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链圈子

视频|《8问》暴走恭亲王:杀不死你的,只会让你更强大


“我只是个布道者,这次参加EOS竞选,其实竞选成功不成功对我来说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当有这么多人和我站在一起的时候,其实我已经我很开心了。一个人的时候真的是很孤独,很多时候没有人相信你,所有的东西都要自己来决定,所有东西都要问你,任何一点点的失误都可能会被放大。你没有任何人可以去一同来作战,那时候是真的很累的”。

暴走恭亲王封面

暴走恭亲王,真名龚鸣,毕业于上海大学数学系。ICOAGE、区块链铅笔、EOS.CYBEX创始人。翻译和撰写过大量资料,著有《数字货币》《区块链-新经济蓝图》等作品。

以下问答内容为我们在不改变被访者原意的前提下,对文字进行了部分删减。

Q:我看到你微博简介上写着“热爱数学、电影和绘画……”,那你会不会画呢?

暴走恭亲王:会画,而且我画的应该还不错。很多人没看出来我微博头像贝恩是我画的。画画需要蛮多时间,所以现在画画的确是没有时间。

Q:那你还记得上一次画画是什么时候吗?

暴走恭亲王:在2013年,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待在家里,在翻译很多东西,也就顺便也画了一些画。

那时候币价正上涨,行业出了很多事情。对于未来,我也不是很清楚会有一个怎么样走向,所以那时候在家里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这个行业会有一些低谷,而比较明显的是2014年开初一直到2015年下半年,这可能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比较艰难的时期,也包括我。

Q:在链圈待了这么多年,对你来说有没有比较明显时间段的划分?

暴走恭亲王:没有太明显的阶段划分,这个行业里面经历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包括Mt·Gox的倒闭、比特币的大起大落,有些人赚钱了,有些人亏钱了,有些人痛恨数字货币,痛恨区块链,这都是我经常会碰到的。

我也被很多人骂过,但好在那些曾经骂过我的人,到现在基本上都知道曾经骂错了人。这个行业会有很多误解,也有很多心酸或者痛苦的事情,但是我觉得只要坚持下来坚持下来,结果会不糟。

Q:你有过至暗时刻吗?

暴走恭亲王:有,比特股那个时候。首先,我(和巨蟹)是比特股白皮书最早的翻译者,而且我没有拿过比特股一分钱,我做事情是因为自己看好这个事情。但当时有很多人认为比特股是我做的,BM是我请来的演员(到以太坊的时候也有人认为Vitailk是我请来的演员)。后来比特股有段时间价格跌下来,有很多人开始骂我,说是我坐庄收割之类的(后来表哥承认是他干的),包括南宫远专门写了篇文章骂我,后面他发文道歉,说他是乱说。

而且那个时候跟BM搞得很不开心,因为我们准备做一个很大的Meetup,印了很多的材料去讲BTS。当所有的材料都印好的时候,BM却改掉了所有的数据。这意味着我们所做的一切的东西全部毁掉,就那时候我是蛮伤心的,真是内忧外患。后面我离开了比特股社区,不太想参与任何这样的事情。

那个时候真的百口难辩,我就说让时间去洗刷这一切,时间会证明一切。我已经懒得讲任何话,什么都不要说。其实我自己受了很大的伤,那很多人还是认为很多事情是我干的。没什么好解释,时间会证明这一切。

所以我特别理解李笑来老师,我始终觉得大家对笑来老师有些误解,很多人认为笑来是一个比较喜欢夸张,或者哗众取宠,或者笑来是个大骗子。但我觉得笑来是个理想主义者,而且李笑来是个比较天真的,他的梦想很大,大到要改变世界。我很清楚,在很长很多时间,是笑来老师被别人骗了。

Q:那你怎么看待BM这个人?

暴走恭亲王:我承认BM是一个技术上的天才,但在情商上他是绝对为零或者负。好在EOS有Brendan,Brendan是一个非常聪明能干人。我个人参与EOS竞选是因为我们看到EOS相对来说生态发展的非常快非常大,当然这是大家共同协作的结果。

Q:你朋友圈有一句尼采的话,那些杀不死你的,只会让你更强大,为什么选择这一句?

暴走恭亲王:其实我觉得每一个在币圈待久了的人,迟早会有这种感觉。大家会经历过很多事情,有很多时候都会觉得快要死掉了。比如说2013年门头沟事件、很多交易所出事情、以太坊因为DAO的事情分叉……当时我也觉得有些快完蛋了。但你会发现很多事情特别是在数字货币行业,其实能起到一个反脆弱的作用,越是被敲打、越是被攻击,到后面会变得越强大、越坚强,这也是我对行业中最大的一个感悟。

Q:可以举例吗?

暴走恭亲王:到现在为止,我感慨最多的是2015年6月7月的时候,当时公司的投资人跟我说:我决定不再投资你这家公司了,数字货币更像一场骗局。而且就算不是的话,在未来的十年内都不会再起来,我跟全中国的很多VC都沟通过,我们都不觉得这个东西在未来的时间里还有任何的投资价值。

后面因为资金链的问题,公司关闭了。

你要记得那是2015年6月7月的时候,黎明前最后的一段时间。因为2015年10月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区块链就全部起来了,那时候是所有的人都在谈区块链这个概念。

其实有很大一批人倒在了黎明前的黑暗,但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变化,我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我想都没有想过要离开这个行业,或者是改做其他事情。所以我就写这句话,那些努力去消灭你,或者曾经差点消灭你的东西,都会让你变得更加强大。

Q:那现在你对这个整个行业怎么看?

暴走恭亲王:我很有信心啊,我觉得OK。经历这么多事情,我觉得未来还是会很美好。当然我们现在可能再次在进入一个整个衰退区,或者是低谷时期,或者说熊市场,但是没关系,大家前面20个月都经历过了,后面也都是能承受的吧。

暴走02

Q:你是70年代的人,70后吧?

暴走恭亲王:是,的确如此。

Q:那到现在的话,你会给自己前半部分的人生划分几个阶段?

暴走恭亲王:说实话我还没到划分到前半生的地步吧,我还不准备给我的前半生打个句号的人,我认为我的前半生应该还没结束。

如果非要划分阶段,最大的可能是碰到数字货币之前和碰到数字货币之后这两部分。对于我来说,碰到数字货币可能生命中最大的一次机会,所以我基本上All in到这件事情当中去了。每一种经历或者教训都是人生不可或缺的,在这之前我做了很多事情,仿佛都是在为这件事情做准备,包括绘画,现在我们网站设计就是我自己做的。

Q:那您在每次做选择的时候,你有没有一个底层的逻辑?或者你在做选择的时候,思维模型是什么?

暴走恭亲王:说实话,我没这么理性,很多时候其实就是这么一选,就这么一看。比如说会选数学系,因为是我爸要求的。当时我并没有觉得数学有这么好,后面读了数学系之后还是觉得数学是非常重要的。

到了看到比特币白皮书的时候,看到算法,才知道原来我学的数学是有用的。为什么我会相信区块链或比特币?很多人说比特币背后的信用到底是什么?我觉得没有任何东西比用数学背书来更好了。我当时之所以坚信比特币是最伟大的东西,能达成共识,就是因为他背后是数学算法。数学或者说数学算法是人类文明的最大公约数,所有的数学都是一样的,这是个无法牢不可破的共识,当如果全世界的人因为政治、经济、文化、历史不能达成共识的时候,我们在数学上是能达成共识的,而且没有一丝疑问。

Q:当初学数学是你爸让你的,如果让你自己选,你会怎么选?

暴走恭亲王:我也不太知道,我有想过学过文科。因为我高中时候我作文还不错,好像得过全国作文二等奖,还到天津去领奖。我比较喜欢文学,但学了数学,所以理性和感性我都会有。

暴走01

Q:你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开始在巴比特做专栏作者的?

暴走恭亲王:巴比特是最早的区块链论坛,早期国内还比较浮躁。我们看到国内很多人是集中在炒币或是挖矿方面,我觉得的海外这方面其实做了很多理论上的探索,以及应用上面的设想。我个人很有启发,写了很多东西,所以我就想通过一个地方去发表,巴比特是一个比较好的地方。

上海和杭州的人是坐而论道会比较久一点,北京那帮人是从来不说话的,他们只炒币。有时候我们还搞个聚个餐什么的,杭州人民还到上海这边来,是那时候整个杭州加上海所有的在一块讨论的,在基本上一两个桌子就坐满了。

Q:从接触到数字货币到现在的话,你对这个行业的认识有没有飞跃式的提高?

暴走恭亲王:其实我没有。因为我很早就看到本质是在哪里。在比特币的时候,我就觉得比特币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东西,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创举,它带给很多人完全不一样的思路去做事情。

但如果有个人告诉我,这个东西就到底了,不会再有超越这个的东西出现,这个东西是世界唯一的真理,是最终极的答案,我们不要去探索任何其他的。我是不相信这一点的,我个人是绝对不相信。

后面我写了很多帖子,说比特币会进一步发展,当时没有区块链的概念,我就说是比特币2.0,这个思想可以用在其它的领域。那时候我被骂惨了,到以太坊的时候被骂的更厉害。

后面有同志说离开比特币谈区块链是耍流氓,那么我后面就只能不停地耍流氓了,技术路线发展有不同的路径。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种投资的,投资最重要性就是风险控制,风险控制最简单的就是分散风险,所以对我来说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且我不相信技术会停滞不前,我觉得一切会往前发展。所以今天如果有人问我EOS会是终点吗?那当然不是,怎么可能会是终点。那DPOS是终点吗?当然不是。

对于未来,还有很长的道路需要去探索,而且会有很多演化的路径在前面。
所以对区块链的认识我一直是这样,没有出现180度的转弯的变化。

文|贾小别
视频|8问栏目组

【8问】参与方式
面向全球征集节目录制嘉宾,如果你身边有技术极客、投资大佬、区块链领域创业者……或你想毛遂自荐,欢迎与巴比特《8问》联系。
zui新的联系方式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