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以太坊TPS 2000够不够?扩容能力不如Plasma的Optimistic Rollup却火了一把

开发者已经抵达战场,准备好支持以太坊这艘大船。

以太坊区块链就要满了。”

这是Vitalik Buterin上月在接受采访时说的。他没有说谎;根据etherscan.com.io的数据,在过去几个月里,以太坊的网络使用率一直在90%以上,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ethereum

这是一个大问题——如果以太坊区块链没有足够的空间,网络可能会变得很慢,人们无法在这里搭建应用,或者迫使人们在安全或去中心化方面进行妥协,例如,将某些流程委托给可信的第三方。如果要做出这样的选择,那还要区块链有什么用?

解决以太坊扩容问题的其中一个方案是Plasma,其实就是以太坊版的闪电网络。以太坊联合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和Joseph Poon在2017年提出的概念是,在以太坊网络上创建高效的Plasma链,只有在绝对必要时才会与以太坊区块链的底层连接。此外,这些Plasma链将是非托管式的,这意味着就算其中一条Plasma链受到攻击,黑客也无法破坏整个网络。

开发者已经抵达战场,准备好支持以太坊这艘大船。但是Plasma的版本太多了,充斥着这样那样的营销说辞,以太坊社区很难追踪最新进展。那么,Plasma到底进展如何,它能拯救以太坊吗?

事实证明,由以太坊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和Consensys等资助的研究者社区Plasma Group一直很努力。今年7月,Plasma Group发布了其大型项目OVM虚拟机(Optimistic Virtual Machine),将所有不同的layer 2方案集合在一起。

Plasma Group执行董事Jinglan Wang说:

“我们在研究Plasma的过程中意识到,大多数layer 2结构实际上有很多重复的结构。因此,我们认为与其每次都做重复工作,不如创建一个抽象概念,用逻辑将其形式化,并为每个人提供真正清晰的共享基础架构和安全模型。”

“从可用性的角度来看,我认为OVM很棒的原因之一是钱包不再需要部署5000种不同的扩容方案。他们只需要接入OVM,这样就可以访问在OVM中编写的任何layer 2结构。”

在过去的9个月里,该公司为OVM上的三种扩容方案进行了概念验证:分别是Plasma、State Channels(状态通道)和Optimistic Rollup。像Cryptoeconomics Lab、Matic和OmiseGo这样的团队已经开始使用Plasma Group制定的技术蓝图来部署系统。

今天在Devcon上,Plasma Group首次发布了一个概念验证的运作演示—Optimistic Rollup,这是一个在layer 2运行自治智能合约的以太坊扩容方案。

这场演示与去中心化交易所协议Uniswap合作,将“UNI”代币转换成“PIGI”代币,关键在于,这些交易是即时的,不需要消耗gas,gas是用于以太坊网络运作的代币,这意味着使用Optimistic Rollup的应用不会阻塞以太坊网络。他们在这场演示中传递出了一个信息:“今天的以太坊是可扩展的。”

Wang说:

“用起来很快,和你们习惯使用的其他中心化应用一样。这对于像我们这样的扩容公司以及Uniswap这样的DeFi应用来说是非常吸引人的。”

Uniswap的首席执行官Hayden Adams表示,特别之处在于Optimistic Rollup成功地完成了所有流程,不需要使用中心化的侧链,也不会牺牲创建复杂应用的能力。这对Adams的Uniswap来说很重要,因为他们需要很多不同的组织交互。

需要说明的是,Optimistic Rollup不等于Plasma。两者的相似之处在于他们的可扩展性都来自于一切都是“乐观地”执行。“你不会因为别人停车而每次都去起诉(以太坊)——除非出了什么问题。” Adams说道。

两者有什么区别呢?如果Plasma链上的智能合约执行了无效的交易,那么有关无效交易的数据将由Plasma运作者持有。如果运作者愿意,他们可以保留这些数据;Adams说:

“对于Uniswap这样的应用来说,这使得解决争端变得极其困难。”

但如果是Optimistic Rollup,解决争端所需的所有数据都必须发布到以太坊主链。发布争议性数据是非常便宜的,而且运营者不能保留数据,从而避免了大规模退出。

那么是否需要做出什么牺牲呢?Optimistic Rollup并不能彻底解决以太坊的扩容问题:Devcon的现场演示数据显示,Optimistic Rollup可以实现250的TPS,优化后可以实现每秒2000笔交易。这可能比目前每秒15笔交易的速度快得多,但未能超越Plasma。Adams说,Plasma提供了无限可能的扩容机会。

然而,考虑到Optimistic Rollup的优势,该团队认为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牺牲。Adams说:

“Optimistic Rollup处于中游。它没有其他layer 2方案那么高的(理论)吞吐量,但是允许我们在以太坊上做任何你能做的事情,同时仍然有相当高的吞吐量。”

他说,虽然一个双方状态通道每秒可以处理数千笔交易,但这些交易不能太复杂,只能进行简单传输。

Plasma Group的Wang表示:

“侧链的去中心化和安全问题都有详细的记录,但是对于那些不追求去中心化的app来说,在侧链上做app是很简单的。然而。如果一个应用追求的是抵审查和真正的去中心化,那么安全模型就很重要。因此,游戏公司可能不会介意用侧链,但金融类应用应该选择Optimistic Rollup。”

Wang说,TPS的重要性被夸大了。

“我们正在测试这样一种假设,即人们实际上可以接受较低的TPS,只要他们能够进行可扩展的计算。2000 TPS显然没有20000那么吸引人,但说实话,现在谁需要20000 TPS呢? OVM上的Optimistic Rollup对以太坊在扩容方面的帮助足以满足今天dapps的需求。”

Wang说,尽管Optimistic Rollup不能提供与Plasma同等级别的TPS,但其提升了开发者的体验。在Plasma上做应用是相当困难的。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Plasma 要被放弃了?Wang 表示:

“我们不会放弃Plasma,但我们确实认为,从今天使用的app来看,Plasma是早期的过度优化。尽管我们是Plasma Group,但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安全地实现以太坊扩容——实现这个目标有很多方法。”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