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华症晚期患者扎克伯格以国家危机感助推Libra

不难看出,煽动国家危机感已成为Facebook在推进Libra项目前进道路上的又一新招。

危机感常与恐惧感相伴,并且不仅属于自己,也能传染他人。

 4iDSojSy4fqqP1Ge8IC8uGXhwkET3ZUQMSZqjzh0.png

近来乐此不疲怼中国的扎克伯克又来了:“中国正在迅速行动,很快就会把类似Libra的想法变成现实”。

他在10月23日出席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时如是说,试图用国家危机感来打动美国监管机构。在长达7页的开场证词中,中国是扎克伯格除美国外唯一点名提到的国家。

尽管本场听证会的主题是检视Facebook及其在金融服务和住房领域的影响,但Libra仍成为热议话题,扎克伯格似乎想通过点名中国把Libra项目的战略高度上升到国家层面。

煽动国家危机感

扎克伯格表示,在推进Libra项目前,的确有许多重要的风险需要解决。但是,在讨论创新所带来的风险及应对方案的同时,也应该看到拒绝创新的风险,“当我们在这里争论的时候,其他国家可没闲着”。

证词还明确指出,未来数字支付系统将日趋重要,如果美国不能引领世界,他国就会取而代之。Libra主要以美元作为价值支撑,相信这将有利于扩大美国在全球的金融领导地位及民主价值观。如果美国停止创新,那么其金融领导地位也将难保。

不难看出,煽动国家危机感已成为Facebook在推进Libra项目前进道路上的又一新招。毕竟自今年7月Libra项目负责人David Marcus在两院听证会上遭遇信任危机后,Libra不仅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更于近日遭受创始成员退出等一系列沉重打击。

在回应创始成员“退群”的问题时,扎克伯格表示,Libra项目并非一家公司可以完成,而是需要许多公司的共同参与,他认为部分成员的退出是考虑到了这一项目的风险性以及将面临的严格审查。

反华实为恐华

听证会问答环节一开始,扎克伯格就延续了其上周的反华言论拿中国开刀,以此寻求国会议员的共鸣。他再次高举言论自由大旗,表示相比过去,今天美国公司更难在海外传播美国的商业价值观。

但他同时承认,支付宝和微信的支付基础设施要比美国更为现代,创造Libra项目的部分动机,是因为来自支付宝及微信支付的竞争压力。他还语气颇为酸涩地表示,Libra白皮书刚一发布,中国就很快宣布了国家数字货币的建设。

事实上,近期Facebook释放出的类似国家危机感言论并非扎克伯格首提。David Marcus上周四就对彭博社表示,中国在此领域的进展将对美国的影响力带来切实威胁。在美国监管机构费尽心思想要监管Libra 的时候,中国将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数字支付系统。

Marcus甚至预测,如果美国不能给出满意答案,那么未来5年内,中国就能在其自主可控的区块链上运行数字人民币,并可能以此重塑全球的连接方式。

Libra的争议是美国商业环境的深层问题

即便扎克伯格拿中国说事,也无法掩盖Libra自身的问题。

就在听证会开始前,议员Patrick  McHenry在接受CNBC专访时表示,Facebook一直面临严重的信任问题(trust issues)及反垄断问题(anti-trust issues),因此当Facebook想要尝试如Libra这样规模的创新时,必然会遭到整个美国政界的狂轰滥炸。

他认为,对于Libra一方面不必过度紧张,不应太早把Libra看做一种全球货币,毕竟到目前为止Libra仍停留在白皮书阶段,相关技术有失败的可能性。但另一方面也要看到,Libra并非由小型创业企业发起,而是由Facebook这样的巨头主导。

此外,Libra项目的问世也释放了两大警醒世人的信号。一是对于美国创新,二是对于每个人将个人信息再往上公开的警示,因为这些信息很有可能会被许多大公司利用。

Facebook早期投资者Roger McNamee认为,一切主权国家政府的权力本质都来源于对金融与军队的控制。因此,商业公司不应试图脱离主权框架来创造货币,而只能在现有金融体制内寻找方案。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