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比特币

比特币起源于伟大的和平法则,将成为和平之树的守护者和践行者

作者简介:Nozomi Hayase博士是一名专注言论自由、透明度和去中心化运动的作家。

比特币问世9年以来,一直在稳步发展,它将自己定义为一种新的数字黄金。这种技术的早期使用者对这种能抵抗通胀的保值货币的潜力感到兴奋。随着这些年其价值的稳步增长,这一货币创新发明已经在金融领域站稳了脚跟。2017年底,由价格飙升推动的淘金热达到顶峰。今年已经过半,比特币进入了熊市。随着价格暴跌,伴随交易所的黑客攻击事件和投机客离开了这个领域,激进的市场平静下来了。现在狂热已经降温,其背后普世性文章开始被人们所关注。

btc_roots_of_peace.width-800

对于许多久经沙场的加密货币爱好者来说,尼克•萨布(Nick Szabo)的论文《支付:货币的起源》(Shelling Out: The origin of Money)已经成为深入比特币世界的一种通用指南。在这篇发表于2002年的文章中,斯扎布(Szabo),一个发明了比特金(bit gold)的法律学者和密码学家,分享了他长期探索古代货币起源的经历。进化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认为货币是“延时互惠利他行为的正式标志”, 斯扎布在道金斯的理论基础上发现, “货币的原始形式是发展为早期的合作工具。”。

这位精明的货币学者了解到,这些原始的货币形式,和其他诸如继承和保障饥饿等功能一样,在当时部落间存在强烈敌意和不信任的情况下,给人类提供了一种以更文明的方式对抗条件的机制。他指出,财富的转移起到了重要作用,它被用来承担义务和权利,执行诸如购买配偶、进入另一个部落的领地猎取和收集物品等契约,以及解决争端、缓解战争和延长复仇周期。

和平缔造者的智慧

从一开始,货币就扮演着记录恩惠的角色,同时它也充当一名交易执行者。作为一种工具,货币使我们的兽性逐渐文明起来,将它驯服并引导它进行合作和作出社会行为。这是北美大陆上的原住人向文明迈出的一步。土著人民利用贝壳串珠(wampum)来获取价值并作为交换媒介,并利用它来促进民事活动。

对于易洛魁人(Iroquois)来说,货币作为一种延期互惠性利他行为的工具体现出了一个和平缔约者的智慧,他出现在印第安部落发生大动荡的时候。当时爆发了一场内战,五个部落卷入期中,导致死亡和毁灭,一位名叫德加纳维(Deganawidah)的传奇和平缔造者达呼吁他们团结起来,这样才能变得更强大。

乔•奥尔森(Jo Olson)在一篇探讨易洛魁部落对美国政府形成的影响的论文中指出,这名和平缔造者教导人们:为了“保证彼此之间的和平,他们需要学会通过讨论而不是暴力来解决争端”。

通过非暴力原则来解决冲突,易洛魁人制定了《大和平法(the Great Law of Peace)》,一种基于共识原则的治理模式。其核心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决策过程,象征着言论自由,在这一过程中,每个人都有平等的发表意见的自由,任何人都不应被迫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

奥尔森将贝壳串珠(wampum belt)描述为“详述《大和平法》的编码信息的串珠系统”,并描述它是如何被用来解决争端、处理不同部落间的事务以及外交事务的。对第一原住民(The First Nations)来说,贝壳串珠发挥了价值储存的作用,维护了和平行为准则,它同时通过财富转移代替惩罚这一种非暴力的方式来执行这一规则并达成合解。

现代中心化货币

早期的欧洲殖民者在新大陆学会了使用贝壳串珠与易洛魁人进行外交生意。随着时间的推移,铸币的发明让一切发生了改变,现代化程度开始慢慢地重塑自然世界。随着海龟岛(Turtle Island)的消失,承载着《大和平法》珍贵编码信息的贝壳也消失了。

一种白人文明通过社会的工业化和机械化从其祖先所开辟的道路上偏离出来。美国宪法共和国通过多数投票的决策过程将该建立在易洛魁民主共识基础上的制度推翻了。当第一原住民坚定地坚持分权原则时,欧洲的后代则倾向于一种具有代表性的治理形式,即选举和制衡制度。自上而下的等级制度的发展创造了一个安全漏洞,通过这个漏洞,自私可以不受约束地发展,并改变旨在消除人类合作障碍的互惠利他的基本规则。

现代货币成为法定货币(被政府宣布为法定货币),并被私有化。中心化的货币已经成为审查和金融剥削的媒介。随着野蛮和暴力的爆发,美国的入侵和军事占领助长了裙带资本主义,试图结束这一破坏性循环的意愿在网络世界出现了。他们就是是密码朋克,一个提倡使用强密码学进行社会和政治变革的团体。他们编写法典以恢复社会的法律规则。

我们的先辈们拥有创造出“贝壳串珠”的自然天赋,但这一天赋还不足以抵御暴力,也无法编纂易洛魁人的法律。现在,计算机科学的无限想象力提供了一种复制这种神奇的财富的方法,它能更安全地将互惠利他主义原则进行编码。

播下和平的种子

保罗•华莱士(Paul Wallace)在他的《白人和平之根:易洛魁人的生命之书(White Roots of Peace: Iroquois Book of Life)》一书中提到了和平缔造者德加纳维达(Deganawidah)是如何种植这棵伟大的和平之树的,他希望“它的根将延伸到地球上遥远的地方,以便全人类都能得到这一伟大法律的庇护。”这棵树象征着他们的宪法,它深深扎根于大地,向四面八方延伸,表达了他们联合的契约精神。

在后工业的计算机时代,和平的种子被重新发现了。比特币的创造者通过技术重新铺设了一条通向自然的道路,在数字领域中种植了一棵和平之树。斯扎布(Szabo)是加密货币和智能合约的先驱,他解释了加密货币是如何由密码学所支撑,以及加密货币的完整性是如何被一种叫做“默克尔树(Merkle Tree)”的结构所保护的。斯扎布指出,“将适当的复制和由工作量证明机制(POW)保护的交易区块链结合在一起,默克尔树可以通过共识让交易等数据发生后不会被伪造。”。

易洛魁人对统治者不信任,他们认为等级制度会破坏和平之树,比特币开发者和他们一样,坚持用去中心化的理念建立一个安全的根基。作家兼安全专家安德烈亚斯•M•安东诺普洛斯(Andreas M. Antonopoulos)在他的《精通比特币(Mastering Bitcoin)》一书中描述了传统安全体系的构建是“围绕着信任之根展开的,就像洋葱里的一层一层的同心圆,从中心向外延伸信任。”而他解释说,在比特币网络中,“共识体系创造了一个可信的、完全去中心化的公共账簿。”通过在多台计算机之间分配验证任务,比特币将对第三方信任的需要最小化,并将自由树深深地植根地下。

奥尔森展示了易洛魁族人的和平之树是如何通过它的树枝以及“盘旋在树上方的鹰”所保护的,鹰的“职责就是发现可能扰乱和平的敌人”。比特币的共识算法,凭借激励机制的天赋,命令全世界的计算机在一场抽象的数学竞赛中高高翱翔。在掠夺性资本主义中,觅食的猛禽被转化为勇敢的雄鹰,自私自利的矿工在追逐报酬的过程中,被激励着遵守规则并诚实地玩耍,网络安全也由此产生。

信守诺言

易洛魁联盟的缔造者带来了和平法,一种通过共识解决争端的方法。华莱士指出:“这五个部落已经表明,和平的意向不需要滋生温和,而以武力武装和理智引导的和平是不可抗拒的。他指出,“对于易洛魁族人来说,和平是一种法律”,“他们对两者都使用同一个词”。在他们看来,这条法律不仅适用于与他们相关更大部落内的相关群体,它还鼓励每个人善待地球上的所有人。

这种共识原则是欧洲启蒙思想的基础。学者们已经认识到易洛魁人部落对美国政府形成的影响。《独立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中关于所有人平等和自由的原则是一项承诺,而《宪法》则是对这一承诺的践行。

虽然魁族人的和平之树无法超越部落圈,但现在密码朋克们(cypherpunk)现在利用计算机科学知识继续履行着这些文明先驱的成果。通过将人们团结在普世和平法则之树下,比特币网络努力遵守和平缔造者的承诺。每创建一个区块,象征人类的和平之树又开始生长了。比特币通过在第二层(如闪电网络)上的创新来维持其作为结算的完整性,使独立、无缝的交易在全球层面上具有可扩容性。

在这个相互联系的世界里,与人会面的机会远远超出了我们祖先的想象,和平的信息以闪电般的速度传递。跨越国界的货币网络保护各国人民免受货币战争和政府暴政的侵害。延伸到世界各地的分支机构现在拓展了互惠利他主义的契约精神,这一契约曾经在小村庄的亲属和邻居间相互交流,甚至对那些长相不一样或说不同语言的陌生人也同等对待。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比特币承载着人类的遗产,以货币的起源为基础,构筑其高贵的结构。在这个新的数字黄金中,蕴藏着和平缔造者的智慧,它曾经激励我们的祖先结束人类破坏性的历史。抛开“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这一古老的丛林法则,一种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金科玉律所引领新的文明才可以开始。通过过去和现在的联合之手,伟大的和平法则被载入了这一数学著作中,现在可以得到实现了。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