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独家 | Conflux龙凡:跨链是预言机的子集,核心是让真实世界数据上链

5月10日,在Conflux媒体开放日上,Conflux创始人兼CEO龙凡、CTO伍鸣、技术总监杨光齐亮相,为媒体介绍了Conflux近期的进展,并解答了大家的疑问。

今年2月采访龙凡时,他曾告诉我,Conflux 的目标是实现…

5月10日,在Conflux媒体开放日上,Conflux创始人兼CEO龙凡、CTO伍鸣、技术总监杨光齐亮相,为媒体介绍了Conflux近期的进展,并解答了大家的疑问。

今年2月采访龙凡时,他曾告诉我,Conflux 的目标是实现以太坊没走出的路。实际上就是坚持基于POW,在保证去中心化的同时,实现高TPS下的安全性。4月4日,Conflux测试网上线,其官方数据显示,目前TPS稳定在700以上,显著高于其他基于POW的项目。例如BTC(7TPS)、ETH(15TPS)、Grin(30TPS)、BCH(100TPS)。

在媒体开放日上,我问龙凡,如今以太坊上能做的事,是否Conflux主网上线后也可以做?他非常有信心的表示:“以太坊上所有可以做的事情Conflux都可以做,但以太坊一年的交易量我们在一个小时内就可以处理完。”

不仅仅是吞吐率,在确认时间方面,Conflux同样有了突破,Conflux CTO伍鸣表示 “比特币确认一笔交易要10分钟,Conflux仅需要30秒,而这必然会使Conflux将来的实际应用场景更加广阔。”他还告诉我们,Conflux主网将于今年Q3至明年Q1上线。

以下是的现场采访内容

:你们刚刚说主网上线时,会有一些合作同步发布,请问是偏向于哪方面的应用?

龙凡:现在的区块链世界就是一个“赌场”,在交易所兑换筹码参与赌博,回首ICO热潮,就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为什么会这样?原因是区块链世界和真实世界是脱节的。

我们希望利用Conflux更高的吞吐量,把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连接起来。举个例子,如果我想在区块链上针对PM2.5搞个互助保险,这是不是和真实世界就有点关系了呢?

但问题是,在区块链上由谁告诉你,北京当天的PM2.5到底是多少?其实解决了这个问题,应用就可以在区块链上落地。真实世界的信息如何上链,这是关键,是一把钥匙,当真实世界信息上链有了突破以后,就会有更多有意义的应用能够上到区块链,这是我们的方向。

:把真实世界的数据跟区块链连接起来,现在业内是通过预言机的方式,你们所做的和预言机有什么区别?

伍鸣:预言机现在主流的解决方案还有一些问题。它通常的做法是在主链周围部署一个新的分布式协议,用一些节点来执行,再通过主链的智能合约交付,分布式协议主要是用来收集真实世界的数据。但我觉得里面有一些问题,比如小集合做的分布式协议,它的安全性不够,于是会设计非常复杂的分布式协议,去惩罚坏人,真正处理的时候延迟会非常长,有很多步骤。我们也想通过预言机的方式来做,但我们会用一些新的方法解决现有的问题。

龙凡:预言机是一个在区块链上并没有解决的问题,它还只是一个名词。伍鸣讲得比较专业,我来翻译一下。首先,提供数据的人被称为预言机。比如我们写一个智能合约,关于PM2.5的保险,分布式协议在Conflux上跑起来了,会被Conflux所有的全节点执行,没有人可以作恶。但是,如果数据是由一个人提供的,这件事情就没有意义了。

比如我们找北京市气象局提供这个数据,看起来很可靠,但意味着上链前又变成了对于单点的中心化的信任,如果气象局服务器被攻击了,那么我们在区块链上所做的一切去中心化努力都没有意义了。

所以通常我们需要一个去中心化的预言机,很多人一起投票决定昨天PM2.5到底是多少,去掉最高点,去掉最低点,取个平均值,这是最基本的想法。如果站在博弈论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什么情况下可以保证你拿到的是真实数据,我们必须分析这件事情,把模型建立起来。我们要知道这些人串通在一起所坏事,所受到的惩罚是多少。比如买一个保险,保险的赔付额最终只有1000人民币,而作恶惩罚远比这个高,就可以相信他不会冒这个风险来骗保。

现在预言机上有理论都不完善,大家只是说说,并没有跟公链系统化地连接起来,案例也不多。而且其它公链本身也没有数据的承载能力,而Conflux有,所以我们在思考怎么根据Conflux设计一个好的预言机。

:Conflux之前有说想做更好的以太坊,那么以太坊现在能够做的事情,Conflux主网上线之后是不是可以做到?以太坊现在做不了的事情,有什么是Conflux可以做的?

龙凡:以太坊上所有可以做的事情Conflux都可以,而且我们的智能合约都是和以太坊兼容的。内部实验已经把以太坊第一年所有的历史交易全部取了下来,第一年三四百万交易,用Conflux网络上四、五百个全节点处理,可以到2000—4000TPS,也就是说,以太坊一年的交易量,我们在一个小时内就可以处理完。

那么,什么是以太坊不能做而我们可以做的?当吞吐量提升2个量级,带来的是这个链的使用交易成本会下降。比如在以太坊上提交一笔交易,拥堵的时候手续费可能是10块人民币,不堵的时候3、4块人民币。

那么想象一下,如果在区块链上有一个打车应用,会怎么样?人们都有手机,按一个按纽,将位置传到区块链上,我要一台车。那边司机每开一会儿都要传一下它的位置,然后系统根据他的位置派单。你传一个位置5块钱,司机再传一个位置5块钱。在北京市内打车平均也就三四十,用区块链在以太坊上打车,就算做出来了,最理想的情况下,每一单的成本大概15块钱,而且你还不能频繁地传位置,只能传一次,这还怎么落地?

Conflux上线,由于吞吐量能够提升2个量级,每一个单位的交易成本在相同的使用场景中也可以下降2个量级。所以什么是以太坊不能做而我们可以做的?那就是真实世界的信息有序地到区块链上来,利用我们的吞吐量优势达成新的应用。

:但是我们注意到,现在有很多的DeFi项目是围绕以太坊展开的,而目前并没有很好的跨链解决方案,这些智能合约只能在以太坊上进行交互,你们有办法解决吗?

龙凡:跨链这件事情其实是预言机的一个子集。预言机所做的是把所有的真实世界信息带到链上,而跨链是将一个链上的信息带到其他链上,这和预言机直接相关。我们正在推进,也一定可以去做这件事情的。

:区块链概念的范畴太大了,导致大家经常讨论的问题不在一个层面上。互联网我们都清楚它有七层,每一层具体在做什么。但是对于区块链的结构,似乎大家还比较模糊,不知道你们对此有没有思考?

龙凡:我们从来没有正式讨论过,我认为像Conflux这样的底层公链,其实是最底层的协议,解决的是更高效地达成共识这一件事情。在这之上,可能会有一些出于安全性权衡的嫁接,比如现在讨论比较多的layer2。再往上会有一个应用的连接层。

假设Conflux是一个操作系统,操作系统上面可能有一些加速器,就像layer1、layer2,可能还有一些跟操作系统无关但是很重要的驱动程序,比如预言机,它不属于公链的一部分,但是很多应用都需要这样的功能,再往上就是大家能够想到的一些应用,真正的应用场景的实现层。

伍鸣:你刚刚所说的互联网的七层,是针对网络系统的协议。但其实我们讨论层的时候,它也是有一个层次的。比如我们谈论应用,应用的软件又占好几层,这些层跟你说的七层是完全没有关系。区块链系统也有不同的层级关系。比如节点要通信,有P2P的网络层,上面还有共识层、存储层。如果我们讨论一些具体技术,还是可以针对某一个层去说事情的。

龙凡:我补充一点,除了对于性能的加速之外,还有关于怎么提供匿名的需求,这也可以在公链之上架一个层。比如我们都有数据,但我的数据只想你们验证而不想让你们知道,可以架另外一层来做这个事情,因为在公链做这个事情效率太低,现有的技术都很难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