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汽车与CTO王凯 共同 蜕变出一个全新的理想

理想汽车终于迎来了他成立以来最大的人事变化,当然这种变化是向好的,而且代表着理想汽车未来很多年的发展方向。

    理想汽车终于迎来了他成立以来最大的人事变化,当然这种变化是向好的,而且代表着理想汽车未来很多年的发展方向。

    2020年9 月 15 日,理想汽车宣布王凯出任理想汽车首席技术官(CTO),全面负责理想汽车智能化相关技术的研发与量产,包括电子电气架构、智能座舱和自动驾驶等。

image.png

在理想内部,王凯的职级很 高,已经进入高级管理层级。毫无疑问,王凯是理想汽车过去五年来招募的最为重要的高管,没有之一。

对于这一人事任命乃至王凯本人,外界充满好奇:对于理想来说,为什么是王凯?对于王凯来说,又为什么是理想?甚至,一家车企需要 CTO 这个职位吗?我们逐一展开。

 1、为什么是王凯?

在两个小时的交流中,王凯 20 次提到"落地",18 次提到"特斯拉",而特斯拉恰恰是智能汽车技术落地经验最为丰富的企业。

在过去的职业生涯里,王凯不仅限于理论研究,更多是长期积淀下来的落地经验,这可能是理想汽车最看重王凯的特质之一。

王凯在专访中表示,一家车企真正蜕变为一个科技公司的标志,是“一定要对各种细分技术、各种基础科学,有一个特别强的整合能力,而且把它真正能落地,这是一个最高的条件。”

这句话映射到汽车电子电气架构的集中化趋势上,意味着车企需要对全车的芯片、算法、操作系统、硬件架构等不同资源的深刻理解和重新排列组合。

2012 年 11 月,王凯从诺基亚跳槽到伟世通担任高级硬件工程师。一年后,伟世通启动了由王凯担任首席架构师的 SmartCore™ 智能座舱域控制器研发项目。2017 年年底,该项目在梅赛德斯-奔驰新 A 级(MBUX 智能座舱)上成功落地。

这是全球首个智能座舱域控制器的量产项目。在那之后,王凯前后累计主导了五款不同方向的量产项目,成功将职业触角升到了芯片、算法、操作系统、硬件架构等汽车智能化的方方面面。

这让他对底层技术细节有着更好的把控。比如,除特斯拉外,理想是第二家明确表示要自主研发自动驾驶实时操作系统的车企。

在解释自研操作系统的逻辑时,王凯提到了自动驾驶系统的一个核心指标——延迟,理想必须自研底层实时操作系统和系统中间件的 Kernel 部分,以确保未来全链路的优化。

为了保证极致的用户体验——更准确地说是当用户反馈时,能够快速诊断、从源代码层解决问题、快速 OTA 更新,理想需要研发和控制整个技术栈。

在落地之外,王凯表现出来的另一项特质,是对宏观技术趋势的敏感与判断。

交流一开始,王凯提到了汽车行业 14 家一级供应商(包括王凯身处其中的伟世通)陷入亏损的惨淡前景,但另一方面,汽车科技公司(泛指以特斯拉、理想、蔚来、小鹏等数据驱动型的新兴车企)在用户端和华尔街两个维度双双获得认可。

王凯认为,这些汽车科技公司的差异化绝不仅限于对座舱、辅助驾驶系统的更多投入,从基础科学的角度来讲,汽车行业的变革浪潮代表了多个基础学科的发展在汽车行业交汇,促成了新一轮革命的产业基础。

• 通讯:4G - 5G 的演进,延迟、成本下降、吞吐量提高

• 工业 4.0:制造自动化,降低成本、提升效率

• 人工智能:赋能座舱、自动驾驶

• 大数据:用户数据驱动的产品迭代

• 材料科学:汽车三电工程与轻量化

王凯把他对不同产业发展的宏观判断融入了职业规划。2012 年 6 月,智能汽车的鼻祖特斯拉 Model S 在加州亮相。王凯嗅到了汽车行业的暗流涌动,5 个月后,王凯加入了伟世通,开始主导新一代汽车电子电气架构集成化的落地。

双重特质叠加,让李想在公告中讲出了那句:王凯是众多候选人中最适合、最能胜任理想汽车 CTO 这一角色的。

2、为什么是理想?

在这个问题前,我们不得不简单介绍一下王凯的背景。在加入理想之前,王凯已经在海外工作了 15 年。

所以,这个问题也许要拆解成两个小问题:为什么回国?为什么是理想?

王凯谈到了智能手机行业一超多强的市场格局:苹果是其中唯一的破坏式创新者,剩下的几大头部公司全部是中国企业(具备全产业链优势和集约效应优势的三星除外),而华为、小米、OPPO 和 vivo 无一例外都是当年苹果引爆智能手机市场之后快速跟进的 fast learner。

为什么全部是中国企业?因为中国具备智能设备市场的三个特点:大市场、多用户、数据驱动。这三个特点对于智能汽车市场同样成立。

所以问题变得清晰:智能汽车行业的破坏式创新者已经在那里,王凯要找的,是与自己价值观合拍的中国 fast learner。

“我一直支持 Progressive innovation,就是渐进式技术革命,通过一步步扎实走,把技术落地,技术落地以后回补下一步的研发,一步步做起来。”王凯表示。

理想 ONE 这款车浑身上下都是渐进式技术革命的影子。比如,在纯电动动力总成的成本和补能效率不比燃油车的当下,理想 ONE 通过增程这一并不主流的动力路线来实现了兼具电驱动的平顺性和燃油车补能的便利性。

在王凯看来,这是站在用户角度出发,最合适的产品决策。

王凯也非常认同李想提出的"在特定的时间做特定的事情"、"企业在从 0 到 1、从 1 到 10 和从 10 到 100 的策略是完全不同的"。

"很多公司高举高打,这种模式会有很大的风险。"理想会分阶段设定具体的目标,做扎实后开始下一阶段的部署。

某种程度上,"阶段论"在理想汽车自动驾驶部门已经有所体现:伴随着 2020 年 L4 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启动,长期稳定的理想汽车自动驾驶部门开始扩张。根据王凯的说法,自动驾驶团队将从 60 人增长至 200 人左右。

"错误的精准比模糊的正确要致命得多。"王凯表示。

3、一家车企需要 CTO 吗?

“过去我相当于一个”黄金球员",到了理想汽车要做"明星教练",带领团队里的每个人都成为"明星球员""。这是王凯对 CTO 这一职位的认知。

理想汽车要做一家数据驱动的科技企业。王凯负责的是总架构的设计,这个架构不再是狭义上的汽车电子电气架构,也不是整车架构,而是企业级的闭环架构。

从 0 到 1,理想汽车完成了整车、手机 App、售后系统、研发系统和云端的闭环打通。当用户的需求被采纳后,可以迅速反馈到研发,并实时看到研发的进度、预计推出时间等等。

而王凯加入后的从 1 到 10,将推动整个闭环进入飞轮迭代,让整个迭代变得越来越快。

王凯表示,要在所有的部门形成飞轮效应、加速增长,所有的小飞轮组合成一个宏观上的大飞轮,形成销量增长-海量的用户反馈数据-研发改善用户体验-促进销量增长的可持续运转。

为了整个过程中的跨部门协同,王凯统管了智能座舱、自动驾驶与新增的算力平台部门。

1721806892-1601085297966198527.60537169606.jpeg

从汽车电子电气架构的角度来说,行业内有三个非常重要的趋势分别是计算中心化、数据网关卫星化和能源网关卫星化。

在这个演进的过程中,理想汽车算力平台部门将自研部分局部增容的 ECU,推进数据网关和能源网关的融合,并为下一阶段整个硬件的抽象化做准备。

从企业层面,理想汽车会在这个过程中实现最终的目标,成为一家出行服务提供商。在王凯看来,这样的企业绝对具有科技属性。

"一个科技公司需不需要 CTO,这个问题大家去想。"

实际上,没有什么比王凯加入理想更能说明理想已经全面进入从 1 到 10 的阶段。我们也期待,王凯的飞轮效应,能裂变进化出一个全新的理想。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