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人物

Block.one创始成员Thomas Cox:通才

“世界正在变得陌生。如果你发现自己很无聊,那意味着你没有集中注意力。”

作者:JILLIAN GODSIL

译者:eosisgravity

近期,Blockleaders对Thomas Cox做了采访,称他为“通才”。同时Thomas Cox也表示:成为一个通才是一件好事。目前,区块链是如此之新,我们从密码学、博弈论和经济学中引进了许多专家:这些专家在各自的领域都很出色,但我们需要把他们放在一起,我发现,这才是我应该扮演的角色。”

Block.one创始成员Thomas Cox:通才

曾在Block.one任职的Thoma Cox分享了他对世界的看法,并谈到了去中心化治理,并指出无论我们是对还是错,都需要目标。

在准备对Thomas Cox采访的时候,我问了一些人应该问他些什么样的问题?一个爱说笑的朋友说,我应该问他:在这个时代如此透明的时代,而他目前的工作却是在黑暗中?我确实在交流中问了这个问题,但是他不仅没有回应我,而且还拒绝告诉我他可能面向公众的时间点。考虑到信息的缺乏,人们可能认为这会是一次非常枯燥的采访。而恰恰相反,我的朋友们。这是一次接受新观点、展现知识和不断学习的跌宕起伏的采访经历。

Thomas最知名的身份应该是作为Block.one的创始成员,Block.one是创建EOS区块链的实体。然而,他根本不是一个专才,远远不是。正如他曾不经意间说的那样,他承认自己是一个通才或所有行业的佼佼者。“我在很多领域表现并不突出,但是如果你在短时间内需要有人掌握某些领域的知识,我的价值都会显现出来,注意不是所有的领域只是部分领域。”

他原来的学位是行为科学,一个他以前从未想过会使用,但是现在每天都在使用的学科。他尝试过新闻工作,但并没有成功,但他的写作技巧在商业上也展现出很大的用处。因为他曾在关系数据库工作了15年,后来他去了Oracle工作。

“当我离开Oracle时,我以为我再也不会使用数据库了,但后来我遇到了区块链 —一个缓慢的,分布式数据库。因此,我所有职业经历都让我理所当然地走向区块链。”

Thomas也非常热衷于了解团队的工作方式,但当他加入Block.one时,一开始他认为他不会再使用这些技能,因为他正在与软件公司合作,当然任何公司都需要人际交往技能。 最后,他还喜欢研究复杂的系统或游戏。“我又一次以为我永远不会在现实生活中使用这些……”在谈到这一点时他的声音减弱了,因为事实再次证明他是错的。

“成为通才是一件好事。目前,区块链是如此之新,我们从密码学、博弈论和经济学中引进了许多专家:这些专家在各自的领域都很出色,但我们需要把他们放在一起,我发现,这才是我应该扮演的角色。”

Thomas喜欢研究模式。在区块链从事挖矿,意味着他们实际上看不到大的行业图景。他喜欢后退一步,看看是否有其他行业的模式可以帮助他解决区块链中源源不断出现的问题。

“不是每件事物都是区块链。”它可能是新的,但它的许多重要的元素已经以其他形式存在了。例如,人们认为,治理是新的,但它和山一样古老。从最早的穴居人绘画开始,只要我们能够记录下来,社会就一直在做一些事情。

Thomas作出的另一个职业选择,使他会转行到区块链行业。早在2002年,他是俄勒冈州州长的自由主义候选人。当被问及表现如何时,他满不在乎地回答说:他输了。但我以一种有趣的方式输了,我得到了比别人告诉我的合理预期多11倍的选票。作为一个局外人,我能够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且这引发了有趣的辩论。

Thomas和我在这里交换意见。我也参加了2014年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的政治选举,我发现作为独立候选人参选是一种令人振奋的经历。Thomas对此表示赞同,并补充道:“这可能会很有趣。”“只要你不太喜欢赢。”

Thomas能够了解他人,并且这次政治运动是他第一次尝试管理大量志愿者。“我乐意了解到底是什么可以让人们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并进行斗争,以及如何阻止人们达成正确的共识。

“例如,参与争议的每个人都认为他们是合理且正确的。但是很难将同样的假设延伸到争论另一方的另一个人身上,特别在当他们是错误的时候。”

“我保留了一本日记,所以我可以回头看看我做错了什么 —在当下作用可能并不明显,但后见之明也可以让我更清醒。”

Thomas谈到一位TED的演说者[ Kathryn Schulz ],她称自己为’wrongologist’。在她的演讲中,她向听众询问做错的感觉。事实证明,当一个人做对时,感觉也是这样的。

我纠结了一会儿这个概念,然后我明白了—当然如果你错了,但是你相信你是对的,感觉也是一样的。只有在你意识到之后,羞耻或尴尬才会开始。

“人们的立场可能是并不坚定,但与其打击对抗你的对立面,不如问问你的对立面,他们为什么这么想。如果你找到支持这个立场的价值,那么你可以改变你的立场并认同这个价值。”

在他对达成共识的看法部分,Thomas探索了为选民提供信息的价值观。“例如,如果你认为自己可能是少数人中的一部分,那么你会投票支持少数人,但如果你是多数人的一部分,那么你可能会赞成多数意见。或者也许你不知道你可能在哪里 —那你怎么能有效地投票呢?”

在Thomas谈到去中心化社区以及他们如何共同协作之前,我们正朝着拉姆斯菲尔德未知的方向前进。“有一个名为Sociocracy 3.0的系统,它提供了非常具体的技术方法来优化团队和个人表现。”金钱或代币不是主要的激励因素,特别是对于创意人才而言。事实上,它可能会产生明显的负面影响。

“相反,激励人们主要有三大元素:自主、掌控权和目标。例如,在EOS社区中,驱动人们的不是拥有更快、更便宜的区块链,而是运行一个分散的、以一种非常具体的方式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社区。”

“EOS社区中有大量具有艺术创意的人,这使得它与其他技术主导的区块链截然不同。女性在EOS社区中有很好的代表性,有同理心的人同样如此。这不是错误或巧合。EOS生态系统是带着更高目标来到这个世界的。”

今年6月份EOS推出主网时(注:原文错误地写成2月份,应该是6月份),Thomas知道他的工作是完成Block.one。在建立前的日子里,他负责治理整个系统,他几乎是唯一的仲裁者,他承认自己犯了很多错误。但是,现在EOS生态系统的管理权已经掌握在社区手中,而Thomas在7月份与Block.one的其他前成员一起转向StrongBlock。就在采访中,Thomas拒绝向我提供任何关于StrongBlock的信息 ,也拒绝告诉我它会做什么 — 除了他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他还在EOS基金会担任执行董事,前提条件是他只同意使用Carver 治理模型。Thomas解释说,这个政策模型非常明确地定义了董事会应该如何与提供真正良好文档以做出最佳实践的员工互动。“作为一个非盈利部门这一点至关重要,”他补充到。

Thomas再次指出标题中使用了“治理”一词。“我之前有提及过吗?”他笑着问道。

我指的是”G”字母或者是”G”点,托马斯无视了我的无理取闹。

“EOS基金会的使命是帮助社区实现自组织:不是组织他们,而是要使他们自身具备自组织的能力。就像鸟群或者是鱼群—它们看起来像一个实体,但实际上它们并不是—这是个体间内部沟通的高级阶段。鸟类是聪明的生物,作为个体可以生存,饮食以及生育,但他们却选择了群居。”

“此外,可以通过三个简单的规则来实现群集,这些规则被复杂的自适应行为所取代。将这些运用到治理上,可以借鉴的是找到那些可以帮助人类创建复杂适应性的简单规则行为。”

“因为在治理方面,如果应用复杂的规则时,你就会得到一些适应能力很差的人并且最后的结果也很糟糕,这一点在官僚机构中是非常常见的。”

托马斯再次谈到模式,但这次是分形模式,就如嵌套层一般。对他来说重要的是,在最小的群体中做出的决策且仍然是有效的。“这就意味着你不是[单独]在10,000人的群体中,试图让你的声音被他们听到,但是在一个二十个人的群体中阐述的你的观点。甚至可能是因为共同的价值观或兴趣而选择加入的20人群体。

然后,小群体可以选取出代表进入到更大的群体中,在那里需要制定或协调更大的决策。

“但是大部分时间你都在管理自己,但现在我们又回到了社会统治,在这里,简单的规则占据着主导地位,并且人们可以自我组织。”

Thomas虽然坚持拒绝在StrongBlock上发言,但他最近共同创立了一个新的组织—国际分权治理研究学会(ISSDG)。该协会由一半的学者和一半的从业者构成,涉及多个类型的分散治理实体以及所有的区块链。该小组还将包括非区块链从业人员,但与分权治理有一定的交集。他认为这样的社会将包括研究博弈论、经济学或通证经济学等内容的人。

“我们都可以以一个初学者的心态做出跨学科的努力,这意味着我们十分确信给定的学科是非常真实的 —不是人们将要争论的最前沿的东西 —而都是基础知识。因此,我们可以分享我们在我们的学科中所熟知的其他学科的人,他们可能至今还没有找到哪些可能有用。”

Thomas从美国战斗机飞行员约翰博伊德上校那得出结论,他的思想让美国人能够统治领空数十年。

“博伊德主张创造心智模型,然后你就能更快地获得最好的模型。通过这种方式,在对手仍在迟疑是否行动时,你已经做出决定并采取行动。”

“以一种新颖的方式渗入思想,我们将能够提高自身的游戏水平,并教授复杂系统和操作理论以及如何进行谈判。这是让新人类参与其中的课程。我们的社会将允许不同背景的人们齐心协力解决问题分权治理的问题。”

我指出区块链行业有很多新思维,但Thomas反驳说,其原因在于我们的运作方式已经自动完成。

“例如,考虑垃圾收集 – 您不必担心 – 它已经在您所在的城市进行了分类。这就意味着,大约90%的生活被视为理所当然 – 我们可以解决下一组挑战 – 污染,教育,气候变化等,这些都是更有趣的问题。”

Thomas描述了最近一期《魔鬼经济学》(Freakonomics)播客的内容,有人在20世纪30年代录制了肖邦的音乐会。这位钢琴家在当时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钢琴家,但是现在,同样的录音被用来演示如何不演奏同样的曲子。在1900年夏季奥运会上获胜的高尔夫球手,今天几乎进不了高中球队。所有运动项目都是如此。

“体育运动完全不会在意你是谁(肤色/性别/身高等),唯一重要的就是表现。教授基础知识的能力会使人向上。当我们可以在其他生活领域做同样的事情时,我们会看到同样的加速度。如果我们可以看看人们掌握了什么,然后,这些16岁的学生将拥有与上一代人,比如说30岁才拥有的相同技能。”

在我们的交流中,提及的新想法数量是巨大的,在这个行业中有很多值得我们去思考和反思的地方,正如托马斯所说的:“世界正在变得陌生。如果你发现自己很无聊,那意味着你没有集中注意力。”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