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人物

VDS背后的那个少年——何彬

大家聊起VDS一般都是在聊币价,可是就是有这么一个80末的大男孩,他一说起VDS就开启了疯狂聊技术的对话模式,他就是何彬。

大家聊起VDS一般都是在聊币价,可是就是有这么一个80末的大男孩,他一说起VDS就开启了疯狂聊技术的对话模式,他就是何彬。

VDS于2019年2月问世, 诞生两个月内VOLLAR的价格就一路飙升到15美元一枚,不过在10天内价格又开启了大跳水,在5月底一度降到了3美元一枚,同样从5月底开始就迎来了长达两个月,直到现在还没有结束的横盘。我们都知道,VDS爆火的时候是5月左右大幅上涨的时候,也是庄家和散户纷纷进场的时间节点。在这时,何彬这个从一开始就进场的技术大亨,就在这个圈子里显得尤其的耀眼。

何彬说过,他不懂市场不懂大盘,他会看的只有一个币在技术层面是否安全是否全面可靠。当他一看到VDS币,研究了其中的代码之后,就非常看好这个币的发展前景,当他真正认可一个币种的技术时候,就会把所有的精力和金钱投放在上面,不只是口头喊喊口号,而是真的踏踏实实在赚钱和维护VDS社区。

在研究到白皮书中VOLLAR的POW挖矿机制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超级主节点是VDS生态系统里重要,稀有,并且更容易获得VOLLAR的存在。这时,自己和旗下用户总共拥有全网五分之一超级主节点的草莓社区就惊艳的进入了我们的视线。

4J6vQPUlbwaLSyr71ho1jKbzYgIqwenVlogqxl8h.png

8月13日,草莓社区的创办人何彬先生接受了千里眼社区的独家专访,浅谈对于VDS技术层面的分析,以及他与加密数字货币的那些“爱恨情仇”

初和何彬这个站在VDS前端的少年接触的时候,他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高在上。相反,他更像是一个谦逊可爱的大男孩。不过看似害羞的他一提到VDS和超级主节点技术就变的侃侃而谈,瞬间变成一个话痨,更是在被问到他是不是就是传说的项目方的时候打趣地说到:“去中心化,人人都是项目方。”

以下是访谈部分(由千里眼编辑整理):

这个少年来自于江湖

千里眼:您可以谈谈您在加入币圈之前是做什么的么?

何彬:我早年在盛大和金山的西山居做过一段时间的专区运营,算是游戏圈出道的吧。后来离职后在家仔细钻研SEO方面的知识,在2016年准备完全之后自己创业开了一家自己的公司,做软件开发相关的工作,算是完完全全的靠技术吃饭吧。

千里眼:您是怎么接触币圈的呢?

何彬:2014年的时候,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我那时手头有很多的IDC资源,也就是在那段时间,我接触了快播的流量矿石和迅雷的水晶计划,当时觉得可以把我的闲置资源利用起来干一个可以撒手不管的项目作为副业,所以就开启了我接触加密数字货币的第一站。正式进入币圈是在2017年9月4日之前的一段时间,当时挖的第一个币种是门罗币。

千里眼:那您当时在挖币的同时会参与炒币么?

何彬:其实关于炒币我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些,毕竟在挖到了币之后要去交易所卖掉嘛,不过在炒币方面我真的是嫩的不能再嫩的韭菜了,那时对于各种政策和各种币币交易之间的价格并不是很了解,那个阶段我只是一个挖卖提的矿工。因为那时挖矿的成本太低了,所以就算是币价跌了也对我的收入没有很大的影响,无非是副业的收入降低了而已。

无论我们来自何方,出于怎样的一个环境,在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问世的那一刻,有一股代表着未来,财富和信仰的力量将我们聚在一起。早一些看到区块链未来和理解数字货币价值的人都得到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在这里我们依旧抱着最乐观的心态去遥望币圈更美好的愿景。

何彬和VDS那偶然却又必然的邂逅

千里眼:那么矿工出身的您又是怎么接触到VDS的呢?那时您就预见到VDS光明的前景了么?

何彬:我在2018年的时候和小伙伴一起搞了一个门罗币的小矿场,他强烈推荐我关注一下VDS,其实那个时候我也不是完全的看好这个币种,但是抱着随便挖挖玩的心态开电脑试着挖了一下。我现在都记得那天不到两个小时就爆了一个块出了500个Vollar,然后我直接就把这500个币挂出去给卖了,卖了1750人民币,当时就觉得这个币也太暴利了吧。其实早期的VDS并不稳定,经常挖到废块,我当时还把这个当成在网络上卖钱的项目来赚过钱呢。

千里眼:那么身为挖卖提的矿工,您是怎么想到要去搭建主节点的呢?

何彬:一开始挖矿确实非常容易就能牟利,但是在2019年3月中旬左右我发现有这么10个节点在短短的几天内就能拿走十几万个币,于是我开始把目光转移到了节点上,当时全网节点只有10-30个左右,我也不知道是属于谁的,不过这几十个超级主节点真的是薅走了非常多的Vollar。然后我就开启了我的搭建主节点生涯,其实搭建主节点非常的简单,但是难的是运行过程中的维护和对于出现各种问题的解决。搭建主节点的这段时间尤其是前期的时候我的确因为前期钱包的不稳定而遇到的非常多的问题,所有的解决方法都是我慢慢摸索出来的。

千里眼:所以您都是孤军奋战一个人摸索出来的经验么?还是那时有很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实践的?

何彬:早期的时候有很多人和我一起交流经验的,比如领跑者的艾森,还有做Linux派的哥布林。不过因为前期我和艾森都是Windows派的,所以交流会比较多,不过现在因为我们节点数量多起来了,所以都往Linux转了,不过Linux对技术的要求特别高,不像Windows都是图形化桌面,更容易被使用。

VDS既是可以用劳动来换取金钱的工具,也是最关于社区普及度和财富的信仰。和VDS相遇之后的5个多月来,每个人都经历了对于币圈认真的探究,对于VOLLAR价值的评估和对未来的展望。有的人遇见VDS是被推荐,有的人遇见VDS是通过自己的挖掘和探索,不过无论我们是以怎样的身份留在VDS圈子里的,其实都是少不了在坚持信仰的基础下下为VDS生态圈贡献自己的力量。

人生就是选择一条对的道路,然后走到底

千里眼:您能和我们说一下关于您机房的事情么?比如您机房的数量,都分布在什么地方?

何彬:我一手的机房资源在山东的潍坊有两个机房,青岛一个,济南一个,福州三个。当然如果有客户有需求的话我也可以和IDC圈子里的的互推,这样如果是互推的话我全国的资源都有,我推荐给客户的肯定都是同样值得信赖的机房。

千里眼:请您说一下对于最近新出的VDS挖矿机制的看法。

何彬:说实话,我太没注意这些,反正我也不是做市场的料, 感觉就算我关注了也没什么用。我能做的只有脚踏实地的做技术,我最近一直在忙着做节点技术支持,还有我5月份推出的诺亚方舟计划,这个计划是一个超级节点池,可以让大家一起抱团做节点。这样我以后工作的重心还是会放在技术层面上,接下来我还会基于VDS开发一些新的东西出来,不过这些机会都需要等项目方做好底层优化之后才能真正的落实和实施。

千里眼:您对VDS的未来有什么看法么?

何彬:我从技术的层面是非常看好这个项目的。当然我知道现在市面上很多人都在吐槽VDS在技术层面有很多的问题,但是在我这里看来那些吐槽的大部分人都是节点经常出问题但是不知道怎么解决的人。实际上大部分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的本身的节点服务器的环境问题造成的。准确来看从项目方每次的项目更新都能看出项目方是在做事的,至少目前为止从来没见过技术大咖说VDS的技术不好的。

千里眼:那么您要不要对千里眼和您的粉丝们给出关于VDS的建议呢?

何彬:虽然现在币价的确在一个低点,但是我建议大家不要慌,我们最好把手里的币拿稳,佛系持币。由于我接触这个圈子算是比较早的了,技术方面的行业敏感度还是有一些的,市面上的那些币我多多少少都是研究过了的,我可以很负责的说VDS在技术层面是有非常好的前景的,而且其背后的技术团队也是在用心维护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在行业内存在很久的币,未来也会变的越来越好,再说了,如果我不认可这个币的话我肯定也不会把我的时间和投入都放到这个里面了。

千里眼社区致力打造VDS最大的信息资讯类社区。我们将每日为您提供VDS的最新动态和资讯,为您深度解析项目逻辑并解决使用问题。我们还将为您提供VDS最新市场行情的专业剖析,助您实时掌握VDS未来发展趋势,紧握财富脉搏和机遇。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