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全球6座“区块链智慧城市”已现雏形:中国占2,谁将代表未来方向

“未来之城”将会是怎样的?以区块链为依托的“未来之城”,听来颇为科幻和遥远,但却正逐渐演变为现实。

“未来之城”将会是怎样的?

是《明日世界》中高楼林立、拥有立体交通网的先进城市;《银翼杀手》中色彩鲜明、霓虹闪烁的“赛博朋克”城;《星际穿越》中的五维空间;还是《流浪地球》中的地下城……

过去的影视、书籍中不乏对未来城市的构想,而它们未曾描绘过的是一种构筑于区块链之上的城市形态。

教育、医疗、交通,乃至政务都可以通过一套网络系统连接;公民坐在家里就可以进行报税、参与公共事务的投票;公民在参与纳税、民意调查、协助政府运作等活动后,可取得一定代币,其后可凭代币兑换相应的奖励……

这一以区块链为依托的“未来之城”,听来颇为科幻和遥远,但却正逐渐演变为现实。

“区块链智能城”正在我们身边“拔地而起”:中国有杭州聚能城、雄安新区;韩国有“区块链首尔城”;瑞士有“加密谷”楚格;爱沙尼亚和圣马力诺等国家也在纷纷构筑自身的区块链体系。

全球6座“区块链智慧城市”已现雏形:中国占2,谁将代表未来方向

互链脉搏统计以上样本,并将之归于“区块链智能城”类别,主要基于几点特性:

首先,这几个城市(区域、国家)数据的存储和流转是基于其自身的区块链网络;

其次,区块链系统的构建、城市(区域、国家)区块链的发展是基于自身的驱动力,而非仅依靠引进外部机构、企业来推动区块链发展;

最后,互链脉搏所划分的“区块链智能城”不仅指代地理意义上的城市,还包括了区域、国家。

基于以上几点特征,雄安、首尔、爱沙尼亚等六个地方,根据自身的发展环境,形成了各自不同的发展路径,并呈现了“区块链智能城”以及未来城市发展的几种可能。

 

亚洲:中韩两国展开“区块链智能城”竞速赛

 

中国杭州——万向创新聚能城

据互链脉搏统计,以区块链为依托的“未来之城”主要分布在亚欧两大洲,亚洲地区则主要位于中国和韩国。

互链脉搏首先关注到的是中国,近期在“区块链城市计划”方面有相应动作的是位于杭州萧山的万向聚能城。

在9月17日举行的第五届区块链全球峰会上,万向创新聚能城首席创新官王允臻介绍了万向创新城的规划。互链脉搏作为特邀媒体参与了此次大会,并了解到聚能城的相关信息。

据王允臻介绍,万向创新聚能城是2016年9月时,万向集团宣布投资2000亿元计划建设的以区块链为技术驱动的智慧城镇。创新聚能城共覆盖2700英亩,位于杭州大湾区,背靠钱塘江,是与陆家嘴相似的大型城市项目。

就在今年2月份,万向聚能城第一期项目正式开工。

互链脉搏观察已披露的信息,以区块链为技术驱动的万向创新聚能城,主要是使区块链赋能于项目建设的两个方面:一是,对于人与人之间利益的协调;二是,对于产业之间的数据链接。

在协调利益方面,创新聚能城指出,由于居民和参观者对城市的贡献有差异,为使不同利益方的利益得以协调,将整合区块链技术的逻辑与经济逻辑,形成代币经济。并通过这一逻辑打造新的业务模式:当走进一座城市时,可通过利益整合的区块链平台,了解个人的行为、需求,以及商业实体的利益,政府利益等。

在链接数据方面,万向将在智能制造、智能建筑、智能交通等方面运用区块链,促进城市联动。

例如,在智能制造方面,由于万向集团原就有电池相关业务,他们了解到,牵引蓄电池成本较高,几乎占了电动汽车成本的一半以上。而两年后电池的效率会下降80%,为寻找电池的二次生命,就需回收牵引蓄电池,把之放在地下的储能设施中。从而实现可再生能源和电网连接。

但这一运作过程中的关键问题是,存在数据孤岛。而区块链技术恰可以解决这一城市智能制造方面的问题。创新聚能城可利用数字金融设计分布式的数据库,运行于区块链上,每一个节点就是一个数据的所有者,如充电站、制造场、地下储能设施、汽车生产商等,以达成数据互通。

中国雄安——中国的“区块链之城”

与万向创新聚能城以企业为主导的运作形式不同,雄安新区的区块链整体建构是自上而下的。并且,雄安作为国家指导建设的新区,区块链技术是从城市建设之初便被视为重要的基础设施。

因而其区块链布局有相对完善的体系,从资金管理到工程管控,从土地到房屋租赁,各个环节都有区块链技术介入,更被媒体称为“种树都要用到区块链”。

互链脉搏曾在7月份时统计,雄安自2017年年底以来,围绕政务领域共有9项区块链应用推出、落地。其中有3项政务应用运用了区块链技术的激励特性。

雄安未来的个人积分系统,将以区块链的方式实施,对市⺠的良好表现进⾏奖励。

由此衍生的项目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智慧垃圾收集器。市民可通过下载APP,在通过扫码后进行垃圾分类倾倒,该垃圾箱内置系统可以根据垃圾种类和重量,给予垃圾投递者积分奖励,所有积分则可以通过未来遍布新区的服务体系用来兑换生活用品等。

除激励之外,雄安目前更为主要的区块链应用类型是监管追溯,最具代表的是雄安区块链资金管理平台,雄安依托这一平台实现了多个建设项目在融资、资金管控、工资发放上的透明管理。

近期,也有多项以雄安区块链资金管理平台为依托的项目披露。9月21日消息,雄安新区2019年秋季植树造林项目通过区块链资金管理平台进行资金管理;9月初消息,雄安新区防洪工程将通过区块链资金管理平台对全程资金进行管理。

韩国首尔——区块链首尔城

在中国积极进行“区块链城市”布局的同时,邻国韩国也不甘于后。

每当提及韩国的智慧城市时,最先映入人们脑海的便是松岛新城项目。但很多人不知,韩国首尔也在运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城市升级,建造“区块链首尔城”。

2018年10月时,首尔市市长宣布了一个在韩国首都发展区块链产业的五年计划,2018年至2022年区块链城市规划将涵盖五个领域的14项公共服务,政府预算总额为1233亿韩元(约1.08亿美元)。计划目标是将首尔发展为一个由区块链驱动的智能城市。

据悉,首尔政府计划投入五千多万美元建立综合型商业中心,并在商业中心建立不少于两百家区块链企业;有报告显示,这两个综合型商业中心位于首尔市人流较大的地区。其中一个商业中心约占地六百平方米,另一个预计会开发出两千多平的办公区域。

与此同时,政府还预备建立几个培训中心,用于培训区块链行业的专业人才,并计划在5年内培训完成近八百多个行业专家。

同时,区块链解决方案将被整合到首尔的行政系统中,包括投票系统、慈善管理和车辆历史报告等;也将进一步使区块链技术融入其公民身份证。

2019年7月时,市政府官员首次与一些私营部门的代表展开研讨会,会议整体方向是要激活与区块链相关的产业生态系统,并协助市政府执行创新的行政服务。

据韩国媒体报导,总计有3项计划将于11月上线,分别是电子资格证明(青年津贴、审计索赔等文件电子化)、积分综合管理,和首尔市民卡扩展服务(市民使用公共服务时,可进行数字认证或电子签章)。

其中,积分综合管理是首尔即将推出的区块链积分系统的一部分,市府将发行S-coin,供市民用于公共服务;民众参与纳税、民意调查、协助政府运作等活动,就可以获取 S-coin,其后还可以用取得的代币去兑换奖励。

全球6座“区块链智慧城市”已现雏形:中国占2,谁将代表未来方向

(制表:互链脉搏)

亚洲的三个“区块链城市”的建设均提及了通证模型的设计,但作为以企业为主导方的万向创新聚能城,其通证模式不似雄安与首尔般清晰。

从以通证为基础的公民个人积分系统项目来看,雄安相对领先与首尔,目前已在测试基于区块链激励的智慧垃圾收集器,首尔的积分综合管理则是于今年11月份才会上线。

综合项目的发起时间、规模、发展程度来看,雄安新区似乎已遥遥领先,优于韩国区块链首尔城,更优于万向创新聚能城。

欧洲:爱沙尼亚构建的“区块链帝国”一马当先

 

圣马力诺共和国——“区块链强国”

在近几个月,中韩两国积极推进“区块链城市”发展的同时,距中国近8000公里之外的圣马力诺也在努力向“区块链强国”的方向发力。

圣马力诺共和国位于欧洲南部,是被意大利包围的国中国。

2019年7月消息,圣马力诺工业部、贸易部、商业部、合作和电信部国务秘书,圣马力诺创新研究院,DNV GL 管理服务集团与唯链基金会成功签署谅解备忘录。

唯链将与圣马力诺创新研究院一道,推进通过区块链技术和功能型通证激励国民环保行为的圣马力诺数字低碳项目,加速圣马力诺的区块链技术应用进程。据悉,该项目的生态系统由圣马力诺创新通证来驱动,代币在唯链雷神区块链上发行。

项目将会对圣马力诺公民的环保行为,例如节约用水、废物处理等给予激励。积极践行环保行为的公民将获得,由圣马力诺创新研究院基于唯链雷神区块链平台发行通证,并可使用该通证获取圣马力诺境内提供的各类服务。

同时,圣马力诺国家创新部已经确认,将发展区块链技术基础设施,制定相关法律法规,提升技术专业,以成为区块链强国。

瑞士楚格市——“加密谷”

同圣马力诺融汇外界力量,助推区块链发展一样。瑞士楚格同样广泛接纳外部的组织机构,共促“区块链城市”的建设。

瑞士楚格是瑞士区块链技术研究最深入、应用最广泛的地方,被誉为瑞士“加密谷”,并被定位为加密技术的发展中心。以太坊核心团队以及其基金会总部就设在楚格州,其后越来越多的加密货币和区块链企业落地瑞士。据悉,目前楚格加密谷协会的成员已超过400家公司。

而在广泛融汇外界力量的同时,楚格还依靠自身的动能发展“区块链城市”。

早在2016年,楚格就已宣布允许市民使用虚拟货币支付政府服务,成为全世界首个在特定公共服务中接受使用比特币的城市。

2017年7月,楚格宣布计划推出名为“uPort”的基于以太坊的应用程序,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投票系统,并使当地居民身份信息数字化。这项试点于11月启动,有超过200名居民报名参加。

2018年7月消息,楚格推出一项投票试点计划,将投票系统和居民身份证都应用区块链技术。

爱沙尼亚——“区块链数字帝国”

相较于上述“区块链城市”,爱沙尼亚更可称得上是“区块链数字帝国”。爱沙尼亚是世界上第一个在区块链上建立数字公民身份的国家,爱沙尼亚数字公民的项目底层是由区块链技术作为支撑的。

甚至,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等知名人士都是该国的数字公民。

早在1999年,爱沙尼亚提出了名为e-Estonia的项目,即“数字爱沙尼亚”计划。计划有三个支撑性项目:X-Road、数字身份证项目、区块链系统项目。

“X-road”是爱沙尼亚创建的一个跨国家、跨部门的信息共享基础设施,是大数据共享的联盟链形式。打通爱沙尼亚、芬兰、瑞典等数百个不同的政府部门和大型公关企业和银行机构的数据库,实现数据的互联和互通。

数字身份证项目使爱沙尼亚公民皆能拥有属于自己的电子身份证卡,用于服务公民在生活中各方各面的需求。如在网络上投票,检视与编辑自动化报税表格,申请社会安全福利,取得银行服务以及大众运输服务等方面。2014年时,爱沙尼亚宣布将数字公民身份向全世界公民开放,推出了 e-Residency 项目。

区块链系统项目则是,爱沙尼亚的KSI无签名区块链系统,目前已在国家的行政、司法、商业、医疗、交通体系中得到充分应用。该KSI无签名区块链系统是由爱沙尼亚人提出的,其概念的提出甚至早于中本聪2009年发表的论文。

而在2017年8月时,爱沙尼亚官员还曾宣布计划发行一种由政府支持的加密货币——爱沙尼亚币Estcoin,并推出世界上第一个由政府支持的首次代币发行。但2018年6月,在欧洲央行行长和地方银行当局的批评下,爱沙尼亚缩减了建立国家加密货币的计划。

全球6座“区块链智慧城市”已现雏形:中国占2,谁将代表未来方向

(制表:互链脉搏)

欧洲三国“区块链城邦”建构的核心同样是公民数字身份和代币体系。其中最一马当先的当属爱沙尼亚,该国基于良好的数字实践,基本已形成完备的区块链体系,并已陆续实现落地应用。

瑞士“加密谷”楚格同样在内力、外力的双重驱动下,实现了较好的区块链发展。圣马力诺则起步较晚,刚刚开始着手“区块链城邦”的构建。

 

未来已来 将至已至:六地走出“区块链智能城”的不同发展路径

 

互链脉搏观察,以上六个地方虽然在发展程度上存在一定的差异。但这种差异更多体现出的是未来区块链智能城市发展的不同路径和可能性。

全球6座“区块链智慧城市”已现雏形:中国占2,谁将代表未来方向

(制表:互链脉搏)

万向创新聚能城以企业为主导,侧重于区块链在利益协调和数据链接方面的作用,并重点关注制造、建筑、交通等应用场景;

雄安新区则是基于国家的整体规划,以“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的形式,构筑了以公民数字身份、通证体系为基础的区块链应用形式;

韩国首尔同样是由政府积极发起,在城市原有的网络基础上,引入区块链,以公民数字身份、代币系统为基础,作用与公共事务、慈善等领域。

圣马力诺也是由政府发起,联合国外企业搭建代币系统,最先实践于环保领域;

瑞士楚格则是与落于本地的机构,合力推动投票系统、居民数字身份与区块链的结合;

爱沙尼亚政府更为积极,广泛聘请区块链顾问,构筑了从数字身份,到公共事务、行政、司法、商业、医疗、交通等多领域的发展体系。

基于不同的产业环境及区块链应用场景,各地对于“区块链智能城”这一题,也给出了不同的答案。综合亚欧两洲六地的区块链发展来看,其实未来已来,将至已至,区块链构筑的数字大厦已然是拔地而起,智能城正在我们身边陆续铺开。

文 | 互链脉搏·金走车

本文为【互链脉搏】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