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人物

臻云科技联合创始人张弘:让数字资产遇见更美好的量化

1月24日,金色财经主办,贝壳公关承办,节点资本、Nodeplus、引力波G-Wave协办的金色沙龙深圳站第一期现场,张弘发表“让数字资产遇见更美好的量化” 的主题演讲。

JUed3z2vxfnojNdoSwzv9eDqUvL1xCHFxk1XFcrT.jpeg

本期沙龙以“论生态·量化市场 | 暗流涌动如何破冰”为主题,邀请臻云科技联合创始人张弘、Amber AI创始合伙人Tony、BQuant创始人余晓峰、TokenPanda基金经理&COO邵昱淇、CoinXP联合创始人& SiO2对冲基金创始人梁亮、共盈资本总经理Jordy、引力波G-Wave科技有限公司CEO邱吉民、拾斗量化联合创始人牛神、黑森林量化CEO张华、IVORY BAYS创始人&COO 李沐阳、币贷网CEO刘震、 合伙人&金色学院创始人安鑫鑫等人,共话量化交易策略,穿越熊市,为观众带来一场知识的盛宴。

TFc3n36jTcbTnWixsSQAp1Xtc8OLiNmWTQcNKfdy.jpeg(臻云科技联合创始人张弘)

在沙龙现场臻云科技联合创始人张弘发表了《让数字资产遇见更美好的量化》的主题演讲,主要观点提炼:

张弘2014年从华尔街回来,一直从事量化投资、传统股票领域。在深圳也有自己的股票量化基金公司,主要是做场外期权,管理投资超过10亿人民币,也是希格斯集团的合伙人。2015年臻云科技管理规模超过100亿,股灾之后略微缩减;2017年开始有挖矿,2018年做了产业链的上下游帮忙通过量化打理数字货币。

张弘首先介绍量化医生的职能,他表示,“量化医生是投量化投亏了,找量化医生帮你诊断把脉告诉你为什么亏了。如果你还没有投,看的眼花缭乱,我们帮你打疫苗,告诉你怎么判断好或者不好,我们不做推荐,只是做判断。如果围观,我们也愿意做知识普及和分享,这是量化医生要做的事情。”

张弘将演讲分为四部分:第一,区块链行业的圈子里面的基本情况或者出现的问题;第二,量化医生做什么,用案例说明我们做什么;第三,我们想在量化圈子做点事,成立量化医学院;第四,怎么联系我们。

第一,区块链行业的圈子里面的基本情况或者出现的问题

去年在ICO行业,大家看过财富的一起一落,今年熊市一年,很多人把量化作为熊市之光来看,熊市之光进来之后,也有坑蒙拐骗或者滥竽充数的进来,量化是否赚钱或者换一个名堂把大家从一个坑弄到另外一个坑,这样没有意义。

接着张弘分析了为什么需要量化医生来帮助投资者做判断。

张弘表示,我们真实调查的数据,每行对应的是外面的投资团队的真实业绩,数据来源是我们自己挖出来的币投到外面去做的业绩,我们是真实的实盘业绩。具体关注后面红色的两行,第一个红色的框是年化收益率从低到高排,最低5个点,大部分在40、50个点,最高的年化做到400多;第二个框是最大回撤和最大亏损,我们看到很合理的,收益率比较低的对应风险比较低。这样排序我们可以看到十个套利策略,9个做趋势跟踪,还有一个做复合。做套利平均在20-50,最大回撤不超过1%。相对做趋势跟踪的策略风险和收益弹性比较大,最高年化收益达到400%,同时也是亏损最大的,最大亏损到20%多。我们看到的量化行业是赚钱的,而且很符合我们说的一分风险对应一分收益的事情。如果在座各位接触到量化团队到达这个水平没有?或者您投的,投套利策略到达20、50、60这个区间,或者最大回撤有没有超过1%,如果投急进的趋势跟踪有没有到这个水平,大家看自己的实际情况。我们觉得大部分人没有到达这个水平,这是我们觉得有可能需要量化医生的事情来做判断的原因。

他指出,如果没有到达刚才的表格所说的行业水平可能有几方面的原因。

一、币圈不透明;现在我们遇到很多资金盘或者其他的情况,量化最看重的是风险的控制,我们一般说下浮比例,说的一分风险对应四、五分的收益才会投。资金盘这种事情相当于风险不可控,什么时候把最后的筹码交到你手上就崩了,你不知道,风险不可控,和量化不一样。抛出资金盘,我们还会接触叫量化,但是投过去不做量化,背后可能是主观交易员,不管是多年经验还是怎么样,是主观的交易员。这个事情也不是量化。它的策略波动或者说属性就是跟量化相去甚远。更隐蔽的是它也有真实的交易数据,该开账户也会开账户给你看,也有可能是半路出家,同时操作10个账户,有时候反着做,总有几个账户赢钱,把账户打开给你看,所有东西都是真实的,背景可以包装。这种很多,最后亏损的还是投资人。

二、不真实;团队背景造价。策略属性,策略比较成型,无非是套利,高频的策略,区块链行业更窄,细分领域。本来风险业务程度比较高,很怕亏钱,投过去,团队告诉你这是套利策略,可能是趋势跟踪,也可能是赌一波,很难区分,这是策略属性的造假。三是历史业绩的表现,刚才说同时操作几个账户,打开赚钱给你看,没有办法分辨。四是业绩的长短,在传统股票里面是很重要的,你做多久,有没有持续盈利,这个东西比较微妙。比如一个团队有一年的历史业绩,每个月赚钱这是很好的策略团队。问题是,现在币圈没有多少超过一年以上的业绩,别说两年、三年,你自己也就一年的时间跟他耗,投过去一年耗,看是否赚钱,耗不住。给你一两个月的业绩,看到赚钱,你怎么知道有多少是行情配合,还有多少是运气?这要看怎么判断一个业绩到底好还是不好。

三、圈不公平;一是风控,风控是非常客观的,你去投量化团队的时候有没有约定止损线或者风控线,投一百个币亏五个就平掉仓位。问题是真亏到五个的时候,他是否平仓?如果继续亏下去,撑死输一个客户。如果他赚钱还是和你分。按照正常经济学来说当然是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这很正常。风控有没有做到位是咱们要关注的点。二是收费是否合理,正常来说,2018年过去之后,整个区块链圈的量化行业很集中,团队很多,同样的策略的同质化严重之后,它的收费反而还是很不合理的。同样的策略,在这家五五分,那家三七分,你怎么知道这个费用是否反应它的价值?这个要看。

接着,张弘对比了传统股票的量化行业和区块链行业的量化行业的问题。

他表示,传统的股票圈行业2011年开始,在座也有比较早期的量化界的前辈,2011年开始进入这个圈子,通过8年,也是经历了红利,简单的策略可以赚很多钱,开始2015年、2016年的阳光私募的爆发,大家都摊薄所有的收益。2017年、2018年大面积团队开始倒闭,做不到收益。2018年基本上已经结束头部的整合。传统的量化圈,60%-80%的钱集中在前15家机构里面,其他99%的量化机构都是不赚钱或者很少赚钱。如果在之前和这些机构没有合作或者不会筛选,大概率随机接触团队,你接触的团队都不是特别好的。

数字货币圈一如既往的风格,一年当传统企业的十年。币圈通过三年时间,2016年已经知道身边的朋友通过简单的搬砖套利都是按倍数算收益,2017年、2018年特别多的团队涌进来,今年通过搬砖还赚几倍,可能不是很严谨的套利策略。我们自己的预期,未来半年到一年整个币圈的量化行业也会进入头部的分化,很快就有5-10家形成头部,大部分资金都会投过去。如果之前没有和这些机构合作,或者你不去筛选,大概率很容易投错或者投到不太好的企业。因为通过整合,这些企业有手续费的优势和人才的优势,各种优势,新进来的资金和新进来的团队是很难PK得过的,量化策略都有容量,不是那种大容量的策略,特别是容量上来之后,策略收益会下降。所有东西都有限,最好的策略会配给最好的资金,这是市场的本质。

第二,量化医生做什么

第一部分讲完以后,张弘讲量化医生的事。他说,量化医生判断的维度很多,时间有限,大概讲讲我们的流程和方法论。

首先要看团队的背景,团队背景很容易造假。圈内还是比较容易看,你问他做数字量化货币之前在哪里从业?比如有没有在量化机构或者基金或者其他地方从事过。因为传统机构任职过会在证监会等协会备案,这些不能造假,包括我刚才讲的自己的介绍,希格斯发过80多个产品、管过一百多亿的管理规模,这些都证监会认可的,都有备案。量化的专业度比较高,跟医生这个行业很像,不是你觉得我要研究半年、一年,这个事情就能成熟。

二是策略属性,刚才提到一点点,以量化套利策略为例,现在市场上做到的套利策略属性年化收益大概在20%-50%的区间,平均来说就这个水平,如果做超过这个数,这个数就不是它的策略导致的,可能是市场行情导致的。放开5-10年看,平均下来就是这个数,超过的部分要么是行情,要么是自己的策略有一定的风险暴露。再比如你投套利策略,一两天亏损超过1%,正常头部一点的机构当天做套利不会超过1%的亏损,超过这个数就可以质疑这个团队为什么一天之内亏这么多?因为套利的止损线在5%以上,如果一天出现这么高就是不正常的,这都是判断的端倪。

看完之后就问策略逻辑,包括我们说的风控逻辑,比如说事前风控怎么做到,我拿套利做举例,正常签合同0.95的止损线,一百个币最多亏五个。他平均每天是不是盈亏都在1-2个点,这个离止损线很远。看曲线说5个点止损,每天三四个点的波动,他做止损不可能,哪天一爆,基本上等你起来的时候,仓位就会超过止损线。刚才说的事前风控,看止损线怎么判断。事中风控,真实的话是穿仓或者什么样有没有强制的手段,有没有第三方软件,如果没有,就是有漏洞,要提醒。这些问完之后,我们就会问操作风格,特殊的行情,比如说币圈过去两三个月,10、11个月行情低迷,几乎没有波动,12个月突然来单边的行情,这种情况下,70%的套利团队都应该会出现亏损,只是亏多亏少而已,或者他主观判断。这种特殊行情问他就可以判断这个团队是否有足够的经验来应对这些风险事件。

这些都通过之后,再真正看历史业绩,通过API看它有没有够长,现在这个行业起码看半年以上的业绩团队,三个月、一个月都属于很早的,因为市场上有一年多以上的团队,做得很稳定,你起码要看半年以上的。二是规模容量,策略有容量,比如有些机构的管理规模很大,再容纳新的资金,正常来说匹配给你不会是他最顶端的策略,是新的策略或者剩下的策略,你也可以知道这个事。规模越大不代表真的越好,投过去可能收益已经比较低。从现在的点投应该是业绩在半年以上,而且规模在事中,不要说太大,也不要说太小,太小没有迭代能力,太大好的资金已经配给好的策略。最后会做AIP实盘的测试,比如你比特币,投一百个给他,所有这些Pass,投5-10个先测试,一个月都可以看出事情是否合理。整个投资逻辑是这样走下去,一步步谨慎的走下去。

接着张弘表示,刚才讲的流程是量化医生日常体检的一部分,除此之外还有辅助的风控系统,团队大部分自己裁判也是球员,投量化团队需要我们帮助,我们可以把风控系统接进去,你们约定5个点止损线,4个点我从API通知团队,甚至5、6个点强制帮你执行平仓,挽回你的极端风险是可以做到的。

接着张弘介绍了自己的团队,臻云科技的团队是是量化界比较资深的专家,都超过10年的交易经验,在一些大型的基金或者投行机构从业过。

第三,具体通过案例来讲方法论

接着张弘分享了几个案例。

第一个案例,网络的自媒体公开做募集,募的量化产品。左边的图是它的产品要素表,止损线是20%,他说20%止损线,先看日常的波动。右边白色的图是它实际的净值曲线的波动,它日常的波动有10个点左右,最大的回撤,在历史业绩亏了一半。20%的止损线,这个策略本身不应该设20%的止损线,随时会穿了止损线,突然可能亏一半也不知道。这是止损线设置不合理。二是拿特殊行情比较,下面的两幅图是同时间段的BTC行情,第一段大概在7月份,BTC的行情每天两三个点的波动,没有什么变化。突然净值曲线直接拦腰,我们可以推测它的策略加的杠杆非常大,BTC涨一两个点,净值波动30-50%,这个风险很大。第二个是8月份,BTC有一个不消的单边涨幅,当时的净值几乎没有变动,甚至下跌。我们当时了解到这个团队对外公开说这个策略是趋势跟踪的,正常来说这种趋势跟踪比较对胃口的行情,它的净值没有波动和下降,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策略失效或者抓不住这种波段的收益。二是挂羊头卖狗肉,说是趋势跟踪,但其实是别的策略,跟他的描述不相符。

第二个案例,筛选资金盘或者半路出家的情况。朋友来的时候,这家机构有超过十几亿的阳光私募基金管理的经验。这是他们当时给我的历史业绩,红色线,什么东西都很符合。最后客户做出来的几个账号收益都是平的,我们把数据导出来,发现客户的账号手续费太贵,策略团队做高频套利,把手续费基本还回去,我们的收益和团队说的一样。你做的投资有很多专业的细节,你可能忽略了,比如做了半年、一年,才发现是这样子。

第三个案例,你要投起码是投这种规格以上的标准头部,团队的背景,CEO以前是在海外华尔街一直做基金交易的,做了20、30年,回来在上海、深圳、香港都有办公室,大概是30人的团队,现在管了大概2000个BTC,做趋势跟踪的实盘业绩,年化200%多,最大亏损9%以内。这里有尽调团队的问卷,大家有兴趣可以过来找我们拿。

张弘指出,整个圈子还是比较小,但是未来会越来越大,我们想不做量化的参与者可以先弄出去。剩下真正做量化再做评判和比较,因为策略都是有容量的,比如我买策略,有时候也会问投行有没有容量我投一点给你或者怎么样,这是互相的。我们做这个事会找圈内比较权威的机构或者股票类的,国内的量化协会的专家我们一起来做,成立一个协会,我们共同待在圈子内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一起净化这个行业。

第四部分,张弘介绍了他们的联系方式,他表示,“我们有不定期做沙龙,类似今天的形式跟大家见面。我今天有些同事也有到场,大家可以联系他们,来我们公司交朋友,看一下量化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很快我们的APP也会出来,大家填APP或者数据,就可以自动生成你投资状况的健康度到达什么状态。”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