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链圈子

产品与服务非标准化给区块链应用所带来的冲击

行文之前,先面对一个问题:区块链究竟有什么作用?作为一名行研,笔者认为:区块链的重要意义,就是在各项权利大幅下沉、很多行业格局去中心化、某些中心化机构品牌效应不再的情况之下,在服务的提供者与消费者之间…

行文之前,先面对一个问题:区块链究竟有什么作用?作为一名行研,笔者认为:区块链的重要意义,就是在各项权利大幅下沉、很多行业格局去中心化、某些中心化机构品牌效应不再的情况之下,在服务的提供者与消费者之间搭建信任的桥梁,让其顺利进行对接与交易。而构建信任的方式,则是将相关服务提供者的信息记录到区块链之上。

社会需求升级背后的标准缺位

但是,区块链有能力串联起所有去中心化的服务供应者和消费者吗?要回答这一问题,仅仅从技术一侧去观察区块链技术恐怕是不够的,还要顾及到实体经济一侧的行业发展。事实上,可能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现在对于商品和服务的需求已经从“马斯洛需求理论”底层的生理和安全需求上升到了更高阶的尊严和自我实现需求。而底层需求的特点是:他们很容易用简单的框架来进行标准化,比如说在下面的这个互联网短租平台中,房屋的提供者可以通过相关的标准框架明确的告诉消费者,自己的房屋有什么样的基础设施,如洗发水,吹风机、空调等。这些信息通过标准化和结构化的图表展示,可以说一目了然。

图:经过若干年的发展,现今的民宿已经有了一些标准化的行业形态和配置

 微信截图_20190414140252

但是,在满足客户更高阶的需求方面,比如说房屋的配色、氛围、以及外面所对应的景色、甚至窗口位置是否满足某些摄影爱好者的拍摄需求等条件上,服务提供者是没法用简单的标准来概括这些特征的。举个例子,假设某房主宣称自己的房屋是“地中海风格”,虽然勉强算是进行了标准化,但从营销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标签,首先:不易理解。绝大多数人搞不清什么叫地中海风格;其次,不可识别,地中海风格下面有分很多细分类别,你的装饰未必合其他用户的口味,也就是说,对这种高阶需求进行标准化的描述,真的不太容易。

严格来讲,“满足基础需求”与“满足高级需求”的商品与服务,并不一定与“标准化”和“非标准化”绝对对应。很多用于满足基本安全与生理需求的产品与服务,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实现标准化,比如说在医学当中,电动牙刷的震动幅度在何种范围之内才不会对人的牙齿造成伤害,目前在学术上仍然是处于争议当中。而很多用于满足高阶享受与审美需求的商品与服务,也不一定就完全没法进行标准化,比如说国外的某些电影分级制度,经常会根据影片暴力程度的不同,对受众观众的年龄段进行划分。间接说明如果相关部门有意愿的话,完全可以会对相关的产品与服务进行标准化。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上面例子中所提到的的影片分级,它所针对的主要还是一些可能会影响到人们基本安全与生理需求的因素——比如说不良影片对年轻观众的精神污染等,至于针对更高级需求的因素,比如说影片审美价值如何、演员功底是否深厚、是否值得深度思考等,相关的部门很少会进行干涉,去搞诸如“电影好看程度级别”这样的框架,而且在可预期的时间之内,也不会制定相应的标准,因为对其而言,这是一项成本浩大、但却没什么用的工作。

图:越高阶的需求,目前标准化的程度就越低

 微信截图_20190414140909

从上面的分析不难看出,对于目前市场上可以见到的那些商品与服务来说,人们需求的逐渐升级、以及相关部门无意对满足新需求的产品进行标准化,使得其非标准化可能会是一个未来的发展趋势,尽管民间可能会衍生出一些类似于“标配”这样的非官方标准,但人性的贪婪决定了消费者注定不会满足于那些只有“标配”的商品与服务,其需求将会持续向着那些更为个性化、以及官方与非官方的标准尚未覆盖到的地方延伸。比如说幼教行业,最初的作用只是提供一个集体玩乐的场所、以及进行一些基础课的教授。而随着所有的幼儿园都配备了这些服务,家长们对于校方开始产生了更高级的需求,像是经常组织一些课外室外活动,让孩子们经常接触一下大自然等等。但当这类活动也成为幼教领域的所谓“标配”之后,新的需求又再度衍生出来——比如说要求校方通过一些艺术课和思维课,来培养孩子的逻辑和审美能力,也就是说,商品与服务的相关标准,很有可能将会永远都追不上他们的非标准化程度。

区块链的局限:拿问答题没辙的判断题选手

看完了目前经济社会的商品与服务发展趋势,再来关注一下区块链在这些领域的落地可能。先插个故事:A君最近新交了一个朋友,双方决定出去聚会时,A君询问对方:“找什么口味的餐厅?”对方回答:“好”。A君再问:“你喜欢吃什么样的菜?”对方回复:“不是。”如此怪异的答复让A君一头雾水,感觉完全没法跟对方沟通——A君的提问都是开放式的问答题,而对方却是在用选择题或是判断题的方式来进行回复,两个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这个听上去荒诞不经的例子,距离区块链研究者来说并不遥远。前文曾经提及,目前的很多商品和服务正在呈现出一种向非标化发展的趋势,而非标化产品由于本身的模糊性,往往是很难用简单粗暴的指标来进行评价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当消费者通过包括区块链在内的信任中介与这种非标服务的供应者进行连接时,他们向信任中介所提出的其实是一个开放式的问答题,而想要得到的,是一个全面而详细的答案。而区块链的特点是:它一般来说只能回答判断题或是选择题,也就是告诉你某个利益主体有没有做某件事情,而不能在没有相关标准的情况下,告诉你对方做得怎么样。对其来说,你让一个只能回答判断题的人去应付问答题,实在是严重超纲了。

如此一来,对于很多非标类的产品而言,区块链其实并不能直接在服务的提供商和消费者之间构筑起信任的桥梁,那么谁才能够回答消费者或是用户的问题、进而成为其可信赖的信任中介?就目前来看,可供的选项包括中介平台上的评论、甚至是进行排名的中介平台本身等。而这样的平台,往往是那些通过较长时间积累沉淀了一定数量用户的中心化公司,否则的话不会有太多的评论,更不用说品牌效应与行业权威了。

严格来说,在进行非标准产品的评估方面,中心化公司其实并不是一个特别完美的信任中介,毕竟非标准产品本身就有较多的评价维度,而评论者有些时候也都是有自己的客观水平局限的,至于中介平台本身就更不用说了,在利益的驱动下,他们随时都有主观扭曲事实的动力与可能。比如说某些旅游中介平台经常会把一些所谓的“知名景点”排的特别靠前,下面也经常也是好评如潮,结果有些旅客到了之后,却感觉所谓的“5A胜地”、“世界遗产”不过尔尔,反倒是部分根本没上榜、也鲜有人问津的小众景点体验却相当不错,给人额外惊喜。但在目前的情况之下,很多时候人们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就算是把中心化中介替换成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中介,这种情况可能也不会改变太多。

然而,尽管区块链不能100%地让消费者对非标准化产品的供应商产生绝对的信任,但它至少可以从一些方面切入,进而提高中心化机构的可信程度,比如说在评论方面,通过区块链发票实现“一票一评”,确保对产品和服务评论的都是真正花过钱的消费者,而不是机器人组成的水军;再如在平台排名方面,通过将点击率和热度实时记录在链上,让那些拥有真正优质服务的商家能够排在前面,避免平台方面对服务商排名进行故意操纵,从而提高消费者找到优质供应商的几率。当然,这些功能的存在都是要建立在原中介平台拥有流量的基础上,如果平台本身既没有评论与流量,又没有品牌积累,那区块链技术只不过是一个没有用武之地的空架子而已。

关于产品与服务种类对于区块链应用冲击的分析,到这里就告一段落。然而它却留下了一个思考:在非标准的商品与服务领域,传统的中心化应用无疑会给新兴的去中心化应用带来影响,但是在标准的商品与服务上,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应用的行业地位就绝对是安全的吗?我们真的就一定可以确定它能够得到用户的信任?或者说的露骨一点:用户是更愿意相信中心化的权威、还是更愿意相信去中心化的自由账本?欢迎各位朋友在下方进行评论,因为无论是对于区块链的从业者还是投资者来说,这都是一个事关本职工作与数字资产之前途的重大问题。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