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专访BitMax.io曹晶:合规、本土化和流量整合,交易所的现状与未来

10月19日,在BitMax.io交易所1周年盛典活动上,经纬中国合伙人 Harry 、红杉资本合伙人王昊、FBG 创始人周硕基以BitMax.io投资人的身份亮相并出席了圆桌,与BitMax交易所联合创始人兼CEO曹晶、DFG C…

10月19日,在BitMax.io交易所1周年盛典活动上,经纬中国合伙人 Harry 、红杉资本合伙人王昊、FBG 创始人周硕基以BitMax.io投资人的身份亮相并出席了圆桌,与BitMax交易所联合创始人兼CEO曹晶、DFG Crypto合伙人倪恺灏一同探讨了交易所发展的现状与未来,讨论中不乏精彩的观点。

数字货币交易所在整个行业处在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上,与传统金融交易所不同的是,它集券商、托管、资管等各金融节点为一体,而且近两年发展的非常快。

谈及交易所的发展趋势,周硕基表示:“法币通道、定价、聚合可能是未来的几个方向。但交易平台依然会出现适者生存,赢家通吃的局面,头部交易所什么都做,其他人很难竞争。”

葛越晟认为有3点趋势:“一是必须变得更合规,既能保护交易所,也能保护投资人;二是交易所的角色定位会更明晰,托管、交易、撮合以及客户服务可能会像传统金融一样分化;三是从数量上来讲,世界上只会剩下二、三十家交易所。”

在数字货币交易所行业里,可以看到两个现象,一个是交易所不停进行功能性的扩充,从现货交易到杠杆衍生品、借贷、矿池;另一个是把交易所某些功能独立出来做的服务商,慢慢在这个行业里出现,包括聚合平台、借贷方平台。

针对这两个矛盾的现象,Harry表示:“一家交易所里,各种各样的功能都存在,核心原因是这个行业不成熟。当这件事情再拉长一点,我相信每一件事情还是有它的独特性,更专业性的服务供应商将在行业里慢慢出现。”

王昊也表示:“行业早期的小白用户会想要一个完整、简单的方案。但是随着行业的发展,越来越多有能力整合不同方案的机构出现,会让这些在单点做的很好的公司胜出。另一个趋势是监管会要求它把整个服务分开,往细分和专业方向发展。”

倪恺灏从两个维度来看这件事:“第一个维度是市场容量,也可以说是抗风险能力。今天的市场容量没有那么大,如果吃掉20%或者30%的市场,也就赚一些小钱。如果市场出现一个激烈动荡,可能这个业务就挂了。从这个维度上如果区块链的市场容量可以大幅往上走,我觉得会出现越来越多专门来做的业务。

另外一个维度,可以理解为像小米把所有的toC业务集中做了,混业肯定是最赚钱的,品牌只要打一次,客户的钱都沉淀在里面。但从长期来看,这种事情实在太赚钱了,一定是不可持续的。无论是监管还是竞争都会有一些改变。”

在庆典活动上,记者还专访了BitMax交易所联合创始人兼CEO曹晶,他是芝加哥大学博士,先后任职于骑士资本和巴克莱银行,并于纽约创立量化交易基金德华资本等。

这位拥有多年华尔街量化交易和风险投资经验的创业者,切身投入数字货币交易所领域一年后,对于共享深度、平台币、合规、全球化、DEX等具体问题有什么理解和感悟呢?

:今天是BitMax.io周年庆,先请曹博士总结下BitMax.io这一年来的主要成绩,用户量、用户分布、交易量、交易深度、主要产品?

曹晶:都说“币圈一天,人间一年”,BitMax虽然只有一年时间,但是感觉上好像过去了很多年,所经历的事情可能真超过我以前在传统金融行业从业十年的。

BitMax.io刚上线的时候,只有几个人交易,每天几百美元的交易量,现在有50万的用户,过亿美元的交易量。回过头来看,我觉得BitMax.io最值得自豪的是给数字货币交易行业带来了很多新东西。从一开始比较创新的挖矿和填矿机制,到第一个推出全仓杠杆产品,后来第一个推出了波动率产品。我们团队把在传统金融的从业经验带入了数字货币市场,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交易挖矿是BitMax.io在冷启动时的一种营销手段,如今停矿转型为普通交易所,停矿这一个月用户和市场对此的反馈如何?

曹晶:停矿以后明显看到了一个转型期,之前有很多持币拿分红的,由于分红的下降退出市场,那么也有很多基于通缩预期的用户进入这个市场。但是退出是一下子的,进入的速度是慢慢的,这也是为什么大家会看到过去一个月币价有比较大幅度的调整。从最近这段时间的交易数据来看,整个市场的买卖盘是平衡的,比挖矿实施的最后一个月情况要好很多,那时候差不多每天都有200万平台币的产出,市场有持续的抛压,现在慢慢达到一个平衡状态。

: 关于整合深度,曹博士在BitMax.io成立之初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过,想要推进BitMax.io.全球交易所联盟,共享交易深度,这件事进展如何?我们可以看到几家头部交易所日常争锋相对,共享交易深度是不是只能是小交易所抱团取暖的策略?在存量市场里一旦做大了就没办法分蛋糕?

曹晶:首先数字货币的交易量和传统金融比,就是个零头,可能连美股的1%都不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这么多数字货币交易所,能够叫得出名字的就有几十家,叫不出名字的还有成千上万家。这对交易用户是非常不友好的,因为深度不好,流动性也不好。那么一个做市商可能要对接几十家交易所,也是巨大的资源浪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想在交易所之间整合一下深度,变成一个对交易者更加友好的格局。

但实际工作起来有很大的困难,比如撮合在谁这边做?因为整个数字货币交易所监管的缺乏,它没有一个清算的机制,我举个例子,A交易所和B交易所对接,如果交易都在B交易所执行的话,那么A交易所和B交易所之间的结算,是不可以实时进行的,那么就涉及到信用线,对手家风险的问题。如果B交易所宕机的话,A交易所也必须进行维护等等。业内在整合流量方面做的比较成功的是Bittrex、Upbit这两家,但最近他们也分开了。我觉得这是一个退步,我们之前推进交易所整合的时候,确实是对接了一些小的交易所,但是在推进跟大交易所流量整合的时候是碰到难度的。

第一个是清算的难度,第二个是在谁这里撮合的问题,我觉得这个大方向是不会变的,可能形势会有改变。我觉得在未来一年里,我们会看到很多交易所之间的整合,有可能不仅仅是深度的整合,甚至是交易所的并购等等,包括币安才收购了JEX。不同交易所之间的并购可能会越来越多,因为这个市场撑不起来这么多交易所,大方向上流量还是会整合起来,只是形式可能会有所不同,所以我们的初衷没有改变。

:关于合规,您之前有说过,BitMax 是3个交易所的合体,BitMax.io是在新加坡合规运营的,现在美国和加拿大的合规情况推进的怎么样?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

曹晶:美国和加拿大的合规从法律方面已经基本走完了,但是我们一直没有找到足够的技术资源来投入,把交易所做起来,原因是整个数字货币行业发展太快了,对于我们BitMax.io来说,目前产品线还不是很完整。跟头部交易所相比,我们还缺乏期货合约、Staking质押、OTC入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判断一下这些事情的优先级,也就说我们目前觉得做期货合约的优先级要高于美国合规交易所。法律方面是没有问题的,只是技术投入优先级的问题。

:关于全球化,相关数据表明,全球30家主流交易所的用户来源高度集中于几个国家,但用户更倾向于在本土设立或本国人建立的交易所进行交易,对此您怎么看?

曹晶:我们看到很多交易所都在做全球化布局,币安、火币,以及很多二线交易所都在做这件事。我觉得本土化是一个必然趋势。不管哪个商业领域,零售、电商,甚至汽车制造,要想在不同文化、经济、习俗的地方成功,本土化是不可必少避免的过程,所以数字货币也不会例外。如果要推进这件事,我会倾向于入股当地的团队,把流量整合到我们这边,而不是我们自己去运营。

:关于平台币,我一直有个疑惑,不可否认平台币为交易所带来了用户流量和黏性。但原本交易所可能更关注服务器的稳定性和产品设计的合理性这样一些问题,但现在却把大量的精力投入在如何利好平台币币价这件事情。其中一个矛盾是,出于安全、稳定、合规的考虑,交易所本应该谨慎的拓展新产品、新业务,但现在为了不断刺激平台币价格,一线交易所的步伐越来越快,杠杆、合约、理财、IEO……曹博士怎么看这个问题?如何用好平台币这把利刃而不被它牵制?

曹晶:我觉得不仅仅是数字货币市场有这个问题,传统股票市场也有这个问题。股价的波动会让公司的压力非常大,在数字货币市场压力可能更大,因为大家都是追求一个短期的回报。我觉得你说的对,平台币币价的压力在每个交易所都是存在的,人在舆论或者压力中,难免会受到情绪的影响,影响平台的正常运营。

但我觉得平台币是一个双刃剑,它是初始阶段没有资金运营时的一个融资手段。那么你把这个事情看成是一个平台做起来以后,对投资人还债的话,可能心里会好受一点。因为初期没有投资人支持的话,你可能根本做不起来这个品牌。之后出于对投资人负责,工作努力也是应该的。但是你说的对,我们怎么平衡好平台币投资人和平台运营之间的压力,这是个非常重要的事情。首先我们要做好用户教育,告诉他们只有平台好,平台币才能更加好。其次我们自己对平台币价不应该过多的宣传,而是把平台币作为一个评价生态的一部分来推出。

:关于异常交易下的数据回滚,由于黑客攻击,报价服务器的问题,或者操纵价格导致的异常交易,交易所是否有权回滚数据,在宣扬去中心化思想的数字货币市场,一直是备受争议的话题。BitMax.io在8月份也因为异常交易进行了数据回滚,曹博士怎么看这件事?什么情况下可以回滚数据?异常交易的判定标准是怎样的?交易所怎么做才能达成用户的最大共识?

曹晶:是的,我们团队都是从传统金融出来的,所以很多做法参考了传统金融交易所的做法。举个例子,纽交所今年已知的回滚,截止到8月份就有四次,数据错误和取消订单基本上是经常有的。

那么怎么判断一个数据交易是不是异常呢?第一,如果一个股票在两家交易所的价格偏差特别大的时候,这就是数据异常;第二,推送的数据异常,比如说我推送的价格是一百,因为网络传输问题或者系统报告问题,推送结果变成十元了,导致价格交易异常。第三,由于订单过大,导致短期内市场深度不能承担价格大幅度波动,它也会是一个交易异常。

从某些程度来上来说,交易所是一个半监管实体,他是一个自监管的过程,他有权制定自己的规则,也有权判定这个交易是不是异常。我们也是参照这个规则,8月份这次就是因为我们平台交易的币种跟其他平台差异太大,所以我们判定这是一个异常交易,我们并不是回滚,而是取消这些交易。我们的用户守则上也写的非常清楚,交易所有权取消我们判定的异常交易。我觉得这是对用户的保护,因为任何交易都有对手方,也许你通过异常价格买到非常开心,但如果你不小心卖掉了就会是很大的损失,这并不是一个市场的价格,我们有责任保护投资人。

:用户最大的疑问可能源于,并不能清晰得知价差在多大的范围会被视为异常交易,而是突然被告知取消或者回滚,您是否认为这个规则本身应该是前置的?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如果你看纽交所的规则的话,它确实有规定偏离多少算是异常交易。但所有的规则最后都会加“以及交易所认为的其他情况”,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市场的发展情况是怎样的,有没有新的异常交易出现,那么不可能绑住自己的手脚,说这不是一个异常交易。所以很多情况下,这都是用常识来推理。

:关于DEX,中心化交易所仍是现在的主流,但头部交易所都在布局DEX,Coinbase份收购paradex,Bibox收购dex.top,币安发布了dex测试网,Okex 也发布了其交易公链测试网,BitMax.io是否会切入这个赛道?

曹晶:我从来不是一个去中心化金融的爱好者,所有的金融,因为涉及到大家的资产,必须是中心化的,必须是受监管的,就是我一向的观点。就是说,所有跟钱相关的东西必须受到监管,必须有法律来保护投资人。去中心化金融可能在一部分的爱好者那里存在,由于他们的理念,他们信念,我觉得是正常的,但是这永远不会成为主流,交易量永远不会上去。

:交易所的头部效应非常明显,在整体市场行情不好的时候,小型交易所面临着生存考验。最近2个月,已经有近10家小型加密货币交易所倒闭。想请教曹博士,在整体布局上有什么差异化的打法吗?

曹晶:这个问题如果你在两年前,或者一年半以前问我,我都觉得我们有很多和币安、火币不一样的地方,这个行业有很多做得不好的地方,我们可以改进。但这一年我们在进步的同时,头部交易所也在进步。他们都推出了杠杆、期货合约、衍生品,传统金融可以做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经被搬到币圈了。所以如果你现在问我从战略上跟币安有什么差异化,我觉得没有特别大的区别。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往这个方向做?现在不是说我们做了期货就能打败他们,而是如果不做期货就没有办法跟他们竞争。

那么我们究竟在什么地方和他们竞争呢?要考虑是一个行业具体需要多少个交易所。我觉得任何一个行业都应该有4到5家头部。手机运营商、汽车制造商都是这样的,另外二线的可能还有一些。所以比较合理的世界范围内的交易所,我觉得是20家左右,那么除了这4到5家头部外,就是有足够大的市场来撑起足够的差异化。

产品的差异化有吗?肯定是有的。比如我们是第一家推出全仓杠杆模型的,波动率产品也是第一家。但并不是说火币和币安不能这么做,而是他们有不同的选择,并不是一个产品模型适用所有的人,这也是这个世界的魅力,大家都有多样化的需求,所以需要有不同的交易所来满足他们的需求。所以我们觉得产品的差异化有,但是整个战略方面我们一直很清晰,区别不会太大,同质化的确是个不争的事实。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