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传统金融机构是否会跑步进场?这三个问题的答案很关键

Fidelity在5月2日对411家机构就投资数字资产的态度的调查中发现,22%的机构已参与,47%的机构计划参与,31%保持观望。

不难发现,2019年,机构资本进入数字货币领域已经是一个热门话题,它们也被认为是数字货币行...

Fidelity在5月2日对411家机构投资数字资产的态度的调查中发现,22%的机构已参与,47%的机构计划参与,31%保持观望。

不难发现,2019年,机构资本进入数字货币领域已经是一个热门话题,它们也被认为是数字货币行业走向新台阶的一个推动力。

但就数字货币,不同的资本和投资人产生了明显分析,比如巴菲特就把数字货币定义为投机,这其中有何缘由?当下中国的传统资本又如何看待区块链领域的投资?

5月24日,数字资产管理平台Fin-bee举办的“数字资产投资闭门研讨会暨数字资产交易冠军联赛线下启动会”在杭州召开。立元创投董事长谢峰 、水木清华TBC执行董事袁晔 、Capital3 CEO 安中 、星禄资本贾天宇四位投资人就《巴菲特or马斯克,如何应对数字资产》的话题展开了深入探讨。

微信图片_20190527214812

以下内容由整理。

问题一:巴菲特认为,比特币是投机性资产,这不是非常正面的态度,大家都是从传统金融进入区块链领域,你们怎么看这个观点?

袁晔:我觉得不同的人对同一个投资标的评估标准不一样:有的人认为数字货币是投资,有的人认为是投机。比如说人工智能项目作为一级市场的投资机会,大家认为是投资,但不懂人工智能甚至认为其是骗局的,会觉得那也是投机,在2016-2016年,人工智能也是阶段性的热门。

我们看巴菲特很多讲话和图书,他有自己的判断标准,他的资金本身是长期资金,资金决定了他投标的可以站在更长期的角度看这个问题,数字货币在他看来就是投机。

另外一个,他只保证他投的资产增值,并不保证所有增值的资产他都要投。如他所说,他只投他懂的。要么他不懂,要么他装作不懂,也许他个人买了,大家都不知道。

巴菲特和伯克希尔不投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可能这个市场本身没有很多监管、托管,导致了传统基金很难用基金的形式去参与,大的基金都在用个人的形式在做数字货币的投资。回头讲,Token fund一般都是6个月、12个月,我们的3年已经是长期的了。但在伯克希尔面前,我们也是短期的。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觉得投比特币不是投机而是投资。对于6个月或是12个月的基金,比特币更是投资。但对于一些高频的、快进快出的项目,包括“IXO”我们就觉得有点投机了。但对于短期基金来说就是投资。

所以这件事情完全是由你所掌握的钱,以及你对要投项目的衡量标准,它们决定了投资的标的是投资还是投机。

谢峰:投资还是投机,传统的说法是说你是金融投资还是价值投资,价值投资一定是非常接近产业的,推动社会技术进步的,有标的物的,基于标的物价值成长的投资和收益。金融投资就是以钱生钱,投资周期短,机会主义相对产业价值投资来讲更加明显。当然说金融投资是投机也是不正确的,只是站在我这个长期从事创投行业的理念相对来讲的,如果说得更准确些应该就各类投资策略去界定投资还是投机更有实践意义。

目前的数字货币对中国来讲还是受到比较负面的影响,但从人民银行、商业银行看,他们和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行业专家还是有所接触,从应用角度他们也做好了技术上的提前准备。我认为数字货币推广应用最难逾越的是货币的主权属性,美国称霸全球的核心武器之一就是美元货币。我们做数字货币希望它无国界,但从国家角度看,主权属性是很重要的,就当下来讲,有些国家可能管控还是非常严的。

尽管数字货币眼下困难重重,但我觉得投资数字资产这天迟早要到来,对此我充满期待。

安中:我觉得投资和投机是在投资界会吵很多年的问题,甚至不同的人做同一件事,都可能有投资和投机的区别。最典型的投机是什么,答案是赌博,猜大小。虽然赌博是投机,但是开一个赌场并不是投机,这已经是投资了。一个公募基金经理去买玉米期货,可能是投资,但是一个大二学生去买玉米期货,却可能是投机。

抛开投资和投机的区别,其实一个传统金融行业从业者进入区块链金融领域,本身就有很多障碍存在着。随便说两个,比如,第一,体量多大?矿场这个市场现在每年是百亿美金,而仅中国宠物用品市场五年内大概会到每年3000到4000亿人民币。所以说传统基金进入新兴市场要面临很大的风险。当年,中国传统的银行不愿做网上银行,做了不一定能赚大钱,但出了事情银行声誉就要受损,他没必要冒这个险。再比如,第二,监管的问题,大家考虑一下,过去两年,真正通过各种商业模式在币圈赚到钱的人,绝大部分绕不过监管套利四个字。大家做的很多事情如果用的不是币,而是人民币,它是很难做的。

面临监管的时候,我们要学习已经成长为互联网行业老大哥的支付宝。一开始,支付宝也面临各种各样的合规问题,但是他们不仅走过来了,还走出来了,并且创造了很大的成绩。我觉得,没有监管或者监管不充分的时候,我们要基于对行业,对国家政策的理解,来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只要你做的事情是对的,为大家服务的,我相信国家的监管政策也会为你服务,创造一个更良好的市场。

贾天宇:其实关于投机和投资,我个人觉得本质上差别不是特别大,只是一个如何界定的问题。我之前跟一个知名的天使投资人聊天,他说,永远不要错过任何一个投机的机会。你跟一级市场的人聊过之后你会发现,那些做天使投资的,他在做投资的那一刹那可能是带有投机行为的,但后面这个项目不断融资慢慢成长就变成了真正的投资行为。

比如中国的股市,制度有待健全、信息披露不够透明,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说炒股是投资还是投机?比如在币圈,其实你也很难界定两者,同样是炒币,你炒BTC可能是投资,炒空气币可能就是投机。

对于个人投资者我支持他们尝试一些略带投机性质的投资,对于机构投资者首先要考虑是不是合规,其次要考虑风险和收益是不是对等。

问题二:数字货币领域也有很多机构在布局,机构布局的方向上你们怎么看?

贾天宇:对于传统金融机构来说,他们其实是非常愿意尝试新的技术和解决方案的,但尝试可能仅仅停留在poc(Proof of concept,概念验证)阶段。真正用在实际生产中,或者说主流技术、方案往往是已经验证过的最好的技术,而不是说最新的东西。

我们16年投资一家区块链公司,不是说它是区块链公司,而是出于底层技术考虑。我们现在跟中国的银行、券商、基金、保险公司交流下来,他们非常乐于尝试区块链技术,只是说时间点还不是那么快就能到来。还是需要一轮周期的。

安中:我个人非常看好虚拟资产,尤其是比特币。我看好它的原因是我看好区块链技术,而比特币作为区块链技术里面的代表,将来会产生一定价值。

我认为传统金融机构也一定看得到其中的价值,这个领域的价值基于区块链技术本身的发展,而区块链作为一种技术,必然在人类社会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主持人问的这个问题,如果放在二十年前,就是“你怎么看传统金融机构投资新兴互联网企业”。比如,当有金融机构开始投资雅虎和网景,它们应该被问过类似的问题。不过,我们要始终记住,金融机构是最保守的,也是最激进的。保守是它们极为看重合规上的压力。激进是只要这个地方有足够的利润,它们一定会来。

所以,区块链技术只要持续向好,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传统金融机构进来。

袁晔:为什么美国的巨头能够进场?因为监管对这件事情比较清晰,除了比特币、以太坊,所有”IXO”的定性就是 Security Token(证券型代币),这个线一旦划清之后其它金融机构就知道怎么入场。

美国的监管系统相对其它国家要完善的多得多,只要按照SEC那一套就好了,它没有新的东西出来。中国怎么拥抱?谈币很敏感,原因主要是没有足够的定性、定义和监管来参考。目前,传统金融这一套我们还在学习,加密货币怎么定性?怎么监管,可能时间还没到。

另外,市场体量太小也是原因之一。加起来才一万亿人民币,前段时间股票市场疯狂时一天的交易量就是一万亿人民币。再有就是我们如果去学习,大陆可以学习香港或是新加坡的经验,它们还是很先进的。

谢峰:每一个新的投资物种出来,一定是基于它能让很多人赚钱,从而在市场端先热起来,进而推动产品开发和市场规则建立。比特币就是悄悄地让很多的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快速获得了巨大的收益,复杂的心态下大家纷纷入场,也促进了数字资产领域过去几年的空前繁荣。另一方面,就数字货币背后的技术和商业逻辑,大家普遍认可区块链技术、分布式商业模式在未来人类社会发展的驱动要素方面的巨大价值。因此机构开始布局也是有道理的。

问题三:数字资产领域布局,你有怎样的投资标准?

安中:两个方面,一个是投基金,另一个是投项目。

投基金我们的要求有两点。第一,流动性要好。第二,你要给我一个预期,按照你的操作、手段应该是能保本的,或者最大的回撤是多少。这两点能做到,人又靠谱,我们愿意给他钱跑一跑。迄今为止我们看区块链领域的资管平台、量化团队,他们和传统领域比差别还是很大的,相信会有长足发展。

投项目对我们来说挺纠结的,和传统领域的股权投资比价格不贵。但投下去的钱,我们不知道会被花到哪里去,也不知道这个idea是不是别的什么人可以做得更好。随便举个例子,传统互联网,一个阿里出来的人和一个大学刚毕业的人说他们要做电商代运营,我们会偏向于前者。但区块链领域有人说有好的Idea,我们会说,这个idea他们做过相关工作吗?如果从来没人做过,谁能做得好?不知道,这是最尴尬的地方。所以我们投项目看两点,第一,项目本身的想法靠技术越近越好。第二,看团队的过往经历,执行力越强越好。

贾天宇:传统领域所有的玩法在数字货币领域会复现一遍,金融领域的量化、质押、发债等。比如恒生是做交易系统起家的,现在数字货币领域也有公司在做这一块。我是看好做过传统金融的人去做这件事情,尤其是以强大的技术背景去做这件事的团队。我们也会一直关注以技术驱动创新的项目。

袁晔:对于区块链投资,我们一直是分法币和Token两条线。法币有法律体系的保护,相对有保证。而用Token去投资IxO这种方式往往会有诚信的挑战,从投资角度讲人是第一因素,法币投资是看未来有上市机会。从Token层面看,收益比较好的是早期的公链和交易所。做生态做应用几乎不太容易赚到钱。

接下来,我们会倾向于偏股权的方式去投量化对冲的基金,去做量化团队的LP,帮助做管理。收益率会是考虑的因素,但透明化是我们考虑的关键。我把币给你管理,需要看到币的流向,收益率等,亏也要知道是怎么亏的。

项目的话我们会看数据行业,它天生就是数字资产,它跟区块链的结合相对容易,大量跟线下实体进行绑定的项目离区块链会比较远。包括食品溯源,它更像是政府做的,不是一个民营企业能做的事。

问题四:一句话总结你对区块链的看法?

谢峰:一定是方向,怎么走现在确实还需要靠从业者先做起来,一个新的,不到一定规模的行业,只有到了一定阶段政府才会制定一定的规则。

袁晔:我们期待监管来得快一点,资产管理没有监管的话我们如何自证清白?行业需要阳光化。但事实上会来得慢一点,也因此会有空白,才会有支付宝这种互联网金融产品出来。

安中:大家都看到了支付宝、财付通在互联网时代的崛起和他们与监管的协同成长。希望区块链从业者不忘初心,拥抱监管,让区块链成为人类发展过程中的里程碑技术,让中国成为世界区块链技术的领头羊。

贾天宇:在合规的情况下三点期待,一是区块链会把传统金融领域的东西重构一遍。第二,传统金融领域的玩法会在区块链领域复现。第三,数字资产的玩法会比传统金融更富多样,更好玩。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