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竞争币

《纽约客》深度报道:以太坊恩仇录(中)

本文原载《纽约客》(The New Yorker),原题为“The Prophets of Cryptocurrency Survey the Boom and Bust”,以纤细的笔触对加密经济的标杆项目——以太坊——的发展简史进行了全面回顾。

和...

《纽约客》深度报道:以太坊恩仇录(中)

《纽约客》深度报道:以太坊恩仇录(中)

本文原载《纽约客》(The New Yorker),原题为“The Prophets of Cryptocurrency Survey the Boom and Bust”,以纤细的笔触对加密经济的标杆项目——以太坊——的发展简史进行了全面回顾。

和此前我们关注的视角不同,文章侧重于理念探讨和全景式的发展脉络展示,不拘泥于具体的技术细节,也不做道德批判,将置评的权利交给读者本身,是不可多得的好文。

本文由加密谷独家编译,将分为三期刊出,此为第二篇,敬请期待后续更新。

《纽约客》深度报道:以太坊恩仇录(中)

有鉴于此,Zamfir和Buterin在蒙特利尔研究出了另一种方法,叫做PoS。在这个场景中,代币的持有者成为验证者,从每笔交易中抽取一小部分佣金。但理论上,你持有的代币越多,影响力就越大。所以PoW的支持者认为,PoS掌握在有钱人手中。财富分配机制是一个亘古不变的难题。

2013年,Buterin前往美国圣何塞参加BTC会议。事后他回忆道,他平生第一次遇到了志同道合的人,并意识到,区块链值得自己全情投入。密码学家Zooko Wilcox回忆过往,当时Buterin对他说:“这是第一种我爱上的事物。幸运的是,它也爱我。”

Buterin一直保持着写博客的习惯,每篇文章收取5个BTC。他和罗马尼亚籍区块链企业家Mihai Alisie一起创办了著名的“Bitcoin Magazine”。后来,这本刊物成为区块链世界最古老、最权威的信源之一。

Buterin擅于解释事物,尤其是对已经有了一定理论基础的读者而言。但是,当他在全球各地出席BTC会议时,他开始思考这项技术的局限性,想要拓展数字资产平台的非货币用途,设计一个功能全面的瑞士军刀式的计算体系。

他设计了一个一劳永逸的版本,一个拥有更广泛用途、可以兼容更多应用的区块链平台。BTC背后的理念——“世界计算机”就要呼之欲出了。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密码学家、早期密码朋克成员Nick Szabo创造了“智能合约” 一词。20年后,这个词奠定了以太坊的基石。

“智能合约”是一种无需任何中间人(包括律师、公证人、书记员或仲裁者)就能设定和执行协议条款的机制。合约条款由代码触发,规避了特定个体对法律语言的误读。他们认为,计算机代码与“汉谟拉比法典”或美联储的法案不同,它更加公正、普适,可以消除(至少是大幅度地降低)主观因素的不可控性。这为后来的数字货币交易、房屋买卖、保险支付甚至在线赌博打下了基础。

Szabo更喜欢将智能合约喻为自动售货机。你通常不需要有人为这台机器作担保。正如他所描述的:在智能合约的世界里,如果一个借款人没有及时还清他的汽车贷款,他的汽车就无法开动。合约条款嵌入代码,内置到汽车系统中。

代码的可靠性将使人们无需再去猜度他人的心思。而在目前这个旧经济体制下,我们必须花钱,耗费大量的时间和资源,才能换取一点信任。最典型的例子是产权保险。整个行业的存在都是为了证明,卖给你房子的人是信誉良好的房主。不动产和知识产权都是利润可观的大生意,但在区块链信徒看来却并非如此。

代码废除了令人生厌的分歧和沟通成本。Buterin说,“区块链根本的意义在于:提高跨越巨大社会鸿沟的能力,铸就了信任机制。”

另外一件事关乎尊严:身份。我们的身份以及与之相关的任何数据可能都会带来潜在的危险。目前,我们的身份信息通常由一个中央集权的政府体系来维护,由税务人员、机动车管理部门和警察充当“守门人”,但通过交易历史、浏览习惯和未加密的通讯,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泄露了出去,成为诈骗和敛财的工具。

在谷歌时代,我们自己的方方面面都发布在互联网上。在这个层面上,区块链的创新在于“自我主权身份”即:你可以掌控和分发关于自己的信息,由以太网来维护认证。

在一些更广阔的空间里,旧中介几乎没有立足之地。信托机器最明显的受益者是被剥夺公民权的人和没有银行户头的人。这个群体数量多达十亿,他们无法进入任何可靠金融体系。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很难理解这类工具的实用性,因为我们普遍依赖花旗银行、Visa、Venmo和西联汇款来处理交易。

在这些强大的金融体系之下,区块链看起来就像一个后台修复程序,或者一次会计系统的改变,能够吸引极客和信徒,但不熟悉内情的公众却对它不感兴趣。

2013年11月,Buterin写了一份名为“Cryptoland”的白皮书,提出了一个新的开源分布式计算平台。你可以在这个平台上构建各种智能合约应用程序以及其他代币。他称之为以太坊。一个新的时代开启了。

“我在维基百科上浏览科幻小说的元素列表时,发现了这个名字。”他当时说。“Ether (以太)指的是一种假想的无形介质,可以渗透到宇宙中,允许光传播。”

他原本以为经验丰富的密码学家会把他的白皮书批得体无完肤。结果,每个读过的人都被其优雅的文笔和雄心壮志所折服。

早期的信徒其中有几位是多伦多的Bitcoiners,他们通过非正式的聚会和Skype群组聊天而结识。其中一位回忆道,“这是一群严肃之人的固定通话。”

2014年1月在迈阿密举行的北美BTC大会奠定了以太坊的创建基础。这些“严肃之人”决定租下一间海滨别墅。

经过了一周左右,他们对以太坊有了更全面的认知,并将其称为Buterin的“空中的计算机”。这群人就是早期的以太坊联合创始人。其中包括Gavin Wood(英国程序员,后担任以太坊CTO);Charles Hoskinson(科罗拉多州的程序员,曾短暂担任项目CEO),还有Anthony Di Iorio(加拿大籍,项目负责人)。

Di Iorio邀请了时年49岁的多伦多BTC信徒Joseph Lubin参加会议。Lubin嗅出了这次会面意义非凡,邀请了记者Morgen Peck来做见证。

在线出版物“Backchannel”刊登了Peck捕捉到的故事,配了某天早上她临时起意抓拍的一张照片。照片中,Buterin在他的笔记本电脑前工作,其他人都在熟睡。

《纽约客》深度报道:以太坊恩仇录(中)

Peck解释说:“桌子上的烟斗不是Buterin的。”

Buterin在迈阿密BTC大会上首次公开了以太坊项目,大受欢迎。19岁时,他从滑铁卢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辍学,把全部时间投入到以太坊项目研发当中。

“我们当时就意识到,这个项目会一鸣惊人。” Hoskinson回忆说。

每个创始人承担了不同的角色。拥有华尔街经验的Lubin是CEO。Lubin告诉我:“这些是我们自己取的愚蠢的头衔,而头衔在这个奇异的开源项目中没有任何意义。”Buterin称自己为C-3PO。

Lubin认为自己是这个房间里的成年人,也就是监护人。最终与他发生冲突的Wood却说:“Lubin想成为《星球大战》里绝地武士Obi-Wan Kenobi一样的导师,但不幸沦为黑武士Darth Vader。”

在几个月的工作磨合之后,创始人提出了一套词汇和概念框架,既可以用通俗的术语来定义以太坊,又可以避免后续的法律纠纷。

当向公众出售新的数字资产为项目融资的想法出现时,Lubin和Hoskinson意识到,这可能是一项有风险的事业。

Lubin说: “我们如果要从BTC新贵手中筹集数千万美元,就有必要和律师谈谈如何规避风险,我们可能会被认定为向美国人出售非法证券。”这是一次“符号学”实践,但可能会牵涉到严重的法律后果。

“在此过程中,我们基本上定义了以太坊和以太是什么。” Lubin说。“我意识到,我们有一个绝佳的机会向世人解释以太坊的概念,让他们接受我们创造的理念。而且看上去已经奏效了。也就是说,我们似乎已经创造了现实。”

语言就是意识。他们把“以太”定义为一种“加密燃料”,人们用它运行程序并在以太坊系统上存储数据。在纽约的一次会议上,Wood称以太坊为“世界中心的计算机”,就像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大型主机,每个人在每个地方都可以使用。

创始人决定称以太坊为“世界计算机”,并对最好的运作方式展开了讨论。它应该是一个由代币融资支撑的盈利性实体?还是类似于Ripple背后的风投?或者,它应该是一个具有独立监管的非盈利性基金会?

八名创始人给出了不同的见解。一些人倾向于营利性,另一些人则相反。“事情开始变得很糟糕!”Hoskinson回忆道。

Wood告诉我,“当时,Vitalik被看作能下金蛋的鸡,被其他人以物化的方式对待,就像从火星上派来拯救地球的外星人一样。我对这种做法极为反感。”

Lubin也坦言,“发生了很多闹剧,最终事情变得非常复杂。”简单来说,包括Wood在内的开发者对这些商人的动机和处事方式持谨慎态度;反之,这些商人又觉得开发者不够务实,也缺乏赚大钱的欲望。

最终,创始人们一致通过把决定权交给Buterin。Buterin说:“我无疑是大家最尊重、最信赖的人,甚至超过了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这真是一件悲哀的事。”

他还表示,他“似乎是这群人中最无害的一个。”“Vitalik很单纯,涉世未深。” Dmitry Buterin告诉我。“他必须得经过历练,才能了解人心险恶。”

在迈阿密大会六个月之后,整个团队聚集在瑞士楚格州的一所房子里。楚格曾经是对冲基金的避税天堂,现在则被称为Crypto Valley (加密谷)。

这是第一次所有的创始人都聚在同一个屋檐下。Buterin在院子里独自呆了一段时间,然后,他走过去,告诉Hoskinson和另一位创始人,“你们出局了。”

之后他宣布,以太坊将作为一家非盈利基金会继续运营。Wood说:“那是一段糟糕的时光,Vitalik被迫做出这种选择也很无奈。”

“那是我向以太坊管理层扔出的为数不多的重磅炸弹之一。” Buterin告诉我。“我强烈地感觉到,以太坊注定要成为面向世界的开源项目,把盈利实体放在中心位置,可能会使其过度中心化。”

剩下的几位创始人成立了非营利性的以太坊基金会,总部设在楚格,以便为项目发展提供资助。这是因为,以太坊本身没有任何根基,在传统的企业术语中和以太一样重要。

在冲突和利益的驱动下,以太坊的创始人们decentralized (分散化)了他们的权力。

“我们都被风吹散了。”Hoskinson告诉我。最终,他创办了一家名为IOHK的加密公司和一个名为Cardano的区块链项目。“我现在经营着一家有160名员工的公司,也算是亿万富翁。此时此刻,我一点也不留恋我在以太坊那六个月的时光。”

一个由智能合约重建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想像以下场景:本该聚集着银行家、律师和会计师的办公楼如今却空无一人,飓风肆虐的加勒比无名海岛成为加密乌托邦的居住地,草原上的露天谷仓里堆满矿机……

5月,我参加了在纽约皇后区马斯佩斯,一个前工业玻璃厂举行的“空灵峰会” (Ethereal Summit)。会议的选址蕴含深意:新的秩序在废弃的厂房中建立了起来。

活动现场的餐车、精酿啤酒、充满禅意的冥想帐篷,也让人们分外享受。也许,这就是区块链的生活方式。两个洗手间并排而立,最初男女通用,但到第一天下午,在没有权威敦促的情况下,参会者自觉地遵守性别区分原则。

中央舞台上,知名人士和传道者进行着各种术语讲解,但在其他角落,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展示。其中有一家名为Viant的供应链创业公司的演讲,他们用区块链追踪鱼群,实现从“诱饵到餐盘”轨迹追溯。播放的视频里展示了4月10日在斐济海域捕获的一条黄鳍金枪鱼在一个月后被制成了生鱼片。由于区块链的存在,生鱼片的制作过程变得无可争议,值得信赖。参会人员蜂拥而至,想拿一份免费的生鱼片。

会上还有一场Civil创始人之间的专题讨论,主题是“如何在互联网的冲击和广告模式萎靡的双重挑战下,利用区块链重塑新闻业”。

在小砖房外,有一个Cellarius的项目展示,创始人Igor Lilic介绍,Cellarius是发生在2084年,一个超级人工智能被激活后的众包故事,充满科幻意味,但同时,它也是一个艺术家和合作者共建的社区,一个开发人员搭建的技术平台。

“目前这只是一个假设。”Lilic克说。“我们的长期目标是找出新的知识产权经济模式。”这是一个有价值的目标吗?我不明白它与分布式账簿或共识算法有什么关系,也许只有上帝知道。

这次峰会的主办方是ConsenSys,这家公司是Lubin 2014年离开以太坊后在布鲁克林创办的。

ConsenSys是一个新企业和新项目的孵化器,这些企业和项目也许未来会在以太坊区块链上运行。ConsenSys是以太坊社区最知名的开发者和推广者。

DApps是一种分布式应用程序,是产权、身份管理、文档验证、商品交易和法律协议的商业基础。Lubin称,这是新的分布式经济基础设施的雏形。

ConsenSys的总部设在布什威克的一个布满涂鸦的工业空间里。这个选址意在挑战传统公司的氛围,几乎是炫耀的表达:对数字资产无政府主义的认可。但与此同时,也带有一丝装腔作势,因为,ConsenSys要与传统企业和政府对接,寻求他们的帮助来建立私人区块链。

一位和他们一起工作过的朋友说:“他们坐拥数十亿美元资产,为什么要这么干?为什么不像其他企业一样在曼哈顿买间大办公室?”

该公司目前在世界各地拥有一千多名员工。Lubin说,他们从IBM挖来了很多人。一名社区成员说:“他们这么有钱,所以,想到的策略是把所有资产砸出去看看哪些项目会成功。”但截至目前,好像还没有看到多少回报。他们可以举出几十个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项目,但还没有一个变成一个杀手级应用。

据说,Lubin是ETH最大的持有者,估计身家超过10亿美元。当然,有些人做了不好的猜测,说他创立ConsenSys是为了提高持有的ETH的价值。

当我问他这件事是否属实时,他嗤之以鼻。“如果是真的,这该是一个多么糟糕的策略!”他说。“比如,我要在一个不存在的生态系统上建立一家公司,我就可以增加ETH的价值。”他接着说:“早期进入加密圈的人是出于哲学理念、政治经济方面的原因,与他们的个人财富无关。”

ConsenSys随即颁布了一项禁止员工谈论代币价格的规定。在ETH和其他代币一夜之间大幅贬值之后,我去布什威克看Lubin。我问他关于市场跳水的事,他说:“谁在乎?”显然,加密圈的亿万富翁是毫不在意的。

对许多参加“空灵峰会”的人来说,现场弥漫着一种福音派式的狂热。只不过它伪装成了一种新的技术乌托邦主义的形式,以便与硅谷和Elon Musk的神话区别开来。

以太坊基金会主任Aya Miyaguchi 对我说:“我们想改变世界,对此抱有真挚的信仰。”

我第一次见到Lubin是在2017年夏天。当时,他正和他的CMO Amanda Gutterman一起在威廉斯堡吃玉米饼。

Gutterman说:“我们称Lubin为white Morpheus。”(编者注:指《黑客帝国》三部曲中的先知和导师角色,由Laurence Fishburne饰演)

在他眼中,Lubin召集了一个平行现实,在这个世界中,平凡的人也能够创造奇迹。

就像Buterin一样,他拒绝在商业推广中被塑造成魅力非凡的人,但似乎世人坚信这一点。

在粉丝的艺术作品中,Buterin经常被描绘成开着兰博基尼的耶稣。如果说,Buterin是区块链版的弥赛亚,那么Lubin就是他的圣徒保罗,给予Buterin无限帮助,无论是传福音,还是处理世俗事务。

事实上,Lubin是以太坊的信徒,但他同时也是企业应用程序的倡导者,倡导在私有链上打造实际的商业应用,以便加速传统世界的淘汰。

“Lubin 曾因试图将以太坊推向企业应用而遭到了许多抨击。”与以太坊合作过的康奈尔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Emin Gun Sirer表示。“这个问题有两面性。一是迎合边缘的反主流文化,二是必须有人为这些开发者买单。也就是说,要成就这项事业,需要两类人群:加密朋克和穿着套装的投资人。”

Lubin剃着光头,多伦多口音很纯正。在Ethereal大会的一场专题讨论中,“The Daily Show”的喜剧演员Ronny Chieng在评价了Lubin的时尚品味(水洗牛仔裤搭配宽松T恤)后,还顺带调侃了他讲话时面无表情。

他说:“你如果面部表情丰富一些的话,会得到更多投资者的青睐。还有,你只会用刚创造出来不到两年的专业词汇来解释一切。”

Lubin在多伦多长大,父亲是牙医,母亲退休前是房地产经纪人。他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电气工程和计算机科学专业,唯一的业余爱好是打壁球。

他大学时的室友包括:对冲基金投资者Mike Novogratz(2017年成为华尔街加密热潮的代表人物)、摔跤手Richard Tavoso(人称Fudge,他有一本账簿,记录了宿舍牌局中谁欠谁的账)等。

三十年后,随着Lubin和Novogratz进入区块链行业的顶端,Fudge的账簿成为了朋友之间常开的玩笑。

大学毕业后,Lubin一边从事人工智能研究,一边努力成为一名职业的壁球运动员。他的研究领域包括帮助机器人建立神经系统和视觉系统。

他年轻时就结了婚,生了个儿子,之后离了婚。紧接着,他做了几年编程工作,又在华尔街上的高盛和Identrus银行财团工作了一阵子。“那是我学习密码学的地方。那些日子让我知道了如何利用密码学原理编写软件。”他说。后来,他开发了一个外汇和证券交易程序,还创立了一只基金,都做得很成功。

尽管如此,在经历几次金融风暴后(特别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秩序重创),早年间对科幻小说和朋克文化的迷恋开始在心头发酵,让他产生了一种“末世心态”。比如,他认为“9.11”事件是一桩美国的内部政治阴谋。为此,他曾考虑过在秘鲁或厄瓜多尔购买土地,他解释到:“这是出于恐惧或者匮乏,或者说,是对金融体系崩溃的预期。”

但最终,他并未付诸行动,而是开始计划在布鲁克林建一个垂直农场。在他明白自己的想法之前,他和一位来自牙买加的模特兼演员成为男女朋友,为此搬到了牙买加首都金斯敦居住,以便帮她开始音乐生涯。

他们买了一所房子,建了一个录音棚,录了一些歌,还做了一些视频。他说:“然后事情开始变得复杂,这段故事就结束了。然后,以太坊就发生了。”

2011年,他在Slashdot上看到了中本聪的白皮书,并开始研究BTC和区块链协议。正是Buterin的白皮书改变了他的一生。“Vitalik Buterin的白皮书是我读过的最好版本。”Lubin说。

2014年元旦期间,他在多伦多的一次聚会上遇见了Buterin。我问Lubin感觉如何。“我们只是讨论了区块链”,他耸了耸肩。

当Lubin谈到,他所看到的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机会在没有传统的牧师阶层、符文读者和记账员、旧祭司等人参与的情况下创造的金融系统时,他的眼睛开始闪闪发亮。不过他也承认,“你肯定需要‘牧师’来建造这些系统”。他口中的“牧师”是指顶级程序员,也就是开发者。

William Shatner称数字资产为“网络势利小人的货币”。意思是,在某些方面,我们将用一个“牧师”来取代之前那个。(未完待续)

《纽约客》深度报道:以太坊恩仇录(中)

Nick Paumgarten   作者;;DUANNI YI   翻译; Sonny Sun   编辑;

来源:加密谷

内容仅供参考 不作为投资建议 风险自担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严禁转载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