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Chainge技术沙龙 | 寒冬,矿圈何去何从?7位大咖如是说

12月9日,巴比特Chainge区块链技术沙龙来到了北京,本期主题是《寒冬,矿池该何去何从?》,在圆桌论坛上,时戳资本CEO 李宗乘、BTC.com CEO庄重、本体商务拓展VP 杨文涛、比原链核心开发张成成、熊猫矿...

12月9日,巴比特Chainge区块链技术沙龙来到了北京,本期主题是《寒冬,矿池该何去何从?》,在圆桌论坛上,时戳资本CEO 李宗乘、BTC.com CEO庄重、本体商务拓展VP 杨文涛、比原链核心开发张成成、熊猫矿机联合创始人杨笑、知道创宇区块链专家万耀东、北大区块链俱乐部秘书长陈雷围绕矿圈的现状与未来进行了激烈讨论。

 

看点一
正视行情:有没有人做局?触底了吗?持续多久?

 

主持人(北大区块链俱乐部秘书长陈雷):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个矿场主,我们团队在新疆、内蒙、俄罗斯运营的机器有十几万台,所以现在能有心情在这里说话也是心理素质很好,都是在悬崖边待着的人了。首先请大家谈下怎么看待最近的行情?提供三个角度,一是有没有人做局?二是到底部了吗?三是底部会持续多久?

李宗乘:这方面我们有做数据研究,首先做局的话,我觉得很难有人单方面控制这么大的资金盘,好几千亿美金。其次,从数据指标判断数字货币的价值高低点的话,有四个方法,一是历史涨幅的周期性判断;二是网络价值对梅特卡夫比率,即网络价值和参与人数的平方成正比;三是根据比特币挖矿成本计算;四是看流水,网络价值传递的日成交量和市值的比去判断此刻价值是高估还是低估了。现在从各个角度来看,价格都处于底部阶段。但是对于底部持续时间的判断我认为是不靠谱的。因为所有价格都拉动需要大资金的进入,这就需要更多人来使用,背后还是技术的成熟,而这很难判断。

万耀东:我觉得是有人做局的,就是传统大资本,他们可能不会长期操盘,但有可能利用超跌砸盘去吸筹。至于什么时候能涨起来,我觉得可以看看以太坊2.0的发展。

杨笑:我认为底部在2000~2500美金这样一个基础区间。至于回升时间,目前没有看到利好消息,悲观估计还有1年左右的时间,但我认为一个稳定的熊市期对矿工有好处。

看点二
行业鄙视链:币圈、链圈、矿圈到底是什么关系?

 

主持人:一直以来有一个观点,币圈、链圈、矿圈彼此都有些意见,币圈觉得矿圈赚钱慢,链圈觉得矿圈没有技术含量,各位怎么看?

庄重:矿圈是数字货币行业最基础的支撑,其实一直以来大家也并没有忽视这个市场,只是说挖矿的形态发生了改变,矿圈的概念外延了很多。

杨文涛:作为项目方,我们属于链圈。但我个人感觉,这几个圈子就像是公司里的销售、产品和技术部门。技术觉得销售不好使,销售觉得产品不给公司挣钱,币链矿圈也是类似,互相觉得对方没那么重要,但从公司的角度来看,其实是一个共生关系。

杨笑:我们矿工是整个行业的底层支撑,水电煤,我们对于整个行业来讲是非常重要的。牛市的时候我们也躲在背后闷声发大财,熊市的时候我们的观点是“越熊越折腾”。如果说ICO是一级市场,交易所是二级市场,那么挖矿就是0级市场,矿工相较于普通投资者,入场币价更低,拥有更大的优势。

 

看点三
共识之辩:POW和POS从挖矿角度看各有什么优势?

 

主持人:今天的圆桌嘉宾有两位来自比原链和本体的项目方,他们也是POW和POS的代表两个不同共识机制的代表,能否从挖矿的角度谈谈各自的优势?

杨文涛:首先,我先说明下我们是使用了POS的一些思想和元素,但并非完全是POS机制。其次我觉得POW机制中本聪在设计的时候,最初的设想是每人一台电脑公平挖矿,但实际上POW呈现的态势是趋于集中化。另外我认为现在出现的很多节点共识的方案,它的性能、费用、最终性都是优于POW机制的。最后,我觉得POW并不是完全否定POW,比原链的算法是不仅去做哈希运算,还加入了人工智能的运算,我觉得POW往这个方向也许会有创新性的发展。

张成成:我们之所以用支持人工智能算法的POW机制,也是考虑到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现在主力挖比原链的矿机就是显卡,虽然挖矿的时候不能同时进行人工智能运算,但像是现在熊市很多矿机到了关机币价,比原的矿机就不用关机,可以做人工智能运算,另外我们的MATpool矿池设想也是做AI云,快速切换。

 

看点四
未来之争:技术和应用究竟该如何寻找突破口?

 

主持人:对于区块链的发展方向,现在有两个主要观点,一种观点是继续加强底层技术的研究,通过开发者社区,凝聚核心共识,然后慢慢的扩大影响力,总之是通过关键技术的突破链接世界。另一种观点更强调技术的应用层开发,让它服务于大众,服务于商业的现实世界,甚至是包括IOT在内的硬件系统的连接,各位更支持哪一派?

李宗乘:对比互联网就可以看到,只有底层技术、硬件、软件都成熟的时候,才能 产生相关的应用。

庄重:我也认为区块链技术距离承载更多人去使用,目前还缺乏一个真正的解决方案。当然即使在这样一个情况下,项目方仍然有无穷的创造力,比如以太猫、FOMO 3D,在网络容量并不大的情况下,做到了一个很好的效果,另外好的技术也离不开社区的运营。

杨文涛:任何一个技术都会以不断抽象层次的方式来发展实现,电脑刚出现的时候只能用来做计算器的事情,然后我们封装成一个个单元,再把这些单元封装成逻辑运算单元,再封装成CPU芯片,然后是电脑,有操作系统和软件,最上面才是APP,所以没有这些底层支撑就想去做很好用的DAPP,这件事情是本末倒置的。

杨笑:我不是做技术的,对于这个问题我的看法是,无论你是做底层公链还是DAPP,关键在于从投资者哪里募集来的钱有没有真正意义的用在项目上,而不是空气币,这对于行业来讲是最重要的。

 

看点五
矿机之殇:ASIC和显卡在熊市中何去何从?

 

主持人:有一个问题想单独请教杨笑,由于以太坊的跌幅,导致很多显卡矿机现在处于闲置状态,熊猫是显卡矿机的领先厂商,你们认为未来何去何从?

杨笑:确实以太坊这一轮的跌幅非常夸张,它的价格基本处于崩溃边缘,但从以太坊底层技术发展预期来看,还是值得期待的。另外,我们有个共识是,需要配置一定比重的GPU矿机,它有很多好处,一是可以进行多币种的切换;二是在云渲染、云平台方面可以做一些服务。所以说显卡还是有很多衍生属性,我们说如果矿业真的消失了,ASIC就是废铁,而显卡毕竟还是显卡。

 

看点六
当下之忧:如果发生矿难,矿圈还能存活下去吗?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如果出现2014年底、2015年初的矿难,莱特币下跌至5块钱,20万一台的矿机20块钱都没有人要,这种情况下你们的业务还能不能存活下去?我是开矿场的,我表示很担忧,中国的三大矿机厂商和三大云算力平台都是我的客户,我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他们能不能剩下一两家,所以你们怎么看?

杨笑:我觉得这一轮比2014年更惨,一是因为那时候发生在丰水期,整个行业都可以找到更便宜的电。而现在是枯水期,电力成本都卡在了一个很低的下限。二是当年我们挖矿还在一线城市,电费平均成本在6、7毛,然后那波下跌触发了行业的所有人挺进新疆、内蒙,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地方让我们挺进了,所以这一波整体风险更高。至于说能不能扛过去,我觉得第一投资上要更谨慎,不要追加更多的投入,第二学会用金融产品形成一个保护,

庄重:从我们目前的产品来讲,矿池是对接的B端用户基本来自于上游的导流,浏览器也受到行情的影响,如果币价下跌关注度不够的话,流量也会有一个明显的下降。如果发生矿难应该会遇到很大的困难,但节衣缩食还是能活下去的。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