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竞争币

如出一辙?探究郁金香狂热起源与现代加密货币泡沫论

“听说过郁金香泡沫吗?” 这是一个任何公开涉足加密货币领域的人都会被多次询问的问题。随着该行业价值的快速增长,许多观察人士都得出了相同的结论:这是一个泡沫。

QQ截图20180417145130

这一说法并不可怕,许多经验丰富的加密货币交易者都认同这种观点。加密货币领域中存在泡沫是人们意料之中的事。

一方是加密货币的支持者。他们的动机可以归结为两点:获得利润的渴望及对“技术将造福人类”的信念。 他们认为泡沫是价格发现中的一种自然现象,也是随着加密货币越来越多地被利用而出现的价值长期上升趋势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 他们也明白,虽然泡沫短期内可能会伤害到一些交易者,但泡沫是技术发展中必经的灾难,这种技术将显著提高人类的财务自由度。 有时这些动机似乎有点不一致 ,但总的来说在社区内是共存的。

致富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这是种诱人的说法。

另一方是怀疑论者。对加密货币的怀疑使得人们异论纷纷。诺贝尔奖经济学家、亿万富翁银行家、黄金投资者和央行都纷纷预测这一行业将不可避免地走向消亡。而随着加密货币市值的不断上涨,越来越多人开始对加密货币产生怀疑。在推特时代,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对此事的看法是很正常的事情。批评者通常流行运用郁金香梗:

QQ截图20180417145118

“比特币的前辈”

怀疑论者和加密货币信徒一样,都由个人经济上的内在动机驱动着。虽然他们可能没有在加密货币的大幅上涨中赚钱,但他们都认为这游戏从一开始就被操纵着。他们将辛苦赚来的现金保留在加密货币市场之外,从而把自己从“不可避免的泡沫破灭”中拯救了出来。

这种“自我保护”的潮流,与加密货币支持者的行为背道而驰。许多批评者认为,这项技术不仅荒谬,而且对社会有害。是什么导致他们产生这种观点?郁金香泡沫事件也许可以让我们知晓他们的内在情绪动机。

郁金香狂热

每当有人想谈论人类对金融市场非理性繁荣的爱好时,常常会提到郁金香狂热。这描述的是1636年11月至1637年2月期间荷兰郁金香球茎价格疯涨而随后引发经济崩溃的历史事件。这一事件对当时的荷兰经济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并使许多人陷入财务危机。

故事是这么讲的。

但是,根据伦敦国王学院的早期现代史教授、《郁金香狂热:金钱、荣誉和知识》一书的作者Anne Goldgar表示,这个流行的故事被过于夸大了。

她的书是这样描述的:

“我们所听说过的那些郁金香球茎在一天内是如何被转手数百次、是如何卖出成千上万荷兰盾高价的故事,根本就不存在。郁金香狂热被视为人们轻易上当和金融投机危险的典范。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些故事中没有一个是真实的。”

Goldgar通过大量的研究揭示了这一点,这些描述郁金香价格暴涨和崩溃的历史大部分都是出自少数作家的夸张产物。

这是为什么?根据Goldgar的说法,这是荷兰黄金时代巨大财富所引发社会焦虑的产物。正如Lorraine Boissoneault在《史密森尼杂志》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写到的那样:

“所有关于经济崩溃的古怪故事,如一个无辜的水手因为吃郁金香球茎而被关进监狱、烟囱清洁工涉足郁金香市场渴望一夜暴富等,这些都是来自荷兰加尔文主义者因担心郁金香推动的消费主义热潮导致社会衰败而出版的宣传小册子。”

英国历史学家Simon Schama也在书中描述了这一时期:

“他们(荷兰人)取得的巨大成功都归功于他们的头脑,但这也使他们感到有些不安。即使是他们最不受约束的自我祝福文件也会受到过于富足的困扰……这是一个带有警告却又充满欣喜的词。”

当我们从历史研究的角度来看,郁金香泡沫的传说变得不再那么与金融狂热相关,更多的是关于这段经济历史是如何反映当时社会集体心态的。荷兰黄金时代代表了其在17世纪的贸易、科学、军事和艺术水平是世界上最受赞誉的。

这一历史被历史学家K.W.Swart称为“荷兰奇迹”。尽管现在回顾起来可以很容易地意识到这个时代是荷兰人民现在享受的现代繁荣的巨大垫脚石,但是在当时的进步并不明显。当时的许多荷兰人很难适应一个一夜之间就可以创造财富的社会。 Schama将这种心理与19世纪美国de Tocqueville发现的相比较:

“这种奇怪的忧郁往往困扰着富裕民主国家的居民,在平静而安逸的环境中生活的他们有时会产生对生活的厌恶。”

虽然荷兰郁金香价格毫无疑问地上涨过,但在当时社会取得非凡进步的同时,人们的负面情绪也在同样上涨。如今,我们看到加密货币怀疑论者也有同样的心态。

现代焦虑症

在历史上,加密货币已经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时刻。围绕这种技术是否会阻碍人类进步的问题引发了广泛的争论。许多人认为,智能手机正在使孩子们变得抑郁,而机器人正在抢走我们的工作。人们开始觉得,本应让生活更美好的技术反而会让我们变得更愚蠢、反社会和不健康。除此以外,互联网所带来的言论自由正受到所谓“可能会伤到民主”的质疑。

正是在这种消极的氛围中,评论家们在加密货币领域中发现了他们的“郁金香时刻”。人们因目前社会的日益数字化而开始担忧,它正在被当作一根避雷针。批评者一直忽视任何关于加密货币有用的可能理由,转而关注其最令人厌恶的特征上:

QQ截图20180417145145

“哈哈,我替你们这些错过比特币火车的loser感到遗憾。你们应该在几年前就买比特币了,像我一样:一个完美的正常人,碰巧地囤了虚拟货币却只能用它进行性交易和购买器官。”

许多人不能通过观察价格的变动分析出结果。沃伦·巴菲特合伙人查理·芒格称加密货币市场“完全疯狂”,他最近在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向听众表示,“我甚至认为停下来想想它们都是非常愚蠢的。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疯狂的泡沫,一个坏主意,引诱人们产生在没有足够的观察力和工作量的情况下却能轻松致富的观念。”

另一些人则对其缺乏政府监管感到担忧,这与民众对言论自由的质疑相呼应。回到2013年,作者Charlie Stross在《为什么我希望比特币死于火灾》一文中写道:“比特币看起来像是一种旨在破坏中央银行的武器,以自由主义为念进而损害国家收税和监督公民金融交易的能力…..晚期资本主义可能会很糟糕,但用比特币取代它,就像用肉刺替代福尼耳坏疽。”

经济学家Paul Krugman在他的作品《比特币是邪恶的》中引用了这篇文章,并补充道:“Stross不喜欢那个计划,我也不喜欢。”虽然Krugman承认他对这个话题持开放态度,但经济学家Joseph Stiglitz却不那么宽容。最近他告诉彭博社,“比特币之所以成功,只是因为它有规避风险的潜力,且缺乏监管……所以在我看来,它应该是非法的……它对社会无用。”

进步的悖论

这些论据是没有根据的吗?一点也不。实际上,加密货币确实使许多令人厌恶的事情成为可能。但是,就像支持者认为泡沫是价格上涨的必经灾难一样,他们也认为一些非法活动是一种有价值的权衡,因为它是一种抗审查而可实现价值转移的系统。他们认为,个人自由的胜利高于一切。

看起来这个想法正在被传播。仅比特币就从2011年1月的每天大约6000笔交易增长到2018年1月1日的240,000笔交易。继而出现1000多种竞争币,每种加密货币都在发展自己的社区,这种对金融独立的渴望似乎具有传染性。

对批评者来说,这些统计数据并不重要。他们将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在已感知到的错误上。正如郁金香泡沫的神话所阐释的那样,这根植于人类的心理。有些人忽视了他们周围出现的进步。

德托克维尔说:“在美国,最自由和最开明的人处于世界所能提供的最幸福的境地;而在我看来,就好像有一朵云笼罩在他们的额头上,我认为,即使他们处于快乐之中,也是严肃而悲伤的,”几个世纪以来,科技使我们的生活变得不那么肮脏、野蛮和短暂。但是,对于我们中的一些人来说,他们的自然反应是质疑它是否真的有价值。

如今,加密货币正处于发展中社会关于技术道德争论的风口浪尖。如果支持者有他们自己的方式,它就有能力开创一个人类经济自由的新时代。如果评论家有他们自己的方式,它将被监管到死亡。
让我们希望其中有一方最终会像加尔文主义的小册子作者那样被遗忘。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