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矿业动态

熊市矿工记:挖矿日赚5元,800天回本

“说‘矿难’的基本上都是不懂的,包括有些大咖、媒体,都没挖过矿。”

“‘矿难’只是大部分停机,不代表没有利润。”

“政策现在比较‘暧昧’。”

火币Pro数据显示,去年12月,BTC达到历史高点19875….

“说‘矿难’的基本上都是不懂的,包括有些大咖、媒体,都没挖过矿。”

“‘矿难’只是大部分停机,不代表没有利润。”

“政策现在比较‘暧昧’。”

火币Pro数据显示,去年12月,BTC达到历史高点19875.85美元,此后便开始长达8个月的下行走势,目前全球均价暂报6700美元,历史跌幅达到66.2%。

低迷的行情动摇了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助长了恐慌情绪,但对经历过风浪的矿工及矿场而言,这个“冬季”似乎影响不大,远远未到“矿难”级别。

1
(数据来自火币pro)

01
挖矿收益,朝不如昔

“一台机器(S9)一天的利润不到十块钱。”矿场主刘东直言不讳地告诉核财经,“现在回收成本可能一年到两年,去年牛市行情是四到五个月。”自比特币进入长周期熊市以来,矿工的挖矿利润空间也被压缩。

熊市收益大幅降低,是矿工覃宏超最直观的感受。去年4月,覃宏超投入10万块钱通过某矿场购买了100T的标准算力(相当于7台S9矿机算力),净收益最高时约为0.04BTC每天。今年1月,覃宏超将手中挖矿所得BTC以12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卖出,不仅收回了挖矿成本,还小赚了一笔。但现在,覃宏超每天的挖矿净收益仅为0.00043BTC(约20元),平摊到每天机器上才3块钱左右的收益。

矿工及矿场的收益大不如前是有目共睹的,但整个挖矿过程中也隐藏着一些猫腻不为人所知。核财经调查发现,目前矿工的挖矿收益也被矿场大肆剥夺。

首先让我们算一笔账,计算一下当前的挖矿收益。以当前主流的蚂蚁矿机S9为例,算力为14T,当前难度下每日出矿量0.000543 BTC,折合人民币24.82元;S9功率1400瓦,日耗电量33.6度,按照新疆石河子民用电每度0.39元计算,每日电力成本为13.1元,则矿工每日挖矿净收益为11.72元。

2
(来源:北疆晨报2017年11月7日报道)

矿工挖矿一般有两种方式,自己挖矿或者托管。所谓托管就是将矿机放在矿场,由矿场进行管理挖矿,托管挖矿就会涉及场地租赁费及维护费等。前文所述净收益并未刨除矿机维护费及场地租赁费,该笔费用各家标准各不相同。

核财经了解到,一家坐落于内蒙的的矿场给出的托管费用是每度电0.6元,将维护费及场地费融进电费中。按照前文计算,则每台矿机挖矿电费为20.16元,至此矿工净收益为4.66元,相比单独自己挖矿收益(11.72元)差价达到1倍以上。

按照现在每台S9矿机3950元计算,进行托管的矿工需要850天回本,自己挖矿的矿工则需340天回本。

3(挖矿收益图:数据来自核财经制图)

而根据刘东所说,其拿到的新疆火电电价仅为0.15元,核财经就此事询问其他矿场,均以保密为由拒绝透露其真实电价。一家投资基金工作人员透露,该公司旗下矿场对外报出电价是0.45元。

电价的不透明使得矿工本就不高的收益再次缩水,回本周期变得更长,也许这才是考验矿工最大的难关。

02
入场三年,矿机六万

刘东现在是新疆一家中大型矿场的负责人,手底下有着6万多台矿机,主要挖掘BTC、LTC等数字货币

时间拨回三年前,彼时的刘东也是一家矿场的负责人,主要挖掘金银铜等贵金属矿产资源。

2015年8月,刘东偶然听人说起比特币,顿觉好奇。“怎么挖个矿(BTC)就能卖钱,就感觉机器赚钱很新奇。”彼时刘东所经营的贵金属矿场遭遇瓶颈,必须找寻其他行业进行分散投资,刘东开始萌发出投资比特币的想法。

“就感觉门槛很低,”刘东给出自己投资比特币的看法,“你可以一千万、一百万入场,也可以十万入场,哪怕一万块钱也可以入场,当时其实也是在探索。”

刘东投资比特币的想法遭到亲友质疑,刘东自己也没有把握,于是只投了几万块钱,买了几台矿机进行实验。在将挖出的比特币进行变现后,刘东开始相信比特币的价值:“当天就可以产生收益,每天都在赚钱,成本在慢慢收回。”

2015年9月,在经历了长达1年半的寒冬之后市场开始回暖,比特币价格开始攀升,从9月低点的227美元攀升至12月高点的486美元,涨幅达114%。
4
(市场回暖:数据来自Coinmarketcap)

看到比特币带来的巨大效益,刘东不再满足于小打小闹,开始大量购进矿机,规模也越来越大,“偷电”已经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电力需求,他开始在全国找寻便宜电价。在经过一番调查后,刘东最终决定迁往四川,建设自己的矿场。

彼时四川已经汇聚了来自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矿场上百家,各家来到四川的原因也很简单——寻求低廉的电费。数字货币挖矿作为能源驱动型产业,对电力资源需求极大,如果将矿场建在北上广等城市地区,高昂的电价将挤压挖矿的利润空间。以北京为例,一般工商业平段电价最低也需要0.87元/度;矿主如果在四川地区建设矿场,利用当地丰富的水能发电,可以将电力成本降至2毛钱乃至更低。

四川的电力资源让刘东如虎添翼,在进一步扩充矿场规模后,刘东手上的矿机增加至5000多台。这个体量规模对于现在刘东而言,“都是小矿场”。

然而,四川矿场丰富的水电也存在一个“隐疾”——枯水期。根据中国经济网报道,枯水期电费有时候是丰水期的一倍,并且面临电力不足的风险。在计算过成本之后,刘东再次决定寻找稳定低廉的电价,最终将视线投向了西北地区的新疆。“西北火电大约是九分到一毛,新疆电厂发电成本最低是九分到一毛二,给我们大约是在一毛五左右,”刘东谈起自己搬迁到新疆的原因,“国网有卖电需求,我们也希望找到便宜的电,双方形成一种默契。”

搬到新疆后,去年6月,刘东又通过中间商出手购买一批蚂蚁矿机S9,单台售价为1万元。彼时比特币正在走高,市场上矿机严重断货,刘东等了2个月才等到矿机到货。然而才挖上一个月,七部委就联合下发了“九四通知”,刘东并未选择就此罢手将矿场关门,而是选择继续挖矿。

“(收益)平均一天150元吧,两个来月就回本了。”刘东解释说,“回了本以后还赚了一些币。”去年12月,刘东又将手中的S9矿机以2万4千元的价格转手卖出。

现在刘东的矿场,既自己挖矿,也帮人进行矿机托管,矿机仍然以蚂蚁S9为主,主要挖掘BTC和LTC,并未挖掘ETH。“挖掘以太坊的显卡矿机,维护特别难,有一定的工作量。”

03
市场低迷,“矿难”蕴藏时机

市场萎靡,一种说法开始在圈内流传——比特币即将停机,发生矿难。

“说‘矿难’的基本上都是不懂的,包括有些大咖、媒体,都没挖过矿。”刘东坦言自己的矿场也有部分矿机停机,但这些停机的是处于亏损的矿机,不存在所谓的“矿难”。

“现在估算全球大概有300万台比特币矿机,即使下架一百万台,还有二百万台,剩下的二百万台是多挣了那一百万台的收益,增加了1/3。”刘东继续解释,“没有挖过矿不懂中本聪的意思,矿难只是大部分停机,不代表没有利润,不存在罢工。”

另外一家矿场熊猫矿场对于“矿难”也给出了自己的回答。熊猫矿场曾做过一个计算,在其矿场进行托管的ETH矿机停机节点是——ETH跌至1277元,ETH当前报价1956元,相距甚远。

“对于我们大矿场来说,看中是挖币的数量,”熊猫矿场市场部门负责人邹瑶瑶解释说,“我们看好整个数字货币市场,相信它的未来,因此我们挖矿也是强调挖币的数量,不计较一时得失。”
5
危险与机遇总是并存的,熊市发生的“矿难”危机也是如此。一方面,一部分高耗能低收益的矿机面临停机局面,有利于实现全行业算力与节能的飞升;另一方面,危机让行业开始新一轮洗盘,在熊市中存活下来的人或公司也将成为新的行业领袖。

如今的比特大陆号称垄断了比特币挖矿市场“超过70%的硬件和约50%的算力”,并且正在谋求IPO上市。但谁又能想到,真正将比特大陆带上霸主地位的恰恰是比特币寒冬。

2014年,当时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中心Mt. Gox发生欺诈和盗窃事件,丢失了85万枚比特币,按照当时比特币价格,价值接近4亿美元;按照现在的价格,约为56亿美元。

盗窃发生后,比特币价格在短短三个月内遭遇腰斩,并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从最高点1100美元,一路下滑到最低的200美元,跌幅超过80%。彼时,整个挖矿行业哀鸿遍野,没有人愿意付出昂贵的电费来挖掘一个价值不断下降的数字货币。

这次“矿难”也让矿机生产商开始洗盘:烤猫消失了,美国ButterflyLabs被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起诉了,另一家龙头企业KNCMiner破产了,只有比特大陆,还在不断的迭代矿机。

2014年4月,蚂蚁S2矿机量产销售;6月,第一版28nm芯片BM1382研发成功;7月,搭载28nm芯片的蚂蚁矿机S3量产;12月,蚂蚁矿机S5量产;2015年8月,第四代比特币矿机芯片BM1385发布;11月,蚂蚁矿机S7量产。

6
(比特大陆官网截图)

于是,等到2015年下半年比特币价格逐渐回暖,矿工回归时,他们惊奇的发现,这个市场上的选择几乎只剩下了蚂蚁矿机。S7的发布也正是比特币矿机界的分水岭,在此之后,比特大陆正式进入垄断时代。

圈内另外一位“熬出头”的便是DFUND基金创始人赵东。2014年,赵东在杠杆交易中三次爆仓,加上矿场的损失,当年亏损1.5亿。负债累累的赵东没有跑路,选择静待时机,最终等来了市场回暖,并创立了DFUND基金。
7
(DFUND基金创始人赵东)

04
政策“暧昧”,绝不停机

今年7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发布了《关于清退违规用电“挖矿”企业的通知》,要求清退违规“挖矿”的企业,清退范围为:1.未按国家法律法规办理企业工商注册、税务登记、社保五险等手续的违规用电“挖矿”企业;2.未与当地供电公司签订用电合同的违规用电“挖矿”企业。刘东表示自己的矿场并不在这批清退名单中,依旧正常运转。

对于当前的政策,刘东用了一个词来形容——“暧昧”。刘东解释说,云南和四川地区的水电,不在国家发改委管辖之下,矿工私自建造水电站用电,对于国家电网而言并未产生收益。与之相对的,西北地区的新疆,采用的是风电和火电,属于国家电网管辖之下,但那里的电力资源一直难以变现,矿工的用电需求正好与国网发电变现形成默契。

但对矿场而言,需要的是便宜的电费,因此国网会给予优惠。此前据媒体报道,国家电网标准价是一度电0.4元左右,而当地给予比特币矿场的优惠价是一度电0.2元—0.3元之间。“政策现在比较‘暧昧’。”

一家投资基金告诉核财经,目前整个新疆所有的挖矿企业都是以“大数据建设中心”名义进行建设,一方面可以获得廉价的电力,另一方面也可以在税收及审批上获得便利。

刘东对上述说法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比特币、莱特币、以太坊也是数据,这个数据和咱们传统企业提供的数据处理是一个意思,都是一个行业,都是计算数据,处理数据。”

熊猫矿场方面则是以“云计算”名义建厂,邹瑶瑶表示:“挖矿本身就是一个云计算的行为,目前没有直接定性将其划分为数字货币行业,如果你去申请它的用电性质,类别中根本就没有这个选项,你怎么去申请?”

目前刘东的矿场正在进行更新换代,寻找能耗低算力高的矿机,当下大热的7nm矿机似乎并不是刘东所寻找的。

熊猫矿场方面,也对7nm矿机给出看法——7nm矿机2020年之前都不会对市场造成较大冲击:

(1)从芯片参数维度看,竞争力有限。从嘉楠耘智公布的功耗参数60~70w/T,比12nm到7nm,这个前后差值仅为15%左右,升级微乎其微,完全可以通过硬件组装层优势、电费差异即可完成平衡竞争。由于摩尔定律的发展瓶颈,未来芯片研发难度将很难有较大突破。图示为相对工艺进步情况下的功耗比变化:
8
(图片来自熊猫矿场)

(2)从7nm实际产能和良率来说尚未达到量产标准。从台积电据悉,7nm目前的产能尚且不足,目前仅有两条生产线,其中一条是手机生产线,苹果和华为包了,一条是高性能计算生产线,AMD和英伟达占大部分。另外7nm的良率仅60%,远低于12nm和16nm的95%。所以即使当前7nm已经完成流片的情况下,单位算力的成本将高于16nm及12nm。再加上7nm高昂的流片费用,尚无竞争优势。台积电反馈7nm的工艺成熟和产能增加需要到2019年Q3。

结语

今年5月份短期熊市开启,刘东的矿场又购入了一部分矿机,“熊市的时候,机器定价还是比较低,买币买机器都可以。我们这些矿工,也经历过熊市牛市,看好比特币的发展。”

对于未来,刘东打算一直坚持比特币挖矿。

“不停地找便宜的电,不停地发展……”

(注:为保护隐私,文中刘东、覃宏超皆为化名)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