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链八卦

辉山或15亿卖身 曾向诺亚“骗”5亿 受害者能讨回钱了?

现在看来,对当初被“应收账款”欺骗、已经等待了三年的诺亚投资者来说,拿到钱似乎依然遥遥无期。

1408048e6a1244b0a8fe3893cd95f040.jpeg

被浑水做空、欠下几百亿外债而破产重组的辉山乳业似乎迎来了转机。

8月14日,界面新闻发表文章称,在经历两年的动荡之后,中国辉山乳业控股有点公司(下称辉山乳业)或将被伊利以15亿元的资金收购。伊利将成为重组方,接手整个辉山,包含其欠下的巨额债务。

据界面报道,伊利拟投资15亿获得新辉山公司67%的股权,新公司股东包括内蒙古优然牧业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其他战略合作伙伴。

这意味着,辉山乳业在经历了长达两年的重组之后迎来的新的转机。此前的2016年12月,美国做空机构浑水公司接连发布了两份做空报告,称辉山乳业从2014年开始涉嫌财务造假,并给出了价值为零的结论。2017年3月,辉山乳业股价崩盘陷入债务危机,此后开始破产重组。

值得一提的是,在辉山乳业高达400亿的对外债务中,有一部分涉及到了知名资产管理公司——诺亚财富,甚至涉嫌诈骗。

2016年3月,诺亚财富旗下全资子公司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歌斐资产)成立两款基金——歌斐创世优选一/二号基金。据基金宣传资料及合同,该投资基金标的为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沈阳)有限公司(下称“辉山集团”)的应收账款债权。基金募集总金额5亿人民币,投资周期为一年,共有225名投资人参与投资。

但是,随着辉山乳业债务危机、歌斐资产宣布基金爆雷,投资者们发现该基金合同中的标的“应收账款债权”实为辉山集团对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下称“辉山中国”)的借款债权,而二者都是辉山乳业的控股子公司,为关联公司。

此后投资者们开始了漫长的维权之路。

2018年7月,中国证监会江苏证监局对歌斐资产出具了警示函,理由为其在基金合同中将借款债权披露为应收账款债权,未履行诚实信用义务;在尽职调查中未履行勤勉义务。

处罚只针对歌斐资产,但是在将“借款”模糊为“应收账款”的过程中,辉山乳业扮演了什么角色,外人不得而知。

2018年12月,投资者们第二次前往辉山乳业总部,与公司实际控制人杨凯沟通债权偿还问题。

当时杨凯表示,已经把购买了诺亚基金的200余位投资人列为了敏感投资人,只要重组方案通过,辉山乳业重新运营,这些投资人就能第一顺序获得偿还。

如今辉山乳业迎来伊利收购的转机,按照承诺,这批投资人会被第一顺序清偿。但是,据上述投资者称,他们在几次与辉山乳业和诺亚的交涉中获知,辉山乳业的债权人总计近2000名,包括金融债权、经营类债权、和职工债权等。关于清偿方案辉山与各个债权人始终无法达成一致,这也是此前重组阻力重重的原因。另一方面虽然杨凯承诺已经把这批投资人列为敏感投资人,但是其也曾直言“辉山欠的是诺亚的钱,而不是直接欠你们的”。所以,诺亚是哪个类型的债权人、清偿顺序是怎样的,对这批投资者来说至关重要。

一位此前曾协助维权的知情人士告诉市界,他们目前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偿还,而且无论是辉山还是诺亚,都没有告诉他们关于重组的准确消息和清偿的确切时间。

另一方面,根据港交所公告,若截至2019年11月15日,仍未接获辉山乳业可行的复牌建议,该公司上市地位将予以取消。

伊利方面就此事回复媒体称,“此次伊利股份受邀参加辉山乳业重组竞标,项目还在商谈中,还存在不确定性,无可披露信息,如有实质性进展,公司会发布公告。”

现在看来,对当初被“应收账款”欺骗、已经等待了三年的诺亚投资者来说,拿到钱似乎依然遥遥无期。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