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比特币

为什么说比特币的分配是公平的?

中本聪设计了尽可能最公平的系统。

文:Dan Held 

编译:币信研究院

编者注:原标题为《比特币的分配是公平的》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币信或币信研究院的观点或立场。

本文约3600字,阅读全文需约8分钟。

 

前言

 

随着比特币的普及,并继续挑战主流思想,人们将担心其中存在的某些参数(https://medium.com/@danhedl/pow-is-efficient-aa3d442754d3)。其中之一是,比特币的分配不“公平”,特别是在网络发展的早期阶段。我将深入探讨有关比特币发行的时间表,并彻底驳倒早期发行不公平的说法。

太长不看版——中本聪设计了尽可能最公平的系统。

 

分配

预挖(premining)是指在向公众推出某种加密货币之前就挖掘或创造大量该种加密币。由于私人开发者能够在向公众发布该币种的开源代码之前进行私挖,并给自己分配一些币,因此预挖有时具有负面含义。这可能导致人们感觉提供给公众的这种数字货币缺乏透明度。

中本聪没有预挖。在挖创世块之前,中本聪给了每个人两个月的时间,联系了当时唯一可能对试用一种非主权数字货币感兴趣的其他人——赛博朋克们(通过公共电子邮件列表)。白皮书于2008年10月31日发布,然后比特币0.1软件于2009年1月9日发布。

创世块在2009年1月3日早些时候被挖出。与所有其他区块(没有能引用的上一个区块)不同的是,它需要自定义代码才能挖出。中本聪在创世块中包含一条信息来作为“无预挖证明”。

“《泰晤士报》 2009年1月3日 财政大臣即将对银行进行第二轮救助”——创世块

后续区块的时间戳表明,中本聪并没有试图自己挖掉所有的早期区块。在中本聪的发明之前,预挖这一概念并不存在。如此的先见之明展现出了让人难以置信的成熟度。

在中本聪开始挖矿的当天(特殊用途的创世块除外),比特币的挖矿代码就可以使用了。它甚至可以一键挖矿,因此非常容易。代码发布后,几个人开始挖矿——我们知道,哈尔·芬尼(Hal Finney)在首次发布的一天后就在挖矿了。尽管参加的人数很少,在早期中本聪肯定不是一个人在挖矿。

为什么说比特币的分配是公平的?

在比特币诞生的第一年,中本聪和其他矿工无法凑到足够的算力来每天挖出超过144个区块并触发向上难度调整。中本聪之所以挖矿,是因为该网络需要一个矿工,当稳定的网络不再需要他的算力时,他就将其关闭。他以缓慢而稳定的方式降低了算力。有中本聪指纹的挖矿仔细地平衡了群集的算力,以期达到历史可见的好意。中本聪最初遵循了每五个月将算力降低1.7 Mhps 的计划,但是在第二次降低后一个月,他放弃了这种方法,转而不断降低算力。

为什么说比特币的分配是公平的?

http://organofcorti.blogspot.com/2014/08/167-satoshis-hashrate.html

 

中本聪挖了多少币?除了少数币(有些仍在流通,https://bitcointalk.org/index.php?topic=548508.0)之外,没办法实证地知道他拥有多少币,但我们可以认为他很有可能是那名挖出了约700000币的矿工。BitMEX 评论了Sergio Demian Lerner 的原创估算,在此他发现中本聪的矿工具有“指纹”(区块中ExtraNonce 值的增加可用于将不同的区块链接到同一矿工)。BitMEX 在他的分析基础上得出结论,尽管这一证据远没有许多人想象的那样有力,但有合理证据表明,2009年一位主导矿工可能产生了约 70 万个比特币。

“尽管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2009 年有一位主导矿工,但我们认为这一证据远没有许多人想象的那样有力。尽管一张图片顶一千个字(https://bitcointalk.org/index.php?topic=178629.0;all),但有时图片可能会产生误导。即使有人确信,在我们看来,证据也只能支持该主导矿工产生的比特币远少于一百万的说法。也许60万至70万比特币是一个更好的估计。”——BitMEX

为什么说比特币的分配是公平的?

2009年开采的比特币区块——分配给主要矿工——ExtraNonce 值(y轴)与区块高度(x轴)

 

比特币的市值在近一年半的时间里大约为$ 0。矿工在硬件和电力上花钱来挖矿,而无法保证他们收到的比特币会有价值。实际上,设立“水龙头”就是为了免费分发比特币来作为“种子”采用(例如,加文和其他捐赠资金的比特币玩家所设立的1万 BTC 水龙头)。比特币和“真实世界”的第一次有记录的价值交换发生在2010年5月22日,即现在的“比特币披萨日”,Laszlo Hanyecz 同意支付1万比特币来购买两份快递的棒约翰披萨。他继续做了两次这种交易,以最大程度地分散他的比特币。

“买一些可能是有道理的,以防万一。如果足够多的人以同样的方式思考,那将成为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 ——中本聪

早期的先驱者足够疯狂,他们承担财务风险、时间风险和社会风险来参与比特币项目,使其保持活力并在早期充当系统仲裁员。Dhruv Bansal  所做的分析证明,几乎所有人都丢掉或卖掉了他们的全部比特币。

为什么说比特币的分配是公平的?

在每个繁荣/萧条周期中,我们都能看到比特币通过卖出从旧的囤币者那里重新分配到新的囤币者那里,从而降低了基尼系数。仅在2017年,我们就看到全部BTC的15%离开了旧的囤币者手里。

比特币的理论总数略低于2100万,不应与可使用的总供应量相混淆。可使用的总供应量始终低于理论总供应量,并且会遭受意外损失、故意破坏和技术特殊性的影响。

“十年前,密码学家和人机交互专家创建了一项终极实验来了解人类在保管长期密钥上表现如何。我们对实验进行了结构设计,如果参与者失败了,他们将损失数百或数千美元。该实验的结果不是很好。”——Twitter上的一些密码学家

有很多关于人们丢失大量比特币的报道,特别是在早期,比特币不太值钱的时候,很容易把它们忘在旧的硬盘、U盘、甚至是一张纸上。5年以上未使用的币很可能已经永远丢失。尽管区块链数据丰富,但测量加密货币真正丢失了多少极其困难,因为丢掉的币在区块链中没有任何痕迹。问题是,如此多未丢失的比特币在区块链上看起来完全相同。

“研究丢失的比特币是伪装成数据科学的地质学。” — Dhruv Bansal

Unchained Capital做了一项关于丢失的币的精彩分析,发现比特币丢失发生在两个截然不同的“加密地质学”时代:系统性损失(早期矿工)和增量损失:(个人用户在不同时间段内逐渐丢失)。他们的估计:278万-379万比特币丢失,与Chainalysis 进行的另一项更为复杂的分析相吻合。

“丢失的币只会让其他人的币价值略微升高。把它看成对所有人的捐赠。” —中本聪

从私钥管理错误到诈骗和交易所被黑,再到抵制卖币的诱惑,早期的囤币者幸存下来。为了补偿这种风险,他们绝对值得获得价值增值。

有人认为比特币的分配类似庞氏骗局,但它完全不像。庞氏骗局的定义是:

“一种欺诈性投资骗局,它保证了高回报率而对投资者的风险很小。庞氏骗局通过获得新投资者来为老投资人带来回报。”

比特币不是庞氏骗局,原因如下:

透明

关于比特币绝对没有秘密。它是开源的,任何人都可以查看代码,任何人都可以贡献代码,任何人都可以自愿运行软件并参与网络,并且任何人都可以未经许可地使用网络。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看到所有比特币交易的整个历史。这与欺诈性投资骗局完全相反,欺诈性骗局笼罩在高额回报的含糊承诺中,而出入金都被保管在一个秘密账本里。

 

回报

比特币白皮书从未提及投资或可观的高回报。在庞氏骗局中,给早期投资者的价值完全依赖于新参与者带着新资本入场,而他们的收益/股息直接来自该资本。对于比特币,情况恰恰相反。最早期的比特币玩家丢掉或卖掉了他们的比特币。比特币玩家是人,他们犯人的错误并且有人的需求(买房子)。

“比特币没有股息或潜在的未来股息,因此不像股票。它更像是一种收藏品或商品。”——中本聪

 

使用

市场对一个比特币值多少钱的确定与更大的傻瓜进入系统无关,而是其真实价值主张的结果,即使它一文不值时也已经具有了真实价值主张。

 

结论

中本聪是一个和其他人一样的人,而不是什么永远正确的存在。考虑到他正在构造什么/时机/受众,这是他可以得出的最公平的分配。把中本聪在早期亏钱挖比特币和一项ICO以正市场价值(或预期正市场价值)进行的预挖相提并论,在智识上是不诚实的。

“比特币受益于极为罕见的情况。因为它发布于一个数字现金没有已确立的价值的世界,所以它们可以自由流通。这在今天无法重现,因为每个人都希望币有价值。它不仅是公平的,而且其公平性在历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完美的构想。”——尼克·卡特

中本聪想向所有人表明,比特币不是骗局。他的挖矿贡献保守地逐步减少,他离开社区,从来没有花掉任何他的币,也没有出于任何目的使用他的影响力,都表明他希望世界对他的项目作出自己的决定,并根据它自己的主张来判断它。

与历史上的其他创始人不同,中本聪从未套现过。

 

- The End -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