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依赖广告的宝宝树:亏损同比扩大约八成,复星国际“上位”

有媒体报道,称宝宝树已被复星国际方面接管。

如果说煤炭、钢铁等属于夕阳产业,那么母婴绝对是可持续的朝阳产业。

据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预计2020年国内母婴市场规模将突破4万亿元。近年来,互联网母婴市场逐渐升温,更是促生了宝宝树、爱婴室等上市公司。

其中,宝宝树(01761. HK)于2018年11月在港交所上市,被称为“互联网母婴第一股”。不过,另一家“母婴第一股”——爱婴室则在2018年3月30日在上交所上市,要早于宝宝树。

严重依赖广告的宝宝树:亏损同比扩大约八成,复星国际“上位”

贝多财经发现,宝宝树与爱婴室的主营业务有所不同,前者依托平台在线社区等提供服务及电商,而后者主要从事母婴产品销售及服务,包括婴幼儿奶制品、纸尿裤等。

严重依赖广告,亏损扩大约八成

相对而言,互联网属性更强的宝宝树显得颇为动荡。受疫情影响,2020年上半年,宝宝树实现营收9373万元,同比下降61.1%;期内亏损约1.73亿元,亏损同比大幅扩大75.8%。

有分析人士直言,宝宝树的业务波动除了疫情的因素外,与其人事调整、业务转型也有关系。据了解,以在线社区为主阵地的宝宝树,营收的主要来源是广告,占比超过80%。

而电商、知识付费等业务合计占比不足20%。成立于2007年的宝宝树,在IPO招股书中写道:“我们是以MAU计中国最大、最活跃的母婴类社区平台,致力于服务年轻家庭”。

严重依赖广告的宝宝树:亏损同比扩大约八成,复星国际“上位”

宝宝树创始人王怀南

此前,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截至2019上半年,宝宝树孕育APP流量稳居母婴孕育市场第一,成为行业内唯一月活过1000万的母婴社区APP。

但即便如此,宝宝树的盈利模式依然严重依赖广告。正如宝宝树在2019年财报所言,广告业务极易受经济环境影响。宝宝树2019年上半年营收2.41亿元,同比下降40.9%。其中,广告业务收入2.1亿元,同比下滑28.86%。

今年8月25日,宝宝树公布了2020年上半年财报。其中,广告业务贡献超过80%。根据财报,该业务在报告期内的营收为7759万元,相较于2019年同期下降63.3%,且下滑幅度扩大。

同样下滑的还有电商业务,占总收入约14.2%,实现收入1332万元,相较于2019年同期的1951万元下降31.7%。收入下滑的同时,宝宝树的毛利率也从2019年上半年的72.5%降至33%。

宝宝树解释称,“经过两年的调整及完善,与战略股东在电商业务方面和制作经营的业绩仍未达到我们的预期,而我们尚未在整个电商系统的购物过程中建立起用户的坚实信赖。”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8月31日,宝宝树还因违规收集个人信息被工信部点名。据了解,工信部通报2020年第四批存在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共涉及101款App,“宝宝树孕育”等多款App名列其中。

阵痛不断,复星国际掌握主动权

尽管主营业务收入低于预期,但宝宝树在公告中强调其对下半年整体收入增长充满信心。尼尔森调研统计,母婴平台的种草信息对母婴人群在线上线下全渠道的消费参考价值位列第一。

其中,宝宝树来自国内广告品牌的收入占宝宝树新广告品牌2020年上半年总收入60%以上。宝宝树还称,国内外优质健康生活、化妆品及汽车等泛母婴类品牌亦与其达成了深度合作。

与宝宝树相似的是,爱婴室(603214.SH)对外披露的2020年上半年度报告显示,其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0.96亿元,同比下降7.07%;净利润约为4411.15万元,同比下降29.18%。

不过,爱婴室在其财报中表示,其电子商务平台销量取得新突破。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爱婴室门店销售收入 9.5亿元,占比86.79%,收入同比下降 9.2%;电子商务销售5948.97万元,占比 5.43%,收入同比增长87.91%。

对于宝宝树来说,优化电商消费体验将是其下半年的重点工作。宝宝树称,通过打造更符合年轻用户调性的促销玩法、完善供应链能力及自运营电商系统优化升级来进一步缩短用户下单决策与购买路径,为用户创造美好的购物体验等。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宝宝树的全平台平均月活跃用户总数超1.03亿。其中,移动端主阵地宝宝树孕育App活跃用户总数2040万,较2019年底上涨7.9%,次月平均留存率涨至65.2%。

尽管宝宝树孕育App活跃用户有所增长,但其全平台月活跃用户则有所下降。此前的财报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末,宝宝树的全平台平均月活跃用户总数为1.39亿,2020年上半年末较其减少了25.6%至1.03亿。

换句话说,约有3600万用户在过去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并未再次使用宝宝树的产品。而用户数量的减少,也必将致使宝宝树的变现能力进一步下降,且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也在抢生意。

此前,宝宝树创始人、董事长王怀南在接受36氪专访时也曾经谈到:“很可能我们的竞争对手不在母婴赛道上,外部合作伙伴很可能未来会成为我们今天定义的竞争对手。”

严重依赖广告的宝宝树:亏损同比扩大约八成,复星国际“上位”

王怀南认为,母婴企业能不能赚钱,取决于能不能把高价值的用户精准展现出来。但贝多财经发现,宝宝树至今未能实现持续盈利。根据宝宝树此前披露的数据,其2019年经调整净亏损4.94亿元,同比变动-193.96%。

2015年至2017年,宝宝树的净亏损分别为2.86亿元、9.34亿元、9.11亿元。2018年,宝宝树上市前取得5年来首次盈利,调整后净利润5.26亿元,但在2019年则再次录得亏损。

在业绩不振的情况下,宝宝树的核心团队也频频变动。据了解,宝宝树原副总裁兼商业总负责人魏小巍、首席技术官詹宏勇、广告业务总负责人陆烨玮、产品运营总负责人唐桦等人均已离职。

此前,宝宝树也在财报中披露,其知识付费、健康、内容等业务负责人已悉数离职。王怀南则称,优化也是持续不断的,“随着各个阶段对人才需求的不同,现在也有更多的新同事加入。”

值得一提的是,王怀南也在2019年9月也被传出套现退出,加入美国电子烟巨头JUUL,任中国区CEO。随后,王怀南回应称,“作为这个领域的核心的创业人,我不可能离开自己的战场。”

事实上,王怀南也已不再是宝宝树的实际控制人。2019年10月10日,复星国际以4560万港元的对价受让由宝宝树联合创始人邵亦波转让的2000万股宝宝树H股股票,占总股本1.18%。

转让完成后,复星国际以24.67%持股超越了宝宝树创始人王怀南,成为宝宝树集团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截至2020年6月9日,郭广昌的复星国际持股4.16亿股,占比25%,稳坐第一大股东席位。

另据了解,聚美优品、滨江集团等股东也彻底退出,不再持有宝宝树的股权。目前,王怀南仍是宝宝树的董事会主席兼CEO、董事长,也是第二大股东。但有媒体报道,称宝宝树已被复星国际方面接管。

不过,也有消息称宝宝树内部一直以来强调对其与复星国际的关联定义为“相互赋能”,并非谁来控制谁的状态。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