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区块链热潮下的众生相:有人入场炒币,有人嗤之以鼻

作者丨中本愚 三一

编辑丨门人

运营丨一百 小石头

“什么是区块链?”也许是近一个月以来中国人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

10月25日以来,“区块链”接连登上新华社、新闻联播、人民日报等各大央媒,“加...

区块链热潮下的众生相:有人入场炒币,有人嗤之以鼻

作者丨中本愚 三一

编辑丨门人

运营丨一百 小石头

“什么是区块链?”也许是近一个月以来中国人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

10月25日以来,“区块链”接连登上新华社、新闻联播、人民日报等各大央媒,“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成为从中央到地方的新的工作重心。

区块链大潮汹涌而来。

面对眼下火热而又陌生的区块链,各行各业的人群都开始进行接触和学习。

深链Deepchain采访了多位区块链的关注者,他们有的是将炒币作为投资的银行从业者,有的是对区块链转变看法的传统媒体人,还有的是视比特币为骗局的教师……

从他们的经历和看法,也许能够窥见区块链热潮下的众生百态。

 

「 从不敢碰到积极入场炒币 」

 

“哥,不是说现在流行消息拉盘嘛?有啥最新的消息?”每每遇到小李(化名),他都会问出这么一句话。

作为在某银行总行工作的职员,小李常常自诩是“专业金融人士”。平时无论是黄金、期货还是美元。什么行情好就炒什么。

“我自身积蓄的90%都在投资产品里。”小李告诉深链Deepchain:“但尽管如此,一开始我还是不敢碰加密货币。”

小李表示,他在2017年就知道了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而且也从其中嗅到了一些“商机”。

但同年9月4日,央行联合七部委全面叫停ICO。面对这一形式,小李选择了驻足不前,不再对加密货币进行深一步的了解。

“后来,我一个高中同学来到了北京,进了(区块链)圈子。”小李告诉深链Deepchain:“在他的介绍下,我才多多少少对比特币、区块链有了一些了解。”

几乎同一时期,小李看到了中央有关区块链的讲话。“铺天盖地,电视上、手机上,都是有关区块链的内容。”再加上,有同事给小李分享了有关区块链学习的文件。

小李觉得不能再置身事外了。

“2019年,我进入了币圈。”小李最后表示:“我买了很多币,比特币、山寨币都有。”

但值得注意的是,小李进入币圈并不是因为认可加密货币,而只是认为其具有投资性。

“央行也不认可,我也不认可。”

今年3月9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在回答有关数字货币的问题时,周小川行长表示,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作为零售支付工具并没有得到认可,目前央行不接受也不认可相关服务。

除了投资一些加密货币之外,小李自始至终都没有对区块链技术表现出太多兴趣。

 

「 中央都发话学习了 」

 

和小李对加密货币的热衷不同。田野(化名)对待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则表现得更为“谨慎”。

“不是我不积极,是见过太多人吃亏了。”田野告诉深链Deepchain。

作为湖南某报社的记者,田野在短短三年的记者生涯中,亲眼目睹了太多传销诈骗事件。

“其中80%传销诈骗是打着加密货币旗号。”田野至今心有余悸:“区块链我不懂,但加密货币我不太喜欢。”

从早先的“比特币”传销,再到近几年的维卡币诈骗。诈骗,这两个字就是田野对加密货币的第一印象。

但随着对加密货币传销案件的报道越来越多,田野的态度也慢慢发生了变化。

“受平常接触的案件影响,起初觉得这东西就是传销,但是通过网上搜索了解,觉得这东西是有两面性的。”

但同时,田野表示,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涉及到计算机和金融方面的知识,对于“外行”而言,学习的门槛比较高,所以不是很想主动去学。

“但之后的一件事情,打破了我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抵触。”

田野表示,11月4日,主编让他写一篇有关区块链技术与当地住房公积金系统结合的报道。

“我感到很诧异。”田野告诉深链Deepchain:“但领导安排的任务不能不做。”

在搜集资料的时候田野发现,中央政治局10月24日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

“中央都发话学习了。”田野说:“我就更不能不学习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区块链瞬间火遍了全国。”这是田野在该篇报道写下的第一句话。

通过深入的了解,田野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有了全新的看法:区块链只要用到正途,就能做的很好,但感觉很难。

但对于加密货币,田野依旧表现出警惕的态度。

 

「 “鼓吹比特币的不是傻子就是骗子” 」

 

作为一名老师,最重要的就是要“知其然,知其所以然”。

“但是区块链的原理,我却有点看不懂。”楼佳(化名)一脸疑惑的对深链Deepchain说道。

作为一名初中语文老师,朝九晚五、衣食无忧的工作让楼佳时不时会把自己积蓄的一部分拿出来做一些投资。

“在我们小县城,谈论股票的都很少,更不用说加密货币了。”楼佳告诉深链Deepchain:“倒偶尔有一两个年轻人会说一些什么分布式、区块链、比特币的词汇。”

“但都引不起大家的兴趣。更有甚者还会被亲戚认为进了传销组织。”

楼佳表示,她也是在和亲戚一起吃饭的时候,偶然听到有亲戚说加密货币。出于好奇,她就搜集了一些资料,想做一个全面的了解。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楼佳告诉深链Deepchain:“基本上很少有加密货币日均涨跌幅低于10%的。”

楼佳认为剧烈波动的涨跌幅完全不符合价值走向。“股市里,一只股票涨到10%就已经要烧香拜佛了;币圈里却只是震荡而已。”

和郁金香泡沫如出一辙。这是楼佳脑海里的第一想法。

17世纪荷兰的郁金香一度在鲜花交易市场上引发异乎寻常的疯狂,郁金香球茎供不应求、价格飞涨,远远超出实际价值范畴。

“所以,推广比特币的人,不是傻子就是骗子。”这是楼佳对加密货币的第一印象。

对于区块链技术,楼佳一方面直呼看不懂,另一方面,对于学校下发的关于中央提倡区块链学习的文件,楼佳不以为意。

“老生常谈,没什么新意。”

聊到最后,楼佳说她突然想起了一个笑话:当聊计算机和互联网技术的时候,杀猪的还是杀猪的,烙煎饼的还是烙煎饼的;可一旦聊到比特币、区块链,杀猪的就成了技术专家,烙煎饼的甚至都可以侃侃而谈。

 

「 区块链火了,很少联系的朋友找到了我 」

 

“我很感谢国家对于区块链的重视。”区块链媒体从业者张明(化名)告诉深链Deepchain。

张明表示,自己是在2018年初看到比特币上了微博热搜,才开始从比特币了解到了区块链。

“出于对技术的爱好,我来到了区块链行业。”张明告诉深链Deepchain。

初入区块链行业的的张明,一开始对加密货币表现出了抵触的心态。

“每周报选题,我都不想报和币有关的。”

但后来张明发现,有关加密货币的文章,其热度要远远大于技术方面的文章。

“为了关注度和流量,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了解加密货币。”张明如实说。

后来的张明,在工作当中,慢慢地也对加密货币放平了心态。“毕竟媒体从业者,不能拒绝新生事物,况且区块链也是因为比特币才被人发现和认可的。”

“可是,尽管我自己调整好了心态。”张明告诉深链Deepchain:“可我身边的人还没有调整好心态。”

对于张明所从事的行业,身边的朋友多带着有色眼镜看待,“这个是不是传销啊?你们币圈太会玩了。”张明告诉深链Deepchain:“很多朋友所谓的交流更多的时候像是讽刺和嘲弄。”

回到家中,当家人亲戚问及工作时。张明也会含糊其辞,“跟他们肯定讲不明白区块链,反而会让他们担心。”

自从区块链登上新闻联播,人民日报等各大央媒纷纷报道区块链之后,张明发现,情况发生了转变。

“原来对区块链持轻蔑态度的朋友悄悄地跑过来问我这个行业怎么样,有没有发展空间。”张明称:“感觉挺不一样的,一种被尊重的感觉。”

“现在隔三差五就会有一些平时不怎么联系朋友过来问我比特币、区块链相关的东西。”张明告诉深链Deepchain:“还有人把我说的内容整理出来。”

“原来,有一些事业单位要求员工学习区块链的知识。”张明边笑边说。

但同时,张明也表示,中央的讲话并不能反映出个别币圈用户所说的牛市要来了,国家倡导的是对区块链技术的学习,同时,国家也会加强对加密货币的监管。

“所以,别太盲目乐观。”张明说。

现如今,区块链学习热潮正在全国如火如荼的展开,或许在不久的未来,区块链会更广泛的落地。届时,区块链才会真正的走进人们的视野和生活中,受到人们的正视和重视。

本文为深链财经(ID:deepchainvip)原创。未经授权,禁止擅自转载。

区块链热潮下的众生相:有人入场炒币,有人嗤之以鼻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