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H硬分叉,又一场“权力的游戏” | 8问大事件

11月15日晚19:00,BCH分叉在即,巴比特“8问大事件”对话BTC.com CEO庄重、自由共识发起人刘昌用,就BCH硬分叉进行了一场对话并进行直播

分叉是目前去中心化币解决社区争议的方法之一。11月15日晚 22:13,BCH区块高度达到661647,BCH硬分叉升级正式开始。

本次BCH分叉源于社区内部矛盾,BCH开发团队BCH ABC坚持在11月升级中引入“基础设施融资计划”(IFP)。IFP旨在将矿工8%的区块奖励分享给BCH技术团队,以解决BCH全职开发者资金问题,但该方案遭到社区部分成员反对,且矛盾不可调和。

最终,分叉将BCH分裂成BCHA和BCHN两个代币,同时ABC开发组放弃了BCH的名字,并将继续维护BCHA、BCH这两条链。

11月15日晚19:00,BCH分叉在即,“8问大事件”对话BTC.com CEO庄重、自由共识发起人刘昌用,就BCH硬分叉进行了一场对话并进行直播,以下为直播要点摘录:

本次分叉两年前就埋下伏笔

贾小别(8问主持人):我了解到BCH分叉酝酿已久,最早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原因除了利益分配还有哪些?

刘昌用:其中最主要的是BCH去中心化程度较强,导致其缺乏有效治理机制,当出现分歧时很难达成一致。上次BSV分叉的时候,社区差点被夺去整个生态。那次之后大家就更加感觉到一个去中心化的生态需要治理机制,而治理基金直接目的是解决开发者报酬问题,因为如果开发者没报酬的话,就会出现像比特币上次不扩容所导致的问题。如果核心开发者不得不去做一个公司去融资,那么融资后他就有自己的利益,会跟公共利益有矛盾,所以核心是一个治理基金的问题。这个问题其实也不严重,还没有严重到分叉。 这里面感受到最困难的实际上是ABC团队,他坚持了三年的核心开发付出了大量精力,但这一轮熊市下来,它出现了资金困难,所以他急需开发者激励,而目前的捐助模式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因为捐助后,捐助者希望开发者满足他们的一些开发需求,而开发者更希望独立。

另外,本次分叉实际上有一定的偶然性,本来是社区里面支持做治理基金的人是不少的,但是国外的开发者对于治理比较反感,尤其中心的治理基金,他们喜欢比较强的无政府主义,所以这里面就有一些分歧,但是大家希望能够在达成共识的情况下解决这个问题。2018年年初的时候,吴忌寒提出来矿工抽税方案来解决开发者基金问题,当时很多人反对,所以他没有强推。今年江卓尔再提出,已经是两年后的事情了,经过上次BSV分叉攻击,看看大家是不是对这个问题有更迫切的需求。

虽然今年8月份的时候,在没有完全达成社区共识的情况下,开发者已经把治理基金8%的抽税代码加进去了,并公布说要在11月15号升级,就覆水难收了,所以直接导致了分叉。

庄重:站在矿工角度,特别是一些长期只挖BCH这些人,在机枪矿工面前已经属于劣势,如果再出8%的话,实际上就是越死忠粉伤害越大。 我个人觉得 IFP这个方案其实最早提出的时候,中国社区大家反对程度好像还没有那么大,这是一个可以承受的代价。

但是在整个执行过程中,今年就有一些操作上值得商榷的地方,还有沟通的问题,这些地方让人失望。因为本身应该是一个大家来投票的事,而不是说你先强制我投了票。

ABC团队分叉过程中的表现不成熟

贾小别:这次分叉的争议是IFP协议,开发团队要分走矿工8%利益,具体来说是什么?

庄重:其实就是直接把挖矿奖励12.5乘以0.08。BCH刚开始扣8%。我相信机枪肯定会去挖BTC,直到难度调整下来达到均衡。但在此之前,对于死忠粉来说,挖BCH损失会比较大。调整过来就好了。这个方案其实最早出来的时候是12.5%,后来改成了5%,之后又改成了8%。频繁地改动,强制大家进行捐赠,通常大家是不乐意的。我不是说这样不行,只是觉得这波操作有点“风骚”,降低了大家的信任。还有包括后续的基金管理问题,前期也说会有好几个地址,有白名单,最后就成了一个人在管理。那么当一个基金管理高度中心化的时候,生态会萎缩,也慢慢中心化,其他公链已经出现过这样的问题了

贾小别:我好奇BTC.com什么时候开始站队BCHN?

庄重:对我们来说主要影响还是0.21.0这个版本的时间节点。我们发现币印矿池已经不小心投了一票。通俗点说,我们人为应该要有个开关,开启后才能开始投票,而不是已经被关掉了。实际上它强制我们已经投了。我们比较担心,因为我们矿池会担心我们运行的软件出现问题,虽然这个代码改动可能不复杂,我们还是希望尽量不要有问题。所以当时我们采用了两种节点都会同时使用这样一个方案。

本次分叉分歧无前次激烈且双方实力相差悬殊

贾小别:昌用老师当年是BTC硬分叉BCH的老兵,从历史上来说,本次BCH分叉和当年BTC硬分叉及BSV分叉有什么不同?

刘昌用:差别很大。激烈程度,这一次没有以前那么大,第一次分叉有将近三年的时间,因为扩容之争损耗非常大,只不过当时处于一个牛市,大家没看到分叉带来的损失,但如果不是因为分叉,比特币当时的表现肯定会好很多。BSV那次,其实是有个专门策划的团队,想要掌控整个BCH社区的主导权,他们挑起了事端,算力大战就非常激烈,可能分去了一半的社区资源。这一次分歧并不是很大,主要矛盾其实和开发者团队缺乏经验有关系。

贾小别:有用户问,和BSV相比,现在分出的BCHABC这一支有什么价值?

刘昌用:BSV实际上树立一个新的旗号,明确要回到中本聪的白皮书1.0,把一些有怀旧情怀的人带出去了。原教旨主义的人在前进路上其实会产生一些问题,影响进程,很多人还是会想要回到早期创始人那个时代。所以BSV后面的策划团队,是很专业的团队,加上资金支持,建立了比较大的社区,实力比较强。这次BCHABC团队实际上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政治上很单纯,没有有效地去组织分叉、建立自己的生态。但是我认为发展到现在,这两支分叉出来是有各自价值的。他们有个较为专业的团队不断地去发布我们接受的捐助、接受了多少、花了多少、到哪方面去了,比以前要好很多。应该说BCHN主导开发设计,没有那么强的权利,也使得他比较能够跟生态里面的意见领袖或者企业、矿池建立比较好的关系。这边完全可以按照原来的BCH发展方向去发展,可以不用做太大的调整。

相反的就是BCHA这边,你既然已经做了这么大的一个调整,加进去了基金并且你的体量也不算很大,其实它非常适合做实验。

我的具体建议就是说 BCHN这边下一步代码就不要再半年升级一次了,你改成三年升级一次,尽量保持生态的稳定,不要做硬分叉的升级了,不要再制造这样的分裂机会了,然后大家就安心在链上去做应用、做开发就可以了。
相反的 BCHA你就保持半年一次硬分叉升级,那么大家整个生态里面有什么设想、重大改进、重大实验,我觉得可以首先在 BCHA上去做,比如说像雪崩,比较复杂的一个系统,其实是应该慎重考虑的,但是既然分出来一个 BCHA,那完全就可以在BCHA上实现雪崩。如果实验没有问题,那么三年以后我们放到主流的链上。我觉得社区不需要分裂,分裂代币没关系。

贾小别:现在是19:40左右,BCHN价格是0.94/bch,BCHA是0.06/bch。BCHN接下来的开发问题怎么解决?经济模型怎么设定?

庄重:通常来说可能大家会觉得捐赠的方式会比较好,但是捐赠其实也是有问题的,通常来说对一个项目刚开始的时候大家热情很高,可能一下就捐了不少,但是后续可能当团队真的缺钱的时候,大家开始不乐意了,所以我觉得IFP本身不是问题,而是执行问题和策略问题。可能大家现在希望这边能稳定一点,不要再做太多更激进的开发了。

目前来说,我觉得可能他们需要在一个合适的时间和社区多交流一下,可以公布一下更具体的路线图,或者社区也可以想一想,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样去推进。之后的表现看开发能力、管理、社区布道,需要时间沉淀。

刘昌用:我基本BCHN应该会按照原来的模式,短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保持代码稳定,那么所需要的创新也不是那么紧迫了,更大的风险或者创新的东西放到BCHA上来做。

贾小别:有用户问BCHN分叉后挖矿收益将会如何?

庄重:很多算力不到最后一刻不会切走的。切的话,矿池可能会去挖BTC,导致BCH算力降低,用户收益会提高。这是短期的。一切都是动态调整的。BCHA可能会有很多算力切过来支持他,现在无法下判断,后续存在反转可能性。交易所方面肯定是看谁价格高支持哪一个。

贾小别:有用户想要聊一下,庄总,我们有多少算力目前分配到BCHN上去了?

庄重:我声明下我们不可以分配算力。这是一个能,但是我们不可以做的事情,要尊重用户的意愿。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