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EIDOS造新链被指“模式”

文|凯尔

编辑|文刀

11月28日,因“转账挖矿”一夜爆火的EIDOS有了新动作。EIDOS团队在官网贴出公告,正式开启EOS姐妹链——YAS网络的筹备工作,以EIDOS与YAS进行1比1双向兑换的方...

EIDOS造新链被指“模式”

文|凯尔

编辑|文刀

11月28日,因“转账挖矿”一夜爆火的EIDOS有了新动作。EIDOS团队在官网贴出公告,正式开启EOS姐妹链——YAS网络的筹备工作,以EIDOS与YAS进行1比1双向兑换的方式来“启动”网络。

EIDOS发新链,不免令人想起其创始人Aiden Pearce的上一个项目——Enumivo(ENU),中文花名“牛油果”。该项目以“第一空投币”闻名,同样是EOS的姐妹链。但在今年8月,AP亲自宣告了它的死讯。

如今,AP带着YAS卷土重来,大有再造个“牛油果”的意味。但有人认为,以EIDOS兑换YAS的形式来启动YAS,不过是给EIDOS提供“伪价值”的噱头。

此前,EIDOS还宣称要做去中心化交易所,但截至11月28日,EIDOS仅在其面世当天在Github提交了一次代码,随后27天没有更新。

当前,EIDOS的价格已从月初的高点跌超97%。有用户担心,它将重蹈“牛油果”的覆辙。而25日预告公告的末尾,EIDOS团队写道,“这是又一次尝试,我们正在尽我们所能做到。”

EIDOS计划“空投”造新链

距离EIDOS面世已过去快一个月,这场“转账即挖矿”的币民游戏逐渐降温。11月28日,EIDOS的故事又有了下文。

3天前,EIDOS就公布了“发链”计划,以转EIDOS挖YAS的方式,筹建YAS网络。YAS将基于最新版的EOSIO版本创建,与Enumivo“牛油果”一样,是EOS的姐妹链。

EIDOS造新链被指“模式”

EIDOS计划发行YAS公链

此前的公告显示,EIDOS团队将部署一个智能合约,用户发送EIDOS到该合约中,可以1比1兑换YAS Token,发放1亿枚YAS后终止兑换。在这之前,用户可以随时“退货”YAS拿回等额的EIDOS。

28日,更新的公告正式公布了上述智能合约,新网络启动的节点设置在9000万个YAS被发出时。若至2020年6月YAS产生量尚不足9000万,视作启动失败,转入YAS合约的EIDOS将被销毁。

YAS的启动方式颇具“EIDOS特色”。当初,后者也是通过“用户转账EOS获得空投”的方式走向市场,只不过EOS会被等量返回,不是“购买”凭证,更像是获得空投的“行权”凭证。

“YAS采用了典型的EOS侧链跨链机制。”EOS社区KOL“星主”对YAS规则解读称,主网上线后,参与YAS挖矿的用户,可以通过挖矿账号的私钥,在YAS主网上得到相同账户名的YAS账号,并根据快照分发,得到新Token。

EIDOS团队强调,YAS主网上线前会先中心化启动,运行平稳后才会正式发布。在此之前,团队保有中止启动YAS、退币、取消Token冻结的权利。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EIDOS团队持币地址计算发现,截至11月28日11点30分,当前EIDOS总流通量约5792万枚,也就是说,即便所有持币者都选择兑换YAS,离9000万个还早,即YAS的主网启动时间不会很快到来。

在“星主”看来,以“兑换”形式筹建YAS网络是EIDOS的第二种用途。他认为,EIDOS的使用场景得到了丰富,“不过投资者将已有共识基础的EIDOS兑换为YAS之前,应该做好权衡。”

从市场反馈来看,尽管YAS还停留在构想阶段,EIDOS已闻风而动。

25日,该Token由0.004美元持续上攻至最高0.008065美元,涨幅超100%。28日上午11点,EIDOS在MXC平台的报价为0.006美元,相较低点仍有50%涨幅。

EIDOS作为创始人Aiden Pearce(以下简称AP)的“新作”,似乎正在走ENU的老路。ENU已在今年8月被AP亲手扼杀。当时他称,Enumivo网络中21个超级节点中至少6个节点属于同一个人,非常不安全,并宣告该项目已死。

随即, ENU暴跌,如今报价0.00071美元,年内跌幅达92.89%,持有者骂声一片。

“星主”将YAS视为ENU未尽故事的一种延续。公告中,EIDOS团队也表示,YAS网络试图成为能够替代EOS的廉价姐妹链,这是一个高性能合约平台,运行成本较低,并且真正由多数人统治,而不是少数富人的合谋。

“这是又一次尝试,我们正在尽我们所能做到。”曾几何时,ENU也曾被称作“穷人版的EOS”。

代码27天未更新 动机遭质疑
时间回到11月1日,EIDOS以“空投币”的身份面世,掀起了“转账挖矿”的浪潮。“羊毛党”纷纷涌入EOS网络,导致CPU价格短时上涨1000倍,并造成EOS网络严重拥堵。
 
项目火爆,MXC、BiKi、鲸交所等多家交易平台纷纷上线EIDOS。在MXC上,EIDOS最高涨至0.3美元,按其发行总量10亿计算,该项目市值已达到3亿美元。
 
但在很多人看来,火爆的EIDOS和当初的ENU一样,缺乏价值支撑,也无实际用途,更像是一种“空投模式币”。当前数据显示,EIDOS价格在达到高点后持续下跌,至今已跌超97%。
 
或许是意识到缺乏价值支撑的问题,11月3日,EIDOS团队宣布要推出去中心化交易所CODEX,并称EIDOS可与该交易所上架的Token交易。25日,项目团队又开始布局与EIDOS挂钩的YAS,以此为EIDOS赋能。
 
不过,查看EIDOS的Github代码库发现,该项目仅在11月1日开启当天提交了一次代码,直至28日,代码提交次数仍停留于此,已27天未更新。有人质疑,“EIDOS根本没有技术团队,放出CODEX和YAS的消息都只是利用预期利好来提供‘伪价值’。”
 

EIDOS造新链被指“模式”Github显示 EIDOS代码库27天未更新

 
要知道, ENU也发布过DEX,但无疾而终。
 
自媒体“庖丁解币”认为,EIDOS只是一个空气项目,做DEX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给EIDOS一点点价值支撑,让项目方能够发完所有的币。
 
资料显示,EIDOS发行总量为10亿,其中8亿通过空投的方式发送给用户,2亿由团队所有。EIDOS每秒产生25个,20个进入空投池,5个发到团队账户,约15个月发放完毕。
 
毕竟前面的项目做得一地鸡毛,后来的项目光打了“嘴炮”,YAS的启动方式难免遭到外界质疑。
 
有用户认为,YAS启动的前提是市场拿出至少9000万枚EIDOS来兑换YAS,且这部分EIDOS将被永久冻结,意味着市场中的EIDOS数量减少,团队的持仓比例增加。“用户挖矿是有资源成本的,看似空投得来的免费币,因EOS的CPU价格暴涨,成本也在激增。一旦团队大量出货,EIDOS就会和ENU一样出现暴跌。”
市场上还有一种流传甚广的猜想:EIDOS团队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搞垮”EOS网络。自EIDOS挖矿出现以来,EOS网络持续陷入了拥堵状态。11月28日,数据服务商DappTotal显示,EOS拥堵指数为100,拥堵程度连续28天处于峰值。
 
造成拥堵的“元凶”指向EIDOS,很多用户使用挖矿软件不间断地进行小额转账来获取EIDOS,导致真正使用DApp的用户需要在网络中排队。
一名EOS生态项目人士表示,YAS启动,同样需要在EOS网络上进行EIDOS和YAS的兑换,可能会加剧这种拥堵。
EIDOS在公告中展现了再续“牛油果”故事的心愿,但27天未在Github提交代码的尴尬表现,正在招至越来越多的质疑。
“穷人版EOS” 执念or套路

外界对EIDOS褒贬不一。从EIDOS对外发声来看,这个“牛油果”二代项目对建立一个“穷人版的EOS”十分执着。

去年,ENU刚发布不久时,AP在接受采访时公布了他公链计划的全貌。

“我计划建立一个更强大的社区,以Enumivo为基础开发一些应用,让社区成员和支持者参与其中。接下来的两年,我打算找到一个更稳定和快捷的区块链。如果得到允许,我还打算把所有成功的大型EOS项目移植到Enumivo上来。社区成员发起的项目,若是社区投票通过,我们将会为其筹款,为每个人谋求福祉。”

EIDOS造新链被指“模式”
AP曾对Enumivo寄予厚望

后来,ENU死了。如今,AP又寄往YAS。在EOS社区KOL“星主”眼中,AP是一位有区块链情怀的创业者,“当时的Enumivo链是没问题的,不过被超级节点垄断了,他希望做到更公平。”

根据团队对YAS的描述,这条公链将有如下特性:底层持续追踪EOS最新版本的代码;BP(主网见证人节点)投票使用1票1投的机制;RAM(内存)不会扩容;通胀率为2%。其中部分特性在EOS基础上做了改动。

去中心化交易所 Newdex告诉蜂巢财经,YAS虽然叫做EOS的“姐妹链”,但两者之间实际相互独立,YAS相当于用EOS的代码再造了一个公链,两条公链之间的账户无法转账。

相比于EOS目前BP的“1票30投”,YAS采取了“1票1投”的机制。Newdex认为,YAS的“1票1投”机制,意味着持币量越大的节点,话语权越重,也许最终会导致更“中心化”。此外,RAM不扩容意味着RAM的价值会更稳定。

目前,YAS还只是EIDOS团队的初步想法。在Newdex看来,YAS的一大局限性在于过度依赖EOS的代码,继承几乎所有EOS的属性,不够创新。“但它也有自己的优势,资源的使用费用比较便宜,适合一些对资源成本有要求的DApp开发者。”

市场上,基于EOS开发的姐妹链并不罕见,EOS原力、BOS侧链都在此列。不过,目前来看,这些“姐妹链”发展都不尽人意。

有专业人士认为,姐妹链存在一个模型问题,即上面的DApp再发自己的Token并不总是有意义。在许多情形中,DApp完全不用自有Token即可运行,创建的Token也不会产生多大价值。

“如果这样的话,就很难激励出块节点接受这些Token作为出块奖励。这些平台可能必须有更高的通胀率,才能为出块节点提供足够的奖励以涵盖成本,而高通胀将进一步形成价格下降的压力,形成一个价值毁灭的周期。只有那些具有令人信服的Token模型和真正的价值创造的项目,才能长期使用这一模型。”

目前,YAS还没有展现出令人信服的创新能力,价值前景尚不明朗。不过,“星主”依然对YAS抱有期待。他认为,相比其它姐妹链,其优势在于一定程度上能够筛选生态的启动者,“YAS的启动者是EIDOS持币用户,而EIDOS的主要持有者是EOS的CPU大户。这相当于参与YAS生态建设者更具有资源实力,对发展帮助更大。”

无论怎样,AP在ENU之后,又打算回归他的公链事业。在官网上,他将此定义为“又一次尝试”。但他迈出第一步之前,还要等待EIDOS持有者的“投票”。

互动时间

你看好YAS的未来吗?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