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链八卦

公链泡沫期,为什么还要搭建DApp生态?

那些被包装得光鲜亮丽的项目,能不能达到白皮书预期,在公链主网上线后,已经初见端倪。

23534edd13294511a1c3a2a9696bebe5

撰写白皮书易,落地技术难。

去年下半年开始,不少明星公链相继迎来主网上线,但无论是曾万众瞩目的 EOS,还是裹挟着争议狂奔前行的波场,或者另一批公链:公信宝、NEO、星云链、IOST……到了今年,这些公链都显得格外“低调”。

尤其是进入 2019 年,随着新一代公链概念面世,人们的目光开始从 EOS、波场等项目,转向 Cosmos、波卡、Algorand、Nervos、Dfinity 等一批“出身”更为耀眼的公链,跨链、PoS、Web3 成为人们追逐的新热点。

那些曾汇聚了镁光灯的项目,似乎一夜之间,失去了光芒。

只有等到热潮散去、泡沫破灭,才知道谁在弄潮,谁在裸泳。

文 / 31QU 灵芝

公链:从空中楼阁到实体落地

公链的主网上线,意味着当初白皮书的设想开始进入化虚为实的阶段,技术落地成为检验公链成败的标准,基于公链开发的 DApp 数量和质量作为落地的重要指标。

据 dappreview 此前公布的 2019 年上半年数据报告,在其统计的公链中,上半年 DApp 总数近 3000 个,新增 DApp 数量达 1114 个,半年总交易额达 111 亿美元,总体发展良好。

从公链数据来看,具体而言,凭借先发优势的以太坊,无论是 DApp 总数,还是活跃 DApp 数量指标,均遥遥领先,而在新增 DApp 数量和活跃用户数方面,EOS 则表现优异,以太坊和波场公链不分伯仲,紧随其后。

今年以来,陆续被各大 DApp 数据统计网站纳入考量的,还有今年 2 月主网上线的 IOST,以及更早些时候的 Nebulas(星云链)、Ontology(本体)、NEO 等,值得注意的是,这部分公链,似乎都并没有延续去年下半年,波场和 EOS 主网上线后引发的 DApp 狂潮。

“你觉得自 2017 年年底项目面世、今年 2 月主网上线以来,IOST 的进展如何?它期望留给人们的印象是怎样的?”

当问题被抛给 IOST 联合创始人 Ray Xiao 时,他先反问了 31QU 的看法,在得到回答后,他才有条不紊地答道:“首先,IOST 的团队背景可以说是相对正统的,其次,公链发展到这个时候,已经到了用产品说话的阶段;我们与高调宣传的波场不同,IOST 相对低调的做法,并不是说团队没有做事,我们拉长战线,做好了长期的储备。”

Ray Xiao 的说法,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与 IOST 同期推出的公链普遍现状:早年大多有知名高校背景加持、知名投资基金背书,看似前途光明,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的关注点已经从这些光鲜的背景,转向了落地应用。

行业不断涌现新秀,人们的目光被更有噱头的公链团队攫取,对这一时期的公链玩家来说,如何突出重围成了重要课题,而搭建公链 DApp 生态,又是重要的一环。

高性价比

据 31QU 了解,被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的加密货币熊市波及的 DApp,不在少数,而众多开发团队也因入不敷出,不得不暂时离开链游赛道,此前声称着要进军区块链的大公司,很多也都急流勇退了。

对于链游团队能否通过 DApp 赚钱的问题,IOST 市场负责人 MBJ 认为不能一概而论,“具体有多少比例的团队盈利了,我们没做调研,但根据我们接触的情况,确实有团队通过 DApp 赚到了不少钱。”

“有时我们也挺奇怪,有的链游,比如之前的 IOSTPlay,它们预售的各种皮肤、小道具,就是会有用户买单,这样的情况下,团队就能通过出售 NFT 资产获利。相对来说,类似跳一跳这样的小型休闲游戏,团队赚的可能就少一些。”

他告诉 31QU,“有的链游可能在 2~3 周内是赚钱的,但如果拉长周期,看起来又不是非常赚钱,这样的情况也是存在的。”

517c34861a7448a8a6e10082afbe386d

“另一方面,部分 DApp 团队用于促活的开支,公链会提供很大一部分经费”,也就是说,这部分开支团队是可以省掉的,他认为,决定团队能否赚到钱,最终还是“归结于游戏是否好玩”。

“如果是被确认为 IOST 扶持的项目,我们会协助运营、策划市场活动、找宣发媒体,帮做社群、社区的导流等等。”他告诉 31QU,目前 IOST 团队也会深度参与部分 DApp 项目。

“一些好的项目想部署到 IOST,官方可以提供技术支持,比如协助修改智能合约等,有必要的还可以面对面探讨;有时团队也会给 DApp 团队提供部分抵押的资源,甚至一些运营方面的支持,IOST 本身有媒体资源,可以提供 DApp 宣发支持,甚至提供广告位等。”

对公链团队来说,这部分投入并不会带来短期收益。

“为什么公链还愿意投入资源支持 DApp?主要是因为当前公链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公链需要用户,团队需要扶持开发者,甚至用户。”他补充说,“我们希望玩家先成为区块链用户,然后再成为 IOST 的用户。”

为了繁荣 DApp 生态,各大公链不得不各出奇招。据了解,包括波场、星云链等在内的公链都举办过类似的开发者大赛,也涌现了不少优秀 DApp 项目和开发者。

“性价比可能是 IOST 着重考量的点。”MBJ 告诉 31QU,有的公链会花费几百、上千万举办一些黑客马拉松活动,现阶段来看,他们会觉得性价比较低。

“即便是非常好的概念,但如果出来的产品,没有相应的资源可以落地,甚至做不了用户增长,这类项目对公链来说,也只是赚吆喝,对生态没有实际意义的推进,我们尽量避免这样的情况。”

IOST 的公链征途

事实上,IOST 并非一个新的公链项目。

早在 2017 年 12 月,这个号称史上阵容最强大的 ICO 项目 IOST,就开启了众筹之路。白皮书中不仅有 DFund、LinkVC、节点资本等区块链基金的背书,真格基金、经纬中国、红杉资本等传统基金身影也赫然在列。

亮眼的技术和高校背景让 IOST 团队成功筹集了数十亿资金,一时间,风光无两。

去年 3 月,IOST 被媒体质疑可能为另一创业项目“多拉打印”的融资马甲,高榕资本、徐小平等投资人、机构也被裹挟其中,不过,舆论的质疑,并未让 IOST 退场。

今年 2 月 25 日,IOST 宣布主网 Olympus v1.0 成功上线,时间早于原定计划 6 个月,至此,这个致力于提供高 TPS 的底层区块链项目,开始进入新的阶段。

无论是哪一条公链,在主网上线后,基本上都围绕着技术落地展开,2B 是很重要的一个方向。据了解,今年以来,IOST 披露的 2B 端合作,就包括了无人机企业亿航(EHang)、格林欧洲艺术会客厅、公益潮牌 Mantra 等,做商品信息的上链和溯源。

另一方面,据官方披露,IOST 在去年 6 月成立了一支 5000 万美金的基金 BlueHill,专投 IOST 合作项目、DApp 孵化和区块链技术创新,其中就包括曾推出了多款博彩游戏的 Endless Game 团队。

“我们曾在社区做过小范围的用户问卷,发现目前 IOST 的很多用户是来自三四线的南方城市,他们的年龄很多在 25~30、35~45 岁,其中 60~70% 是男性,他们对一些休闲性、具有 80、90 后回忆性质的游戏还是蛮契合的。 ”MBJ 表示,这也是 IOST 会更多与一些成熟的传统游戏方合作的原因。

对于很多 2017 年、2018 年筹集了巨额资金的公链来说,如今已经到了要交出阶段性答卷的时候。

至于那些被包装得光鲜亮丽的项目,能不能达到白皮书预期,在公链主网上线后,已经初见端倪。

而从当前的情况来看,很多当初高喊着超越比特币、赶超以太坊的公链们,大多没有达成所愿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