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昌用五年币圈之旅:从BTC转向BCH,究竟发生了什么?

人的一生,关键的选择点可能只有几个。
这有限的几个节点组成了我们的一生。

2013年,巴比特启动“光之锥”开放原创计划,
数以百计的专栏作者汇聚于此,大咖共襄、百家争鸣。
自此,国内最富有生命力的区块链思想平台逐渐成长、沉淀。

光锥之内,就是命运。光锥之外,未来穿越而来。
遇见比特币,遇见区块链,可能是巴比特专栏作者们人生中最大的转折点。
5年过去,他们有的淡出圈子,有的成长为一方诸侯。
更多的,仍在这个新兴领域里,探索前行。
喧嚣亦或沉静,争鸣亦或共识,是为行业生态。

一个月前,我们开始了这次“拾光之旅”,访问了过去5年间最具有代表性的专栏作者。并记录下他们的区块链时刻,追溯5年间被改变的人生。

以此,向行业拓荒者致敬。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光之锥2.0人物访问系列二:2014年度作者昌用。

人物背景:

昌用,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最早呼吁“比特币是最好的货币”的学者之一。他由研究转向实践,从科普传播到深度参与,经历比特币分叉一波三折,果断清仓BTC,全力支持BCH,上演生死存亡100天。如今,已投身区块链创业。

他以文会友,在巴比特结识了众多好友,将巴比特作为自己持续记录思考成果的唯一地点。更是在2014年荣获巴比特“十大作者”称号,并受邀兼任巴比特论坛比特币主版版主。

WechatIMG1267

区块链现在有三个圈。第一个是2013年前后进场的币链老玩家,经验丰富;第二个是2017年入场的大资金、知名企业,代表是三点钟群,资源丰富,但入场晚了比较焦虑;第三个是资金盘,有些入场早有些入场晚,ICO火了之后,他们找到新商业模式。这三个圈子相对独立,话语体系、关注焦点、商业模式都有很大差别。

从时间上来看,昌用无疑属于第一个圈子,早在2013他就all in 比特币,并成为最早呼吁“比特币是最好的货币”的学者之一。但从经历来看,币圈的其他老人家们开矿池、办交易所、做钱包、众筹以太坊、搞公链、ico……昌用居然都没有参与,这5年他究竟在干吗?又在坚持着什么呢?

第一次转变
从学术研究到投资实践

加密货币一定会成为未来的主流,这就跟彩色电视取代黑白电视一样,好用的东西一定会取代不好用的东西。尽管目前虚拟货币品种繁多,但未来作为通用货币的只有一种就够了。

昌用是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接触比特币之前,在学校里做研究,深耕基础理论,后承担行政职务,却难以适应。就在这个时候,比特币出现了,让他看到了新的期待。

2013年比特币第一波牛市开始的时候,昌用在主流媒体上看到了比特币的报道,仅仅花了半个小时,他就被比特币的机制折服了,因为市场经济最核心的部分就是货币,这个新的货币系统在逻辑上竟然是可行的!昌用觉得这太重要了,当即决定投入进来。

111111111111111

ALL IN比特币,说服老婆给钱,却入场就被套

昌用是少有的一开始就all in的信仰者,那时候听老婆的,自己手头钱特别少,就说服老婆支持,结果刚一买就被套,后来也不好意思张口了,只好自己慢慢攒点私房钱。他笑称,在牛市顶部进去,捱过一个熊市也是应该的,学习了不少。

昌用说自己缺乏投资经验,但操作却很大胆,甚至20倍的杠杆都做过。现在大家公认做短线不如长期持有,做杠杆更是自己找死,昌用用自己的私房钱学到了这个道理。

777777777

结识宝二爷,入驻巴比特,成为比特币布道者

虽说出师不利,但凭借着多年经济学积淀,昌用开始用经济的视角去分析比特币。恰逢比特币屡创新高,各种媒体态度急转直下,开始从新奇报道转为批评攻击,尤其是将比特币与传销、庞氏骗局相提并论。昌用按耐不住写了第一篇关于比特币的文章《妖魔化比特币的后果》,被一些论坛和媒体转载,这让他在这个圈子有了一点知名度。

同一时间,宝二爷搞了个比特币全国行,到重庆这一站,昌用也报名参加了,并在那里认识了大熊。当时大熊还没毕业,在巴比特兼职做编辑,在聚会上听到昌用的见解非常独到,于是邀请他来巴比特开专栏,自此,昌用不再孤军奋战,算是正式进入了圈子。

昌用说他的阵地主要有两个,一是微博,而是巴比特专栏,可惜的是微博在今年2月份因为不可描述的原因被封了,巴比特也就成了保有他这些年思考的唯一地点。他在巴比特上的第一篇文章写于2014年3月14日,标题是《比特币是更好的货币吗?》,之后一直断断续续的更新,到今天总共发表了19篇文章。

比特币在当时是一个很新的东西,圈子里面多是从技术和投资的角度去认识比特币,但从经济角度去理解比特币的人几乎没有。所以昌用就把比特币是什么、价格在需求与供给方面是如何决定的、挖矿有哪些经济规律等问题一一列出来,结合自己的理解与分析,发表在巴比特上,基本完成了对比特币经济问题的一个较系统的研究。

33333333

兴奋的牛市,币圈花式购物,寻找自由快感

2013年年底,比特币涨到了8000元,许多人纷纷畅想比特币作为货币的美好未来,很多人开始了比特币支付领域的创业。币须网就是在这一时期诞生的,作为当年最大的比特币购物网站,曾被誉为币圈淘宝。同一时期,国内比特币支付的坚冰也终于被打破,金象网接受比特币支付。老猫和杜九一也做了一家名为菠萝集市的比特币购物网站。

昌用最先尝试的是菠萝集市,购买了老猫的渝之味零食,他最喜欢的是泡椒竹笋。后来,老猫去了云币当CEO,昌用就没有再买了。他还陆续用比特币买球衣、肥皂、漱口水……在金箍棒网订购Casio运动手表应巴比特之邀写了购物感受,还获得了免单机会。这些有趣的故事,详细的记录在他的巴比特专栏《我的比特币生活2014》的文章中。

除了购买,还有售卖。通过在巴比特上发表的文章获得比特币打赏收入就是其中一个途径,火星人最大方,给他打赏了1个比特币。更重要的是以文会友,昌用结识了非常多的圈内好友,包括做闪电矿机的廖翔、巴比特早期合伙人宋欢平,以及最早的币圈媒体之一壹比特的编辑V姐……

回顾过往,昌用说这是一段非常美好的令人怀念的时光。大家没有多少分歧,一门心思推广比特币的支付应用

66666666

痛苦的熊市,朋友纷纷出走,跌到不敢抄底

但好景不长,伴随着熊市的来临,整个币圈进入寒冬。15年春节是最寒冷的时候,币价跌到了900块钱,到 6、7月份的时候,一大批的企业撑不下去了,上文提到的比特币购物网站纷纷倒闭,很多老人都离开了圈子,包括宋欢平和V姐,当初和巴比特并驾齐驱的壹比特也倒在了这个冬天。

贪婪和恐惧是一对双生花,交替上场考验着人性。牛市转熊,比特币一天一个价。从4000元到2000元、从2000元到1500元的时候,昌用还顶着压力加仓,但当币价跌到900元的时候,昌用说他真的怕了,那时候有钱也不敢买。不过,也没有卖!

经历一番洗礼,币圈的故事才刚刚开始,最艰难的时候有很多朋友离开,所幸也有一些朋友一起坚持过来了。

第二次转变
从科普传播到深度参与

2016年7月,奋力扩容的Gavin黯然退出。突然感觉全世界安静了,太安静了!我毛骨悚然,开始反思这可怕的共识,才发现共识之下危及比特币命运的真相。

社区权利易主,区块被堵无解,信任由此瓦解

2015年底,比特币社区开始了扩容争论,昌用本没有在意。中本聪退出后Gavin继承了权利,而Gavin主导的扩容遭到了中国矿工的联合反对。昌用信任开发者,因此对中国矿工印象极差。

后来事态反转,Gavin的地位越来越边缘化,他公开支持自称 “中本聪”的澳大利亚企业家Craig Wright,却没有拿出证据,让社区彻底失去了信任。这一事件也成为导火索,使得Gavin退出,舆论一边倒地转向了现在的Bitcoin Core团队。

昌用本来也跟随币圈主流声音,直到2016年7月,一件事情让他突然警醒,那就是比特币交易已经堵了,而Core却没不为所动,放弃简单的区块扩容,坚持复杂而耗时的隔离见证和闪电网络。

昌用的脑海里不断回响着两个疑问:Core团队怎么会让比特币堵了呢?社区为什么没有反对的声音?

timg-6

反思扩容之争,转而支持吴忌寒,却不断失去朋友

带着疑问,昌用深入反思扩容之争,终将自己的思考整理成一篇题为《扩容之争与比特币的政治经济前景》的万字长文,在巴比特上发表。以此为转折点,他从一个科普者转变为一个参与者。

在昌用看来,一方面,走Core的路线,是把比特币做成了一个大的金融企业的结算网络,这与世界自由货币的初心背道而驰。另一方面,作为结算网络,比特币无法同中心化的结算网络竞争,它们只需稍加改进,就可以拥有更高的效率。

因此,昌用放弃Core团队,转而跟吴忌寒一起支持Bitcoin Unlimited(BU)团队。尽管他和吴忌寒素昧平生,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也未有往来,但是,做世界数字货币的共同理想让他们达成了统一战线。

“社区不能分裂,比特币不能分叉。”这是当时的主流声音,人们指责扩容派,认为他们在做一件分裂、甚至背叛的事情。

昌用却认为,从市场竞争的角度来讲,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应该有自己通过竞争解决分歧的路线。如果彼此无法说服,应当允许各自践行自己的目标,通过市场竞争判断谁是正确的。一方失败了,整个系统仍能保留下来。两个都成功了,皆大欢喜。勉强维持一条道路,一旦错了,全军覆没。

随着BCH的出现,分叉战一触即发。由于立场不和,昌用也和很多币圈的老友分道扬镳,这其中就包括前文提到的廖翔。昌用反思,其实失去的不仅是朋友,更是他自己的过去,虽然遗憾,但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因为他选择的是自己一直坚持的比特币,虽然现在叫做比特币现金(BCH)。

timg-8

分叉一波三折,果断清仓BTC,上演生死存亡100天

分岔路走得并不顺利,主张扩容的BU团队开发了一个复杂的版本,每次都需要投票,这使得整个系统太不稳定,再加上BU的技术力量不足,遭遇三次攻击,每次都有整个网络近一半的节点奔溃。昌用为此感到非常绝望,眼前似乎没有了可行的选择。

直到2017年7月,传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bitcoin ABC团队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开发出一个可行的简洁版本。坏消息是8月1日,Core就要将隔离验证这个重大修改进行升级用于主版本。一旦升级完成,会对今后的扩容之路产生难以预估的影响。这让扩容团队被迫选择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完成分叉。

时间紧,任务重,扩容派上演了生死存亡100天的故事,吴忌寒、杨海波、江卓尔、昌用等为代表的中国社区在其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BCH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分叉出来,没人挖矿怎么办?昌用遂提议杨海坡在他的微比特交易所先做BCH期货进行预售,有了价格就有收入预期,有了收入预期会有矿工挖矿,问题迎刃而解。

666666666666

就这样,一个非正统团队用两个月做出的早产儿,匆匆来到世上。它不是最好的方案,却成了扩容派的唯一选择。尽管扩容派多数人并不乐观,甚至有些悲怆,把BCH当做BTC的备胎。但昌用坚信,这才是正确的方向,并果断清仓BTC,全部投入BCH。

和昌用一起逆风行走的还有比特大陆、viabtc、莱比特等几家国内矿池。最初的两个月,大家都害怕更改中本聪确立的算法,BCH和BTC采用了相同的挖矿算法,这导致算力随两个比价的波动来回冲击两个链。作为小链的BCH出块时间大幅波动。为了稳定出块时间,这几家矿池不惜折损自己的利益,反向挖矿(在赚钱相对较少的链上挖矿),用信念支撑起来整个系统。

当然,违背经济利益的操作不是长久之计,不符合比特币设计初衷,大商家也不敢使用。昌用为此在矿工、开发者、社区之间紧急协调,这个充满生机的新社区竟很快达成了共识。从2017年10月初提出建议,到11月初,仅仅一个月时间,系统就完成了修改难度调整规则的硬分叉升级。BCH诞生百天后,这个孩子终于存活下来了。

第三次转变
从参与社区到自主创业

经过这么多年的积淀,我们既然已经有了这么强健的币,从而有了一个可以达成公信的链,我们明明可以在它上面做很多事情,为什么还要重新造轮子呢?为什么要摸着石头过河,而不用建好的大桥呢?

2017年大牛市启动,昌用迎来了第三次转变,他创业了。办论坛、做培训,昌用从自己熟悉的领域开始。想法和现实之间有很大差异,昌用坦言,也不知道是否又落入了一个大坑,至少目前,觉得应该从学校走出来,做更多事情。

在这个过程中,昌用也注意到了市场风向的转变,BTC和BCH丧失了先发优势,市场份额不断下降。比特币的货币属性似乎被日渐遗忘了,尤其是当以太坊、EOS相继出现后,人们将货币理想丢进地下室,盖上区块链1.0的印戳用以表明它的过时。但昌用说,他仍然坚持着自己最初的梦想,相信BCH会成为世界数字货币。只是,BCH必须学习竞争者的长处,实现快速迭代。

谈及未来,昌用想,既然有了耗费巨资却低负载运行的BCH,更应该好好利用它提供的币和链,用最少的精力、最少的时间、最少的资源,把更多的应用放上去,让区块链造福社会。大家都热心做新的公链,很少人愿意在现成的链上落地应用。他要做,虽然不一定会成功,但值得努力。

预告:

6月11日,巴比特将推出光之锥2.0人物访问系列三:2015年度作者韩锋。

6月29—30日,我们在乌镇,在世界区块链大会现场,给年度作者颁奖,并将发布“光之锥再出发”巴比特原创作者激励计划,成立巴比特原创内容生态基金,下一个五年,与你一起寻找区块链的下一个想象。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