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半月 阿里系概念资本市场翻江倒海 中国动向 圆通速递 过山车行情埋葬大把游资

9月7日,中国动向正式成为离开“深股通”15家公司中的一员。次日,其股价下挫7.48%至0.99港元,市值则再次告别60亿港元关口。

“但凡涉及一定运气的事,只有从长期看,好过程才会有好结果”。56岁的瑞信董事总经理迈克尔·莫布森言辞凿凿。

很可惜,曾被《华尔街日报》授以“全明星分析师”的桂冠人物,不见得能说服中国资本市场上疯狂的游资玩家。特别当游资被突如其来的阿里巴巴概念刺激到双目泛红,实力、运气、成功,往往成为随后而来投机策略的自洽逻辑。尽管在以上述三个词组构成书名的财经专著中,作者身份的莫布森其实更想强调——投资,一门概率艺术。

最新例证,正发生在9月的第一个交易周。当然,也是中报季结束后的开始。

1日晚间,中国快递产业鼻祖级公司之一圆通的创始人喻渭蛟、张小娟夫妇宣布与阿里网络签署协议,拟以17.406元/股价格向阿里网络转让3.79亿股(占总股本12%),交易金额66亿元。第二天,位于主板的圆通速递(600233. SH)以10%涨停触达18.37元的52周高点。这并不奇怪。

然而,真正的戏肉却是在距上海1500公里外的维多利亚港抖露出来。圆通速递国际(06123. HK)周三以2.26港元开盘,全日最高涨幅高达276%,最终以升259.3%至7.15港元收官。

不妨再将时间轴延伸至今年3月27日1.22港元/股的全年低点吧,假若真有一位“乐透彩”股票持有者,那么他在某一时刻实现了160天9倍回报的神迹。

问题是,“欲仙”的开场时常连接着“欲死”的结局。受本土主板市场涨跌幅度限制,先是接近550亿市值的圆通速递于3日、4日分别下挫6.48%及5.47%。至于连番大涨后市值也只区区35亿港元的香港那位,周五全日大跌23.64%至6.33港元,而18.67%的换手率,或许意味着不甘、观望、再捞一把、弥补损失。嗯,暗流汹涌。

“11元买了5万股,什么时候能回本呀,”在雪球网的评论专区,一位投资人似乎心事重重。

事实上,圆通过山车式的剧情,早在四十多天前就上演了相仿一幕。同样是涉及大陆、香港两地资本市场,也是缘起于阿里巴巴或更准确的说是蚂蚁集团,震级虽然稍逊但波及面却指数级增加。启动火山喷发的,当然是7月20日晚间来自蚂蚁集团那则确认上市的官宣。可以想见,任何与其发生瓜葛的企业,均面临着想象空间。

按照分类,市场将A股中所谓“蚂蚁概念股”大致分为五类,即直接参股、间接参股、实控人参股、被参股及相关业务合作方,总计44家上市公司。

那么,不同概念分类的公司在7月20日前后股价发生了何种波动?这种波动究竟出于精确的收益计算抑或仅仅是一种“博傻”,参与波动的各方能成为莫布森所言“概率的赢家”吗?

“小河弯弯向南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市场人士注意到,2007年10月10日在港股上市的中国动向(03818. HK)7月21日以0.90.93港元开盘,最高见于1.211.25港元,当日收报于1.081.12港元/股,全天涨幅达31.7876%。更“巴闭”(粤语:显赫/不可一世)的同样是两个数据的前后对照,当日成交量3.22亿股,成交金额3.5亿港元,分别较上一日急升67倍和86.2倍。而以往大概率低于1%的换手率就一跃升至5.47%。

一炮双响再接再厉,7月22日部分游资继续犀利表演,全天一度见到1.371.41港元的52周最高。不过,或是有雄劲力量不愿见到股价过度起劲走火入魔,也可能有大批游资盘思量见好就收,全天终了以跌8.93%至0.991.02港元报收。只是4.25亿股的成交量及5.11亿港元的成交额又较21日上升31.98%和46%。当天换手率,7.22%。而此前其52周股价低点——0.520.54港元却见于3月203月19日,恰好是临近莺飞草长的春分日。至于那天的成交股数、成交金额,分别为3157.71179.1万股,1990.35695.67万港元,换手率为0.5420%。

123124天后,当真换了人间。

作为一家标识“纺织服装板块”的港股上市公司,中国动向的“威水史”确有一说,包括其实控人陈义红扶持李宁长达十余年,以及14年前与摩根士丹利的大胆对赌。特别该公司旗下控制的Kappa品牌,更是领中国运动时尚风气之先。而2007年10月上市前123倍的超额认购,以及上市首日298亿港元的市值,甚至将位于其前投身港股的李宁(02331. HK)与安踏体育(02020. HK)都抛在身后。

有数据表明,在巅峰时期,中国动向年销售额超过40亿元。而如今,依据该公司2019/2020年报,截至今年3月31日的12个月内,其经审核的销售额同比增12.6%至18.41亿元,年度股东方面盈利同比减少14.69%至3.66亿元。基于昔日主打的纺织服装不复当年之勇,长期在1元仙股线徘徊的股价,导致其市值只能在40亿至70亿港元区间浮游。而此时的李宁与安踏,已成为800亿港元和2200亿港元市值的庞然大物。

再来看那份最新年报中的秘密吧:公司总资产116.9亿元,净资产106.2亿元,资产负债率仅为9.2%。而在116.9亿人民币总资产中,金融资产和现金合计101.1亿元,占比接近九成,主营业务严重萎缩。

紧要之处,须敲黑板:有小道消息传来,中国动向持有蚂蚁集团股份价值19亿元。福气啦!果然这么简单吗?显然,答案要复杂得多。先是中国动向的财务官在股东大会上明确表示,按最后一轮1350亿美元估值,公司之于蚂蚁集团的持股只价值4亿元。即便IPO前提升了估值水平,但一旦扣除基金分成及所得税后,“收益只是在可预期范围内,绝没有那么夸张”。

另有一个重要动向也颇值得关注。三月股价低点时,陈义红曾多次下场增持自家股票;而至8月,其与一致行动人则连续减持。在游资视作“特大利好”兑现的事件发生前,如果只把此以“获利回吐”等闲看待,未免过于想当然。

有市场观察家进而表示,部分参与炒作的游资之所以选择性失明,另一个担心就是中国动向可能随时从港股通名单中剔除,这将意味着游资通道被单向关闭。他们的策略只能是“只争朝夕”,由此引发的结果就是该股股价自7月下旬至9月第一周始终在0.9港元-1.09港元间反复振荡。一个“久盘必跌”的幽灵即将现身。

其实,在电影《信条》中还寓示着一个大道至简的理论:一切已经发生的将一定再会发生,并且总会发生。

不够直白?那好,就以较迈克尔·莫布森早出生70年,著有《证券分析》一书的本杰明·格雷厄姆的话说:“牛市,是普通投资者亏损的主要原因”。

9月7日,中国动向正式成为离开“深股通”15家公司中的一员。次日,其股价下挫7.48%至0.99港元,市值则再次告别60亿港元关口。总算还留在常态区间,毕竟那一厢的圆通速递国际,同天再次大跌了19.43%。而至9月8日,中国动向股价走势已渐趋平稳,圆通速递国际则在短时间内上涨40%。

食得咸鱼抵得渴,故事并未结束。

gZbLtzlwdxW3np9KMUtbAgensOnUPmfZo3FC74bj.jpeg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