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竞争币

向死而生,以太坊“杀手们”可能的命运

有时为了让树苗重新生长,必须要有大火穿过森林

注:原文作者是加密货币投资机构Placeholder的合伙人Chris Burnisk,在这篇文章中,其探讨了以太坊“杀手们”(EK)的诞生背景及当前情况,另外他还讨论了这些项目未来可能的结果,最后他总结了7个结论:

  1. 2017年的加密货币泡沫是非理性的繁荣,但它导致了很多有价值的实验;
  2. 在多方利益相关者投入时间和金钱的网络中,技术并不总是决定因素;
  3. ETH除了利益相关者数量,其多样性,也会是一种防御优势;
  4. ETH缓慢地建立了流动性,而挖矿则创造了成本下限;
  5. 我们了解了PoW创造商品的特征,但对PoS创造的资本资产的理解还处于初级阶段;
  6. 除非高吞吐量应用出现,否则所谓的高吞吐量网络将创造弱的费用市场;
  7. 在好转之前,情况可能会更糟,因为很多"以太坊杀手"(EK)将会同时上线,而且近期的供应会大于需求;

burn
(图片来自:pexels.com)

以下是译文:

在未来几个季度,诸多"以太坊杀手"(EK)将扎堆推出它们的主网,然后将它们的资产释放到加密货币公开市场。

从私人市场向公共市场的过渡,新的价格发现将是一个值得关注和理解的重要转变,特别是考虑到很多"以太坊杀手"(EK)项目的私募预期市值达到了数十亿美元之巨。

接下来,我将对这些"以太坊杀手"(EK)进行一些分析。虽然最大主义者(maximalist)可能会认为这是对垃圾币毫无意义的调查,但这些即将推出的"以太坊杀手"(EK),确实会影响到我们目前所处的横向市场的发展以及即将到来的牛市。

首先,我预计多数"以太坊杀手"(EK)在上市交易后会面临极度的下行压力。最好的例子是Algorand的ALGO以及哈希图(Hashgraph)的HBAR(它们的价格表现都很惨)。

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并没有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因为实际上它影响到了Placeholder以及行业当中很多企业家及投资者朋友。

简单凭直觉来看,多数"以太坊杀手"(EK)在繁荣的私募市场所设定的预期过高,现在它们正试图在公开市场上维持这些估值。当市场处于牛市时,币价可能会因为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在上市交易后上行,但在熊市中,则会倾向于向下移动,特别是在基本面有问题的情况下。弗雷德·威尔逊(Fred Wilson )最近写了一篇文章,他谈到了公共市场如何为私人市场提供估值计算,我认为我们可期待在加密货币市场采取类似的方法。

私人市场的估值为什么会这么高?很多人警告过我们这种模式,Albert Wenger 在2017年5月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在泡沫中,一切都是根据泡沫的其他部分,而非整个世界来评估的”。

从2017年至今,最常见的评估加密货币网络的方式就是通过其市值,类似于比较公司的市值 [1]。 2018年,以太坊的网络市值超过1300亿美元,而未上线主网但公开交易的"以太坊杀手"(EK)(如Cardano和EOS)的估值却达到了100-200亿美元(见下面2018年1月份的市场截图)。

4

在这种环境下,看似可靠的"以太坊杀手"(EK)就可以达到60亿美元的私人市场估值,如果能达到ETH的水平,就可以被认为拥有20倍的上升空间。快进到今天,60亿美元的估值反而让人感到不适,比如EOS的市值已经跌至27亿美元(下跌55%),Cardano更是跌到了9.8亿美元(下跌83%),甚至会更低。

另外,"以太坊杀手"(EK)可能会进一步受到以下因素的影响:

  1. 由于项目拥有“卓越的技术”,继续对拥有近似以太坊的估值抱有一厢情愿的想法,但不了解迄今为止以太坊的网络资本支持是什么;
  2. 如果"以太坊杀手"(EK)无法在其用户中发展强大的费用市场,市场对通胀可能会不容忍;
  3. 新兴的博弈论梦魇,即"以太坊杀手"(EK)们在短时间内推出了太多同质化的系统,从而分散了开发者和投资者;

在详细讨论这三个因素之前,我会给出一个较为乐观的结论:上述所有因素都会造成智能合约处理能力过剩,降低无许可网络创新的成本,并吸引更多的企业家。在过去的几年里,加密货币技术一直被困在一个相对高成本的创新环境中,我希望"以太坊杀手"(EK)和以太坊2.0,能够帮助我们进入一个低成本的时代。

这与90年代到2000年代IT行业的情况没有太大不同,IT行业过度配置资本和过度建设产能,导致IT某些子行业(如互联网骨干)的资产崩溃和供应过剩,从而使企业家能够以更低的成本进行试验。这些实验后来得到了进一步的资本和劳动力注入,更不用说一大批模仿者带着相似的模型去新市场了。在公平的制度下,基础设施方面较低的成本也会传递给消费者,从而增加需求。投资者是胜是负,取决于他们的参与时机,但企业家和消费者,则总是会胜出的。

 

仅凭“卓越的技术”,并不能证明网络是具有价值的

 

我在几乎所有的"以太坊杀手"(EK)项目中看到的一个常见逻辑是:

“我们的技术优于以太坊,因此我们应该获得类似于以太坊的网络估值”。

这种逻辑可能来自于将软件视为获取集中控制利润的一种手段(即通过股权实现技术货币化)。在股票市场,卓越的技术使得公司的产品与众不同,并使其能够保持利润率,从而推动公司的盈利能力和市值。但在开源的加密货币世界里,技术是难以为市值做辩护的,一个试图最大限度从供应商和消费者那里提取利润的协议,注定会沦为失去市场份额的协议。

如果一个足够好的网络技术,在辅助工具和分销形式上得到足够的第三方投资,那么这些网络效应所带来的潜在好处,可能会超过转向拥有更好技术的替代方案。这并不是说以太坊的领先优势无法攻克,而是说第三方的投资及成果价值需要时间。为了进一步让大家了解这个概念,我们将调查"以太坊杀手"(EK)早期持有人的行为,并将其与以太坊过去4年多的资本化途径进行比较。

让我们首先同意,任何以盈利为目的收购资产的人,都希望收购成本之上出售这些资产。否则,为什么他要去收购资产呢?然后,收购成本会成为一个心理底线,只有当对资产恢复能力的希望逐渐减弱时,参与者才开始考虑在这一底线下出售资产[2]。对于投资者而言,收购价格代表收购成本,而对于矿业公司而言,该成本则代表摊余成本支出以及持续经营费用。

当一个"以太坊杀手"(EK)上市时,市场唯一可见的成本就是创始团队筹集到的资金数额。由于EK投资者通常持有大部分流通代币,因此,市场价格是由投资者决定的。迄今为止,EK公开上市的进展表明,投资者是希望在成本之上退出的。在没有锁定的情况下,我们可以预期,随着每一批投资者试图以高于他们参与时的价格脱身,市场会出现一连串的抛售[3]。

以太坊有何不同呢?答案就是时间和工作量证明(PoW)。

自2015年夏季推出主网以来,以太坊一直在打造一批强大的利益相关者,这使得其相比投资者主导的EK市场更加多样化。重要的是,矿工成本为ETH的价值提供了经济基础,就像BTC所做的那样。只有当矿工陷入困境或对该资产未来前景失去信心时,他们才会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出售。因此,矿工成本自然会为矿工销售订单的要价创造一个价格下限[4]。

早期,ETH矿工的成本很低,因为该网络没有那么强的竞争力,ETH大部分由那些以0.31美元价格入手的投资者所持有的。因此,该资产在上线半年后的运营情况很不稳定。这没关系,因为当时全球对加密货币的关注度远不如现在,市场对以太坊的预期在开始时是相对较低的。例如,2015年10月21日,以太坊的币价为0.44美元,其网络市值仅为3300万美元。

随着以太坊越来越受欢迎,人们对它的期望也越来越高,参与挖矿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这增加了赚取每单位以太币的成本。成本上升导致矿工会提高他们的销售订单要价,并要求更多的销售来弥补这些成本。强行抛售为ETH市场注入了每日流动性,鼓励了有机价格发现[5]。现在,ETH正在发展一种货币溢价(monetary-premium),因此飞轮效应还会继续。

一个健康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网络需要时间来发展。随着私人资产公开上市,高质量的EK将建立一个基准实现市值,然后通过采用和健全的密码经济学从而提高市值。但这并不意味着明年不会难看,尤其是当前EK的私人市场估值远高于ETH在2015年的情况下。也就是说,那些在动荡中幸存下来的项目,将是在投资者和其他人之间实现更好的平衡的项目。这是件好事,因为劳动和分享经验比资本更能赢得忠诚。

我上面所说的一切都适用于PoW世界,在那里,市场似乎正试图将原生资产作为商品进行估值。相比之下,几乎所有的"以太坊杀手"(EK)都在寻求PoS,而我认为市场会将它们视为资本资产,而作为资本资产,价值将由网络中供应方的盈利程度来驱动(资产是作为供应方所必需的访问代币)。

我不知道EK追求PoS转换是好事还是坏事,一方面,PoS要比PoW更新,而持怀疑态度的市场,往往会对新的、未经证实的东西会更轻视一些。另一方面,资本资产的价值应该比商品/PoW资产更不依赖于生产成本,而是由供应方的盈利能力所驱动。如果一些 EK能够向世界提供高价值的服务,同时要求其供应方提供低成本,那么这些网络可能会为供应方带来的高利润,从而使访问代币成为一种令人垂涎的资产。通过这个途径,EK可能不需要像PoW网络那样逐步提高自己的成本曲线。

长期而言,需求方参与者将是那些为供应侧支付足够利润的人。另外,这些网络的高吞吐量特性,可能使竞争性需求侧市场难以发展。

 

市场对通货膨胀的不容忍,以及潜在的价格螺旋下降

 

在任何一个网络中,如果该网络的服务供应过剩(区块空间,智能合约处理能力、存储),那么用户几乎没有动力为访问该服务支付太多费用(即弱费用市场)。与任何一家staking服务提供商交谈,他们都会告诉你,到目前为止,在高吞吐量网络中,通胀收入远远会低于交易费用,与此类staking服务提供商的交谈,实际上让我们得出了这篇文章的一些结论。

通货膨胀已被普遍用作供应方补贴,以引导强劲的费用市场,以至于我们忘了把它当作一种策略。但在我看来,只有在有可信预期,即费用市场将发展为包含通胀的情况下,市场才应该容忍通胀(有关EOS等不收取显示交易费用网络的解释,见尾注[6])。

如果市场对网络以某种方式向用户收取费用的能力失去信心,那么市场也可能停止容忍通胀,伤害网络的原生资产,并破坏PoS网络的安全。EK大举推销市场吞吐量的事实,使得它们倾向于这种模式,因为广告中的供应过剩为一个强劲的费用市场发展制造了阻力。

如果这些高吞吐量网络的目的是使需要Facebook规模交易量的应用成为可能,那么一旦部署和使用此类应用,薄弱的费用市场问题将得到解决。费用可保持在较低水平,因为供应方是以规模取胜,而PoS的运营成本是较低的。

因此,这一切可归结为“杀手级应用”以及建造它们的开发人员,这就把我们带入了下一节内容。

 

密集的上市计划分散了开发者和投资者

 

这一因素是不言而喻的,但它的表现方式对EK来说是一场博弈论噩梦。2017年,以太坊获得的成功,加上很多技术专家抱怨以太坊的缺点,导致数十个团队在给出成为下一个以太坊的承诺基础上,筹集了大量资金。

这些团队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一直在建设,虽然少数已经推出主网,但大多数还没有兑现诺言。很多团队感受到了压力,它们的开发进度远远落后于其早期制定的路线图(这是筹集太多资金以及失去关注带来的结果),或者他们想抢在竞争对手之前抢占市场份额,因此有了一个集体的上线热潮。

我遇到的大多数工程师都不喜欢推测他们所建立的系统。他们想要建设,并且知道他们正在建设的基础设施将可靠地工作。如果开发者对选择的数量感到不知所措,然后采取观望策略,那么我预计投资者也会这样做,这意味着将有更少的出价去吸收EK供应。

 

总结

 

Brad Burnham在审阅这篇文章的时候,总结了一些他的结论,但我更喜欢我的结论:

  1. 2017年的加密货币泡沫是非理性的繁荣,但它导致了很多有价值的实验;
  2. 在多方利益相关者投入时间和金钱的网络中,技术并不总是决定因素;
  3. ETH除了利益相关者数量,其多样性,也会是一种防御优势;
  4. ETH缓慢地建立了流动性,而挖矿则创造了成本下限;
  5. 我们了解了PoW创造商品的特征,但对PoS创造的资本资产的理解还处于初级阶段;
  6. 除非高吞吐量应用出现,否则所谓的高吞吐量网络将创造弱的费用市场;
  7. 在好转之前,情况可能会更糟,因为很多"以太坊杀手"(EK)将会同时上线,而且近期的供应会大于需求;

虽然我不认为"以太坊杀手"(EK)的衰退会很有趣,但有时为了让树苗重新生长,必须要有大火穿过森林。

 

尾注:

[1]虽然网络价值是一个有用的工具,但它有许多细微差别,不应单独使用;

[2]不同的收购方在其可容忍的恢复期内的时间框架各不相同,这从交易员和风险投资之间的行为增量中可以很容易看出;

[3]长期投资者,如Placeholder、USV以及a16z习惯于J曲线,如果参与某个项目,它们会在最初的暴跌中继续持有,并预期在5年内成为受益者。不幸的是,在2017年的热钱潮中,这类投资者是占少数的;

[4]这种想法符合一种常见的说法,即商品的价格下限应为边际成本,因为边际成本之下是供应商开始关闭、减少供应、从而重新平衡供需的地方。任何基于 PoW的资产(商品),大致遵守这一规则。不过,如果在比特币市场筹集资金,边际成本作为价格下限往往会受到质疑,因为理论上难以进行调整,如果矿工继续下线,可以进行递归的向下调整。但在我经历的两轮大熊市中,比特币的价格触底基本是在很多矿工以成本价运营的情况下(2015年的200美元,2018/2019年的3000美元),以太坊矿工最近经历的熊市也是如此;

[5]作为过去5年中的加密货币市场参与者,我听闻一种说法是,允许大量资产获得收益的网络,发展了这个领域最健康的市场。盈利意味着一种成本结构,然后迫使资产的出售以弥补成本。强迫销售是必不可少的,类似于把朋友放在水里,以吸引鱼类、鲨鱼以及加密货币市场鲸鱼的兴趣。随着市场规模的扩大,这项活动吸引了更多的参与者、工具和标准化,所有这些都提高了价格发现。如果不将强制出售作为一种启动机制,加密货币资产的市场往往会保持相对薄弱、不活跃和脆弱(XRP在这里异类);

[6]如果不需要支付交易费用,而是通过staking来保证容量,那么只要使用网络的需求不断增加(并且容量是恒定的),那么需要质押的价值应该仍会上升。staking价值的上升应该会抵消供给通胀的影响,如果需求增长(PQ) 超过资产供给增长 (M),人们会预期资产的价值(资本收益)会以恒定速度上升。从这个意义上讲,一个费用市场的发展是以所需的stake数量为基础的,因此市场能够容忍和吸收通货膨胀。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