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电的普及花费了46年,电话的普及花费了35年,电视花费了14年,而Web花费了7年时间去渗入全球1/4的市场。因此,我们预计,对于加密货币而言,可能还需要一个15年才能达成今日互联网普及的程度。
互联网革命的史实是…

电的普及花费了46年,电话的普及花费了35年,电视花费了14年,而Web花费了7年时间去渗入全球1/4的市场。因此,我们预计,对于加密货币而言,可能还需要一个15年才能达成今日互联网普及的程度。


互联网革命的史实是基于Brian McCullough写作的《互联网是怎样发生》一书。马克吐温曾经说过:“历史不会重演,但它会押韵。”我们试图在互联网和区块链革命之间勾勒出一些相似之处,以帮助企业家和投资者更好地了解技术周期。

 01

爱好者

雅虎最初是由一项兴趣爱好产生的。当时(1994年)在斯坦福大学读博的两位学生Jerry Yang和David Filo在早先的网络中收集并交易新的网络链接。在发现第一个网络浏览器Mosaic之后,这两位变得非常痴迷于万维网。

在当时,人们可以在几小时内访问现存的网址,每天会产生非常少数的新网址。Jerry和David的目标是去找到最好的网址、按种类分类和把它们编辑到一个列表中。经过口口相传,他们的公共网址目录迅速地在最早用户中传播开来。某种程度上来说,第一版的雅虎相比较一个科技公司更像一个“美化的列表“( “glorified list” ),但是通过集合散落在网络中的网址,他们提供了强大的价值,这使他们成为了在此期间有优势的第一个推动者。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维太利克在2012年联合创立了比特币杂志

类似的,以太坊联合创始人以及首席科学家Vitalik Buterin起初为一个比特币博客写论坛文章,这也是他的一项兴趣爱好,同时每篇稿子可以赚5个比特币(那时大约4美金)。

剩下的故事就是你们所知道的了。加密货币很快成为他非常痴迷的一样东西,并且他为这个比特币博客一直供稿,直到它最后因比特币缺乏主流的注意而关闭。不久之后,Vitalik Buterin又与人共同创办了《比特币杂志》(Bitcoin Magazine),并以首编的身份进行撰稿。在此过程中,他提出了开创一个超越比特币、支持金融应用的加密货币的想法,并在2013年发表了一个名叫“以太坊”的系统白皮书。

 02

大学的研究人员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拉瑞·佩奇和谢尔·盖布林,谷歌的创始人

相比较其他现有的科技,大学的研究项目通常可以产生开创性的解决方案。1995年,Google的创始人拉瑞·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在斯坦福大学相识,并为专题论文寻找主题。他们意识到,网络是由连接一个网页到另一个网页的链接组成的。论文可以引用其他有声誉的文章去构建论点,学术界启发他们可以由引用的数量来为它的重要性排序。相反地当有更多的论文引用它,这个论文可以有更高的知名度。

拉瑞和谢尔盖创造了最强的搜索系统,它将网页由它在世界上的重要程度排序,这超越了任何当时存在的搜索引擎,比如Yahoo, Excite, Lycos, AltaVista, 等等。他们试图解决一些有趣的问题,并给出了了一些引人注目的想法。

在区块链领域,一些来自学术界的项目包括Algorand(麻省理工学院 –  Silvio Micali),绿洲团队(加州大学 – Dawn Song),雷霆核心(Cornell  –  Elaine Shi和Rafael Pass)等等。

 03

黑客频道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w00w00团队2002年的照片

事实证明,许多突破性的想法来自那些交易黑客并分享新想法的技术社区。在1997年到1998年间的某个时间,第一个共享音乐文件的互联网服务(后来启发了BitTorrent)Napster的创建者Shawn Fanning被邀请加入名为w00w00的私人IRC频道,这是一个黑客集团在线会议场所。w00w00的成员是由匿名交易的黑客孩子组成,后来他们组建了许多家的技术公司,从WhatsApp到Arbor Networks。

区块链的出现也类似于此,在2008年一个人用中本聪这个名字将一篇学术论文发送到密码学邮件列表,在这篇论文中此人提出了一种称为比特币的数字现金。另一个例子是在2016年Tom Elvis Jedusor(来自哈利波特的Voldemort的名字)的匿名创建者签署了一个比特币研究IRC频道,并发表了一份名为Mimblewimble的文件,提供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区块链方法,这后来又引起了Grin和Beam项目的创建。

 04

成功公司的前员工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闻名遐迩的“Paypal黑手党”和“Coinbase黑手党”

在互联网革命期间,Paypal最初的工作人员继续创建了一些最成功的公司和投资公司。一些例子有:特斯拉的Elon Musk,Yelp的Jeremy Stoppelman,Slide的Max Levchin和其他PayPal职员参与了LinkedIn,YouTube,Yammer,Palantir和Square等许多知名公司的创立,融资或为其发展作出贡献。因此,技术人员通常会提到运营今天的硅谷的“PayPal Mafia”。

同样在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行业中,Coinbase的前员工继续创建一些重要的项目和投资公司,如Litecoin,dYdX,Dharma,Polychain Capital,Scalar Capital等。还有一个类似的例子,就是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他们还继续在区块链中创建了一些受欢迎的项目,如ConsenSys(Joseph Lubin),Cardano(Charles Hoskinson),Parity&Polkadot(Gav Would / Gavin Wood)。

成功的技术公司,他们的早期员工可以在实践中扩展创业。由于他们拥有强大的现有行业人脉网络,以及在新兴行业中看到了新的潜在商业模式,并且已经具有了实践经验,因此他们在创业上具有显著优势。

 05

可扩展性和成本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尽管今天的互联网速度非常快,但在早期阶段,它面临着扩展性和成本的问题。在1996年8月7日,AOL的互联网服务因在19个小时内面临大量用户使用却无法支持而失败。那时,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过着日常的在线生活。

AOL曾是美国最大的互联网服务供应商,相伴的竞争者还有Prodigy,CompuServe以及MSN。那时AOL互联网本身并没有崩溃,但由于需求的增加,访问它就变得越来越难。对于许多开始习惯在日常生活中上网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大问题。

这同2017年12月份发生的事情是类似的,彼时加密猫游戏掀起了以太坊链上交易的热潮,以至于让以太坊网络陷入了瘫痪。除非付出高额的矿工费用,否则大多数用户都无法成功转账,这使得以太坊社区中弥漫着不解和失落的情绪。以太坊网络的拥堵使我们意识到目前的区块链网络可扩展性不足,难以支撑更为复杂的应用场景。

互联网和以太坊两个可扩展性不足的失败例子向我们展示了,这些技术是如何在短短几年内变得对早期接受者举足轻重,以及市场急需更好的扩容方案以支持增长的用户基数。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美国因特网与无线移动网络的速度

互联网行业早期时,开设一个初创企业面临高昂的成本与费用,这同区块链行业早期的情况类似。彼时,上网需要一个调制解调器(所谓的“猫”)以及电话线来拨号上网,而所有的在线服务都是以这样的方式通过与当地的“猫”连接,进而为人们所用。那时候最受欢迎的在线服务是AOL,用户每月向其支付9.95美元以获取5小时无限使用互联网的时间,超出套餐的部分则按照每小时2.95美元收费,以今日的标准来看,这一服务相当鸡肋了。

随着时间推移,带有DSL技术的宽带最终出现,扩展了互联网的速度,到2014年,互联网的速度相比1999年快了200倍,费用则便宜了90%。类似地,我们也见证了过去几年间无线移动设备速度的增长,从2G的不到1 Mbps到4G的25Mbps,使得诸如音乐和视频这样的新服务可在移动设备上运行。随着时间推移,可扩展性和成本的问题逐渐解决,使得更加复杂和带宽密集型(bandwidth-intensive)的应用变得可行。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多个区块链项目的交易速度

在区块链世界中,我们仍然处于该技术的早期发展阶段。此时,可扩展性和成本的挑战仍然是复杂应用和更大规模用户的桎梏。低可扩展性意味着开发者或者用户需要竞相提高交易费用以减少等待时间。

2019年2月,以太坊的平均交易费用大约为0.13美元。如果要使用以太坊上像链上游戏这样复杂的DApp,用户必须要缴纳高昂的交易费用。尽管不是每一个行为都要在链上完成,但扩容区块链以支持日益增长的dapps数量以及日常转账,仍然有着迫切需求。无数个项目致力于以不同的方式提升区块链的交易速度,在可扩展性、安全性以及去中心化程度间取得平衡。

随着EOS以及波场主网的上线(它们的TPS分别为4,000和750),我们已经在过去几个月中看到了更复杂的DApp的发布,并且我们预计这一趋势将继续下去,因为更多扩展性强的区块链正处于开发中。总之,正在被探索的不同扩容方案,如新颖数据结构(分片、缠结、DAG、Coda等),二层网络的解决方案(侧链、链下、哈希时间锁等),以及更多高效的共识算法(POS、DPOS、Casper,Avalanche,Hashgraph等),将渐渐增加区块链的带宽并降低其交易成本,催生新的应用场景和服务。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从1999-2010年,开设一个初创企业成本的下降情况

此外,我们预计随着时间推移,开设区块链初创企业的成本也会降低。在互联网革命期间,开设互联网企业的平均成本也显著下降,从1999年的500万美元下降到了2005年的50万美元,再到2010年的5万美元。

第一波成本下降是因为开源软件的出现(即无需许可/证书的UNIX,web servers 以及甲骨文数据库),以及Horizontal computing的兴起(这意味着无需再购买昂贵的 Sun服务器以及EMC存储器)。然后,第二波成本下降是因为云计算的程数,它由亚马逊推广开来,为用户提供Web存储(S3),处理能力(EC2)以及在云端自主调节流量的功能。

据Gartner数据,部署企业级区块链初始成本为275,000美元,并且可能上涨到数百万美元。这取决于区块链平台(以太坊、NEO、EOS等),其上简单DApp的转账费用会花费掉你3万到5万美元,并且目前的区块链人才处于短缺状态而且工资高昂(平均15万美元的年薪)。

同互联网的进化类似,我们也期待随着区块链交易速度可扩展性持续提高,并且使用起来可以更为廉价。这样一来,发布区块链项目的成本会降低。目前,更多企业端的全栈产品(区块链即服务的宿主平台——Kaleido,AWS,Azure,Oracle,etc)、开发平台(NoOps——Esprezzo)、中间件(Omnitude)以及开发者工具(Mist,Geth,Truffle,Remix,etc)正在被发布,以及更多的开发人才正在涌入区块链领域。

 06

教育

教育是新技术普及的一项基础推动力,它降低了相应的准入门槛,并促进了“鸿沟跨越”。在鸿沟面前,技术往往被当作外来物,一旦人们真正跨越它,它将被视作可以安全享用的东西。

在互联网时代的早期, Jan Brandt被聘为AOL市场部门的副总,她的任务是增加AOL的用户数量。在研究市场的过程中,她意识到人们并不知道如何使用电脑,因为“有些人拿着鼠标,就像拿着电视遥控器一样指着电脑,就好像鼠标是用来远程控制电脑一样”。

所以从最基础的地方开始以增加用户数量非常重要。向用户售卖一个产品并不比教育用户什么是在线服务重要。AOL的市场策略是给人们试听一些碟片和CD,如果人们对其感到满意,进而就会为其付款。AOL在这一市场策略上投入巨大,CD到处可见,在人们的信箱里,新的电脑上,在杂志里等等,以至于一度全球一半的CD都有AOL的logo。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一度,全球50%的CD都有一个AOL的logo

该计划帮助AOL超过了其竞争对手,并使得其用户几年后,从20万增加到了2500万。总之,AOL的活动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通过积极降低准入门槛,帮助推动不太懂技术的早期用户使用该技术。

为了绘制一个同加密世界平行的世界,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教育下一代加密货币和区块链使用者的活动,比如说像Consensus这样的大型会议、由德勤或者IBM举办的企业教育,以及像区块链教育网络(BEN)这样的大学教育。

许多公司也尝试着通过举办活动来免费分发token和推广冷钱包。最近,Coinbase举办了一场了解和挣取加密货币的项目,为完成其教育课程的参与者提供加密货币的奖励。目前,相较于像Venmo或者Paypal这样传统的支付方式,区块链项目同用户之间的互动仍然有许多摩擦,并且要求用户有一定的基础知识,更不必提密钥管理不当以及交易伴随的风险了。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从Coinbase中了解0x项目,并挣取0x代币

我们仍然在一个全球范围内接受度小于1%的行业。教育大众关于加密货币、区块链以及密钥管理的知识将是推动行业成长的重要因素。像AOL通过赠送CD试听赚取用户一样,Coinbase这样的大公司也在通过赠送权益和加密货币作为奖励以获取用户,积极帮助行业降低准入门槛并进一步推动行业的普及。

不可否认的是,近几年来,区块链行业已经在解决可扩展性、成本以及教育的挑战方面,已经取得了颇有意义的进展。尽管我们仍然处于这一技术周期的早期阶段,我们有信心区块链将以类似互联网的范式日臻成熟,扩展性也将变得更高,最后将更加经济友好以及利于大规模的使用。

新兴技术赋予曾经不可能的新的概念和商业模式以实现的可能性。这些新的概念和商业模式经常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被验证并需要新的估值方式。正如互联网向我们展示的,对这些新概念和商业模式而言,时机对于它们在新兴市场的成功至关重要。

 07

新概念的兴起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新概念随着互联网和区块链的发展而出现

新技术有着创造新概念和商业模式的潜力,催生新的市场出现。例如,互联网催生了新的概念如“无限选择”(销售全球图书的书商——亚马逊),或者“及时行乐”的概念(租售全球影片的Netflix)。互联网使这些模型变得可能,并且诸如亚马逊或者Netfilx这样的公司明白顾客的预期总是在变化的,它们聚焦于此并以此调整其模型以满足顾客的需求,后续还提出了 “搜索广告”“实时信息”“即时消息”“社交媒体”“数字广告”以及“流媒体”等概念。

尽管如今我们将上述大多数概念认为是理所当然存在的,但是许多概念是从一个想法开始的,并且需要时间去验证。例如,在互联网的早期,杰夫.贝索斯有“将一切产品电商化”(store everything)的想法,但觉得初始时它过于宏伟,所以他选择专注于卖书以验证“电子商务”的商业模式。贝索斯选择书是因为这些书类似于商品,购买者知晓他们将接收到什么,并且有一个较高的利润率。一旦贝索斯通过卖书,验证了“电子商务”是一个可靠的商业模型,亚马逊迅速地扩张到了其他领域。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伴随新技术的出现,娱乐行业的进化情况

在区块链领域,随着加密猫在2017年末走红,“数字稀缺性”作为一个新兴概念开始引发人们的注目。它使得你能够在区块链上拥有数字猫。在区块链存在之前,拥有某项数字资产的完整产权并非一个可行的想法,这也是促使娱乐行业在过去三十年迁移他们商业模式的原因。

在前互联网时代,娱乐行业的商业模式严重依赖诸如CD、磁带、vinyles以及DVD等实体产品的销售。随着互联网的出现,新的类型的文件如MP3以及MP4,以及1999年出现的点对点协议,盗版开始猖獗,这些文件变为免费可获取的。数字版权保护的缺位和文件所有权的不明确迫使传统的娱乐行业,迁移到我们今天熟知的经验导向的模型上,基于它的服务有Blockbuster,Netflix,以及Spotify。如果区块链技术早10年出现,或许我们今天消费的数字内容就会不一样了。

伴随区块链还产生了一些新的概念,比如:“不可篡改性”“最终性” “加密货币”“通用型代币”“去中心化金融系统”(DeFi),以及“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这些概念现在正在由区块链领域现存的项目探索着,而时间将会检验出它们的真实价值。

 08

新的估值方式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胖协议vs瘦协议

新业务模式的可行性在一开始并不总是很清楚。

在互联网发展的早期阶段,许多公司开始采用“付费墙”商业模式,然后逐渐转变为广告模式,因为事实证明它正在发挥作用。数字广告业务模式由Wired发现并推广。 1994年,Wired将其传统的广告模式从他们的杂志复制到他们的新在线杂志(Hotwired),这是之前从未尝试过的网络杂志。

有趣的是,在早期网络时期,人们甚至喜欢点击广告横幅,只是因为能探索的其他网页的网站很少。一旦这种新的商业模式被证明可以产生可观的收入,许多公司就会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特别是像雅虎这样的新兴搜索引擎,它们之前一直在努力寻找货币化的方法。 25年来,数字广告的市场规模从2018年的全球增长到了270亿美元(Statista)。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连线杂志的Hotwired.com是第一个呈现广告的网站

在加密货币领域,我们已经见证了同token经济相连的有趣的新模型。例如,协议和通用型代币的开发者,可以通过获取首次挖矿产出的代币为自己创造价值。其利润则取决于token价格,后者则基于token的接受度、需求大小,以及市场投机情况。

这一模型从去中心化的角度看是有意义的。在这种情况下,中间商获取价值的机会应该被从系统中移除或最小化。然而,这些项目承担的风险相当大,因为它们的成功将完全取决于它们一次性挖掘的代币,并且没有任何机会在部署后进行主要商业模型上的改变。

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有趣的商业值得我们再次提及。例如,交易所Fcoin曾实践过“交易即挖矿”模式,它试图通过给用户交易的行为奖励token以解决平台的流动性问题,而非像大多数交易所一样收取手续费。社交媒体平台Steemit的模式也很有趣。Steemit会因为用户产出内容而给他们奖励,如果用户抵押他们的代币,Steemit还会给予他们在平台上的曝光度。总而言之,我们很激动能够见到这一领域出现新的token和商业模式。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UTXO分析与市场周期(来源:Delphi Digital)

为了预测加密货币的价格,我们已经看到了新的估值方法,例如网络交易价值(NVT)比率,它衡量了加密资产交易活动相对于网络价值的美元价值(由Willy Woo和Chris Burniske推广),或者UTXO分析(来自Unchained Capital的概念),它将比特币交易的未花费输出与价格随时间关联起来。

两者均提供了熊牛市周期期间解释比特币价格的有趣路径。然而,关于如何正确评估协议代币的价值这一问题仍待解决。某区块链的价值应该基于构建于其上的DApp数量吗,还是它们的用户基础?或者应该基于它们提供的计算资源(例如,以太坊中的gas 费用被视为由矿工提供的计算资源,在FileCoin中则是存储资源)?总体而言,因为我们仍然处于区块链革命的早期,尚未有一个标准的框架用以评估区块链,DAPP以及加密货币的价值。

 09

时机

回溯互联网时代主要应用的产生方式,新技术的先驱很少能长久存活,并占据其品类主要市场的产品。通常情况下,反倒是后续跟进的产品活到了今天:搜索领域取胜的是Google,而非AltaVista或者雅虎;社交网络领域,是Facebook,而非Friendster或者Myspace取得了胜利。

在技术世界,一个新想法的最终成功十分依赖时机。使第一个互联网浏览器Mosaic成功的,是成为该领域先行者的时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仅有四所大学获得了足够的联邦资金,以高效地建设和发展国家科学基金基础网络(NSFNET),它基本上相当于是互联网。NCSA的快速的计算机以及网络连接使得马克·安德森以及其他孩子,能够在Web时代起飞前,进行很好的研究并有能力抓住这次机会。

由于底层技术或者基础设施尚未成熟,难以支持其应用和可靠性,可能大展宏图的伟大想法无法表现出相匹配的前置。例如,在互联网早期阶段即Brodcast.com成功的时候(该公司于1995年由马克·库班创立),流媒体是个很受欢迎的概念,但其他试图提供类似服务的公司都失败了。对2004年创立的Youtube来说,它的起飞需要网络宽带的发展,以及C端视频和镜头的结合,并要吸取来自Naspeter的关于版权的教训(第一个点对点的文件分享服务,但因版权问题而被关闭),最终它的起飞几乎是发生于其创立十年之后。2004年创立的Facebook,同样也是踩准了智能手机普及的节拍,后者提供了更加私人化的、即时的互联网体验。如果不是iPhone开启智能手机革命,Instagram,Snapchat,Twitter,以及Uberbe又将身处何处呢?有些人认为,社交媒体最终主流化是因为智能手机在同一时间主流化了——二者在合适的时间点互相成全了对方。

在区块链领域,DApp的主流化将十分依赖区块链技术与基础设施的成熟,后者为一些应用场景提供稳定性与可扩展性。一些想法可能在数年后才能变得可行,而一些可能要花费5-10年的时间才行。

总结来说,新兴技术催生新的概念、商业模式,从新的视角来评估它们的价值非常重要,因为以前的方法可能并不适用了。许多这些新的概念需要花费时日以验证,并且它们的采用同时间点紧密相连。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互联网革命:市场,基础设施和公司的演变

 10

我们处在1994年吗?

有趣的是,当马克·安德森1994年在硅谷创办网景时,因为1990-1991年技术行业的衰退,他觉得他从事互联网行业太晚以至于错过了互联网的整个机会。区块链与加密货币目前的发展阶段最类似于1994年的互联网革命,彼时我们发明了TCP/IP、HTML以及FTP,这些技术促成了网景(1994),以及比较之后的Facebook(2004),以及爱彼迎(2008)。

在区块链领域,我们仍然在发明构筑行业的模块以及允许我们分配计算资源、保护隐私、管理身份、提高扩展性的工具——突破性DApp尚未出现,而它会在接下来几年中出现。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Perez 技术浪潮周期(来自技术革命与金融资本)

尽管加密市场的下行给区块链造成了方面的压力,但我们仍然处于行业早期,泡沫过早到来是因为:(1)尽管事实上绝大多数产品和技术并未发布,token的早期流动性依然颇吸引人;(2)互联网与社交媒体让整个世界连接更紧密了,这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加速了加密市场炒作的消息传播,并促成全球泡沫的形成。

然而以技术的视角看,我们仍然处于Perez技术浪潮周期中的“妊娠”阶段,并且“落地”(installation)阶段尚未到来。因为此前疯狂的市场并未产生达到转折点的结果,后者包括“有意义的技术设施改善,以及在部署阶段额能够服务于项目路线图的、可复制的商业模型”。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全球互联网用户的增长vs其映射的加密货币用户增长的情况

目前加密货币的接受度最接近1994年互联网的情况,在其后24年的今天,地球上过半的人口都接入了互联网。我们可以期待同样的轨道出现在加密货币领域,它可能会以更快的速率因为世界现在连接更加紧密,并且过去几个世纪中,新技术的普及速度愈发地快了。例如,电的普及花费了46年,电话的普及花费了35年,电视花费了14年,而Web花费了7年时间去渗入全球1/4的市场。因此,我们预计,对于加密货币而言,可能还需要一个15年才能达成今日互联网普及的程度。

从资本的角度来看,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期间投入的资金规模也非常不一样。据CNN 财经频道,1999年有356亿美元的风险资本涌入美国互联网初创企业,而据CB Insights的数据,2017年有10亿美元的风险资本以及5亿美元从ICO获得的资金流入了区块链公司。

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的顶点时刻,纳斯达克有6.5万亿美元的市值,相较之下2018年初的加密货币市值为8000亿美元左右。尽管互联网泡沫仅发生在美国,而加密货币的泡沫是全球性的,但前者有更大规模的资本涌入。这是因为:(1)它叠加了股市的牛市行情,华尔街和散户早已热衷于将资金投入互联网公司的IPO并从中获利;(2)大量财富来自上世纪40年代左右的婴儿潮的那帮人,他们积攒了大量的财富,管理自己的退休储蓄,且不熟悉周边生活的经济危机。与之相反的是,加密货币的投资者主要由资金较少的千禧年一代构成。此外,来自机构投资者的投入加密货币的资金相对较小,且如印度和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是缺乏参与的。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区块链革命:市场,技术与公司的进化

从以上方面看,我们应该预期接下来几年中一个又一个泡沫出现,因为去中心化应用中“成功的与可复制的商业模式”会被发现,拥有更大规模的机构资本流入该行业,类似于1999 – 2000年互联网革命期间发生的事情。

我们可以预期整体市场规模最终将超过10万亿。它会由协议代币(它从DApp中捕获价值)、股权代币、通用型代币(如果实践证明其模型在未来是可靠的话),以及加密货币(价值存储——如果比特币能够成为数字黄金的等价品,它的市值就能够达到7.8万亿美元)等部分组成。总的来说,我们相信我们仍然处于区块链技术浪潮的早期,类似于1994年的互联网革命期间,并且我们应该期待接下来几年中,更多的市场周期出现。

 11

接下来期待什么?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Consensus2018大会:ConSensys创始人约瑟夫·鲁宾和Blockchain Capital合伙人Jimmy Song之间关于去中心化应用的采用的辩论

因为目前加密货币市场下行,加密货币与区块链行业需要一些爆款应用以为行业重新注入信心。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后,随着新一波的互联网初创企业找到了自己的路径,人们渐渐重新乐于相信互联网,Netflix和Paypal的成功开始减少了人们对互联网的不确定感和糟糕印象。在区块链与加密货币的世界,我们仍然在寻找能证明区块链价值的成功应用场景,以及帮助行业重拾信心的去中心化应用。

在Consensus 2018大会上,Dapp开发领域的杰出领导之一、ConsenSys的创始人,约瑟夫·鲁宾与Jimmy Song 展开了辩论。约瑟夫·鲁宾是去中心化的强力支持者,而其他人诸如来自Block Capital 的Jimmy Song则对接下来几年去中心化应用的普及存疑。截至目前,该领域的独角兽都是传统商业模式的中心化公司(Coinbase、币安、Circle以及比特大陆)。我们尚未看到热门的去中心化应用取代了传统公司。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区块链革命以前和未来的阶段

我们现在将过渡到区块链革命的第五阶段,这一阶段区块链应用进入不同行业,且区块链的扩容方案正在被开发。

在第一阶段,2009-2012年期间,比特币是作为一种新型数字货币以及概念验证被发布,并且第一批用户由硬核技术人员、加密学者,以及赛博朋克构成,他们在不同的邮件列表和论坛(bitcointalk.org,Reddit等)推广比特币。

在2013-2014第二阶段期间,随着媒体对比特币曝光度的增加(尽管许多都是负面报道),诸如交易所、托管服务,以及交易解决方案开始增加。

第三阶段是2015-2017年,行业更加围绕金融展开的现实世界的应用,如汇款、小微支付、跨境支付等。

随着以太坊的出现,我们进入了第四个阶段,而新的融资工具ICO,变为了该阶段的杀手级应用。

在第五阶段,我们期待成功的DApp出现,以及区块链可扩展性、隐私、数据存储、交互性、托管和用户体验方面的改进。

在之后的第六阶段,我们预期DApp将打破中心化巨头的垄断,如Dropbox,Facebook,Youtube,Airbnb等,允许客户参与数字经济并获得更多的权力。

另一方面,成功的DApp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推出,因为去中心化应用生态系统获得的资金远远少于协议。在互联网泡沫期间,绝大多数融资流入了应用(雅虎,网景,eBay,亚马逊等)。协议开发人员(TCP / IP,HTML,FTP)是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报酬的研究人员,该技术的后续迭代也经常由非盈利组织来处理。然而在区块链领域,我们已经见证了相反的事情,大多数资金都流入了着手协议开发的私人公司(以太坊,NEO,ICON,本体/本体团队,等等),并且许多区块链工具并未进行ICO。不成比例的资金数额可能会减缓去中心化应用程序的整体开发和发布。

互联网与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跨越鸿沟”:由Geolffrey Moore创制的语汇

总体而言,就全球应用情况而言,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接受者仍然在2.5%的“创新者”范围内。 而全球已经拥有了大约40亿互联网用户,进入了“后期多数”阶段。

下一个区块链泡沫可能带来加密货币的“早期接收者”。在大型面向C端的企业(星巴克,Facebook,沃尔玛等)的帮助下,鸿沟可能被跨越。早已开始探索区块链行业机会并有大量用户基础和影响力的大型金融机构(Fidelity,纳斯达克,高盛等等),也在助力这一过程。例如,Facebook目前致力于在其通讯应用WhatsApp上,开发一个允许稳定币支付的解决方案。该公司迈入金融领域的可能性很大,它着超过20亿用户,并在印度有着庞大的用户基础(该国家跨境汇款数额巨大——据世界银行今年的数据显示,印度人在2017年向母国汇款690亿美元)。我们也看到了最近三星和HTC宣布进军区块链手机的消息,他们通过在Galaxy S10手机和Exodus手机中内置加密货币钱包来为下一轮应用做准备。

此外,我们已经看到了大型机构心态的转变,尤其是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耶鲁大学和达特茅斯大学等高校的捐赠基金的参与,他们开始加入到加密货币投资的领域。最近,某些领先的养老金和捐赠基金顾问,开始建议客户长期投资于加密资产领域。此外,包括纽约证券交易所在内的几家全球交易所的运营商——洲际交易所(ICE),最近发起了一个名为Bakkt的项目,该项目刚刚筹集了1.825亿美元的资金,使消费者和机构能够购买、出售、存储和消费数字资产。这些举措将进一步推动加密货币在机构层面的全球采用,帮助弥合采用鸿沟。

总而言之,我们仍处于区块链技术周期的早期阶段,类似于1994年互联网革命时期,我们预计会有更多的泡沫与更大的资本流向DApp生态系统。 此外,我们预计未来几年会发布更多的DApp,其中一些将成为突破性项目,逐渐重塑该领域的信心。 

大型企业和金融机构开始越来越多地参与这个领域,并有可能带来大量的消费者和投资者,帮助弥合采用鸿沟并为大规模采用打开大门。我们仍然看好行业的发展,并很高兴看到未来几年将会出现什么。

作者:Remi Gai

翻译:王泽龙 沐兰

编辑:江小渔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特此通告:由于运营管理等问题,本站已转让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