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链圈子

揭秘币安孵化器:一家立志挤入10亿美元俱乐部的区块链投资机构到底做什么?

留给Ella Zhang 和她的团队考虑的时间,只有不足 24 个小时了。时间是 2018 年 4 月。这支刚刚组建的币安孵化器投资团队,必须迅速作出决策,是否投资 MobileCoin 这个项目。

MobileCoin 是硅谷炙手可热的一个区块链项目,计划开发一种快速、私密且易于使用的加密货币。其亮点之一,是项目技术顾问莫西·马琳斯巴克 Moxie Marlinspike,他是加密技术神殿上的一尊大神。

币安更新图1

MobileCoin 技术顾问莫西·马琳斯巴克

马琳斯巴克在数字隐私和密码学领域,是一个集黑帽和白帽于一身的传奇人物,他开发了端到端加密通讯应用 Signal,以及该应用背后的一整套加密协议。 尽管 Signal 的用户数量无法和 Telegram 和 Whatsapp 相比,但是在用户隐私保护方面,却是公认的最高级别,远超这后面这两个因隐私保护而著名的即时通讯应用。当年 Facebook 决定要提高旗下通讯应用 Whatsapp 的加密性能,请到操刀的加密专家也不是 Facebook 自己的员工,而是马琳斯巴克。

其实在此时此刻,说「Ella Zhang 和她的团队」并不准确。当时,Ella刚刚入职币安不过四天时间,被任命为币安孵化器负责人的她,还正忙着组建团队。

INB 资本的合伙人 Eric Meltzer 和 FBG 的周硕基向 Ella 和另外一位刚刚加盟币安孵化器的投资总监推荐了 MobileCoin 这个项目。两人联系到 MobileCoin 项目方时,离该项目既定的融资窗口关闭只有两个小时。考虑到币安的影响力,项目方决定延长 24 个小时给她们考虑。

只有 24 个小时的考虑时间。这已是特例。

「我知道 MobileCoin 背后技术顾问马琳斯巴克的传奇经历,我对这个项目非常期待。」Ella 向链闻 ChainNews 回忆起当时情景说。不过她也坦言,作出决策并不是简单的事情,尽管自己是工程师出身,但是面对这样的数字隐私和加密技术,需要技术专家的支持。可在当时,她已经相中的一位技术合伙人还没有正式入职。

币安更新图2

币安孵化器总裁Ella Zhang

曾在硅谷传奇风险投资公司 KPCB 工作过近 5 年的她明白,好机会稍纵即逝,抓住它永远需要和时间赛跑。她迅速邀请谢德豪,也就是之后加盟币安孵化器担任技术合伙人、英文名更为人所知的「Teck」,从台湾飞到北京,讨论这项投资。

谢德豪当时已经和 Ella 讨论过加入币安孵化器的可能,此时正从美国飞到台湾见赵长鹏。见面之后,谢作出了加盟币安孵化器的决定,然后直接被 Ella 拉到北京。

一班人封闭在三里屯附近一间名为「Chao」的精品酒店里,相互挑战、苦心推敲。24 小时里,刚刚成立不足一周的币安孵化器作出决定,成为 MobilCoin 该轮 3000 万美元融资的领投机构。

剑指 10 亿美元俱乐部

这是让币安孵化器闪亮登场的第一笔交易,速度快得略显仓促,但抓人眼球。

同样迅速,Ella 和她的团队在之后的两周内,作出了一系列投资决定,每笔都是市场上的热门项目:

1. Oasis Labs:一个由被媒体称为「计算机安全教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教授宋晓冬领衔开发的区块链上的「云计算平台」,据称可以实现隐私保护、安全和性能的兼顾,同时,利用软硬件集成技术,声称「可以首次在区块链上实现诸如人工智能这样的计算密集型应用」;关于 Oasis Labs 链闻曾做过专门的分析和报道:《揭秘 Oasis Labs:顶级基金站台、号称超越以太坊,它究竟凭什么?》

2. Certik:一个通过提供规模化验证服务,实现创造绿色、安全的智能合约环境,从而来保证智能合约和区块链系统安全的项目。其联合创始人之一是耶鲁大学计算机系系主任邵中, 两位都是形式化验证领域的顶级专家。

3. Republic:一个为零售投资者提供参与早期众筹机会的投资平台,团队由 AngelList 和 CoinList 的早期员工组成;该项目也是 AngeList 孵化的项目, AngeList 创始人Naval Ravikant 是Republic的支持者和董事之一;币安孵化器投资之后,也在董事会拥有了一个席位。

勇猛出手拿下这些市场上的明星项目,让Ella和她的团队,成为了今年晚春时节加密基金小圈子里热议的话题。

5 月底,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组织了两场分别针对媒体和投资机构的沟通会,宣布了这支投资团队,并宣布了币安孵化器的正式成立,把这支特殊团队和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推到公众面前。

按照计划,币安孵化器,将是币安这家全球最大加密资产交易所旗下的的专业投资机构,集研究院、孵化器、直投基金和生态母基金于一身,其投资规模将达到 10 亿美元,其中 20% 由币安出资,币安孵化器也会从传统资本市场寻找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长期看好的有限合伙人,从而把生态做大。此外,币安孵化器还宣布将与 20 家投资机构进行合作,币安除了将作为有限合伙人提供资金支持,还会在早期 项目上进行大量合作。

一家将投资规模明确设定为 10 亿美元的投资机构横空出世,即便在财富积累速度堪称神速的加密世界中,也颇让人乍舌。

币安更新图3

Polycion Capital 创始人 Olaf Carlson-Wee

对于目前加密投资基金中的最顶尖机构来说,10 亿美元这样的投资规模算是一个可望、却难达到的目标。可以比较的案例是 Polycoin Capital。被誉为少年天才的前 Coinbase 产品经理 Olaf Carlson-Wee 创立的 Polycion Capital 是公认的加密投资行业内最大投资机构之一,运营已经超过两年,才刚刚在 6 月份宣布管理资产超过 10 亿美元规模,《财富》杂志称之为「加密世界中第一家跻身 10 亿美元俱乐部的投资机构」。

「社会影响力」基金

背靠币安这样的全球最大加密资产交易所,Ella 和她的团队在外人看来,有一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幸运。

币安的快速成长,是加密世界里的一个传奇。其创始人赵长鹏和何一在去年 6 月中旬决定成立币安,一个月后交易所正式上线。之后,这家新生的交易所在 9 月份遭遇了中国政府禁止 ICO 及禁止加密货币交易的禁令,辗转出海,在全球各地监管政策不明朗的环境下于夹缝中求生存,却取得让同行艳羡的成绩。

据创始人赵长鹏接受彭博社采访透露的信息,币安 2018 年第一季度已经实现了 3 亿美元纯利,预计全年可以实现 5-10 亿美元纯利。

Ella说,吸引她加盟掌管这支基金的原因是赵长鹏和何一给她讲述的设立基金的目标。

「我很清楚记得他们和我说的话。长鹏对我说,最终财富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些数字,做什么事能让这些财富更可持续、更有意义?如果只赚钱不能推动行业发展,是没意义的。何一和我说的就更通俗了,她说:加密货币这个行业就像大家的锅,锅都不在了,大家怎么煮饭,咱做点对行业有意义的事情吧。」

「所以,我们进行投资评判的标准并不仅仅是资金回报」,Ella说,「我们运营的是一支「社会影响力」基金,我们同时要看,我们的投资能不能解决行业发展面临的普遍问题,换句话说,要看我们投资的项目成功了,行业是不是也会随之进步,整个加密行业的生态会不会因此受益——我们通过这个标准,来衡量投资的回报。」

「社会影响力」基金,是一个听上去非常奢侈的概念。链闻 ChainNews 联系了近十家加密货币投资基金的负责人,寻求对币安孵化器这个投资理念的看法,多数以存在利益冲突为由拒绝置评。

「我也希望只考虑社会影响力进行投资,不过我的 LP 不会同意。我羡慕币安孵化器的投资团队可以这么奢侈的进行投资。」一位投资基金创始人表示,「币安的影响力和盈利能力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资源,他们很有竞争力,给我们也带来了压力。同时,我当然也希望他们真的能够通过投资推动行业发展,这对大家都是好事。」

另一家投资机构则告诉链闻 ChainNews,项目方都希望能傍上币安这棵大树,未来上币会更有优势,所以币安投资团队很容易获得热门项目的份额,而对一般的机构,好项目很难拿到投资份额;「另外,他们的资金实力在那里,比如 Oasis Labs 这个项目,估值太高,太贵,我们没法投,但是他们可以。至于社会影响力投资,这是个好概念,希望他们说到做到。」

Ella则说「在别人眼中,币安有流量、有资金,也是一个掌握着代币流动性的平台,可是,我可不想让币安孵化器被别人打上蛮横、霸道这样的标签。」

她说:「我们是社会影响力基金,并不代表我们不重视投资回报。我们相信我们的投资回报会很漂亮,因为我们拥有加密货币投资中得天独厚的流动性。但是我们不看重短期的回报,看重的是整个加密货币作为一个资产类别带来的长期回报。所以,我们更关注解决影响整个生态成功的问题,相信生态腾飞和给 LP 带来投资回报是相辅相成的。」

她还认为,社会影响力基金在传统投资领域,是一个奢侈的概念,所谓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但是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领域是可以同时实现的;比如,传统 VC 去不了的非洲,加密货币有天然的应用场景,加上交易所能提供通证经济的流动性,可以为非洲提供好的金融基础设施的同时让投资人获得回报。「这是区块链投资的魅力所在。」Ella 说。

投资机会 Vs. 工作机会

在币安孵化器,挑选人才时,Ella一定会问一个问题:「你是个叛逆的人吗?」

她说自己就是一个叛逆的人。

她说自己在幼儿园的时候就曾带着小伙伴逃学,远足到山里游玩,结果迷路。迷路之后,不仅并不惊恐慌张,而是张罗着找到住家,打电话给 110 报警求助:「听大人都说警察可以求助,那我正好借这个机会怂恿和小伙伴们打电话给民警,看看大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在职业生涯上,Ella看似一帆风顺,但中间却有多次逆向选择,每一次更换跑道都是先苦后甜。

她 2004 年从电子科技大学毕业,进入 UTStarcom 做了一年电信工程师,之后加盟腾讯,成为腾讯旗下电商业务拍拍网创始团队的一员,然后又在谷歌上海团队工作。2010 年 10 月,Ella加盟了硅谷老牌风险投资公司 KPCB 北京办公室,负责了融 360、喜马拉雅 FM、力美科技等项目的投资,直至 2015 年前往美国斯坦福商学院攻读 MBA 学位。

期间,她还曾联合创立了开发智能对话机器人的成都小多科技有限公司,为该公司三位联合创始人之一。成都小多科技是一家为电子商务公司提供智能客服机器人的创业公司,目前为包括淘宝、EMS、美团、中国电信和京东金融在内 3000 多家公司提供自然语义处理解决方案。

去年 6 月,在斯坦福举行的 Ella Zhang 的婚礼上,币安的联合创始人何一是新娘身边的伴娘。

Ella和何一熟识多年,闺蜜相称。Ella 婚礼前夜,何一为她熨烫婚纱到深夜两点。

她们在工作上也相互帮助。2015 年年末,何一从 OkCoin 离开,是在Ella介绍下,加入一下科技,一家因小咖秀和一直播等现象级视频产品而估值迅速膨胀的初创公司,担任副总裁,负责产品市场工作。当时Ella就职于 KPCB,为一下科技的投资方之一。

币安图小版

在 Ella Zhang (左四)的婚礼上,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左二)是她的伴娘

尽管是闺蜜,Ella 加盟币安的过程也颇为波折。

她说,斯坦福读书的时候也曾关注过区块链技术,但对加密货币的理解相对有限,也感受不到国内那种疯狂炒币的热潮。去年 11 月份的时候,币安决定要开设一个孵化器类似的投资机构,在行业内遍访负责人的人选,Ella和赵长鹏也有过交流。

「我当时更多是从风险基金投资人的视角,考虑币安的投资机会,而不是工作机会。」Ella说。

当时币安正在进行一轮融资,红杉等一众投资机构都在与币安接触,探讨投资事宜。之后爆出的红杉与币安就投资事宜反目并诉诸法庭的公案,也是此轮融资。

而真正让Ella受到震动,重新审视币安这家初创公司,则是去年年底左右,她前往美国中部的犹他州考察 SaaS 企业。

在犹他州当地的小诊所中,她看到诊所的医生在用币安交易加密货币。「我当时惊讶坏了。那个时刻非常惊艳!」Ella这样形容当时的感受。

回到国内,Ella告诉何一,后悔当初错过了投资币安的机会。而何一却告诉她,币安设立投资基金的计划已经启动,并向她请教关于设立投资基金的流程。

既像闺蜜,又像一个顾问,Ella一步一步向何一讲解如何设立基金,怎么安排基金的架构,如何设立机制来分配合伙人的利益。之后,何一正式向Ella发出邀请,请她出任即将成立的币安孵化器的负责人。

「我迅速就作出了决定,接受这个邀请。」Ella表示,她此时已经相信,加密货币这个行业已经不可能消失,这是大势所趋。经历了传统风险投资的她,已经深深感受到构建于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对传统投资行业的冲击。

她告诉链闻 ChainNews,初创公司的创始人可以更容易融到资金,并且过程快捷省力,在融资过程中等于构建了社区,获得了更多人的支持,这应该是颠覆传统风险投资机构集中式决策的方式,「我个人觉得传统风险投资机构应该接受这种变革,并且我相信社会的经济利益分配会因此重新改变。这个过程中产生的社会影响是巨大的。」

「分布式」团队

对Ella来说,工作方式的改变也是巨大的:一个不到 10 个人的团队,却分散在世界各地,以「分布式」的方式工作。Ella自己北京和加州之间往返奔波,技术合伙人 Teck 更多时间驻扎在加州,韩国和香港也各自有驻有团队成员。

币安更新图5

币安孵化器技术合伙人 Teck

Telegram 和 Zoom 是这支团队最主要的工作方式。每个美国时间的周一,是团队召开全体会议的时间。这个时候,Zoom 这个会议电话应用就成了他们共同「见面」的渠道。

在 Telegram 上,他们为每个推进中的项目都设立了一个群组,在那里讨论和分享每个项目的信息,这样通过搜索也可以了解之前的讨论。

Ella说,尽管分散在世界各地,她还是希望建立一个多文化但又具有凝聚力的团队,她认为理想的机制是在工作中达成各种「共识」,换句话说,「团队里任何一个人都有对一个项目的否决权」。

「我明白这会让我们的决策相对变慢,但同时又会让团队在达到共识的过程中相互吸收学习,这样的机制才可能打造出一个多元文化、分布式的团队。」她告诉链闻 ChainNews。

Ella从传统风险投资机构走进加密世界,自然明白投资行业的传统。她记得自己刚踏入风投行业,还是个新人的时候,自己的声音很少能被别人听到,随着资历和职级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听自己的见解。「但是实际上,当你是新人、职位较低的时候,你才有可能得到市场上更加第一手的反馈信息,你对项目的调研其实是更敏锐的。所以,我们现在团队,无论是谁,我们一定都会鼓励大家去听刚进来团队成员的想法。」

她说目前在项目投资中,她更多聚焦于项目的原理,看项目团队的背景,而更深层次对技术本身的判断,她交给由 Teck 领导的技术团队评判。

「Teck」即上文提到从台湾飞到北京参与 MobileCoin 投资决策的谢德豪。谢是台湾人,多年在硅谷工作。他毕业于康奈尔大学计算机学系,曾担任 Facebook 移动端平台和移动应用广告业务负责人,还投资过 Uber 等公司。他 2012 年接触比特币,作为一个坚定了区块链技术信仰者,从来没有出售过自己持有的比特币。他曾经创立过一家名为 HashTrust 的区块链公司。

「尽管我也了解区块链行业,但是在技术层面,需要帮助。 Teck 懂得如何用我能理解的语言解释,这样,我们可以形成很好的合作,相互补充。」Ella说。

币安孵化器的投资战略

除了 5 月末宣布的 MobileCoin、Oasis Labs、Certik 和 Republic 这四个明星投资项目之外,币安孵化器还同时宣布和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合作,孵化他的区块链打车项目「打车链」。

陈伟星今年年初高调宣布进入区块链行业,每每因为争议性言论成为焦点人物。

币安更新版图5

打车链创始人陈伟星

Ella 表示,币安孵化器与陈伟星的「打车链」进行的合作是一种「战略孵化合作」,并非投资。通常而言,她说,「孵化的风险更高」。

进入 7 月,一家名为「支点」的区块链资讯平台宣布获得币安孵化器投资。在这家初创公司进行的基石轮融资中,币安孵化器领投,了得资本亦参与投资。

7月末,币安孵化器宣布,投资去中心化贷款网络 Libra Credit。这是一个帮助用户申请信贷的区块链项目,借助一套去中心化的贷款智能合约,Libra Credit 可以允许借款人以稳定币或者法币获得贷款。该公司由 PayPal 前中国业务支付负责人华律创立。创立 Libra Credit 之前,华律曾在上海一家为线上游戏及虚拟商品提供支付服务的初创公司 M9 担任了 6 年 CEO。

不过,Ella 领导的这支投资团队,影响力远远不在这几个已经宣布的投资项目。

「有了币安孵化器这个投资团队之后,币安在加密货币领域的投资速度很快。」一位区块链领域投资人告诉链闻 ChainNews。

7 月 13日,马耳他总理在推特转发了一条新闻,一家名为「Founders Bank」的去中心化银行将在马耳他设立。这家初创的银行表示,将通过基于区块链的股权融资平台 Neufund 发行股权代币,而币安将参与这家世界上第一家去中心化银行的投资。币安计划未来持有该银行 5% 的股权。

Ella 没有回应该笔投资是由币安作出,还是会由币安孵化器作出的问题。

进入 8 月,币安刚刚在 8 月 1 日宣布,收购新锐移动钱包 Trust Wallet,并表示会把 Trust 作为首选的移动链上钱包,添加到平台服务列表中。

Trust Wallet 是一款集安全、开源、匿名于一体的移动钱包应用,可以存储超过两万种 ERC20 代币。Trust Wallet 创始人是 Viktor Radchenko,曾是美国最大卡车社区平台 Trucker Path 的联合创始人。

这是币安成立一年来进行的第一笔收购交易。币安孵化器是这笔交易背后的操刀机构。

币安更新版6

左: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右:Trust Wallet 创始人 Viktor Radchenko

加密货币投资基金八维资本的合伙人傅哲飞透露,今年 5 月底的时候,他把 Trust Wallet 创始人 Viktor Radchenko 介绍给了Ella,并开玩笑说币安可以考虑像美国的法币交易所 Coinbase 收购去中心化钱包 Cipher 一样,收购 Trust Wallet。

当时,Trust Wallet 正在准备进行一轮融资,私募中,包括分布式资本、PreAngel、Neo Capital、BlockVC 等机构都决定进行投资。此外,Viktor Radchenko 还计划为自己的项目进行一次 ICO 公募融资。

不过 6 月底时,Trust Wallet 宣布了取消 ICO 融资,在一份沟通函中表示,取消 ICO 是「因为没有清晰的法律框架可以让我们感到完全安全,以进行 ICO 融资。此外,推出代币也会让我们聚焦于代币化的经济模式,而不是产品本身。」于此同时,Trust Wallet 团队也退回了私募轮中向机构投资者发放的代币。

一个月之后,币安迅速完成了对 Trust Wallet 的收购交易。

按照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的说法,他期望币安孵化器一年可以完成 10-20 笔投资,其中 3-4 笔是战略性的投资。时至今日,Ella带领的这支投资团队,组建三个月,已经完成了一半任务。

不过,还有其他任务等着她去完成。

Ella 透露,作为一个集孵化器、投资基金于一体的投资机构,她希望在中国推出实体的孵化器,她正在为此努力。

对于目前尚在海外运营的币安来说,如果在中国设立实体孵化器,将是一个重大突破。不过 Ella 也表示,该计划目前言之尚早,不过,第一个孵化器预计会在硅谷设立,在中国,也正在积极和政府接触。

文章来源:链闻ChainNews

作者:链闻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