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链上治理的集体行为问题:权力如何分配?我们为何需要链下治理?

“链上治理不是民主,而是专制暴政。”

链上治理的支持者称赞这种模式的有效决策性和快速执行性。链上模型的反对者则认为,它剥夺了节点运营者的权利,从而消除了进行分支协议更新所需的鉴别能力。支持者回应称:

“利益相关者有一个非常明确和广泛的动机去做对网络有利的事情”

“利益相关者激励政策增加了现有代币持有的价值,这使得他们有责任为平台尽其所能”

 

谁是利益相关者?

 

虽然利益相关者在区块链中包含了无数不同的利益集团,但他们可以大致分为四类:开发者,矿工,用户和代币持有人。

开发人员是编写软件使节点可以用于彼此沟通的人。可以存在多个独立的团队致力于软件的不同执行。他们受益于:

1.社会的认可;

2.建立软件未来发展方向的合法性;

3.增加现有代币持有的价值。

节点运营者(或者矿工)是运行完整节点的人。他们将交易与作为一部分生产量集合的交易费用捆绑在一起。他们的主要收入源于区块链的成功和效率。他们受益于:

1.预期的未来区块奖励;

2.预计未来交易费用;

3.增加现有代币持有的价值。

用户是在分布式的应用程序平台中获得效能体验的人。他们在平台上交易和交换商品及服务。他们的利益取决于他们对平台本身的使用。他们受益于:

1.新增的功能;

2.更快的交易速度;

3.影响现有代币持有的价值。

代币持有者是在区块链上拥有大量代币的人。他们将代币出售给用户,然后用户将这些代币用于购买平台上的商品和服务。在Proof-of-Stake(PoS)系统中,代币持有者也可以购买代币作为价值存储(我之后将解释为什么这很重要)。他们受益于:

1.权益加权投票系统;

2.增加他们在区块链上的利益;

3.增加现有代币持有的价值。

所以这就是问题所在。确实,上面定义的所有利益相关者都受益于影响现有代币持有的价值。但是对于每个群体来说,影响代币的价值只占他们所有的网络整体激励的1/3。这意味着错误地假设所有利益相关者想要增加代币价值的内容暗示着:1)这是他们在整个网络中的最高优先级目的;2)在利益相关者必须在代币价值或其他利益之间做出选择的情况下,代币价值永远是最重要的。

这种有缺陷的逻辑导致的结果是,作出了关于利益相关者的唯一目的是代币价值的这种假设。总结起来这个谬论的意思是:

使用区块链网络的人,当且仅当其唯一优先事项是增加现有代币持有的价值时,才被视为利益相关者。

 

链上治理的权力分配

 

理想情况下,四个利益团体的人口分布类似于金字塔。开发者是其中占比最小的利益团体,节点运营者次之,依此类推。但在链下治理中,每个利益集团都获得了同等的权力。

在链下治理中,模型中权力的均等分配使得每个群体的不同利益和激励模式之间存在对立关系。当每个群体获得均等的权力分配时,它确保了一个群体不会受到另一个群体的支配。在不同利益之间保持权力平衡使得每个人都能享有决策权。

链上治理的集体行为问题:权力如何分配?我们为何需要链下治理?

人口分布与链下治理中的权力分配

在均等分布的系统中,与其他团体相比,代币持有者对网络的方向具有与别人等同的影响力。然而在权益加权系统中,权力会向代币持有者倾斜;代币持有者中出现了一些寡头垄断,大部分财富由一小部分参与者持有。例如,1.6%的EOS持有者拥有90%的代币。如果投票系统基于权益占比,那么只要有1.6%的参与者可以为所欲为。

通过这种方式,链上治理将金字塔结构恢复为一种权力分配制。虽然有些人可能既是代币持有者又是用户,或者即使大多数用户都是代币持有者,但参与权益加权投票的链上模型也不公平地将权力偏向代币持有者。即使在财富分布均等的网络中,该系统也能为用户授权,并在很大程度上剥夺了在区块链环境中发挥关键作用的节点运营者和开发者的权利。

链上治理的集体行为问题:权力如何分配?我们为何需要链下治理?

在链上治理的权力分配中不均衡的财富传递与均衡的财富传递

 

为什么区块链社区应当对此引起关注

 

假设一个链上实体被非法入侵,并从智能合约中盗取了4000万美元。面前有一个提议,即可以创建一种不合常规的转变状态,使得被盗代币归能够物归原主。然而不幸的是,当前代币持有者中的寡头所拥有的权力要大过那些想要返还被盗代币的人。因此,这些寡头不会投票返还被盗代币以及释放其在区块链上的强大力量。拥有少数权益的大多数用户将无法恢复丢失的代币,而“代币巨鲸”们将继续持有多数权益。得到的结果将会是,被剥夺权利的用户可能会选择放弃这个网络。

继续按照这个示例想象一下,同样有4000万美元是通过开发人员投资的一份被非法入侵的智能合约而被盗取的。在这种情况下,这个空间中没有代币巨鲸的存在。面前同样有一个提议,用于创建不合常规的转变状态,使得被盗代币归能够物归原主。然而依旧不幸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发人员不会持有大量权益来投票支持这项提议,并且大多数用户也没有动机去投票支持这项提议,因为他们自己的代币并没有被盗。

这是链上治理的争议中存在的主要谬论。它未能认识到利益相关者之间的这些固有问题。在政治上,我们将此称为集体行为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就整体而言,替代方案对整个团体都更有利,但个人依旧会做出最适合其自身利益的选择。与每个人都在支持公共利益方面进行合作相比,如果每个人都只维护一己私利,结果通常会更糟。

现在,如果这个提议是在链下模型中提出的,代币巨鲸即使存在,也无法控制治理模型的方向。在黑客入侵之后,大多数用户都会提出改变链的方向,整个过程将更加民主。在第二个示例中,开发人员将作为平等的利益相关者对用户行使权力,而不是作为链上投票中的少数利益相关者对提议进行投票。没有一个团体会认为有必要规避正式的立法程序,因为每个声音都需要被公平地听到。

链上治理的集体行为问题:权力如何分配?我们为何需要链下治理?

 

为什么要进行链下治理?

 

一旦任何单个提案满足投票门槛,链上治理就会自动更新。这必然意味着节点运营者决定是否安装这项更新的能力已经被削弱。如果财富分配不均,而这些代币巨鲸统治着网络空间,这也必然意味着用户和节点运营者的权力都被剥夺了。

如前文所述,节点运营者有意识地决定是否设置硬分叉,以此提供在不同利益群体之间造成对立关系所需的力量平衡。如果节点运营商者和用户遵循链上流程,他们自然会被剥夺权利,但更重要的是,他们越来越不愿意拒绝硬分叉更新。最为重要的是,弗拉德·扎姆菲尔(Vlad Zamfir)指出,链上投票并不抵制女巫(Sybil-resistant)。通过扩展,任何全节点参与者都将被剥夺在一个早已对他们不利的模型中进行适度参与的机会。

在链下治理中:也确实如此。一个群体确实有可能统治另一群体。确实存在集体行动问题。财富也确实可能分配不均。区别在于,链下的50%+1并不会构成在链上时所发生的革命。

在链下,开发人员能够表达对平台方向的希望,并且至少在区块链平台的早期阶段,通常会在协议硬分叉更新的开发中发挥重要作用。节点运营者特能够进行讨论并表达他们对更新的关注,并最终通过选择更新或者不更新协议来做出最终决定。用户和代币持有者能够进行投票表决,每时每刻都能在做出有意识的决定以继续参与并投资该平台。

他们的派系身份彼此独立。对平台的期望是一条双向的道路:开发人员、节点运营者、用户和代币持有者期望区块链之外的不同事物,而平台作为一个有机体,也期望彼此之间有所不同。这种社会等级制度提供了可供蓬勃发展的生态系统。

这些是人为问题,不是区块链问题也不是加密货币问题。两种治理模式都可归因于这些类型的集体行为问题。区别在于,链下治理比链上模型更灵活地提供了适应和进行更改的灵活性,以消除集体行为问题。

 

结论

 

至此,很明显在许多潜在的管理问题上,开发人员、矿工、用户和代币持有者之间的激励机制是相互垂直的。因此,作为利益团体,这四个子团体将会为利益相关者面临的每个问题提供相互矛盾的解决方案。

Zamfir就这一话题发表了严厉的声明:

参与者的信息和动机限制了他们的参与,因此他们需要在底层文化背景以及他们个人背景下进行理解。参与者的信息和动机可以随时间而变化,但是这些东西并不会立即发生改变,也不会独立于彼此的动机和知识状态而变化。改变事物治理方式的过程并不是魔术,在我们看来,这也是一种人性化的选择。

成功的治理模型将具有足够的通用性,足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改变和进行调整。所有章程都应被视为具有成长能力的动态文件。在区块链中,结果是一个不完善的系统。但是,它通过允许每个派系之间存在对立关系来使整个平台达到平衡,这也使得对少数派的专政几乎不可能发生。链上治理不是民主,而是专制暴政。

The Collective Action Problem of On-Chain Governance

本文由财经网链上财经编译自Medium,不代表财经网·链上财经立场。

作者:Mallika Parlikar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parlikarmallika/the-collective-action-problem-of-on-chain-governance-faf560106ac5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