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链八卦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再也忍不住满腔的愤怒,

我们期待着这一声怒吼;

吼声惊起这不幸的一群,

被压迫者一齐挥动拳头!

——光未然《五月的鲜花》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每当你想要批评别人时,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了不起的盖茨比》

凌晨一点,孙斯基还在盯着盘面。现在是下午两点,还在跌。群里面发着各种消息,何一大姐气哄哄发个红包走了、金色说20日之前洗地、Bitconnect被收拾了、币信暂停了场外和担保、财新又出来锤代币整肃什么什么的。但孙斯基已经不怎么关心了。手机静音,抽了几根烟回来,塞上耳机思考人生。

昨晚看《深访币圈:享受过一夜暴富,你再也忘不掉捷径 | 甲子光年》时手机就没消停。每个人的抗压能力不同,心态也不尽相同。看着芸芸众生浮世百态,竟唏嘘不已感慨良多。孙斯基的故事与甲小姐的不同,想传达的精神也别样。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的区别吧,我如是想。

当你看着别人一次一次赚过大钱,艳羡又妒忌着一夜暴富带来的改变后,就很难弥补“只有我穷”的落差,你很难摆脱投机于捷径的执念。在一个财富阶级固化的世界里,0分比59分更使人挣扎。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从接触区块链说起

2017年3月8日,信链社、同时也是孙斯基自己,发出了第一篇自己的声音:《共享单车惨遭毒手 区块链能否出手相救?》那时候的孙斯基,心中只有区块链。第一次写相关文章,也只是蹭了个共享经济的热点。比特币八千,ETH也才一百多块钱。

怀着对区块链的热情,开始啃相关的书籍。研究着什么是去中心化、什么是Blockchain,梅克尔树是什么树、公钥私钥是什么钥,拜占庭将军解决了啥问题,时间戳和哈希指针又怎么解决双花。对币圈,是和链圈一起同仇敌忾的。

在浙大参加Hyperledger见面会的时候,也没见得有人恣意盎然地谈论什么币圈的事儿。后来我们在杭州G20峰会会场举办了“全球区块链金融峰会”——《全球区块链金融峰会引世界目光 杭州或将成互联网价值革命新中心》,打死孙斯基也未曾想到,这个瘦瘦高高的Vitalik Buterin,他所创的以太坊能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最高点时翻了100倍。

如今问我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那就是,峰会的评奖参赛项目方没有保持好联系。小蚁那时候还没改名成NEO,仍然叫ANS。刚刚打开他们4月初发给我的白皮书和报名表看看,真想再出去抽根烟。鬼知道我错过了多少个亿。XX。其实又何止这一个项目,南瓜张的嘉楠耘智、井大的井通、初夏虎的元界等等等等,唉。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一入币圈深似海,从此拉屎都带甩

别笑,是痛苦地甩。之所以关注到加密货币市场,是ETH涨到300块的时候。朋友圈都是一片刷屏惊叹,什么投资一年能有这种翻三倍涨200%的回报率?那才几天啊!一位大佬神神秘秘地与孙斯基说,可以注册个云币,稍微买点币玩玩。从现在来看,那都算稳步上升期了,BTC也涨到一万四五了。

但那时候孙斯基初来乍到,带着满腔热血、凌云壮志、还有2000块钱,从东北跨越了大半个中国来到南方,连生存都是个问题。于是错过了国内币圈第一个造就了不知多少一夜暴富之人的项目——公信宝。《千万天使轮!这只是个开始,区块链融资下半年或将密集爆发?》这是五月中给公信宝做的文章,他们刚获得真格基金与李笑来的千万级别天使轮。所以啊,最近徐小平的事儿刚出来,孙斯基就知道了——这是前期准备工作做好了,该造势了。不止公信宝,云象创始人黄步添我也给做过专访,都有徐小平投资,都多早的事情了都。

公信宝之后,身边的人多多少少开始进场了。孙斯基有位女同事,买了10个ETH,应该一直拿到了现在都没动过——她不咋关注,忘了。当然也有瞎折腾的,孙斯基看热闹看得不亦乐乎。同期加了不知多少韭菜和群,也开始研究分析K线、寻找支撑、看白皮书、鉴别项目了。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哎西欧那昙花一现的盛世繁华

那个时期诞生了狂人这样的大咖。没有芥末圈也没有电报群,知识星球还叫小密圈,韭菜们拉帮结伙党同伐异互相寻找组织。上头让我建个小密圈,孙斯基畏畏缩缩地没敢。现在想来,最少少赚了1个BTC。意见领袖并不多,自媒体也不多,社群也不像现在这般规模庞大,却恰恰是一片繁荣昌盛的景象——《孙斯基观察:24秒3500万美刀,BAT创造ICO新纪录意味着什么?》。这是孙斯基的第一篇孙斯基观察。

那时候人们参加哎西欧的热情,不下于当年红卫兵破四旧。云币如日中天,比特币中国、火币、OKCoin都黯然失色。各路交易所的崛起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比较容易上项目。很快,嗅觉敏锐的大佬们就嗅到了商机。于是,还有谁记得“711惨案”?《孙斯基观察:争议缠身的李笑来与“711惨案”,何时市场才能去中心化?》骂李笑来成了政治正确。

不过,凭良心讲,半年多而已,对比一下这币价,现在的暴跌,能算点儿啥?暴跌不暴跌的,入场早又没割肉的人,谁亏了?今天中午吃饭时间,和孙斯基一起经历过那个时期的同事小G还笑得一脸灿烂,“梭哈啊抄底啊!我巴不得再继续跌,狠狠跌,往死跌!”他22入的EOS,1块左右入的瑞波,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币。别说腰斩,就算脚斩、跌破大天,也赔不着他。

孙斯基反正是那个时候也没入场。虽然正巧赶上好时候。但一直作为一个局外人在观察。要么怎么能写孙斯基观察呢是吧。甚至还倍有信心地做出了第一次预测——《孙斯基观察:比特币今年底将至4万人民币一枚!赌直播吃键盘!》分叉闹得凶,反正也没耽误跌跌撞撞地往上涨。老总表示很担心,“年底要是到不了4万,咱就弄个巧克力键盘直播吃吧。”

早期认识孙斯基的人,调侃孙斯基是比特币大操盘手,也是这么来的。烈日灼灼的夏天,不止加密货币市场热火朝天,还有中国有嘻哈。《孙斯基HIP-HOP:说唱ICO,笑看山寨币(观点也动听)》唱完就闹着要监管了,因为市场实在是太乱了。为了调和传统金融和新金融的对抗,我们举办了区块链资本对接会——《孙斯基观察:ICO还是VC? 杭州区块链资本对接会火爆上演“狼多肉少”》

结果三天后就“九四”了——《中国人民银行 中央网信办 工业和信息化部 工商总局 银监会 证监会 保监会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这是绝佳的上车机会,很可惜,给我机会了,我也没中用。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出海后迅速洗牌的币圈

项目都退币,交易所关闭。潮水退去,人们丑态百出,要么在滩涂上腐臭,要么背上行囊闯向汪洋。《孙斯基观察:如果交易所全都关闭,你是否会在午夜的街边醉着酒哭泣》孙斯基顺应时代的改变看那些拙劣的表演,期待着下一幕精彩何时能准备好再次上演。《孙斯基观察:实锤砸出冰河时代,大灭绝之后应是大新生》

币安,随着何一大美女的魅力与人气,成功在这一时期跑马圈地。之后就没收住,10月中旬BTC就4万了。《孙斯基观察:比特币4万预言成真!信我就再信一次新的预测!》这是出海两个月之后我做的汇总——《孙斯基观察:出海两个月,哪几个国产币已初露霸气?(市值排名前100的数字货币)》注意时间,11月中旬。离现在也就两个月时间。

一百块的时候我嫌贵没买,二百块的时候也嫌贵没买。两个月后的今天,跌到八百块,你跟我说币圈要完了?吴忌寒的BCH没赶上,IFO分叉潮没赶上,IHO空投潮也没赶上,SM潮没赶上连社群卖人头潮也没赶上。我高谈阔论地指点江山,让这个买ADA让那个买XEM你埋伏XLM他埋伏DASH,自己却完美错过。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除了房租水电费吃喝拉撒睡我只能拿出一千块钱炒币。套出一万。如果我有100万?

所以我就是那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永远是看着、听着别人一夜暴富的故事。于是我改写了首炒币之歌——《孙斯基观察:比特币又创新高了,你炒币赚钱了吗?唱首歌送你吧》而且这波死亡潮,我也早都提前预警了——《孙斯基观察:危险正在逼近》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孙斯基是个如此有事故的人

救急不救穷,笑贫不笑娼。孙斯基是彻底体味过这种感觉的人。在上海,我还跟巨蟹搭过话呢!“那啥,你坐我包了……”我当时一边啜喏着,一边指指巨蟹屁股后面我那被压扁了的破包。事后有位老铁跟我抽烟的时候对我说,“我看也没啥人屌你啊。”“是啊,摆准自己的定位,我就是个臭写稿的。”我摇着头无奈地笑。

一般人是无法理解的。那种眼看着身边人一批一批,不是俩礼拜搞到两个亿就是一个月赚了十几亿,的感觉。他们要么比我还年轻,要么比我晚入行多了。“IOTA为什么不能转到imtoken里丫!”冲着那18.88的红包,我详细地解答了她的问题。我要这铁棒有何用?我曾一度如此痛苦。痛苦到皈依佛门,每日到将军山山麓下的报先寺中吃斋饭: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道理我都懂,只不过一度看不开、放不下。当你看着别人一次一次赚过大钱,艳羡又妒忌着一夜暴富带来的改变后,就很难弥补“只有我穷”的落差,你很难摆脱投机于捷径的执念。在一个财富阶级固化的世界里,0分比59分更使人挣扎。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于是我劝自己知足常乐: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于是我大半夜抄地藏经: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背诵着《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才能让躁动的灵魂得到抚慰后的安静。别不信,这是真的,看过我稿子的人都说我既幽默又风趣,但谁都不知道我一度差点抑郁症。好在孙斯基走出来了,劳资才特么是正经的佛系炒币,别人都是假的!

人性是丑陋的。赌徒们赔了想要赚回本,而在此之前往往是赚了之后还想赚更多。原本不是赌徒的人,看到有赌徒赚了,就心里刺挠。这时候会被猪油蒙了眼睛、蒙了心智,除了一步登天看不到地狱的惨象。要不然,喜欢买彩票的彩民为什么那么多?一边痛骂着福彩体彩中心又一边颤颤巍巍地向打票员递过去一张改得面目全非的纸,“给我打个3D,10倍。”

就像孙斯基分析过的韩国状况。赌上一切想搏一搏的人,都是不甘愿拿着死工资、永远跨阶级无望的人。所以才拼了命地投机啊……很多人问我,这波大跌你怎么看。我没那个资格、也不好意思去找什么大佬,问出来个噱头。见到的、经历的都是身边的普通人普通事。大跌?太正常了。我不是早都说了要大跌。孙斯基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牛熊穿越,见证了多少次起死回生。有能耐,都不用跌到去年三月我刚入行时,跌到九四之时我就倾家荡产砸锅卖铁地梭哈好吗?

你问我后不后悔?倒也没什么好后悔的。没这个命。我确实见过不少一夜暴富的,也一度嫉妒到扭曲。如今倒是看开很多了。国家的态度很明显:存链去币。起码别在我的地盘玩,滚去国外那管不了你。区块链技术没得说,无论哪一方人士哪一派势力也都没有敢说区块链技术一个不字的。这是个朝阳产业,孙斯基总会等到春天的。人民日报都开始科普区块链了呢(秋山君想笑死我):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但乱象可能并没那么快被终结,阿里云也开始不得不辟谣,王思聪也开始被人P图了: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还是得脚踏实地、实干兴邦。投机倒耙虽然也算一种本事,但羡慕不来,非长久之计也。币这个东西,反正孙斯基是有就留着,也不卖,跌了就补仓。更大的风雨还没到呢,坐等被狠狠地滋润。怎么操作见仁见智,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种事没什么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最后还是得自己下决断。大跌绝对是好事,我能从八个维度来分析怎么个好法,但时间已经不够了。想写一篇万字长稿,一下午的时间还是少了点。

孙斯基以前是个观察者,现在是个观察者,以后也永远是个观察者,这样一直地观察下去,一直将孙斯基观察写下去。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经历过这么多,孙斯基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晚饭加个鸡腿。不要轻易拿自己去赌能成为李笑来,孙斯基也从没敢赌自己能成为孙泽宇孙宇晨啥的啊。稳稳当当囤币,老老实实学习。炒币发家?再跌50%,该不行的还是不行。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写在最后

人得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这世界绚烂如花,捷径,都如梦幻泡影过眼云烟,没那么容易属于你。闲钱炒币,把握机会。生活过得去就行,别让自己活得太累,也别总杞人忧天。加密货币市场才兴起多长时间,发展到和股市一样成熟了吗?还早着呢吧?你要催眠自己让自己相信,你的币终究都会像灰太狼一样,他一定会回来的: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活着,真是这世上最不容易的事,可我们都在努力。活着会很累,很苦,很痛,与这个世界和周围的人总是有摩擦,有无法纾解的矛盾,有些时候,我们会恨不得想杀人,想报复。可我们不会这么做。因为我们能正视自己的阴暗,知道这是生命里必然要经受的痛苦和挣扎。我们能在挣扎后,让自己选择正确的路。更因为,这世上原本就没有纯粹的圣者,有的不过是,在同内心的黑暗斗争后,能保守本心的人。

——《亲爱的弗洛伊德》

孙斯基观察:没享受过一夜暴富,你才如此执念于捷径

以上内容纯属瞎编、虚构、编篡,都别当真,就为了蹭个热点,你们上哪知道我有多少币去。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特此通告:由于运营管理等问题,本站已转让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