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链圈子

黎江:区块链不仅是技术问题 激励机制与开放社区更重要

2015年,国内的金融机构就在验证区块链技术,到了2018年还在验证技术与应用。金融机构已经做了大量的区块链试点,已经积累了技术和人才。但就区块链技术而谈技术,用新技术解决老技术问题,意义不大。

现在区块链技术确实不成熟,但区块链根本上就不是一个技术问题,倘若不能结合开放社区(例如开源软件),和激励机制设计,区块链永远无法发挥自身真正的力量。技术问题可以交给摩尔定律和年轻人去解决,而实现区块链技术、开放社区、激励机制这三个核心的结合,却需要金融机构有战略布局的思维。

新产业出现泡沫是正常的,如果一个技术连投机的价值都没有,还谈什么颠覆?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本身就是一场冒着生命危险的投机活动。任何好的颠覆性技术,都必须要有泡沫,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呢?关键是你的态度是什么。

验证区块链技术没意义 金融机构应该战略布局数字资产

金融界:您如何理解区块链的起源?

黎江:区块链的诞生绝不能仅仅追溯技术原因,它还有另外两个更重要的起源。

第一个是人类社会由物理空间转向数字空间和生物空间(全息影像、基因测序等)的大背景,开源社区、开放技术,开放数据等等一系列开放运动构成了区块链发展的重要推手。

为什么程序员们要把代码贡献给开源社区?因为开源社区中有更多人帮你审核代码,有更多人使用你的代码,有更好的平台发布你的代码,这本身就蕴含巨大的价值。很多时候,社会价值超越经济利益、追求自我实现的力量远比我们想象的强大。

另外一个是区块链通证背后的博弈论设计理念。不同于传统的中心化的公司化组织,如何更好地经营社区,是分布式商业模式的核心,这里还涉及很多新经济学内容。

金融界:当前中国区块链行业发展状态如何?

黎江:2015年,区块链还没有公链概念,很多技术名词都尚未出现。现在已经发币的底层公链数量就接近60个,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可能是国内大规模应用公链上线的时间。

2015年,既对区块链有深刻理解,又有很强技术背景的人员,我印象里只有三十个左右。现在随着国内区块链项目不断落地,积累的人才估计都不止3000个。

这是产业层面的积极变化,但还有很多不太乐观的地方。

2015年,我参加区块链会议的时候,金融机构就在验证区块链技术,到了2018年还在验证区块链技术与应用。金融机构已经做了大量应用试点,已经积累了不少技术和人才。但就技术而谈技术,用新技术解决老技术问题,意义不大。

现在区块链技术确实不成熟,但区块链根本就不是一个技术问题。倘若不能结合开放社区和激励机制,区块链永远无法发挥自身真正的力量。技术问题可以交给摩尔定律和年轻人去解决,而实现区块链技术、激励机制、开放社区这三个核心的结合,却需要中国金融机构有战略布局的思维。

金融界:国外金融机构是什么情况呢?

黎江:国际上已经有很多Fintech公司在跟踪投入这个领域。再过几年,一批新的区块链数字金融机构、基金、投行、银行、托管行、资产管理公司就会出现。金融机构不要再说自己做了什么内部跨境支付系统、区块链保险生态,而是应该认真地思考,如何在全球布局数字资产领域的未来。

美国已经推出比特币期货,还打算进一步推出比特币ETF。一旦他们建设好ETF的交易和清算规则,就能抢占先机。这就跟当年中国错失布雷顿森林体系、跨境支付转账体系的规则制定一样,传统金融体系的所有东西中国都没参与,中国只是传统金融规则的使用者。

欧盟推出了很多开放支付标准,澳大利亚银行今年开始要求所有的银行数据必须要对外开放。这都是支持Fintech产业的政策。

不依托公网的区块链没有价值 无币区块链缺少很多可能性

金融界:您如何看待联盟链?

黎江:微软支持以太坊这类公有链。

联盟链不基于互联网,而是基于几个银行内部的数据中心开展合作。任何不依托公网的区块链都没有太大的价值。我不是不看好联盟链,我是不看好不基于互联网的东西。

事实上,联盟链的发展也确实非常慢,我们专门比较过以太坊社区跟Hyperledger社区的开发人员活跃度数,Hyperledger活跃人数是以太坊的零头。为什么技术人员不参与呢?因为这些封闭的东西没有太多的价值。

我一直在强调,区块链技术能解决问题,但集中化系统在技术上可以解决更多的问题。从技术上来看没有意义,因为集中化系统不能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如果想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必须是技术加开源社区加激励机制。区块链绝对不是靠技术解决问题,技术如果不能跟后面两者结合起来,不能突破现有的商业模式就没有价值。

金融界:您如何看待“币链不可分”?微软windows x上面的商品都支持比特币支付,是真的吗?

黎江:区块链比互联网的维度多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个维度就是增加了激励机制,激励机制就体现在币上,所以如果币链分开就没有意义。无币区块链缺少很多维度和可能性。

世界上已经有上万家零售商接纳比特币作为付款方式了。国外买杯咖啡都可以用比特币付款。比特币具备真实性和可验证性,只要有客户需要,公司就可以接受比特币。对于公司而言,这一切都是为了市场,为了客户。

金融界:在区块链领域,跨国际的组织越来越多,声音越来越大。这会威胁主权国家的发展吗?

黎江:跨国区块链的发展不会意味着国家消失。电视机出来的时候收音机也没有消失,互联网出来的时候电视机也并没有消失。新事物的发展从来都不会让旧事物立马消失,因为代表旧事物的那一代人还存在,虽然它的客户群在逐渐缩小。我的父母现在还不会用互联网,他们也不会用网约车,天天还要看电视。但是对不起,年轻人并不会像父母辈那样生活。

现在绝大部分的经济生产活动都由公司来组织,但工业化时代的公司只能代表过去,终将成为小众,面向未来的区块链社区才能代表大众。未来跨国的的国际社区才是主流。至于这个理论猜想什么时候能够实现?完全无法预测,只取决于投资界、创业圈中什么时候会诞生像马云、马化腾这样的人物。

如果连投机价值都没有 算什么颠覆技术?

金融界:如何看待当前中国的区块链监管

黎江:新产业出现泡沫是正常的,如果一个技术连投机的价值都没有,还谈什么颠覆?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本身就是一场冒着生命危险的投机活动。任何技术,都必须要有泡沫,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呢?

关键是你的态度是什么。现在大家都在研发无人驾驶,谷歌在试,我们也在试。谷歌撞死过人,但美国依然没有把它关掉。

我们正在从物理世界向数字世界和生物世界迁移,中国可以把很多东西关掉,等别人成了再去学。但是对不起,人家一旦成功,世界格局就已然形成,中国便不会再有腾挪空间。

金融界:究竟什么是数字资产?

黎江:我们现在正在经历一个大规模的、各行各业被数字化的过程。数字化是为了交易,是为了流通,让这些东西形成新的资产。这些资产都不在银行资产负债表上,我们现在的负债表上都是产品、仓储、仓单。为什么人们认为钢筋水泥值钱,人的知识和创造性就不值钱呢?

这里讲的不是知识产权的概念,知识产权是个传统的概念,我在说一个新型的数字资产的概念。数字资产是新型数字化以后,能形成一个可以交换的价值。

这种交换价值只能通过币来体现,只有上到链上才能确权。如果你想与全世界进行交换,除非自己再创造一个以太坊,再发明一个比特币,否则就只能用别人的东西。

中国的公链还没有跑出来,以太坊在全球有2万个节点,比特币有8千个节点。中国的底层公链用的人不多,很多项目都是在国外提供的链上发展,不过是个使用者。跟国际社会相比,中国差距巨大。

数字空间最大的消耗是电力 比特币的环保负担没有那么大

金融界:英国一家电力信息网POWER-COMPARE提供的预测数据显示,按照目前比特币挖矿、交易耗电量的增长速度,至2020年比特币耗电量将会与目前全球用电量持平。是真的吗?

黎江:首先,全球有很多弃电,包括中国西南很多地方,生产的电用不完,人们就直接把电怼到地里去,让它废掉。这主要是因为电的需求具有波动性,但电的生产却必须保持持续,电厂一旦停止发电,重启会变得非常困难,而且停运还会磨损机器。全球电力供大于求,所以这种数据没有意义。比特币带来的环保负担没有这条新闻想象的那么大。

比特币的共识机制——POW(工作量证明机制),就是通过消耗电力证明价值,以后数字空间最大的消耗就是电力。

金融界:有观点认为,EOS的超级节点机制违背了区块链去中心化精神,您怎么看?

黎江:EOS走了一条曲线救国的道路。没有绝对的去中心化,有的时候需要利用强中心来推广弱中心,最后走到去中心。

EOS采用的超级节点模式,实际上也得到了全世界很多人的共识,为什么那么多聪明的人要参与呢?不同于以太坊,EOS的准入条件非常灵活,可以快速建立社区。举例来讲,中心化的互联网也存在账目安全问题,但大家依然使用它们。一是因为没得选,二是因为它给你带来很多方便。所以说EOS不好很容易,但也不能否认其获得广泛共识的事实。它有存在的价值。

嘉宾介绍:黎江,微软(中国)有限公司CTO,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秘书长,IBM亚太区金融事业部资深专家,云计算与大数据专家。

原文:金融界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