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token——实现安全、可信、开放的生态,并且带来创造性的设计

后工业经济时代,Vtoken引领数字变革新浪潮

工业化理论之父罗斯托将工业化进程分为五个阶段:传统社会、工业化准备、工业化起飞、工业化成熟以及消费时代,这也是“经济增长的阶段”。

7S52q4FmpkFG8fXcMWKL67UOvnek2KE7RhlLXED7.png

工业化起飞之后之所以能够继续向前发展,是由于投资率的较高水平保证了经济增长的自动性和持续性,这种经济的自我持续增长是一种可能的“自动增长”,或是所谓的“投资引致投资”。这是中国在金融危机之前的经济发展模式的最好总结。但是,这种自动增长可能性的大小最核心的决定因素是投资率水平,即资本积累的程度,也就是资本投资周期或中周期能否顺利开启。具体而言,取决于:

①原主导部门的后向效应和旁侧效应能否继续发挥,即旧主导部门作用的下降不是骤变式、崩溃式的,或者旧主导部门通过技术、模式、组织等创新继续发挥主导作用;

②新旧部门的转化是否顺利,新主导部门是否可以不断替代旧主导部门引起“起飞过程的不断重复”,这与熊彼特的 “破坏均衡”异曲同工。

第一个因素决定了经济波动的剧烈程度,是一个经济周期波动的问题。第二个因素决定了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和增长的幅度,是一个持续性和增长程度的问题,实际上也和增长中枢的变化相关。如果两个因素没有很好地满足,最后的结果就是从工业化起飞向工业化成熟过渡的困境,被称为“工业化起飞萧条”。罗斯托等人认为,即使像美国这样的“再工业化”国家,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

从增长的内生模式看,工业化成熟的增长动力在于集中化(大型化)、中坚化以及旁侧效应——城市化。集中化带来工业部门的上下游或横向规模的扩大,以及潜在效率的提高(这个存在分歧),中坚化则是中小企业及配套行业的成长路径。城市化一般在工业化成熟阶段随着集中化以及工业集群的形成而加速,从而给工业化及经济增长带来了内生动力。

走向工业化成熟是一个资本积累的过程,还是一个投资主导的增长模式。但是,这个阶段的投资遭遇了比此前更加明显的约束。

一是由于城市化的泛化,使得部分农村地区成为城镇或成为城市的一个部分,这使得劳动力从农业部门向工业部门的转移出现了大拐点。

二是要素配置的方式更多在于改善而非创新,出现持续性的“技术波”的可能性不大,所以要素配置的效率并非比起飞阶段更好,特别是投资主导的增长模式遇到严重挑战,因为增量产出的资本投入在不断增加。

三是大型化等造成了分利集团,使得利益边际更加明显,社会制度的僵化、贫富分化以及社会矛盾更加明显,整个经济社会的效率也可能因此而降低,从而增长的中枢下移。

综上所述,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随着区块链的逐步渗透,新的资产配置已经出现,要想实现自己的财富升值,就必须切入好赛道,完成积累。我们曾经讲过,N多年前,人们确实可以通过储蓄成为富人,那时储蓄利率可能高达15%,如果你储蓄100万,每年可得15万利息收入,靠着这些利息你就可以生活得很惬意。但是现在,情况变了,银行利率跌到了2%,同样额度的储蓄只能得到2万的利息,再加上通货膨胀率,你的存款实际上每年都在缩水。而且2%的利率如今都算是很高的了,世界30%的国家,存款利率已经低到了0以下,也就是俗称的负利率,这意味着如果你在银行储蓄,他们还要收取你的费用。富人却用自己的收入进行投资,只要投资收益大于贷款利息,富人就能得到收入。但是Vtoken想要改变这一切。在这场金融数字变革中,作为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后起之秀,Vtoken在数字化财富管理的进程中找准自身的生态占位,持续良性竞合、共生共荣。其一方面通过开放合作突破自身体制机制,加速数字化应用的落地。另外一方面,Vtoken参与到传统金融机构特定领域的发展中,实现与更多场景的有机结合。平台作为数字货币交易所生态圈的核心底层和基础设施提供方,为众多中小项目方提供了创新沃土。同时,Vtoken的自治制度也在不断的加强,不断增加监管合规成本增加,推动监管自治的蓬勃发展。帮助Vtoken实现更加高效、敏捷和全面的合规,也使监管本身更加精准、专业和开放

Vtoken通过使用区块链技术构筑清算链,为交易所和用户提供统一的清结算服务体系,并且通过为交易所和用户提供多资产分布式钱包,保证资产的安全可控,在此基础上,Vtoken更建立了一套专业的价值指标,利用通证奖励来维持社区整体健康运转,有效解决了数字资产交易生态中信用、性能、安全等主要问题,实现安全、可信、开放的生态带来了创造性的设计。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