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逐鹿 以太坊2.0挑战者大盘点

以太坊2.0是否会失去第一次迭代的先发优势?

导读

经过数年的发展,以太坊2.0似乎已经近在咫尺了。尽管Medalla测试网的起步不太稳定,但总体进展还算顺利。Prysmatic Labs开发人员Raul Jordan在最近的博文中指出,“Medalla创世区块在2到3个月后启动是比较理想的状况。”

自以太坊平台于2015年首次推出以来,一直存在升级的想法。如今,实现以太坊2.0的进程已经花了数年时间,这也表明,与从头构建一个项目相比,为运行中的区块链更换引擎更具挑战性。

自2015年以来,许多开发人员确实抓住了机会来构建自己的引擎,旨在解决以太坊 2.0试图解决的相同问题,甚至更具挑战性的问题。以太坊1.0已取得开创性的进展,但2.0版本将群雄并起的环境中启动。

毫无疑问,竞争正在变得越来越激烈。2018年横空出世的EOS并没有像人们预测的那样成为以太坊杀手。但最近,波卡取得了重大进展,在开发平台token赛道,DOT市值仅次于以太坊。本文将盘点以太坊的其他竞争者,简单探讨一下以太坊2.0在解决某些最紧迫的问题上将如何应对其他项目的挑战。

Cardano(ADA)

A3IMo6QANuwRRmGF.png!thumbnail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Cardano(ADA)一直是以太坊最受期待的竞争对手之一。该平台由以太坊的最初联合创始人之一,数学家 Charles Hoskinson创建,他于2014年离开以太坊,随后创立了IOHK(Cardano的开发公司)。

今年,Cardano多次成为圈内的热门话题,因为它已在其主网上启动了Shelley实施阶段。该阶段特点是在Cardano网络中引入了质押机制,从而使ADA token价格大幅上涨。但是,像以太坊2.0一样,Cardano也在进行长期发展计划。Shelley只是第二阶段,后续还有其它三个阶段,下一阶段将引入可进行扩展和治理的智能合约。

与以太坊2.0相比,Cardano最终将运行链上治理模型。来自Quantstamp的技术人员代表最近几个月一直在审核Cardano代码库,他认为该项目将成为仅次于以太坊的第二大智能合约平台,使另一个主要链上治理平台Tezos相形见绌。

Tezos(XTZ)

v4MKg57VsAsHBD2k.png!thumbnail

Tezos于2018年推出,基于DPoS进行运作,该共识也被称为“流动权益证明”。研究人员认为,Tezos虽然没有达到与以太坊相当的去中心化水平,但其去中心化程度仍比许多DPoS区块链高得多。这很可能是因为Tezos没有对节点数规定上限。因此,在安全性和吞吐量方面,Tezos是有能力和以太坊2.0竞争的。两者之间的主要区别主要是Tezos属于链上治理模型。

Tezos的愿景是实现平台的自我维护。与Cardano的最终计划类似,满足最低质押要求的任何人都可以对协议升级进行投票,投票通过后可立即实施升级。相比之下,以太坊一直是链下治理,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仍将如此。需要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链上治理和链下治理两个模型都无法证明自己在本质上优于对方。

Qtum

0Z4Hu1WWcqaFUnQs.jpeg!thumbnail

Qtum今年成功完成分叉,转到新版本的主网,从而完成了路线图的重要里程碑。与以太坊2.0当前正在测试的机制类似,Qtum基于PoS共识上运行。以太坊2.0质押至少需要32个ETH,这为进入市场设置了较大障碍,而Qtum没有最低质押要求,可确保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其质押计划。最近,Qtum还推出了离线质押,使其成为最早允许用户对离线冷存储钱包中的资产进行质押的平台之一。

Qtum联合创始人Jordan Earls表示,“向PoS权益证明的转变印证了我们在能源、用户友好性和安全性方面一直以来的想法。此外,我们很遗憾地看到,随着PoW工作量证明区块链的51%算力攻击事件的增加(如以太经典),PoW比PoS更安全的古老说法被证明是不完全正确的。我们认为,PoS权益证明才是绝大多数非比特币区块链共识的未来。”

另外,Qtum运行在以太坊虚拟机(EVM)之上,这意味着该项目可能会受益于以太坊2.0的开发,例如分片。但是,与以太坊目前仅限于Solidity编程语言不同,Qtum链上的开发人员可以使用多种更广泛使用的语言来编写去中心化应用程序。

Matic

lRs35YeUkZ52kpMw.png!thumbnail

作为以太坊的二层网络,Matic Network提供了许多优势,例如ERC-20token兼容性。Matic可扩展性很高,最高可达到65000 TPS。该项目获得了币安的早期支持,通过其Launchpad平台进行了IEO token销售,并获得了Coinbase Ventures的早期投资。目前,Matic已经与包括Decentraland在内的优质项目合作,以实现高吞吐量。

若以太坊2.0能为平台带来更好的可扩展性,是否意味着将不再需要诸如Matic Network之类的第二层项目?

Matic首席运营官Sandeep Nailwal认为,“以太坊2.0不能提供无限的可扩展性。最好的情况是64分片,其分片链类似于今天的以太坊链。假设每条PoS单链最高可以达到50 TPS,那么总吞吐量仍然只能达到3200 TPS。以太坊提供更高吞吐量将推动更大的需求,从而导致以太坊永远无法扩展到其DApp活动所需的水平。第一层区块链是结算平台,并非为了支持商业活动。随着DeFi DApp的热潮使gas费用不断上涨,那些使用第二层平台进行治理投票等功能的用户将不会迁移到竞争对手的平台上。”

Tron

lmDMArCoYO0suDwo.jpeg!thumbnail

波场(Tron)于2017年推出,是以太坊的早期竞争对手。在孙雨晨的带领下,波场收购BitTorrent并取得了重大的进展。在2019年3月,Tether宣布推出TRC-20版本的USDT。由于波场的吞吐量比以太坊高,在此后的六个月内,基于波场的USDT已增长到USDT流通总数的12%。

但是,鉴于波场基于DPoS权益证明共识,因此其可扩展性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2019年,联合创始人Lucien Chen宣布,由于波场属于“伪去中心化”,这与该项目的“使网络去中心化”的使命相反,因此决定离开波场。对比之下,根据ConsenSys的说法,以太坊2.0将在信标链上推出超过16000个验证器。

Elrond(EGLD)

J2US9mcRPzPgWFJf.jpeg!thumbnail

Elrond是以太坊的较新的竞争对手之一,已于今年7月启动主网。在可扩展性方面,以太坊2.0将面临Elrond的挑战,因为该项目凭借其自适应状态分片机制,其测试网络的TPS高达260000。

Elrond业务开发主管Daniel Serb表示,该平台的分片方法类似于以太坊2.0:两者都通过对网络节点、交易和区块链状态进行分区,以实现高吞吐量。但是,Elrond从固定数量的分片开始,TPS可达15000,因为该协议允许分片的数量根据流量动态增加。相比之下,以太坊上的分片数量固定为64。从长远来看,开发人员可能会发现,与以太坊相比,Elrond具备一些优势。

Daniel认为,“Elrond最具吸引力的特征之一是,智能合约作者可以得到30%的gas费用作为特许权使用费,而调用者不必支付更多费用。而且, Elrond智能合约是可升级的,这无疑将使任何项目的生命周期都变得更加轻松。”

Algorand (ALGO)

C5PVlomMwCF3HtiR.jpeg!thumbnail

2019年,图灵奖得主和麻省理工学院教授Silvio Micali创建并启动了Algorand。该项目声称自己是第一个使用“纯粹的PoS权益证明”共识来确保网络安全的方案,可保证拥有一小部分ALGO token的所有者无法对该网络造成任何伤害。

该平台能够与以太坊2.0相提并论的是平台开发领域。目前,最大的两家主流稳定币Tether和USD Coin均有在Algorand上运行。4月份,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网络Props Project也已从私有区块链迁移到Algorand。

Algorand产品负责人Paul Riegle最近表示,“该项目一直在通过最新的升级来扩大DeFi领域的规模,其中最具吸引力的就是“rekeying”(重设私钥)。通常,如果用户想要更改多重签名钱包中已授权的私钥持有者,可能会非常麻烦。Algorand用户通过重设私钥,可以使用内置的支出策略将单个密钥从一个多重签名转移到智能合约管理的地址。在DeFi领域,这种开发功能可以使托管用户资金的DApp运营商更加轻松。”

Cosmos(ATOM)

pFJNM1pszL64bZaR.jpeg!thumbnail

作为首批提供区块链互操作性的平台之一,Cosmos于2019年推出并在区块链领域引起了轰动。Cosmos由Interchain基金会指定的Tendermint开发公司创建,旨在构建跨链生态系统。

随着互操作性被证明是2020年区块链的重点领域,Cosmos在该领域相对于以太坊2.0具有优势。但是,如果说互操作性是一股崛起的潮流,那么它将会使所有可互操作的项目水涨船高。

Interchain基金会经理Billy Rennekamp指出,“互操作性将给包括以太坊2.0的所有平台带来同样的好处。行业的最终愿景是,形成一个庞大的、多样化的区块链生态系统,包括以太坊2.0在内的各条区块链可通过区块链间通信(IBC)构成,并共同形成区块链互联网。如果以太坊2.0使用IBC进行跨分片通信,也将能够使用它进行跨链通信。”

Cosmos还通过Tendermint的拜占庭容错共识(BFT)达到可扩展性。Cosmos联合创始人兼Informal Systems首席执行官Ethan Buchman认为,“经典的BFT可以说是达成共识的最直接、最灵活的方法。Tendermint的设计使BFT共识引擎与PoS权益证明经济学脱钩,从而允许对经济细节进行更多试验。相反,ETH2.0共识与ETH2.0堆栈的其余部分则是紧密集成在一起的。”

Ardor(ARDR)

YcGgRQH0fasxi1wn.png!thumbnail

Ardor于2018年初推出,是率先在PoS权益证明共识下运行的多链架构的首批平台之一。 Ardor在父子链结构上运行,与比特币或以太坊等线性区块链相比,吞吐量更高。我们可以把这种结构和以太坊2.0的分片机制对比,在以太坊的信标链中,分片链将作为子结构彼此并行运行。

但是,Ardor具有另一个内置的关键功能,而这一功能通常被区块链核心开发人员所忽略:Ardor子链运营商可以发行自己的原生token,这些token与父链兼容。Jelurida(Ardor和Nxt运营商)联合创始人Lior Yaffe认为,“Ardor的子链捆绑系统使应用程序开发人员能够为其用户提供交易费用支持,并有选择地创建许由未非许可的公链保护的可分片混合应用程序。这两个功能都可以在主网上使用。同时,Yaffe对以太坊2.0的时间进度持怀疑态度,他认为没人能够确定以太坊2.0能在什么时候推出。

公链之王,赢者通吃?

到目前为止,上述的所有平台都有明显的优点,但在采用率方面,还没有一个能够撼动以太坊的地位。但是,鉴于完整的以太坊2.0实施可能还需要至少一两年的时间,在此期间仍然有可能出现一些变数。

最后,即使以太坊成功保住了自己的先发优势,但互操作性和可扩展性的发展仍将意味着未来多个竞争平台可以长期共存。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