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i区块链首页
  2. 资讯
  3. 竞争币

CSW是否是中本聪还重要吗?

据彭博社6月28日报道,本周五,Bitcoin SV的主要支持者,人称“澳本聪”的Craig Wright (CSW) 在佛罗里达联邦法院上表示,自己无法轻易访问属于中本聪的价值100亿美元的比特币财富,甚至无法提供存储这些币的...

据彭博社6月28日报道,本周五,Bitcoin SV的主要支持者,人称“澳本聪”的Craig Wright (CSW) 在佛罗里达联邦法院上表示,自己无法轻易访问属于中本聪的价值100亿美元的比特币财富,甚至无法提供存储这些币的地址信息。

Wright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否认自己偷取了其商业合作伙伴Dave Kleiman的比特币。Wright声称,Kleiman负责隐藏这两人共同拥有的比特币,以保护Wright作为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的身份。根据Wright的说法,“我把Dave带进来,是因为他是我的朋友,他知道我是谁,他是一名法医专家,我想从公众记录中抹去我与比特币有关的一切。”

在法庭上,Wright的情绪突然变得非常激动,他哽咽道,看到自己创造的比特币被用于丝绸之路和其他非法活动,因此他选择在2010年停止挖矿和为比特币作贡献。

之后,Kleiman的律师提到了伪造文件的事。

Wright指控Kleiman的律师将这份文件(一份PDF格式的电子邮件打印件)提交给法庭,以作伪证,“你确实误导了法庭,” Wright说。

接着,Wright当众把这份文件仍了出去,这一行为也引来了法官Reinhart的愤怒,他说道:

“你要是敢在我的法庭上仍另一份文件,那你的手很快就会被铐起来。”

之后,Wright便坚持说:“这不是电子邮件,这只是一个pdf。”

Wright说,Kleiman的律师试图误导法庭,但据称伪造的电子邮件是由Wright的团队提供的。

Wright说,这份文件是Kleiman一方的员工寄来的,当时他们正试图迫使他的公司进入清算。他说:

“你们想要让我对一个尝试强迫我清算之人运行的服务器上的一个文件发表评论,这样他们就可以卖掉我的知识产权。”

而之后,对话话题转到了存放比特币的信托公司。

Kleiman的律师Velvel Freedman质疑道:

“一家在2014年才被你收购的公司,然后你声称是在2012年创建的信托受益公司?”

Wright:

“你提出的文件,我不承认。”

最后,情况就陷入了Wright不承认这些文件,而Kleiman一方的律师则指出,这些文件是由Wright一方生产的。

之后,Wright解释说,他至少需要获得15个密钥部分的8个,且顺序正确才能够访问信托中保管的比特币。

Freedman:

“那谁持有着这15个密钥片段?”

Wright:

“我掌握着一些,但我不记得它们了。”

Freedman:

“那还有谁掌握它们?”

Wright:

“我还没有查看文件,没人问我查看文件。”

Freedman随后指出,Wright被要求提供这些地址。

法官接受了这一审问,Wright解释说,他把部分密钥给了Dave Kleiman ,他称有些密钥直到2020年才能拿到。

法官Reinhart:

“所以从2016年开始,你就知道自己没有访问这些文件的权限,只有到2020年才有权访问?你在2019年2月份和2019年3月份时,就知道这一点,是吗?”

法官对此没有多说什么,但明确的暗示是,他希望在今天之前就听到这件事。

显然,这次听证会依旧没有一个结果,Wright一方面不承认Kleiman律师一方给出的文件,一方面咬定自己只有等到2020年才能访问这些比特币。

据悉,接下来还会进行一场听证会,并且会有专家证人在场,日期待定。

目前来看,在2020年到来之前,我们还会看到,CSW会不断地去证明自己就是中本聪,但他依然无法提供决定性的证明。

而在此之前,信他的人依然会信,不信的人,打死也不会去信,然后双方互道一声:SB!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Hi区块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