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竞争币

Libra货币系统是100%准备金的全储备银行体系

当我阅读Libra白皮书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一个欧文·费雪(Irving Fisher)的微笑:费雪我和其他5位兄弟,1933年起在“Chiacago Plan-芝加哥计划”提出的取消部分准备金制度,而使用100%准备金银行改...

当我阅读Libra白皮书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一个欧文·费雪(Irving Fisher)的微笑:费雪我和其他5位兄弟,1933年起在“Chiacago Plan-芝加哥计划”提出的取消部分准备金制度,而使用100%准备金银行改革制度,上个世纪未成存有遗憾。

Libra货币系统是100%准备金的全储备银行体系

但由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互联网大潮,到2007年次贷所触发的金融危机,国际贸易不平衡,区块链加密货币的大浪潮等种种背景下,终于被在Libra系统中得以实现了,这将改变利息的定价机制,并且直接影响债市、股市、大宗商品、以及衍生品市场。

根据Libra白皮书而言,支持每个 Libra 币要有实际资产来支持。实际资产将是一系列低波动性资产,包括由稳定且信誉良好的中央银行提供的国债和存款。英文白皮书是这样说的:What are the actual assets that will be backing each Libra coin? The actual assets will be a collection of low-volatility assets, including bank deposits and government securities in currencies from stable and reputable central banks. 就是说Libra储备由一揽子信用法币或者短期政府债券作担保,同时可以在交易所中卖掉变现为用户所需要的法币(Fiat Currency)。

我看了那么多的白皮书,实践过许多加密货币区块链项目,但这个Facebook推行的Libra是第一个引进政府债券的加密货币项目,此前有人设计过,比如姚余栋和杨涛两人2015年论文中提出的eSDR,但是并没有人去实现代码。基于此种设想,随着2020年初Libra系统的上线,美国国债就可以成为Libra币发行的抵押物而流通于世界了,也就是说支撑Libra的国债就可以流通于世界各地了。这种短期国债的支持,将实现美元体系的加密货币化,由于货币政策上技术上的可行,这种货币是100%准备金的,而且有的准备金是国债。

Libra系统中的用户不会直接接触到储备。会有授权经销商参与进来,只有他们才能获得Libra协会授 权来大量交易法定货币和 Libra,并让储备随着这些交易而增减。 Libra币会根据授权经销商的需求(公开且透明的代码)来 “制造” 和 “销毁”。用户无需担心协会在系统中引起通货膨胀或使货币贬值。如要制造新的 Libra 币,经销商必须按 1:1 的比例向储备中转入法定货币,即100%储备法币。通过与授权经销商合作,协会将自动在需求增加时制造新币,并在需求收缩时销毁它们。制造和销毁Libra币的过程将是Move智能合约语言。

同时结合Libra系统中的Move语言来看,此语言是新创的,专门用于智能合约,目的将数字资产限制为与真实资产具有相同属性的“资源类型”成为现实:每个资源只有唯一的所有者,资源只能花费一次,并限制创建新资源。这正是费雪等六位经济学家依在上个世纪30年年代大萧条时期提出的银行改革思路:全储备银行(也称为100%储备银行),银行被要求将每个存款人的全部资金存储,存储人随时可以按需提取。客户存入活期存款账户的资金不会被银行借出,因为法律上要求保留全部存款以满足潜在的支付需求。对此类系统的提案通常不对未按要求支付的存款设置此类限制,例如定期存款。一般情况就不给存款人利息了,但同时要向存款人收取较多的账户管理费。

在Libra中也明确说了,Libra能避免 “银行挤兑”,因为挤兑背后的典型理由便是 Libra 币只获得了部分支持,因此人们希望 先于他人赎回自己的资金。100%准备金有可能真正杜绝了金融危机中的货币因素,这显然是针对的就是「部分准备金制度」所造成的信贷扩张及一系列后果:不良贷款增加→银行危机→市场动荡。

100%准备金制度也在发达经济体使用了,香港联系汇率制度就是依托于美元100%准备金的,根据《香港基本法》第一百一十一条基本法(第一百一十一条)港元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定货币,继续流通。港币的发行权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港币的发行须有百分之百的准备金。港币的发行制度和准备金制度,从香港金管局网站看到联系汇率制度的特点和优点是:①适合本港经济的需要:固定的汇率有利于维持长期的经济稳定,这也是本港得以发展成为商业中心的主要因素。②简单、透明度高,市场可清楚掌握其运作机制。③使本港经济能因应外来冲击进行调整,却又可避免货币突然崩溃,造成破坏及波动。

但天下苦美元(美债)久矣,截止到2019年的今天,美国的债务总额已经达到惊人的22.3万亿美元,而且还在不断增长中,明争暗斗中,世界的其他央行都在考虑着去美元定价,去美元化的主要方法,主要是卖掉美国国债、签订广泛的本币互换协议(一带一路过程中本币互换协议签署不少)、放弃锚定美元、用非美元结算石油交易、易货贸易,增加或者建立非美元货币储备、用增强实物黄金布局的方法来对冲美元等等。前述众多行为,原来都是看着Fiat Currency形式的美元,考虑货币乘数高能货币等等来出招的,毕竟原有的美元发行不是100%准备金的。现在依托于一揽子法定货币和国债的Libra,是100%准备金的,而且互联网到哪里自由流动到哪里。

Libra还带着正义的力量,让10亿穷人都能得到普惠金融服务。

那么对于我们、他们、你们,这该如何拆招呢?该如何参与呢?

参考如下

[1] A Program for Monetary Reform was attributed on its cover page to six American economists: Paul H. Douglas, Irving Fisher, Frank D. Graham, Earl J. Hamilton, Wilford I. King, and Charles R. Whittlesey.

[2] https://www.hkma.gov.hk/gb_chi/classroom/page/work/work_02_02.htm
作者:王立仁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