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技术指南

双通证经济模型设计 一:为什么要使用双通证系统?

我的初步研究和实践表明,这个猜想很有可能是对的。加入第二个通证之后,有可能达成比较理想的生长螺旋。

大家好,端午节假期快乐。 

感谢大家加入我这个小小的分享社群。上次我在大群里分享了我对稳定币的一些看法。那次分享事后整理成一篇一万多字的长文,在网上流传的比较广,我也挺开心。这次我在咱们这个小群里,话题就更具体一些,开讲双通证经济模型设计。

这次算是我们通证学派这个小群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内部分享。所以我先就咱们这个群的交流方式说几句。

我希望咱们这个小群是我们每一个群友充分表达和交流的自留地,而不是我的一言堂。所以我跟咱们团队商量以后,决定采用这样一个形式:

  • 每一次活动,我先把有关的内容准备出来,录成一个音频,然后大家在活动前就可以听一下这个音频。

  • 到了正式活动的时间,我们集中40分钟到一个小时,在微信群里用问答形式进行交流。

  • 我们每一位群友都有机会说话,而且如果你们有非常好的观点,也可以用录音、讲座的形式跟我们分享。

那么马上开讲双通证经济模型设计,这是一个比较大的话题,一次讲不完,我争取用两次或者最多三次把这个话题讲完。 

1.为什么要使用双通证系统?

今天我们谈第一个话题,为什么要使用双通证系统。我想这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一旦我们真的搞清楚这个问题,关于双通证系统的所有问题,我们就解决了一半。

最近市场回暖,大量的新项目涌现出来,我也有机会研究和参与了其中一些项目。很多项目都对双通证模型很感兴趣,觉得听上去很先进,但其实他们并不知道为什么要使用双通证系统。所以我们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要使用双通证系统。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先搞清楚,单通证系统哪里不行。

要搞清楚单通证系统哪里不行,就得搞清楚通证经济系统是干嘛的。

咱们这个群的朋友应该都对通证经济有一些基本的认知,我就不从 ABC 说起了。简单的说,通证经济模型是区块链社群的基本经济制度。

经过这两三年的实践,大家越来越深刻的认识到,其实通证经济真正超越传统经济模式的,就在于它是把所有权和未来收益分配权通过通证分配给社群里每一个人,而不是只给到一小部分股东手里。

通证经济隐含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猜想。什么猜想呢?就是如果我们把蛋糕分给更多的利益相关方,大家就能一起协作得更好,把蛋糕做得更大。到目前为止我们只能说这是一个猜想,需要更多的实践来证明,可是这些实践已经有了一些初步的成功,其中最大的成功当然就是比特币、以太坊这些社群。有的时候我们离得太近,天天身处其中,会对真正的奇迹熟视无睹。尤其是去年下半年以来,加密数字货币市场有很大的下跌,很多人都有泄气的感觉。

但是大家如果退一步看,这些项目在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心化组织推动的情况下,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就构造了有上千万利益相关者参与的社群,大家在完全自愿自由的情况下,以通证为纽带,形成事实上的协作关系,支撑起数百亿美元的价值,这个事情难道不是真正的奇迹吗?不仅是奇迹,而且非常具有启发性,它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更无私一点,更开放一些,把账算得更细致一点,把分配规则设计得更公平一点,是不是仅仅靠着互联网,我们就能构造比现有企业组织更具竞争力的协作组织呢?

这个就是我们做通证经济的根本出发点。说白了,传统企业,甚至互联网公司最多能到哪?最多也不就是给你最好的产品,最棒的用户体验,最大的折扣,甚至免费,各种红包,各种券,我们能怎么样?我们能把所有权都送给用户,你们怎么跟我们拼?

有的人说,这不就是拉流量的事情吗?闹了半天你们区块链、通证经济说的神乎其神的,就是用来搞营销拉流量的啊。这话也对、也不对。

说不对,因为我这边连所有权都奉送出去,怎么能跟拿营销技巧拉流量放在一起比呢?我以前在 IBM 干过八年战略传播,跟搞营销的团队肩并肩,营销是什么?很大程度就是利用用户的认知和心理惯性引诱他采购,那叫技巧。我们通证也有技巧,但更重要的是真诚和实在的权益分享。

说对,是因为我们确实就是在搞流量啊。为啥呢?流量就是人啊!毛泽东说,什么是政治,政治就是把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把对手的人搞得少少的。通证经济就是要把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啊,这难道不就是商业竞争的全部吗?所以我们不用讳言,也不害臊,通证经济就是搞流量竞争。

好的,那既然我们讲清楚了通证经济的本质,下面问题来了。你要让通证经济发挥这样的作用,你的通证经济模型总要达到一些标准吧。要达到什么标准呢?

熟悉我的朋友知道,我之前提出过一些通证经济设计的要点,比如四次分配一螺旋啊,七个原则、八个陷阱啊。这些观点是一年多以前提出来的,这一年来我又做了好多项目,也分析了很多项目,然后我发现我提出的这些理论,绝大多数是正确的,有用的。尤其是四次分配一螺旋,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指导我们思考的框架。

但是呢,之前我对于“四次分配一螺旋”当中的“一螺旋”,只是提出来说,大家需要关注这个点啊,却没有给出具体的设计思路。这一年来,我实践越多,就越觉得“这个螺旋”是整个通证经济模型设计当中最关键的问题。它无异于是要求我们设计一个经济系统的运动方程,让经济和通证能够持续健康的向上生长。这不就是无数项目想要达成的吗?

那么如何实现一个健康的生长螺旋呢?这里我提出五个要点:

  • 第一,通证激励必须能够促进流量快速涌入,能够促进社群更好的协作。

  • 第二,流量的快速增加和社群协作水平的提升,必须能够迅速推动价值创造,也就是更多更快的赚钱,或者更多更快的“市值”提升。

  • 第三,社群价值的提升,必须能够反映回通证的价格,也就是说,咱们一起努力把事业做大了,通证的价格得涨。有些项目,市值上升了,但是通证发行速度太快,或者说通胀速度太快,通证单价反而下降,这就不对了。

  • 第四,社群不同成员之间收益分配不能吃大锅饭,要有结构性。作出一般贡献的成员,拿一般的收益,作出突出贡献的成员,拿突出的收益。

  • 第五,通证价格下跌的时候,要有刹车机制。这一点也特别重要。因为咱们刚才提到的螺旋,是生长螺旋,是螺旋式向上的。当一切都欣欣向荣的时候,这件事看上去特别美好,通证价格上涨,激励流量增加,协作增强,社群价值提升,进一步带动通证价格上升,特别爽。但是事情还有另一面,当通证价格因为各种不可控制的原因开始发生下降的时候,往往也是螺旋式的崩溃。通证价格下跌,激励减弱,流量逃逸,协作减弱,整个社群的价值下滑,通证价格进一步下跌。这就是我以前说的死亡螺旋问题。螺旋有生有死,但我们设计经济系统的时候,当然就希望这个螺旋往上升的时候嗖嗖的升,往下跌得时候呢,咱有办法踩刹车,稳住阵脚,给我们更多反应时间。这个大家都应该能够理解。

讲完这五点,我们就可以来解决一开始提出的问题了,为什么单通证系统肯定不行,就是因为单通证系统不能够完全满足上述几点。

我拿比特币这个典型的单通证系统来分析一下。

比如第一点,通证激励必须能够促进流量快速涌入,能够促进社群更好的协作。当比特币升值的时候,流量确实可以快速涌入,但是比特币作为一个支付系统,对它来说,更好的协作意味着大家都会更愿意用比特币来作为支付流通货币。这个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因为比特币越升值,人们就越不会用它来做支付流通,所以万向的肖风总说,比特币作为一次货币试验,已经失败了,就是这个原因。

第二点,流量涌入能够创造更高价值,第三点,系统的更高价值能够反馈回通证单价,这两点都是单通证系统可以做到的,咱们不吹不黑。

第四点,收益分配的结构化,单通证系统可以做到,但往往做得不太好。比如比特币,它的社群当中是分阶级的,不是一视同仁的。怎么实现的呢?因为比特币有两个价格,一个是挖矿出来的成本价,一个是二级市场价格。挖矿出来的成本价始终都低于二级市场价格,因此矿工们实际上是比特币社群中的劳模阶级,他们始终享受一个套利空间。普通比特币持有者和交易者是平民阶级,所以这个社群是有结构的。如果只是这两个阶级,比特币的社群结构还是健康的。问题在于,比特币还有第三个阶级,就是早期投资者,他们成为贵族特权阶级,人数极少,拥有比特币数量极多。这一阶级的存在和固化,其实是不利于比特币的健康成长的。今天比特币其实更需要应用开发者、大型商业机构和主流机构的支持,但他们凭什么要去支持比特币呢?

但是一个单币体系是没有办法自动修正这个问题的,或者说,修正这个问题需要非常长的时间,可能需要几代人的时间,这就是单币体系的一个大问题,这也就是为什么人们不断地要创造新的竞争币,企图取代比特币的原因。现在看上去似乎比特币的地位不可撼动,那是因为其他币存在的时间还太短。比特币现在是十岁,莱特币是六岁,以太坊是四岁,BCH 不到两岁,EOS 只有一岁,差别是很大的。但是过三十年呢,比特币四十岁,莱特币三十六,以太坊三十四,BCH三十二,EOS三十一,差距就没那么大了。我们还没考虑未来出现由政府或者主权国家联盟支持的数字货币,将来的竞争是会很激烈的。

大家去读一下哈耶克的《货币的非国家化》,就会知道,当货币的市场地位由自由竞争决定而不是政府指定,那么长时间来说,货币就跟普通的商品一样,没有任何一个商品有超然的特殊地位,最终决定其地位的,只能是其满足用户需求、适应环境变化的能力。所以如果一个单币体系缺少应对变化的能力,强大如比特币,也会有衰落的一天。

但这个毕竟还是个长期的问题,更现实的问题就是刚才重点强调的死亡螺旋问题。这个大家就很容易理解,单币是绝对无法踩刹车的,无法避免死亡螺旋。这一点从比特币身上可以看得十分清楚。每次当比特币价格崩盘的时候,市场上就会出现各种声音,什么什么点位是支撑位,什么时候矿工会出手,什么时候比特大陆会出手,经过去年11月的暴跌,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这些全是扯淡,单通证系统暴跌的时候,根本没有刹车,不会有人敢于跟市场对抗。

我们还可以分析的更仔细一点,为什么单通证无法避免死亡螺旋?我对这个问题进行过思考,甚至用了注明的费雪公式来分析,但其实也只能得到一个定性的结论,就是说从数学上讲,单通证系统注定是正反馈系统,也就是涨的时候拼命涨,跌的时候拼命跌。

搞清楚这些问题,我们就自然形成一个猜想,也许一个健康的经济体系至少需要两个通证。

下期

这个猜想对不对呢?

我的初步研究和实践表明,这个猜想很有可能是对的。加入第二个通证之后,有可能达成比较理想的生长螺旋。

那么这就是我下一次要讲的内容。

F0lLcMKyYm6WZcvyXy5E0ExgqRKGWfnFk2Von8ud.png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特此通告:由于运营管理等问题,本站已转让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