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历史由我们创造——以色列游学见闻

一周的奔波游学,在时空隧道里往复穿梭,与历史对话,聆大哲精华,这紧张而充实的几天里,让人过足瘾;更有同学朝夕相处,同吃同住同求学,同玩同嗨同自拍,每个人都展示了更丰满的自己,让我大开眼界。
落地北京...

111

一周的奔波游学,在时空隧道里往复穿梭,与历史对话,聆大哲精华,这紧张而充实的几天里,让人过足瘾;更有同学朝夕相处,同吃同住同求学,同玩同嗨同自拍,每个人都展示了更丰满的自己,让我大开眼界。


落地北京后,我脑中依旧不停的回放着以色列的各种画面,同时心中也盘桓着一大堆东西,有这几天的所思所想、有求学过程中的顿悟、有沉浸历史中的遐思,也有对小伙伴们有趣的印象。

所以,第一晚倒时差睡不着,刚好用来写东西。

 

犹太人和耶路撒冷的苦难是人类的缩影

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

——《圣经*罗马书》

2

马萨达古堡上,与罗马将军提图斯苦战三年,犹太起义军领袖爱力阿沙尔临终前铿锵的绝唱一直在我耳边回响:

当我们从容就义时,我们是自由人!……我们可以自由的选择与所爱的人一起去死,让我们的妻子没有受过蹂躏而死,让我们的孩子没有做过奴隶而死……我们宁愿为自由而死,不为奴隶而生!

所以,以色列复国后,每一个新兵都要来到这里宣誓“马萨达再也不会被攻陷!”

“中东活教材”哲哥在马萨达的倾情演绎,给了我最深刻的震撼,当时一大堆人围着实在不好意思,不然我的眼泪真的就夺眶而出了。

攻陷马萨达古堡的提图斯将军,也是摧毁“第二圣殿”的主角,他亲手开启了犹太民族长达2000年的悲惨流浪。

而圣殿所在地耶路撒冷三千年的历史中,几乎写满了“被毁、重建”的字样,迦南人、犹太人、埃及人、巴比伦人、希腊人、波斯人、罗马人、土耳其人、阿拉伯人……数不清的势力在这里厮杀,你方唱罢我登场、城头变幻大王旗。

3

“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是中国人的感慨,而“和平之城”耶路撒冷漫长的历史中几乎没有和平二字,血腥的杀戮和毁灭才是这里的主旋律。

但是这又岂是耶路撒冷独享的待遇?从人类诞生以来,杀戮、毁灭、同类相食,就一直伴随我们左右。

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中指出,智人诞生之后,世界上的物种灭绝了99%。就连智人的近亲尼安德特人,也有极大的嫌疑是被我们的祖先吃光了。

而“斯坦福监狱实验”证实,貌似文明的今天,回到人吃人也只不过需要一周罢了。这点在中国尤其明显,当前社会的暴戾程度,只需要再来一张大字报,全社会重回文革、甚至远超文革的残暴,都是分分钟的事情。

4

冷酷的现实告诉我们,几千年来犹太人一直承受苦难的根本动因不但从未远离,反而因为社会整体的进步而乔装打扮、混迹于我们欠缺察觉的日常。

原始人之所以吃人是为了果腹,本质上是满足自身的需求;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早已无需把活人摆上餐桌,因为文明的“吃人”早已变种,无需鲜血淋漓、生吞活剥。

填不饱肚子所以吃战俘,是原始时代;战俘太多一下子吃不完,只好拿来干活,是奴隶时代;奴隶们太多,不愿意好好干活,只好给他们自由,让他们交租或者缴纳赋税,是封建时代;把他们招进工厂和公司打工赚钱,是资本主义时代;用软件和用户体验勾引他们、抢占他们的时间,把他们生产的数据占为己有、牟取暴利,是互联网时代。

5

人的生命不仅仅由血肉构成,更是由体力、脑力构成;而所有的生命都有其有限的长度,时间一到生命就没了,生命最终的本质就是你一生中能够拥有的时间。

所以,谋杀时间,真的就是谋财害命。

在互联网时代,生命的时间又沉淀为数据,这数据其实是我们在赛博世界的血肉躯体。当这些数据被人无偿占有、奴役,为他人赚钱牟利,又同人吃人的原始社会、人人皆奴的奴隶社会有什么区别?

所以你看,犹太人不孤单。人类文明表面上在进步,少了许多肉体上的杀伐,但在本质上却从未改变过哪怕一丝一毫。

苦难从未走远。

 

灿烂辉煌的文明与惨绝人寰的冲突是平行逻辑

你们二人所说皆为神音”

——塔木德

真理的对立面也是真理。张平教授这句振聋发聩的训导,在我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般的共鸣。

万物负阴而抱阳,所有事物皆有其反向答案,而且两者皆为真。这里的“皆为真”并非老好人平息争端的套路,而是万事万物的规律。

上帝爱犹太人为真,上帝折腾犹太人也为真;犹太民族很伟大为真,犹太民族不断被其他民族屠宰也为真;耶路撒冷属于犹太人为真,耶路撒冷属于阿拉伯人也为真;圣殿神圣为真,圣殿被毁为真,圣殿存活在犹太人心中依旧为真;犹太人受的苦难为真,犹太人伟大的智慧也为真;耶路撒冷凝聚了屠杀和冲突为真,耶路撒冷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文明也为真。

在“平行逻辑”面前,源自古希腊哲学的矛盾律仿佛小孩的玩具;当牛顿经典力学遭遇相对论的时候发生过一次,当相对论遭遇量子力学的时候又发生过一次。

世界由概率组成,平行逻辑才是真理,上帝一直在掷骰子。所以,连爱因斯坦都会误判的事情,普罗大众无法理解的确是常态。

7

此行有幸听诺贝尔奖得主罗伯特奥曼教授分享了激励和诱因、控制度量衡而不能控制价格、社会选择取中位数而不是平均数原则、合理分配中的平均分配原则等。

这里特别有趣的就是平均分配原则,更是平行逻辑的集中体现:

首先,你们说的都对;

其次,找到争议中的无争议部分,如果不存在就直接跳过本步骤;

然后,把有争议的部分平均分配(多出来的也一样)。

如果人比较多,那么就按照分组依次重复该过程。

8.jpg

你看,这么简单的分配方案,在无数次的重复之后,竟然可以解决复杂的经济问题,尤其在破产清算方面;而且其蕴含的道理,竟然跟人类社会发展中的基本原则完全吻合,包括创业的过程亦是一样。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其实很兴奋,这不就是一种分形吗?一个最简单的模型可以构成繁复无比的体系。

古老的犹太民族,就是在一次次的苦难中磨练出来这样的智慧,将整个世界化为极简的规则,随着他们的《塔木德》行遍世界,并最终回到家乡。

这时候竑兴提问指出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如果在争取利益的时候作假怎么办?

我当时急吼吼的替教授回答说,他们在上帝面前发誓,有信仰的人不会做那些不诚实的事情。

但是今天再次反思,其实我的回答很天真、很幼稚、很荒谬。因为后来朱兆一博士讲他做生意被犹太人无情欺诈的故事,对我震撼极大,那个欺诈他的人甚至是一个犹太教拉比!

我无意深究这个拉比的动机和他对信仰的虔诚,我只想分享最新的感悟:我们不应该在今天的环境里质疑古老的原则,更不该用今天的环境去套用古老的原则。

因为:

《塔木德》的道理为真,这些道理现在不一定好使也为真;

犹太人承受了巨大的苦难为真,犹太人获得了伟大的智慧也为真,犹太人自私功利不择手段也为真;

野蛮的杀戮和屠宰为真,野蛮的杀戮和屠宰催生了璀璨的文明之花,也同样为真。

平行逻辑,才是此刻我们能够认知到的世界的真相。

 

得其时则得其势

懒惰人因冬寒不肯耕种。到收割的时候,他必讨饭,而无所得

——《圣经*箴言》

“犹太人除了爱因斯坦这几个人以外,在几千年时间里还有哪些伟大的人物?既然他们的经书给了他们这么多的智慧,那么为什么他们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还活的这么失败?”大胜刁钻的提问,几乎让人无法作答。

在我看来,万物有其时有其势,得其时则得其势。

例如盛景网联的颜艳春老师,2006年他的富基旋风就在纳斯达克上市了,成为首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软件公司,风头一时无两;

但是他在吃货大陆做内部分享的时候又提到:万物皆有裂缝,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乌镇物联网大会主会场台上那些行业大佬们,过不了几年就会换一批,因为时势变了,企业和个人都会被改变。

我们一边感受着他对我们殷切的期望,一边也在感知他的不甘心:软件时代最优秀的弄潮儿,却成了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看客,真的活生生验证了“得其时则得其势”。

依据他独特的眼光和判断力,我相信颜老师一定会在区块链时代重回舞台中心的聚光灯下,让我们共同祝福他。

10

所以,时代是前提。

同样,当生存需要杀戮和掠夺的时候,擅长杀戮和掠夺的民族自然会占上风,例如日耳曼人灭罗马、匈奴人灭拜占庭、蒙古人灭全世界;

当生存需要航海、扩张的时候,擅长冒险的民族就会占上风,例如海上马车夫、日不落帝国;

当生存需要合作、博弈和精密的计算时,擅长学习、思辨、不忌讳金钱、懂得平行逻辑的犹太人就终于登上了历史舞台。

我严重认同张平教授的话:之所以近代犹太伟人多,正是因为平行逻辑的修炼。

的确,不论微观的量子力学,还是现代宏观经济的各种表现,都完美的契合着平行逻辑:即是A又是B,同时又会受到观测者的改变。

11

因此,犹太民族的伟人从大卫王、所罗门之后,几乎断代了两千年,终于在近代重新开始绚丽绽放,的确是有内在原因、符合世界发展的内在规律的。

所以,“上课睡觉睁眼提问的天才”大胜提出的刁钻问题,其实呼出了一个特别靠谱的结论:得其时则得其势。

我们应当看清当下的“时”,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势”。否则,你纵有千般武艺,也只能落得悲惨下场。

 

我执”是未来障,破“我”方能得其时

加利利湖边那一晚,一屋子人围酒夜话,各抒己见、各有所得,在我心中,这是此行最深刻的一晚记忆。

老司机平哥、帅总裁曾瑞对量子力学的好奇、竑兴对所有问题的兴趣、恩辽对所有问题的答案,拉开了整完聊天的大幕。而当晚的高潮,无疑是雨晴走心的倾诉。

正如希伯来大学Moshe Bar教授所说:我们的记忆构成了我们本身。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记忆,这些记忆给了我们快乐、悲伤,让我们痛苦、兴奋,给了我们动力,也让我们抑郁,这些记忆让我们感知到自己的存在,也驱使了我们的自我否定和持续迭代。

正视自己的记忆,拥抱自己的过去,同自己和解,再逐步寻找迭代的契机。恩辽当晚的这一番感言让我静思良久,心中已然给跪了。

同样,每个人过去的所学、所思,也都构成了今天的自己。为什么自古以来都是新人提出颠覆性的观点,而少有鸿鹄泰斗们持续创新?答案很简答,旧的知识和观点构成了他们自身,否定旧的知识和观点就是在否定他们自身的存在,外人否定等于谋杀,自我否定等于自杀。

这个感受在跟薇薇讨论品牌的本质之时尤其强烈。我根本无意争论孰对孰错,只是特别希望把这个感受与大家分享,因为当任何人开始维护旧的知识体系,那么就极有可能已经站在了创新的对立面。在此与大家共勉。

雅君曾经分享提到的《观念经济学》,我把纲要发到了群里,但是不知道有没有人留意,更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

但是我在这里再次强烈安利:这是一门彻底颠覆旧经济学的学说,极有可能是正在到来的新世界的指南针。

这个学说出自“改革四君子”朱嘉明和黄江南两位老师之手,他们曾经改过共和国的国运,他们这次会再次改变全人类的经济学认知。

小小的指南针,在大航海时代创造了难以置信的财富;正在到来的新世界的指南针,也可能会有同样的效应。

尽管朱嘉明老师说:人类历史上如马云一般有钱的人多如牛毛,但是真正被人类记住的却是哥伦布、麦哲伦这样的人。

可是我们依旧不介意试一试做马云的感觉。

学术著作《观念经济学》即将成书,两位前辈老师近三十万字的手稿勘校增补工作,我们也有幸能够见证,这是上帝赐予我们的礼物。

因为这份荣耀我不敢独享,才不遗余力的将“观念经济学”安利给我最最亲爱的独角兽同学们,请你与我一同分享这份荣耀。

我们正处在人类三千年未有的大变局中,有大机会、大未来正在对岸等着我们,而勇敢的否定过去的自己,才是穿越汪洋的一叶扁舟,才能够看到真正的终局。

锐哥以数百亿GMV项目老大的身份,重启了一个新项目,当晚也给我做了很详细的分享;以锐哥缜密的思维和强大的能量,此事必能成功。

同时,敢于挑战自己过去的记忆,也就是挑战由旧记忆构成的自己本身,则更能够看清基础规律,更能够抓住小浪潮、驾驭大趋势。

你看,都是每天24个小时,累计二十年下来,有些人供了一套房子,有些人做成了阿里巴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所以,作为创始人,破除“我执”,判断趋势、做出正确的选择,是最高生产力的行为,也是最高优先级的事情。

在此与锐哥及所有同学共勉。

 

我们的使命在远方

当晚雨晴提到,自己人生下一个阶段,就是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找到真正的自己,聊到情深处不禁泪婆娑。这才是一个创业者最真诚的内心,这也是我们每一个创业者都要思考的终极拷问,这也是每一个创业者都要闯过去的人生关卡。

这关卡我自己究竟过没过去?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曾经有人问我,你为什么要这么拼,你是在追求幸福吗?我的答案是:我不是为了追求幸福。

因为幸福本就是心灵的一种状态,所以幸福根本无需通过创业和拼搏来追求。任何人在想要幸福的时候,盘腿坐下来,调整自己的心境,清理自己的欲念,立刻就能得到幸福。

所以幸福无需追求,只有使命才值得追求。

12

还记得杭州上课那次,跟力哥聊了一整个下午,达成了一个重要共识:我们都是被选中的人,整个独角兽的同学们都是被选中的人。

我们被选中要完成自己命中注定的使命,那么我们就必须要完成之。生命的使命,值得我们燃烧一生去达成。

如果你已经找到了,那么快来一同上路,因为众人行远;

如果你尚未找到,那么快来一同上路,因为它就在前方。

本文作者:洪七公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