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避冬行动丨劫波科技李凯龙:区块链世界很纷乱,我们现在选择慢人半步

“我很感谢有区块链这样一个机会,我一直认为自己会在投资人和职业经理人的角色上再沉淀几年,之后再决定我人生的下半场。区块链来了,我觉得就是它了,所以毫不犹豫下场(创业)了。”

2018年4月,李凯龙…

“我很感谢有区块链这样一个机会,我一直认为自己会在投资人和职业经理人的角色上再沉淀几年,之后再决定我人生的下半场。区块链来了,我觉得就是它了,所以毫不犹豫下场(创业)了。”

2018年4月,李凯龙创办了劫波科技,从事区块链的顾问和孵化,这是他第一次创业,All in区块链和数字经济。在创业的第一天,李凯龙对团队说,先探索半年,现在已经开始崩盘了,10月会见底,我们做的是长线,所以不要出头,慢就是快。

这是一个微妙的时刻,春节期间区块链社群的火热让不少寻求新机会的人涌入区块链,而全球加密货币市值也从持续了近1个月的暴跌中获得短暂的喘息机会,看上去财富“盛宴”似乎还可以继续下去。

然而李凯龙显然不是借区块链热潮未尽写个云里雾里的白皮书发个有用没用的Token圈一波钱就走,劫波科技实际上直到当年的10月下旬才开始露面,此时币圈早已哀鸿遍野,寒冬论调深入人心。

在行业最为浮躁的时候,李凯龙和他的团队们在北京三环边上的一处小房间默默地进行研究和技术的工作。偶尔出来见一些项目,或者免费做一些零散的业务顾问和孵化支持。投资出身的李凯龙说,如果你想赚Alpha的利润,就需要逆周期,这违反人性,但没办法,所以修炼自己最重要。

如果你执意远赴星辰,那么请远离一些短期的诱惑,在清苦中做些历练,岁月定将给予你回报。”面对外界的诱惑,李凯龙在10月16日劫波首次公开发声的当天,在公司的公众号上这样写道。

劫波科技李凯龙

谈及团队,李凯龙表示成员来自华为、腾讯、百度、花旗、平安、微软等企业,“基本都是全职人员,金融分析、技术研发和市场人员都有,主要班底是我之前的同学和同事,当中大多都是海内外顶级名校的博士硕士,我属于学历排倒数的。”

“比如我们有个密码学的博士,是我上大学时候的师兄,有一次讲同态加密和多方安全计算的算法推演,整整四个小时,把我讲到严重怀疑人生,我再次觉得他的智商在我之上”李凯龙在采访中不忘打趣自己。“我不是最聪明的,但我希望自己是最用心的那个。”

 

有两次,区块链与我擦肩而过

 

但其实李凯龙自己就是个极聪明的人,初中拿过全国数学竞赛二等奖,高中以艺术特长生的身份保送省内名校,然后又做为外语特长生被保送到北京外国语大学。通晓英语、俄语、法语、粤语,自己还会写计算机程序。后又被保送到清华大学攻读硕士,同时修读法律和金融,也被公派到欧美多国留过学。

李凯龙在学生时代就尝试过团委干部、外交官和律师会计师等各种角色,毕业后的经历也非常丰富。先是在香港和内地最顶级的两家金融机构做分析师和市场销售,后来去了腾讯从事研究和投资工作,之后又去了佳兆业担任高管(一家民营百强企业),此后踏上创业之路。

选择腾讯,是因为腾讯代表了移动互联网的未来,可以快速学习科技知识。选择佳兆业,是因为佳兆业代表了民营企业的精神,可以将此前学到的金融、科技知识在实体产业进行落地。对于这两家公司,李凯龙均表示非常感激。

从金融到科技,从战略到投融资到实体企业的运营管理,再到创业,李凯龙的跨度都很大。但是每一次选择,他都希望能够拥抱未来,同时不断夯实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而区块链正展现出美好的未来。

“我一直在不断锻炼自己,等待一个能够all in的机会。我这些年一直是跟着数字经济走过来,现在是行业的早期,有机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些事,所以我就下场了。我希望能做十年十五年。”

然而,在真正投入区块链创业之前,李凯龙却先后两次与区块链擦身而过。李凯龙人生中第一次接触区块链是从比特币开始的,那是2014年,李凯龙正在腾讯研究院从事研究工作,当时在做一个互联网金融安全和风控相关的分析课题。

有一段时间,李凯龙在监测暗网上流动的数据时无意间发现有大笔的比特币在转移,当时他的第一反应是,比特币是一个基于密码学的货币,可以用密码学的方法躲过监管。“这其实是在转移黑钱”,李凯龙显然对比特币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加上当时忙于移动互联网相关的研究,也没有进一步深入思考比特币背后的经济制度。

2016年底2017年初,利用区块链开展ICO的市场开始活跃起来,此时李凯龙刚刚离开腾讯来到了佳兆业金控担任总裁助理。但与此前一样,李凯龙的更多精力是辅助佳兆业进行企业的战略转型和投融资,他同时还在几个专业集团兼岗,所以无暇投入更多精力研究比特币和区块链。

到了2017年年末,无数的媒体开始大幅报道区块链,区块链已经火得一塌糊涂。年底经济形势不好,企业扩张的脚步开始放慢,李凯龙也终于有了更多时间思考区块链背后一整套的机制,这项技术到底能做什么?会不会只是一场泡沫?

最终,李凯龙得出的结论是:下场干!他的观点是,现在的很多都是炒作,存在巨大的泡沫,区块链短期内也不会达不到人们的预期,但是当泡沫褪去的时候,会留下很多真的东西。技术本身是靠谱的,只是现在很多人走偏了。这是一场长期战役,区块链所代表的技术理念和商业模式,最终将会对人类社会产生极大的颠覆性的影响。

“我认为这个事情需要有一般性思考的人去做,因为区块链跨度非常非常大,而且搭建底层组织架构的时候,我认为类似我这样背景的人有机会在当中发挥一些作用。我对自己的定位是:我并不擅长架构确认后做一个快速迭代,短期就可以验证的事,我更适合做一个结构性的创新的产品。”

而现在的区块链,就如90年代的互联网,底层还在搭建中,每个人都在思考未来,彼此之间的分歧也比较大。此时对方向的理解要比直接落地更重要,需要同时考验战略能力和运营执行。

 

区块链,数字经济的入口级设施

 

李凯龙认为,人类一直在向数字世界这个方向走,在一路追寻的过程中,会不断涌现新的技术,新的商业模式乃至新的组织。

“然而,走到现在,包括互联网出现了这么多年,我们现在遇到了一个很大的瓶颈,就是所谓的信任问题。”

这在技术层面表现就是数据维度不够多,因为人们不愿意去贡献数据。即使贡献数据,也可能出现数据不真实或者不有效,这些行为,会让我们在数字世界的征程中遇到很大的阻碍。

而区块链技术以及与之伴生的数字生态的理念,将有机会为长期困扰我们的问题提供强大的助力。

“区块链因其具备的开放、激励和共通特性,将成为数字世界新一轮技术加速的入口,其对于个体和群体博弈、社会协作关系的全面重塑,很大可能会把文明带向一个从未有过的高度,甚至最终彻底改写整个人类社会的历史。”

在创业之初的半年,李凯龙就自己编写了一整套的数字生态的技术、经济和组织模型。谈到如何构建这个入口?李凯龙认为有两种做法,一种是自下而上做孵化,另一种是自上而下做顾问,两条线同时打,最终会呈现出一个数字终端,为市场提供金融及商业决策信息

但现在不是好时机,因为数据少,也没有新模式,做出来的产品就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讲故事圈钱,理念是对的,但是落不了地。另一种是即使落地了,丢出来的东西也会不痛不痒,能够反映的价值不高。

“只是讲了一个区块链的理念,但是这个东西跟现实世界之间跟没有发生什么太多的强耦合。”李凯龙表示。

这两种都不是劫波想做的。“我们希望做出来的时候,能够带给大家一些更多的思考,具备和现在市场所能提供的不一样的一些价值,所以我们需要紧跟整个模式演化的过程,没有所谓的一撮而就的事。 ”

李凯龙从事过金融、科技、消费等行业,在腾讯研究院的时候,主要是做商业生态与风控相关的研究,跟各个行业也都在打交道,区块链远远没有到达和互联网一样能够和实体产业发生强关联的阶段,劫波正在等待市场的时机。

对于区块链能够干什么,当前依然存在诸多争论,有些人说区块链能做一切,有些人说区块链就是个骗子。李凯龙认为,区块链一定可以发挥它的作用,但不能要求区块链能够改变一切。就像当时互联网上出来的时候,大家对它的期许也非常高,事实上它也并未改变所有行业,但是为什么我们会觉得互联网非常伟大,最核心的一点,是它根本性地改变了整个社会的组织行为和各种商业模式。

在李凯龙看来,区块链相对互联网而言,在组织上和在生产关系上的变革比互联网可能还要来得更为彻底,“我们确实需要利用区块链达成信任,或者降低交易的成本,这些点如果存在的话,一定会有新的东西出来,会推动整个社会往前走。我希望走的稳一点,而且我个人不赞成用为恶的方式。”

 

目前这个阶段,慢就是快

 

李凯龙认为,创业最重要的一点是控制节奏和风险。

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没有和大多数机构一样做条公链,讲讲故事圈一波钱再说,也完全与炒币隔绝。李凯龙硬是捂着团队,一直等到当年10月份才开始到市场上露面。

朋友不解,“你们进场太晚了,干嘛不2017年底2018年初出去先圈点钱,或者搞个产品先捞点资源。”

“赚钱有很多方式,既然你看好这件事的长期价值,那保持信用最重要。人其实只能做一件事,”李凯龙这样回答。

“慢人一步,基本就挂掉了。慢人半步,则需要相当的定力。在风险不清晰的时候,没有必要去当出头鸟。机会来的时候,我们希望自己是跑得最快的那个。公司需要随时切换节奏,商业就像打仗,正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在和市场打交道的过程中,也会遇到有一种声音说,“你的东西太早啦,数据还没有完善,结构还没有搭好,你要等这些做完了,把数据挪到你平台上去调用就好了。”

李凯龙反问,那时候还轮得到找你吗?很多人都希望自己能够精确踩准时点,但本质上,人生没有捷径。

寒冬之下,李凯龙坦言活得也比较艰难,在谈业务的时候,别人会质疑:区块链是骗子吗?李凯龙也会不断和团队一起讨论、复盘,快速调整方向。但他觉得,在冬天如果能生存下来的人,才有机会走到最后

劫波科技

(劫波科技位于深圳的办公室)

眼下最重要是活下来。劫波科技也在缩减开支,降低成本。之前团队人员比较分散,北京、上海、深圳、香港、美国都有,在2018年底全部收到深圳一起办公,这样可以降低差旅和沟通成本。

面对漫漫寒冬,李凯龙和团队在一起讨论最多的不是区块链的终局,“大家都明白未来是什么,这个在我们这有共识,但是现在行业大多数公司可能都活不到黎明到来的那一天。公司19年的目标就是活下来,只要能坚持下来,我们就有很大的机会。”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