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比特币

比特币——未绽放的危机之花

比特币是诞生于全球金融全面崩盘之后的“带血的玫瑰”,比特币受到大规模的追捧和突然暴增的需求的时候,往往意味着有个地方的经济出了问题,人们除了比特币别无选择了。

虽然这么说不好听,但是鉴于比特币特殊的…

比特币是诞生于全球金融全面崩盘之后的“带血的玫瑰”,比特币受到大规模的追捧和突然暴增的需求的时候,往往意味着有个地方的经济出了问题,人们除了比特币别无选择了。

虽然这么说不好听,但是鉴于比特币特殊的资产定位和极度夸张的价格波动,注定只属于风险偏好者,和“被迫的”风险偏好者。

当人们成为了“被迫的”风险偏好者的时候,他们所有的选择都是高风险的,相较之下比特币反而成了一个很好的“避难工具”。

而当我们说到未来的时候,我们会认为未来的比特币价值比肩黄金、比肩美元、比肩股市,那么人们好端端地为什么不用美元而用比特币呢?因为我们相信,人们总有一天会自愿或是“被迫”地使用比特币。

而我们认为的“大规模比特币接受过程”,在传统金融世界里有一个自己的名称–金融危机。

 

 

“这是政府对我们的一次抢劫,这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时候,这让我想起了 1974 年土耳其对塞浦路斯的入侵。”–塞浦路斯游行群众,2013年。

其实因为典型的如津巴布韦、塞浦路斯和印度。而他们的危机,也给比特币是“危机之花”带来了一次又一次的佐证。

最早的是塞浦路斯,2013 年,塞浦路斯总统发表讲话宣布:塞浦路斯政府将向当地银行存户征收存款税,最高9.9%。也就是说,你存在银行一百万,不但没有利息,还要收你十万。

当银行的“偷盗”变成了“明抢”的时候,人们终于意识到银行的不可靠,塞浦路斯民众纷纷涌向街头,形势一发不可收拾。

比特币——未绽放的危机之花

而在塞浦路斯事件发生的时候,比特币的知名度远没有现在高,交易量也无法和现在比。人们匆忙抢购,几天时间就让比特币暴涨了几倍。

如果塞浦路斯事件比较久远的话,印度发生在2016年的废钞事件大家应该记忆犹新。比塞浦路斯收税来的更夸张的是,印度直接宣布纸币作废。而这个事件伤害了印度人民,但是却给比特币带来了极大的涨幅,直接让比特币价格达到了三年来的新高。

当时的媒体报道中,都称比特币为这个事件的最大赢家:

比特币——未绽放的危机之花

如果要说简单如何快速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真正的比特币玩家的话,只需要提一个国名“津巴布韦”,如果大家相视一笑,说明你们都是同好。

津巴布韦事件发生的时间点正好是比特币大牛市期间,所以尽管只是一个非洲小国的事件,也成为了帮助比特币冲破历史新高的利好。比特币——未绽放的危机之花

这几个国家的危机其实称不上是真正的如同2008年大溃败的全球性金融危机,但是管中窥豹,一些小危机都能带来比特币的连连新高,如果是大危机到来呢?

 

 

“金融危机的原因非常简单—双方都贪婪,投资人的贪婪和银行家的贪婪。在华尔街贪婪是应该的—几乎可以算是一种义务。” –《大空头》

其实不止是华尔街贪婪,所有人都贪婪,而当顶层过分贪婪的时候,人们就会陷入泥潭。

比如美国。(举例美国是因为美国比较典型,而且请记住,美国已经是最好的情况了,其他国家之会更差)

1、美国的经济有个问题在于:富久了,太作。

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美国每年越来越高的贸易赤字,钱都花哪儿去了。

2、债务,债务,还是债务。

债务很高,而且越来越高,全球都一样。滚雪球是对目前债务问题最形象的描述。

比特币——未绽放的危机之花

3、全球货币体系的这个巨大的黑洞,没有人可以解决。毫无疑问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高度不稳定的国际贸易和货币体系中。

而一直有个流行的传言,就是“每十年会有一次金融危机“,这是因为随着美国贸易赤字和国债的升降到一个阶段的最后会达到一个临界点,形成蝴蝶效应导致金融体系瘫痪,最终引发危机。

而美国的错误做法,被当成了正常的经济规律。

因为我们没有办法。

 

“整个世界都在虚假狂欢,少数的局外人和怪才却独具慧眼。”

–《大空头》

比特币这朵妖艳的“危机之花”,在诞生的十余年来还没有真正盛开过,因为它不曾见到一次真正的金融危机。而所有持币者等待的比特币价值百万、千万美金一定有个前提,就是比特币成为了全球举足轻重的货币资产。

而我们心里也清楚极了,如果经济正常发展、世界和平、歌舞升平的时代能够一直持续下去,比特币要被人们接受是没那么快的。

不幸,又并非不幸的是,资本时代的金融模式,总是会一段时间把自己作死一次的。正如人类世界一定会有战争一样,金融危机一定会来,这不怪谁,怪人们自己。

而当我们持有比特币希望它的价格达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的时候,就要清楚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比特币达到了一个很高的价格的话,一定意味着这个世界上有一处或者很多处的原有经济模式崩塌了,或许是某个影响力很大的国家出现了货币危机,或许是某个国家的债务违约开启,或许只是单纯的在纽约、伦敦、苏黎世飞出了几只黑到极点的黑天鹅的出现。

谁知道呢,我们除了知道一定会有那么一天,其他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我们不希望我们真的等到了那一天,但是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们自私地希望我们能成为坐的上诺亚方舟的人吧。

“你们是在赌未来美国经济崩溃,这意味着,如果赌对了,人们会无家可归。”

“要么我们对,要么我们错的离谱。”

—-《大空头》

 

作者:陈威廉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