴走恭亲王一直把自己定位成区块链的布道者,总在以写文章、发表演讲、接受采访等方式出现在公众视野,也在以不同方式去聚集一帮志趣相投的人。

但在行业最早期,由于技术不完善,理念也在探索中,很多时候,讨论会变成争论,最开始的协同进步最终可能会南辕北辙。
撕逼、拉黑、踢出群、被封号,这些事情也时有发生,有些是恶意中伤,也有些是理念之争。

暴走遭受最大争议的当属推广BTS期间。

当时圈内有一波人被称为是“神教徒”,认为比特币坚不可摧,是一种完美的存在。
但龚鸣总会以技术发展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如果谁告诉我,这东西是世界唯一的真理了,是终极答案了,我是一定不会相信的。”

所以,当他提出比特币2.0时,就被人成为是“神教最大的叛徒。”当他去推广BTS时,也遭到了无数的攻击。
有一次,他计划在上海组织一场关于BTS的meet up。本想请来比特股的创始人、技术天才、运营白痴偏执狂又有些玻璃心的BM。

当他把所有资料都准备好,并已经对外宣传时,BM突然变了卦,还将BTS从总量有限变成了总量无限。这些原则性问题的改变,让龚鸣成为了一个“罪人”。“那会大家都认为BM是我请来的演员,认为我在利用BTS割韭菜。其实,是BM的行踪不定,你根本没办法摸到他出牌的逻辑。我承认BM是个技术上的天才,但他的情商极低,是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暴走4

数学是人类智慧的最大公约数 对区块链未来充满信心

过去几年,虽然跌跌撞撞,但龚鸣的所有工作几乎都在围绕着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在转。后来他创办了区块链铅笔和longharsh,以媒体的形式来参与和推动区块链知识的传播。

这位数学专业毕业的,办公室放着各种手办,灭霸、变形金刚和蜡笔小新的70后告诉我们,遇见数字货币是他这一生中最大的机遇。而这都得益于他对于数学的相信。

“数学是人类智慧的最大公约数,不管你来自哪个国家,哪个民族,何种肤色,1+1永远等于2,这是全世界的共识。全世界的人因为政治经济文化历史的差异不能达成共识的时候,数学可以,这是全世界最普遍的规律。”

而整个区块链都是以数学构架的基础建构起来的技术。有些货币是由黄金来背书,有些货币是以国家来背书。比特币背后的信用到底是什么?是数学。没有任何东西比用数学来背书更好了。“所以,我坚信比特币是最伟大的东西。因为他背后是数学算法。”

龚鸣的智识中,也早已把数学之美,区块链的未来,融入到自己的天性中。“目前这个阶段,看上去是熊市,但对于区块链的未来,我充满信心。”龚鸣说着不由得坐直了身子,普通人不需要去了解底层的技术逻辑,而应该更关注技术上的落地应用,区块链技术将来在物联网、医疗、社交等领域都将会有较大的应用,这些都是非常有魅力的事情,他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看到这一点。

“现代商业社会的三大基石:复式记账法、公司制度、保护私有财产的法律将会变成分布式记账技术、 自治公司和组织以及智能合约。”其中影响最的应该是公司制度的瓦解,迎来一个个体崛起的时代。

尽管区块链技术一直被认为是一种颠覆性的技术,但许多人还是仅仅将其视为一种技术上的变革,如果我们把视线投向更加深远的社会基础,也许真的能够意识到一场有史以来人类商业社会最大的变革正在拉开帷幕。

预告:

6月6日,巴比特将推出光之锥2.0人物访问系列二:2014年度作者昌用。

6月29—30日,我们在乌镇,在世界区块链大会现场,给年度作者颁奖,并将发布“光之锥再出发”巴比特原创作者激励计划,成立巴比特原创内容生态基金,下一个五年,与你一起寻找区块链的下一个想象。

点击此处,了解世界区块链大会(峰会)详情:http://8btc.com/topics/index.html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